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樂好好看了一眼顧慕璟,默默的低了腦袋。

這個時候的沉默相當於默認。

一旁的蕭巖忍不住笑了起來。

這可新鮮了,樂好好竟然還被人打了,也不知道誰有這麼大的膽子。

他調侃,“阿璟,你這麼重口味?竟然家暴!”

“家暴?”夏沫驚呼。

顧慕璟面容沉靜,“先處理一下她的臉,再找一個女醫生……”

他說着,而後話鋒一轉,“你們都出去,蕭巖,去拿藥在外面等着。”

蕭巖:“……”

得,您是老大,您說了算。

“走吧走吧。”他伸手拍了拍正在發呆的夏沫。

夏沫回神,同情的看了一眼樂好好,而後跟着蕭巖走了出去。

“主子讓我們出去等着是什麼意思?”

蕭巖曖昧的笑笑道:“當然是……做一些不可描述的事……”

“你是說……”

夏沫有點不可思議,而後輕聲的道:“主子還真是重口味。”

這話,一字不漏的落入了蕭巖耳中。

阿璟,你不仁別怪我不義了。

辦公室裏,顧慕璟伸手解着樂好好的衣服。

樂好好很不好意思,警惕的看着顧慕璟。

“你,你幹什麼?”

顧慕璟嚴肅的道:“脫衣服。”

“我不脫!”

她本來就臉皮薄,這會又是在蕭巖辦公室,讓她脫衣服總覺得渾身不自在。

男人對此頗爲無奈。

“放心,除了我,沒人會看到。”

樂好好一邊的臉腫的很高,也不知道她身子是否完好。

如此想着,顧慕璟不免急了一點。

“樂好好,你若是不脫,我就強制性讓你脫了。”

樂好好按着衣服,很是爲難。

“我身上沒什麼傷,就臉上嚴重一點。”

雖然,她的身子各處都隱隱泛着痛。

聞言,顧慕璟眸光一轉。

“一點?樂好好,你是不是沒照鏡子?”

這話的意思是?

“很嚴重嗎?”

她的臉火辣辣的疼,不過聽到顧慕璟那句話時,樂好好愁容滿面。

顧慕璟不打算再跟她談論下去,當即伸手,繼續此前的動作。

樂好好雖然很不習慣,有點想躲,但是在顧慕璟的眼神攻勢下,她癟着嘴,任由男人的動作。

很快,顧慕璟便將樂好好剝了個乾淨。 洛婭珊聽到他這樣說,知道自己終於得逞,又不放心的再次強調:“陳總裁,你是聰明人,一定知道機會有多難得。如果一旦錯過……”

陳奕康擡起頭直視洛婭珊:“洛小姐,你很會談判!”

洛婭珊不置可否,微微一笑:“陳總裁,該說的我都已經說了,成敗在此一舉,就看你怎麼選擇!”她的心砰砰直跳,這個計劃一定要假借陳奕康的力量才能完成,洛婭珊費盡心機,不過是想讓他主動決定。

陳奕康眼神閃爍着,他沒有忘記自己心中的仇恨,怎麼能眼睜睜的看着,心愛的女人和秦慕抉過上幸福生活?

“洛小姐,你放心。”陳奕康看着洛婭珊說:“我會作出選擇的。”

洛婭珊看時機已經成熟,露出甜笑開口說:“陳總裁,男人做事一向注重結果,你苦心孤詣,爲林雨霏想這麼多,她有機會感謝你嗎?”

眼波流轉,故意說露骨的話來刺激陳奕康:“恐怕在別的男人那裏承歡作樂呢!”

承歡作樂!陳奕康難以想象那種情景,雙拳下意識的握緊,青筋爆出,心頭的憤恨難以言喻。

洛婭珊故作驚訝的說:“陳總裁,何必生那麼大的氣,不然你以爲她肚子裏的孩子是哪來的!”

“你住口!”陳奕康氣急,命令洛婭珊不要再繼續說下去。

洛婭珊微笑的撫住他的肩:“陳總裁,倘若你順其自然,讓林雨霏生下孩子,到時候後悔可就來不及了!”

“這孩子確實不能生,你說該怎麼辦?”

洛婭珊露出神祕的微笑,嘴巴附在他的耳邊:“我現在每天都去秦家,你只要……”

陳奕康默默聽完她的話,不禁在心中暗歎,好陰毒的女人!

有如此手段,看來她方纔說的那些話都是在引自己上鉤,然而,爲了達到目的,卻只能按照她說的去做。

陳奕康知道,識時務者爲俊傑,他聽完後點頭:“就按照你說的去做。”

洛婭珊嫣然一笑:“那我先走了,等着陳總裁的好消息!”

陳奕康點頭答應,看着她妖嬈的背影漸行漸遠。

陳奕康起身,站在窗邊沉思着,心中隱隱有些不忍,但洛婭珊說的確實沒錯,如果林雨霏真的把孩子生下來,按照她的性格,恐怕自己更沒機會!

雨霏……陳奕康仰頭觀望天上的星辰,明亮如她溫柔的雙眸。

他明白自己曾做錯過許多事,同時也相信,他們的感情一定還存在,林雨霏只是暫時被秦慕抉哄騙而已。

事已至此,只好讓她受些苦頭。男人嘛,成大事者不拘小節!

等他們重新在一起,他再好好補償她。

但到那個時候,他一定不顧一切的對秦氏公司發起總攻!以回報自己曾受過的屈辱!

陳奕康想通之後,拿出手機撥出電話。

“康!我很想你。”

外國友人的言語總是如此火辣,陳奕康哈哈大笑:“喬尼,你中文進步很大啊!”

自從喬尼來到中國後,陳奕康派人帶他四處遊玩,把這位財神爺哄得心花怒放,此時自己有事相求,相信他一定會爽快答應。 051 不錯,合我意!

“呵呵,好瓏兒,憑你現在的本事,對付普通的高手還行,但對付本相,差遠了。”聞人初好脾氣地笑着,兩片脣瓣一張,含着了南宮玲瓏的耳垂。

“瓏兒不是你叫的!”南宮玲瓏牙齒咬得咯咯響,但她還得忍着。

聞人初前來,還說了外面發生過的事情,目的不純,她可不認爲聞人初是好心讓她知道外面的情勢。他分明就是懷疑兩名失蹤的煙花商與她有關。

嗯,或許是啞奴救走了兩名煙花商,那的確是與她有關了。

總裁大人好眼熟 但她人在大牢裏,聞人初怎麼會懷疑到她的身上。

這大變態現在這般對她,說的話又話中有話,他似乎是懷疑她會縮骨功。

南宮玲瓏全身都顫了顫。

這個男人太敏感,太厲害了。

和他打交道,一定要全力以赴才行。

“呵呵。”聞人初依舊低笑着,那笑聲聽起來真的溫暖如春天裏的朝陽。

他離開了南宮玲瓏的後背,按着南宮玲瓏的手倏地加重了力道,狠命地把南宮玲瓏的頭硬是推出了牢房外,因此也弄亂了南宮玲瓏的髮絲,扣着南宮玲瓏腰身的大手,也鬆開了。

看着南宮玲瓏的頭在外,身在內,他像是完成了一件讓人賞心悅目的傑作似的,滿意地笑得更溫和了。

打開牢門,聞人初走出了牢房,來到南宮玲瓏的面前,右手輕佻地挑起了南宮玲瓏的下巴,南宮玲瓏隱忍着,任他挑着,杏眸圓瞪着,狠狠地瞪着他。

“吐血了,傷得不輕吧。”聞人初手指似乎愛憐地拭着南宮玲瓏嘴角邊的血漬,另一只手從懷裏摸出了一隻藥瓶子來。

這個人身上無時無刻都能摸出藥瓶子來的嗎?

南宮玲瓏暗思着。

他又想對她下什麼毒?

她以前怎麼從來沒有聽說過右相大人擅長使毒?

不過她前生從來沒有和聞人初接觸過,自然不瞭解聞人初。

聞人初鬆開挑着她下巴的手,擰開了藥瓶子的蓋子,從裏面倒出了一顆比黃豆大一點的淡黑色藥丸來,然後伸手過來就想捏着南宮玲瓏的下巴,喂南宮玲瓏吃藥。

南宮玲瓏雙手一揮,揮開他的大手,怒目圓瞪,冷冷地警告着:“聞人初,你想給我吃什麼毒藥?”

“不是毒藥。”聞人初呵呵地笑着,倏地出手如風擒住南宮玲瓏的下巴,然後把藥丸塞進了南宮玲瓏的嘴裏,笑呵呵地說着:“我勸你最好就把藥吞進肚子裏去,否則……”他的俊臉傾壓過來,低低地說着:“我不介意用嘴喂你。”

這個大變態!

南宮玲瓏冷冷地瞪着聞人初,抿脣不語。

“不吞?”

聞人初慢騰騰地拂了拂南宮玲瓏的紅脣,桃花眼微微地彎了彎,低笑着:“看來懷念的人,不止我一人。”說完,他作勢低頭。

南宮玲瓏不想再受辱,只得把藥吞了下去。

聞人初滿意地鬆開了她的下巴。

但隨即他還是飛快地俯下頭來,吻上南宮玲瓏的紅脣。

“砰!”

南宮玲瓏趁此難得的大好機會,迅速地呼出一掌,狠狠地拍在聞人初的胸膛上。

丫的!

第一次被強吻,那是意外,她也被驚到了,才會讓這變態佔了便宜。

第二次,她再發呆任他佔便宜,她就不是南宮玲瓏了。

南宮玲瓏呼出一掌之後,還拍了拍掌,像是打得很過癮似的。

聞人初想不到她在受了內傷,又被他強吻之時,會對他出掌,沒有絲毫防備,空門大開,結結實實地挨了她一掌,瞬間就被震退了好幾步,站穩之時,丹田真氣亂竄,喉嚨間涌上了腥味,一口鮮血逸了出來,順着他優美的脣角滑落。

“你!”聞人初俊臉陰沉得如同雷公,桃花眼殺機頓現,身形一閃,閃到了南宮玲瓏的面前,迅速地扣住了南宮玲瓏的喉嚨,正想狠狠地掐下去的時候,對上了南宮玲瓏那雙帶恨卻依舊明亮清澈的杏眸時,他手上的力道又在一瞬間收回。

鬆開了大手,後退兩步,聞人初拭去了脣邊的血,瞅着南宮玲瓏,淡淡地笑開了,說着:“不錯,合我意。”

說完,他投給南宮玲瓏一記深不可測的眼神,轉身,向外面飄出。

在他走後,一名獄卒搬了一張板凳走到了牢房前坐下,緊緊地盯着南宮玲瓏。

不用說也知道是聞人初吩咐的。

南宮玲瓏就這樣保持着頭在外,身在內的姿勢一直站着。


她髮絲散亂,脣色因爲受了內傷而顯得有幾分的蒼白。

此刻,她需要調息。

她看一眼負責監視她的獄卒,說着:“你過來一下。”

獄卒防備地看着她。

“我現在這個樣子,能吃了你嗎?”南宮玲瓏沒好氣地說着。

獄卒才從板凳上站起來,走到她的面前。

風,瞬間颳起。

下一刻,獄卒無聲地倒在了牢房門前的地板上。

確定獄卒倒地並沒有驚動外面的人時,南宮玲瓏才施展縮骨功,把頭從牢房外面縮了回來,然後走到角落裏盤膝而坐,運功調息。

當她調息完畢的時候,發現自己的內傷居然恢復了,她忍不住攏了攏蛾眉,她內力不算十分渾厚,就算調息也不可能在短時間內治好自己的內傷,而此刻她只不過運功調息了一會兒,內傷竟然就好了。

不對勁!

不正常!

蜜戰100天,總裁太欺人 驀然,她想到了聞人初逼她吃下去的那顆藥丸,難道那是治療內傷的好藥?

可是聞人初爲什麼這樣對她?

既對她痛下殺手打傷了她,又要醫她?

傾城醫妃:冷情王爺請入榻 那變態的心還真能捉摸呀。

南宮玲瓏懶得猜想,內傷恢復了最好不過了。

自地上站起來,她走到牢房前,施展縮骨功把頭伸出了牢房外,然後蹲下身去,解開了那名獄卒的昏睡穴,在獄卒睜開雙眼的時候,她巧笑倩兮地說着:“這位大哥,你撞邪了,怎麼忽然間就睡了過去。”

獄卒急急爬起來,後退兩步,瞪着南宮玲瓏,南宮玲瓏還是剛纔的模樣,看不出有什麼不同呀,真要說不同的便是她的脣色已經回覆了紅潤,正調侃地笑睨着他。

他無端端地怎麼會失去意識?

“這裏陰氣沉沉的,想必冤死了不少人吧。”南宮玲瓏環視着牢房四周,故意說得陰森森的。

獄卒想起自己昏睡前感到了一陣陰風吹向他,他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全身爬起了雞皮疙瘩。

天牢,自然也有冤死人的時候。

難道有鬼!

獄卒的臉色變得青白,他趕緊跌跌撞撞地轉身跑了出去。

“呵呵,膽小鬼,這種膽量也能當獄卒。”南宮玲瓏嘻嘻地低笑着,被聞人初惡整的壞心情在戲侃了獄卒之後,好了幾分。 蘇齊聯氣得臉色鐵青:“我不許你這樣說揚雪!”揚雪永遠都是那麼冰清玉潔的一個女人,永遠都像一朵百合花一般純潔,哪能讓她這樣抵毀,而且,這些年來,他因爲對她愧疚,所以一直對蘇遇暖不聞不問,已經虧欠了她許多了,現在她居然還在這裏抵毀他的母親以及他愛了幾十年的女人。

五進的大院佔地數千平米,前後幾個院落,雕樑畫鳳的迴廊,花園裏的閣樓,以及假山流水等等,讓他們是應接不暇,單那道長長的院牆外數個漢白玉的拴馬石就讓他們瞪大了眼倒吸了一大口涼快氣,再加上包了銅釘的硃紅色大門威嚴地讓人站在跟前就會自覺慚愧的想法,下了車後,就算柯大林連連招呼了數遍,柯大江都愣在原地不吭聲。

Previous article

原來,身體的痛,盡是這般的痛苦,當年她從車上跳下去的時候,是不是也是這樣的心情。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