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原來,身體的痛,盡是這般的痛苦,當年她從車上跳下去的時候,是不是也是這樣的心情。

明知道會痛,卻一定要做的決心。

一個荒唐的報復,一個荒唐的理由,一個荒唐的冷昊擎。。。

脣邊露出苦笑,冷昊擎不支的滑落身子,卻意外的被一對黑色西裝男人架住,“冷總,是覃總派我們過來的。”

聽到那對黑色人影,冷昊擎總算放下心來,陷入昏迷。

—–

雖然在見到母親之後楚語楠很是開心,但是,想到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自己處理之後,楚語楠快速的趕回公司,回到辦公室,她拿起桌上的黃色文件。

拿出裏面的東西,看着除了裏面有着關於父親當年的文件外,還有一份關於的機密文件,是關於冷氏即將推出的新技術。

就算因此她會背上商業間諜的罪名,她也不會這樣坐觀冷昊擎的事業再登一個臺階!

想到今天在母親那裏碰到冷昊擎時的心情,她真的有種徹骨的冷,那好像是爸爸離開的時候,她感受到的那種心死的感覺。

她不想再經歷任何會失去珍視的東西的滋味,就算搭上自己,她也要讓冷昊擎從他們身邊消失。

撥出一組電話,楚語楠撥通了一組電話,“喂,你不是要和我合作嗎,我現在答應你,現在我手上有份文件,我想你一定會很感興趣,如何,見個面吧。”

“行,說個地方。”

“我知道那裏,好,半個小時之後見面。”

合上電話,宇文昊澈在接到楚語楠的電話確實有過不小的詫異,沒想到楚語楠竟會如此快的找上自己。

說不定又是被他那有自虐傾向的哥哥給刺激了,不過,這樣不正好了,好戲正好可以早一步上演。

想着他那可憐的哥哥,明知道自己會被這個女人出賣,卻依然給她接近他的機會。

情,終究是最傷人的,愛的越深,傷的越痛。

不過話說到頭,這話,他也沒資格說,因爲他也懂得。 和宇文昊澈相約的地方是一間私人的會所裏,可見,楚語楠並不想別人知道她和宇文昊澈之間的關係。

“這就是你要給我的東西嗎?”宇文昊澈收起以往的戲謔的笑,“這東西的作用可是可大可小,你確定要我把這個泄露出去嗎?”

如果冷氏即將面世的新技術被泄露出去,想必冷氏必定會因此一蹶不振。

“東西我已經給你了,至於你怎麼用,我管不着,我還有事,先走了。”作勢,楚語楠準備起身,卻被宇文昊澈叫住呃。

“禹代表,雖然我不知道你是怎麼拿到這東西的,但是,有一點我可以肯定。。。”

“什麼?”他想說什麼。

“你和我哥相處多久,難道還不瞭解他的個性嗎,他會將這麼重要的東西流到一個對公司有威脅的人的手裏,當然,有一種可能,他便會這麼做,”他想她應該明白了他話裏的意思了。

楚語楠臉上一白,不自覺的咬住脣。

冷昊擎是故意讓她找到這個的,就連她打開保險櫃,都在他的預想的範圍內。

他知道她對五年前父親的犯罪證據感興趣,所以他故意將這份機密文件放在裏面夾着,只是爲了將這些一併的送到她手裏。

所以這便是她說的,只要她想要,他什麼都可以給的意思嗎?

冷昊擎!

“怎麼,想拿回去了嗎?”宇文昊澈看出楚語楠的一樣,故意問着。

“不了,既然他把東西已經送給我了,我就看看他到底是怎麼想的,真的打算爲了自己,而陷整個公司於不顧!”

他以爲把這樣的一個東西送到她的手裏,她便看到他的誠意嗎?

不,她才不會心軟!

“那好,既然我們達成共識了,嫂子。。。哦,不,禹代表祝我們第一次合作愉快,放心我不會辜負你專門這來這個的心意的,就當是爲上次西島的事情跟你賠不是,我沒想到我哥也會在那裏,抱歉了。”

“宇文昊澈,不管你或者你哥,究竟你們之間誰才是當年的那個人,我已經不想知道了,所以請你不要再那些事情出來說,不然這便是我最後一次找你。”

說完,楚語楠快速的從位置上站起,若有所思的看了桌上的文件之後,便離開了。

而宇文昊澈在楚語楠離開之後很久才從哪裏離開,他們倆錯開的時間,就好像從沒見過面一般。

—–

冷家

一向僅僅有序的冷家,今天卻亂成了一團,而覃允凌更是在冷家忽的加註了很多人力,頓時冷家變得森嚴,密佈的保鏢讓冷家固若金湯。

“還沒好嗎?”看着有端出一盆血水的護士,覃允凌不禁開口問着。

都已經這麼久了,怎麼還沒有好。

“差不多了,估計沒一會醫生就要出來了。”

聽見護士的話,覃允凌終於落下一塊大石,沒有陪昊擎去見楚夫人,真的是失策了,他完全沒想到竟會讓昊擎帶着這樣的一身傷回來。

正當覃允凌自責的時候,醫生從房間裏走出,他解下口罩,開口,“傷口有些深,不過好在冷先生體質不錯,只要今夜沒有什麼大礙的話,就不要緊了,因爲冷先生堅持用局部麻醉,所以我想要不了多久,他便醒過來的,我會開些止痛藥,到時候給他服下。”

“我知道了。”

送走醫生,覃允凌剛一進房,冷昊擎*頭的手機便響了,猶豫了一會,覃允凌拿起接通了它。

“喂。。。”

還未來得及表明自己的身份,電話打斷的人便已經開口,“冷總,今天早上禹代表在您的辦公室拿走了一份文件,現在我會照您的吩咐申請了長假,短時間內不會回到公司。”

覃允凌聽到電話,腦袋嗡嗡作響,他掛上電話,看向還在昏迷中的冷昊擎。

他終究還是做了,楚語楠就好象一個魔咒,解開了冷昊擎身體所有不安定的因子,現在的冷昊擎沒了公司,沒了責任,有的只想彌補過去。

曾經他問過他,這麼做楚語楠便會原諒他嗎?

他卻回答說,原諒,這個詞他從未想過,因爲他和楚語楠不是只靠原諒二字就能糾纏清楚。

想到之前,冷昊擎的交代,覃允凌在看過冷昊擎之後,將他的手機放回了*頭,然後走出房間。

和宇文昊澈見面之後,楚語楠便去了居民樓,將行李已經打包好的楚母帶上,準備回公寓。

“這麼說,上次可可見到的人真的媽,”楚語楠不禁感嘆這個世界太小,而可可卻出奇的幸運,總能遇到她預料之外的人,之前的宋董事長便是其中之一。

“是啊,”楚母想到之前和冷昊擎發生的事情,有些分神,她不由的開口,“楠楠,要不要我們去看看冷昊擎。”

跟母親說的好好,母親卻突然提起了冷昊擎,楚語楠脣邊的笑瞬間消散,“媽,他是不是威脅您什麼了?”

“不是,我只是。。。”說實在的,她不想再跟冷昊擎再扯上任何的關係,可是,畢竟是他她才解開了和楠楠的心結。

過去的已經過去了,現在她不想恩將仇報,但。。。

看着楚母欲言又止的樣子,楚語楠眉頭都要打結了,“媽。。。”

“楠楠,之前冷昊擎跟我說了一些話,但是,沒有半句威脅的話,相反的,我似乎也明白了點當年他所做的一切的都不是因你而起,這也是我願意和你回去的原因。”

“您說的這話,什麼意思?”楚語楠不解的詢問着,冷昊擎究竟對她隱瞞了什麼?

冷昊擎似乎不願意楠楠知道他受傷,那麼她就不說了,但是有些客觀的話,她還是要講明白,“他好像誤會你爸爸是害死他爸爸的兇手,所以當年,與其說針對你,還不如說是針對你爸爸的,至於你爸爸會在醫院那麼過世,我不知道在不在他報復範圍內,但是我看現在的他好像很後悔。。。”

楚語楠扣緊方向盤,打斷母親的話,“媽,您說的這些如果換做是五年前,我或許會相信,但是,現在。。。” “我一個字都不相信,冷昊擎便是那樣的人,爲了目的不擇手段,製造出爸爸犯罪的假證據,現在又在爲了幫自己開罪,又讓爸爸頂上另一條罪名,逝去的人他都不願意放過,還有什麼事情他做不出來。”

楚母看着楚語楠,看着她眼中陌生的神情,不自覺的擔心着。

“楠楠,你別這麼固執,別的事情我不知道,但是今天的事,你真的誤會他了。”

“媽,我們能不再提他了嗎,公寓快到了,可可見到您一定會很高興的,這麼開心的日子,我不想掃興,”她不明白,爲什麼母親要幫冷昊擎說話,可是她心意已決,而且那個東西都已經送出去了,想改都改不了了。

車子滑進公寓的樓下,一雙人影,一大一小的站在那裏,似乎知道語楠馬上要回來了。

看到媽咪的車子,可可臉上泛着光彩,他擡起頭看向禹墨軒,“爹地,看看可可說的對吧。”

禹墨軒聽着可可的話,眼睛看向從楚語楠副駕駛席裏走下的人,不覺得一驚。

他快速的牽着可可,走了過去,在楚母的面前站定,溫謙的開口,“媽,歡迎您回來。”

乍一聽到這樣的稱呼,楚母受驚不小,她錯愕的看向楚語楠,一臉錯愕。

“媽,禹墨軒,五年前您見過的,現在他是我丈夫,”楚語楠簡單的介紹着,喚着可可,“可可,你之前見到的婆婆是不是就是這個婆婆。”

可可一臉帶笑,“您真的是外婆嗎,爲什麼那個時候外婆不認可可?”雖然心中急切的想見到,但是想到之前,他的眼中還是有些小心翼翼,“叔叔說他會幫可可找到外婆的,我相信叔叔說的話,所以就一直在這裏等的,沒想到叔叔真的沒有騙我。”

對於可可口中的叔叔,楚母,語楠和禹墨軒都很有默契的想擦掉,所以在可可說起這個的時候,他們便用別的話岔開了。

楚母走到可可面前,看着可可的臉,一臉慈愛,“上次見到可可的時候,外婆有些事情沒有想明白,但是現在想明白了,所以就來見可可了,不知道可可可不可以原諒外婆?”

看着這樣一個懂事的孩子,還有什麼放不開的,上次她所期望的事情,現在已經一一實現了,晚年能和這樣的一個孩子在一起,她真的知足了,過去的種種她也不想再計較了。

“外婆,”可可滿臉興奮的撲進楚母的懷裏,直撒嬌,終於蹭夠之後,他才露出小腦袋,“媽咪,是我拜託叔叔找外婆的,所以找到外婆便是我這次送給你的生日禮物,開心吧。”

“開心。。。”楚語楠回覆着可可的話,腦海裏卻不斷迴旋着可可話裏的另一半。

可可拜託冷昊擎的,所以冷昊擎才巧合的出現在那裏,是這樣嗎?

正當他們一家人其樂融融的時候一輛不速之車緩緩的駛進他們的視線裏,從駕駛席走出的覃允凌看着他們一家四口,心中莫名的刺痛。

當年他一手結束了她和冷昊擎的婚姻,現在看着原本該站在昊擎身邊的女人,成了別人的妻子,竟是這般滋味。

他都這麼難受,那麼昊擎呢?

昊擎固然有錯,卻不該因爲一步的錯,變得如此悲催。

當她化身復仇使者的時候,他完全不掙扎,似乎好幫着那把復仇的利刃刺進他的胸口。

看見覃允凌,楚語楠雖不是和顏悅色,但也算客氣,她帶着淡淡的淺笑,“覃先生,有事嗎?”

“我想跟你單獨談談,可以嗎?”覃允凌不自覺的將視線落在了她身後的三個人身上,最後在可可疑惑的臉上多停留的片刻。

“墨軒,你帶着媽和可可先進去,”雖然沒有正面回答覃允凌的話,但是楚語楠用行動先一步做出的選擇。

“嗯。”禹墨軒在和覃允凌簡單的點點頭,算是打過招呼後,便帶着楚母和可可進去了。

“說吧,有什麼事?你也看到了我還有事,不想跟你談太久,如果是公事的話,就到公司去說。”

“楚小姐,這是昊擎讓我帶給你的,之前你拒絕過,現在他想你應該會接受的,”隨着覃允凌的話音,他遞過以前楚家的房契,“至於價錢,他說隨你開。”

楚語楠看着遞過來的房契,並沒有立刻去接受,而是一臉冷然看向覃允凌,“覃先生,我之所以站在這裏,不是因爲你是冷昊擎的屬下,而是紫歆的哥哥,所以我也不想對你繞彎,這個房契我不會要的。”

楚語楠不喜歡覃允凌的話,什麼叫做之前沒接受,現在就一定會接受,冷昊擎她就那麼瞭解她嗎?

既然她算準了她會接受,那麼就偏不要!

“楚小姐。。。”

“請叫我禹代表或者禹楠,再或者禹夫人,我不是楚語楠,我會到這裏的時候就跟冷昊擎說過,那個叫做楚語楠的已經被他葬在我爸爸墓旁邊了。”楚語楠打斷覃允凌,毫不客氣的開口。

“姓名只是個稱謂,不是人的真心,楚小姐,你爲什麼那麼執着,還是說,你的刻意只是想掩飾你還愛他。”覃允凌的透明鏡片下,露出一抹犀利,彷彿已經將楚語楠看穿一般。

“我不愛他,作爲人,作爲子女,我絕對不會愛殺害我爸爸的人,覃允凌,我不想再跟你談論這根本沒有半點意義的事情,我先走了。”

“楚小姐!”

“不要叫我楚小姐,我不是,我不是!”楚語楠忽的提高聲音,眼中露出不淡定的眼神。

“昊擎,讓我來這裏只是送你房契,所以房契你沒有接受的話,我們便有的耗了,”覃允凌一副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表情。

“好,房契我收下,你可以走了!”忽然見,楚語楠害怕面對這個男人,他的話很犀利,而且有愛肆意的揣測。

覃允凌看着楚語楠冷着臉手下他的房契時,他的眼中有種似有似無的笑。

昊擎,不知道他有沒有機會等到那天。

想到此,覃允凌忍不住再度開口喊住楚語楠。。。 “別做和當年冷昊擎做過的事,楚語楠,你應該知道我在說什麼,就像你認識的冷昊擎,如果不是他存心的,誰都沒有辦法傷害他!”只除了楚語楠。

說完,禹墨軒轉身離開,在他轉身之後,楚語楠後一步的轉過頭,她看着禹墨軒的背影,所有所思。

收緊手心,楚語楠緊緊的捏緊手裏的房契,平整的房契在她的手裏出現了不平的褶皺。

“怎麼了?”站在樓上看着覃允凌和楚語楠,禹墨軒終於還是忍不住下樓來看。

然而他看到的楚語楠,臉上有着一絲不甘心,又像是不快,還有。。。懊悔。

爲什麼她會露出這樣的表情。

“墨軒,找個專業人士評估一下,我們家以前的房子值多少,我雙倍的還給冷昊擎!”她不欠他的,沒必要懊悔。

至於那份文件,送到她面前的機會,她爲什麼要舍掉。

冷昊擎既然他那麼自恃無恐的將這些送到她面前,她不用豈不可惜。

可是,他不想要妄想事情就此結束!

“你們說了什麼,臉色這麼難看?”禹墨軒突然覺得楚語楠有些不對勁,他不禁探上她的額頭,“剛剛還好好的。”

“墨軒,”楚語楠伸出手,將禹墨軒擔憂的手從自己額頭拉下,“我沒事,”臉上的表情緩解許多,然後環住禹墨軒的腰,“明天我們搬進楚家吧,我想把以前的一切一點點的還原,我不想當禹楠,更不想當禹代表,我只想做你的妻子,然後守着可可,照顧我媽媽。”

楚語楠說出這些話的時候,禹墨軒便覺得事態有些嚴重了。

他知道語楠真正要什麼樣的生活,可是爲了仇恨她蒙上了所有的感覺,一心只爲了打到那人,現在次啊剛剛開始,她便說了這樣的話。

他不覺得她的恨變少了,所以。。。

變得是她的心意。

冷昊擎做了什麼讓她動搖了。

“語楠,其實要一家人團聚,要過着你想過的日子不一定在這裏才可以,在法國也同樣可以,”他已經沒了讓她喜歡上自己的信心了,唯一可做的,便是將冷昊擎從她的視線裏剔除。

今天,他要把話都攤開來說,他怕這個難得機會被自己錯過,以後他再想,或許便沒有了。

“墨軒,我。。。”

楚語楠感覺到禹墨軒話裏的不安,想要說什麼安撫。

“你先別開口,等我說完,其實當年的那些文件我做過調查,那些證據全部都是真的,冷昊擎沒有捏造假證。”

禹墨軒這些話放在心裏已經很久了,今天這樣大白於天下,他不知道會是什麼結果,但是他真的希望她的眼中不要那麼複雜。

禹墨軒的話令楚語楠原本鬆動的心,頓時變得堅硬,她緩緩放開禹墨軒,不解的擡起頭。

“今天我從媽媽那裏聽到一些關於當年的真相,現在我又從你這裏聽到了又一個真相,”楚語楠一點點的倒退着身子,微微搖頭,“不,我不相信這些事情,也拒絕相信,你們不要灌輸我這些東西,你知道的,當年我在冷昊擎身上受到了多少羞辱和痛苦,還有爸爸,那些記憶都刻進我的骨子,你讓我怎麼剝掉,墨軒,我不要聽到任何的真相,拒絕聽到!”


“這輩子,我的事便是讓冷昊擎收到當年我受到的痛苦!不然我沒辦法說服自己可以幸福的活着!”

站在暗處的某個角落,臉色發白的可怕的冷昊擎,在聽到楚語楠說出這話時,眼中露出絕望的眼神。

原來她竟是如此的恨他,以至於,在恨他的同時,她也變的不幸。

她的不幸,皆因他而起。。。

樂好好看了一眼顧慕璟,默默的低了腦袋。

Previous article

他低下頭,看着坐在病*上,單薄的肩膀一顫一顫的小女人,她吃着粥,臉蛋卻已經快要埋入碗裏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