未分類

「傅總有什麼看法?」其中一個人問。

傅歆清了清嗓子,還沒來得及說話,會議室的門卻被人一把推開,走廊上的窗戶沒關緊,正好「呼呼」灌來一道狂野的風,吹得桌上稿紙亂飛,一片兵荒馬亂。

莫琰趕緊過去幫忙收拾,順便抬頭看了一眼,想知道是誰這麼冒失又囂張。

「這風還挺大。」對方彎腰道歉,「對不住,我迷路了。」

他看起來很年輕,頂多也就三十齣頭,腦袋旁邊剃掉了一半頭髮,剩下一半用髮膠固定得很安全,哪怕剛才那股妖風也沒吹散。單隻耳朵戴著雙C耳釘,是Chanel中古款,

穿了一件川久保玲在上世紀推出的HommePlus男裝,衣擺和袖口都相當寬大,褲子鬆鬆垮垮,隨時都有掉下來的可能性,

鞋子是誇張的暗紅色,自帶翅膀和獠牙,沒有品牌,應該是國內設計師一時興起的手筆。

莫琰第一反應,這位大哥可能是主辦方請來表演節目的搖滾嘉賓,走錯了門。

結果其餘人紛紛表示沒關係,請金總快坐。

莫琰:「……」

而現場不認識這位「金總」的顯然不止他一個,於是就有人做介紹,這是創意基地蘇寧雲店的副傅總經理,後起之秀,相當厲害。

雖然暫時不知道「蘇寧雲店」是什麼,但「創意基地」四個字已經足夠解釋對方的奇裝異服。莫琰在拍照間隙用手機查了一下,搜索結果顯示這是一家規模不小的連鎖機構,

專門在各大城市承租破舊的體育館、廢棄工廠或者老式小區,再統一策劃,把它們改建成頗具個性的各種小店鋪,販賣服飾、咖啡、各國美食和一切你能想到的東西,很受文青喜歡。

莫琰舉起相機,在拍傅歆的間隙,給這位金睿先生也拍了好幾張,因為他發現對方的衣著很有趣,除了能看見的,衣領下還藏著項鏈和戒指,更妙的是一枚胸針,

那是由金屬製成濃縮版的、現在已知最早被保存的匡威全明星籃球鞋,來自遙遠的1918,又臟又舊,充滿年代感。

實不相瞞,有點想要。

傅歆說:「金總看起來不太舒服?」

「我挺舒服的。」金睿一口氣喝了三杯茶,「就是剛才跑得太著急了,這酒店動線有問題啊,到處都是鏡子,標識也不清晰,對我們路痴一點都不友好。」

傅歆認路能力一流,閉著眼睛都能分清東南西北,在以往的歲月里更是沒見過幾個路痴,因此他也就順理成章地,把這種生理缺陷當成了美玉君專屬,並且發出可愛的聲音。

結果現在突然又冒出來一個人,也說他自己是路痴,還開口就「我們路痴」。

傅總不是很高興。

但莫琰卻很感同身受,因為他半小時前出門去找洗手間,剛迷了一次路。

金睿的話不多,就算被主持人提問,也只簡單說了幾分鐘,重點在歐普和波普,現場除了莫琰,估計沒幾個人能聽懂這種藝術構思。

做小百貨的黃總帶頭鼓掌,在熱烈而又愉快的氛圍里結束了這場圓桌會議。

莫琰站在欄杆旁,一邊等傅歆出來,一邊查看相機里的照片,他認真貫徹了助理的要求,每一張都讓傅總經理處於圖片最中央,很是英俊瀟洒,風度翩翩。

下一張是那位藍先生,莫琰放大圖片,很仔細地分辨他的唇釘。

傅歆說:「咳!」

莫琰差點丟掉相機。

傅歆很不滿:「有什麼好看的。」

莫琰想了想,如實回答:「還挺有看頭的。」從髮型到服飾,每一樣細節都值得放大觀賞。

傅歆說:「吃醋了。」

莫琰頓了頓,說:「哦。」

傅歆微微湊近,嘴角一揚:「『哦』是什麼意思?」

莫琰小聲提醒:「載淳。」雖然臉盲,但對方那兩撮小鬍子還是很標誌的,就像把名字頂在頭上,一眼就能認出來。

傅歆:「……」

「喲,傅總這是剛開完會?」迎面湧來一群人,分別屬於阿里零售通和蘇寧零售雲,載淳和徐聰兩人走在最前面,

就像助理說的,如同小女生相約上廁所,恨不得向全世界彰顯穩固而又令人羨慕的姐妹情誼。

「這飛機能落地可真不容易,骨頭都要顛散架了。」載淳和傅歆握了握手,主動熱情邀請,「怎麼樣,等會傅總有沒有空,一起吃個飯?」

「晚上還約了人,就不打擾了。」傅歆說,「載總這一路飛機也辛苦了,還是好好休息吧。」

「飯不吃也行,但有句話得問。」載淳鬆開手,依舊笑容滿面,「我這人性子直,說錯了也別見怪,傅總大人有大量,應該不會因為蘇寧零售雲記恨我吧?外面媒體可都在報道,說萬達從此和阿里零售通勢不兩立,你說扯不扯,當自己寫武俠小說呢。」

「怎麼會,一家商場而已,載總能給更好的條件,徐總不趕緊跟過去吃肉,難道還留在萬達啃骨頭?」傅歆笑得頗具風度,彬彬有禮道,「我還有點事,諸位自便。」

這句話明顯是把徐聰比成狗,甚至都懶得遮掩,現場氣氛稍微有些尷尬,但尷尬也不關萬達的事,傅歆帶著美玉君一路進了電梯,繼續探討:「金睿好看的點在哪裡?你還要把他十倍放大。」

莫琰沉默表示:「我以為要接著討論蘇寧零售雲。」

「沒什麼好討論的。」傅歆說,「破壞心情。」

「可做生意難道不該……」莫琰斟酌了一下用詞,他不想說左右逢源,但意思也差不多,不管在哪一行,得罪人總是不好的。

「阿里零售通這次的老店改造,明顯是在複製萬達的風格,我們一直就是載淳的競爭對手。」傅歆說,「和他的關係不會因為這頓飯就緩和,又何必去吃,給自己找不痛快。」

「嗯。」莫琰刷開房門,打算把今天拍的照片發給助理。

傅歆繼續問:「你到底是喜歡金睿的衣服還是配飾?」

這次莫琰回答得很快,都喜歡。

傅歆思考了一下,想把那位金總的家當買過來也不是不可能,但問題是,他為什麼要買一套別的男人穿過的衣服,送給自己的心上人?

於是傅總經理強硬表示:「不準喜歡。」

莫琰把照片全部存進網盤,然後說:「哦。」

而與此同時,位於隔壁房間的金總尚且不知道自己成了禍水,還在給親哥打電話,對天發誓這回真的沒有鬼混,不在紐約也不在拉斯維加斯,而是認認真真在開會。

「我還發言了。」他說。

另一頭傳來一聲冷哼:「你會發個屁,扯起來鬼都聽不懂。」

兄弟情在風中搖搖欲墜,偏偏外面還有人按門鈴,如同催命討債一般,金睿心情越發焦慮,心說你這是看不懂「請勿打擾」四個字?

「金總。」站在門口的人是載淳。

金睿變臉速度和川劇有一比,開門前還一臉要吃人,開門瞬間已經春花開遍,微笑著說:「聽說載總的航班延誤了,我還以為明天才能到。」

「我剛一到酒店,就來拜訪金總了。」載淳把酒送給他,「對於兩家這次的合作,我可是很有誠意的。」

看在Riesling的面子上,金睿只好側身,把他讓進了客房。

暴風雨一時片刻沒有停歇的意思,才下午兩點,天色已經陰沉得像是深夜,整片海都翻湧著巨大的浪,渾濁又驚心動魄。

客房裡的燈光有些暗,莫琰坐在地毯上,手邊擺著一杯熱巧克力,空氣里也瀰漫著香甜的味道。

「在看什麼?」過了一會,傅歆問。

「新聞。」莫琰說,「應該是李總監發的通稿,說琳秀姐只是輕微骨折,請大家不要相信小道消息。」

「我也讓朋友問過醫生,按照目前的恢復狀況,歌舞劇提前首演是完全可行的,並不會對骨頭造成進一步傷害。」傅歆說,「你設計的鞋子應該也可以繼續穿。」

「這是我第一次設計高跟鞋。」莫琰說,「我真的很喜歡這次的工作。」雖然忙碌,但誇張的歌舞劇總能給他誇張的靈感,其中有幾幕戲,

女主需要穿沉悶無聊的黑色長裙,正好可以在裙擺里藏下鮮亮的鞋子,踝部系帶的粗跟鞋有著繽紛的鞋面圖案,以及一雙來自JimmyChoo的紫色仿麂皮羽毛高跟鞋,看起來漂亮又鋒利。

「我很期待能早日看到你的作品。」傅歆把簽好字的文件遞給他,「也很期待這部舞台劇。」

「那我去發傳真了。」莫琰收好文件夾,「還有什麼需要做的嗎?」

傅歆嘴角一彎。

狼外婆明顯不懷好意。

小紅帽「嗖」一聲,消失得比風更快。

酒店的商務服務設在二樓,莫琰抱著文件出了電梯,迎面就是一排大鏡子,層層疊疊晃得眼暈,走廊設計縱橫交錯,能準確找到傳真機全靠運氣。

而在發傳真的時候,旁邊的服務小姐恰好在討論那位奇裝異服的金總,說他不像商人像明星,還得是搖滾歌手那一類。

莫琰對這個創新工廠蘇寧雲店也很感興趣,回去的路上還在查圖片,對方有些改造的確很有想法,荒廢的建築體被第二次賦予鮮活生命,重生的過程龐大而又精彩。

電梯「叮」一聲停在21層,藍先生頭上扣著一頂草帽進來,騷包俗艷,把這濱海小鎮活活穿出了夏威夷感。

莫琰忍不住就多看了兩眼,誰知對方也正在打量他,而且還一臉疑惑。

俗話說得好,最怕空氣突然安靜。

莫琰只好說:「金總。」

金睿在記憶里搜颳了一整圈,然後篤定地說:「你早上是不是給我照相了?」

莫琰:「……」

莫琰含糊地說:「是,我負責攝影。」所以拍你也沒違反規定。

「給我傳兩張。」金睿掏出手機,「微信號多少?」

「但沒幾張的。」莫琰預先提醒,而且很多都是衣服,並沒有您這張英俊的搖滾臉。

「有就行,哪怕只有一張呢,我拿回去交差用。」金睿說,「好歹是第一場會議。」

「嗯。」莫琰通過了他的好友申請,「那等我回房就發給您。」

傅總經理還在專註處理工作,並不知道他的美玉君出門發了一封傳真,回來通訊列表就多了一個好友。

本著藝術家對美的追求,莫琰還給這位金總稍微修了一下輪廓,才把照片發過去。

結果五分鐘后,金睿居然親自把電話打了過來。

「金總?」這時候風已經小了一些,莫琰站在陽台上說,「我已經發給您了。」

「出來喝杯茶啊。」對方熱情邀請,電梯里的冷酷頹廢一掃而空,如同被魂穿。

莫琰疑惑地看了眼聽筒,難道自己的P圖技藝已經如此爐火純青,隨便一張就能讓顧客折腰。

但其實和照片沒關係,金睿是因為看了他的朋友圈,那裡不僅有美玉君的家和畫,還有一些轉發分享,最新的一條是Benetton早年的一系列廣告,

海灣戰爭中被石油淋濕的飛鳥、患有白化病少女、垃圾場里的豬圈、整齊排列的安全套……帶著明顯的挑戰性,挑戰著顧客的底線和視覺,也挑戰著金睿腦海里的那根弦。

轟然一聲,那是來自靈魂深處的共鳴。

啊,摯友!

「站在外面幹什麼?」傅歆敲敲門,「風太大了,進來打電話。」

電話另一頭的搖滾青年還在孜孜不倦發出邀請,並且試圖和他討論奧黛麗赫本與紀梵希。莫琰被海風吹得七葷八素,進屋之後腦袋還在嗡嗡響。

「我在花園餐廳等你!」金睿感情充沛地說。

傅歆幫他把頭髮整理好:「是誰的電話?」

莫琰和他對視,表情很無辜。

「怎麼了?」傅歆好笑。

莫琰說:「金睿。」

傅歆覺得自己八成聽錯了名字:「誰?」

這是一個不算複雜的故事,從會議上的照片開始,到電話里的邀請結束,只用一分鐘就能講完。

莫琰繼續說:「他說他在花園餐廳。」

傅歆心情複雜,不準去,要去也要和我一起去。 「我剛剛在電梯里搜新聞的時候,看到了這個。」莫琰翻出來一個網頁,業內論壇有人發帖,說載淳正在接觸創新工廠,兩家可能會有進一步的合作,還打趣了一下阿里零售通和蘇寧雲店的名字。

「所以呢?」傅歆說,「這種業內合作很常見。」

「至少也能順便問兩句,看到底是怎麼回事。」莫琰把手機裝回褲兜,「而且對方好像真的只想聊奧黛麗·赫本,機會難得。」

美玉君沉迷在商業間諜的世界里無法自拔,並且十分興緻勃勃,不讓去八成要生氣,傅總經理只好放行。

花園餐廳,金睿果然已經等在那裡,雙眼寫滿熱切,一上來就討論了一番MartinMargiela和流浪漢,半個小時后才想起來請教對方尊姓大名。

「我姓顧,叫莫琰。」

金睿立刻對這個名字表示出強烈稱讚,緊接著就話鋒一轉,說你也別在這破酒店給人照相了,不如來我的工作室,大家一起做快樂的藝術家,讓泥土和靈魂一起在羽毛中飛揚。

「您誤會了。」莫琰說,「我不在酒店工作,是萬達的員工,這次也是來開會的。」

「那不重要。」金睿手一揮,很豪邁。

是嗎?莫琰想,可我覺得還是挺重要的。

金睿一口氣喝光半壺紅茶,找了一下感覺,打算開啟下一個話題。趁著這段空檔,莫琰插話問了一句:「我聽說創新工廠要和阿里零售通合作?」

「還沒定呢。」金睿放下茶杯,「而且也未必能成,只是前期接洽。」

「在商場里開創新工廠?」莫琰繼續問。

金睿抽抽嘴角:「你這打探消息怎麼也不迂迴一下?」雖然我不怎麼關心行業新聞,但新亞和萬達的糾紛還是知道的。

莫琰答得理直氣壯:「因為你剛剛說也未必能成。」八字沒一撇的事情,問一問怎麼了。

「商場那點地方,哪裡夠我發揮,頂多也就做幾個裝飾店。」金睿又叫了一壺茶,「不算什麼大秘密。」

莫琰想了想,這倒的確是載淳的做事風格,從蘇寧零售雲到蘇寧雲店,都是在年輕客群里人氣很高的品牌,直接搬進購物廣場輕鬆又省事,能迅速引流還不會出錯。

金睿隨口問:「蘇寧零售雲沒了,萬達要用什麼填缺?我聽說你們傅總打算招雪絨,那可是真酷,比山寨貨強多了。」

莫琰說:「保密。」

莫琰又說:「但看在你說蘇寧零售雲是山寨貨的面子上,我可以再陪你聊半個小時。」

金睿糾正:「這不是聊,是靈魂的重逢和激烈糾纏。」

莫琰一口拒絕,你想的美,我的靈魂從不隨便和人糾纏。

「不然我再罵罵載淳?」金睿提議,「再不行,我讓蘇寧雲店和萬達合作一次也行。」

「怎麼合作?」莫琰問。

金睿這回倒是很精明,先聊完草間彌生再說,順便再問一句,你覺得我這雙鞋怎麼樣?

等傅歆找來的時候,莫琰正在和搖滾青年分享自己在肯亞拍攝的照片,因為他大多數時間都在用雙眼看,所以手機里只有十幾張,

但每一張都很美,合歡樹上的夕陽、奔跑的花豹、大片粉紅色的火烈鳥,這世界生生不息,荒涼又壯觀。

「真的不能辭職嗎?」金睿雙眼含淚,一半遺憾,一半震撼——藝術家總是感性的。

傅歆說:「不能。」

莫琰:「……」

傅歆皮笑肉不笑:「金總這就不厚道了,怎麼喝個茶還能挖我的員工?」

舊愛新婚,高冷前妻很搶手 金睿內心感情澎湃,暫時回不到副傅總經理的身份上,只好繼續在藝術的世界里游移了一會,才說:「傅總說笑了,我就隨口這麼一提。」

「還有個會要開,就先走了。」傅歆說,「金總您繼續喝茶。」

金睿眼睜睜看著人被帶走,很想伸手抓住靈魂摯友的衣擺。

莫琰問:「我們能和蘇寧雲店合作嗎?」

傅歆按下電梯:「不能。」

莫琰說:「可我剛才有個想法,還挺好的。」

傅歆說:「不聽。」

莫琰說:「行吧。」

只是眨眼的工夫,姐姐留給我的衛兵們竟是全軍覆沒。

Previous article

昨晚兩人難道在一起?蘇錦溪的心裡就像是貓撓了一爪,好難受。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