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刺耳的尖叫,讓星耀掩耳,實在受不了。

他們明明是很小個的人,怎麼說話的聲音,就能吼得那麼大聲呢?

撫住自己的耳朵,小聲問道,「靈雪,為什麼你那麼大的反應啊?」

「說吧,你要找什麼?我幫你找。至北之地是主人的地盤,我……」

靈雪的話還沒說完,被一旁的靈逸連忙掩住她的口,接著他的嘴裡的口水啊,又是往靈雪的臉上噴去,說著又是一些什麼雪族的事不能告知外人,云云之類的。

「夠了!你有完沒完啊!」

靈雪再次拿開靈逸扣在自己嘴邊的手,伸腳一踢就把靈逸踢飛了出去,在空中畫上了一個完美的弧線……

讓星耀看得不禁咋舌,這小靈雪看起來很小,但卻十分粗魯暴力啊。

靈雪擦了擦靈逸在她臉上留下的口水,扭過頭,繼續與星耀說道:「你說你叫星耀?」

星耀知道,現在自己最好有什麼說什麼,不然的話,只怕自己的下場與靈逸一樣,這靈雪的脾氣似乎不太好啊!

連連的點著頭,「嗯,靈雪,我能問問什麼是雪族嗎?」

「你這居然連大名鼎鼎的雪族都不知道?」

在半空中的靈雪聽見星耀的話后,腳底下一個踉蹌,就差點從空中掉下雪地里去了。

星耀尷尬的笑笑,可這龍蛋里的小千世界,他怎麼可能會知道?

「嗯,星耀是不知道,所以才問的。」

靈雪再次站穩了,看著星耀的眼睛,一臉眼盯盯的看著星耀,盯得星耀的心裡都發毛了,這靈雪是怎麼了?

幹嘛盯著自己看,過了好半天,靈逸都從外邊飛回來了,靈雪還沒有說話。

星耀小聲的問道,「我臉上有沾東西嗎?」

靈雪嘴裡卻是,嘖嘖的不停。

之後才說道:「沒有,只是你是我第一個見到,你竟會有世間少見純凈的心靈!和我們雪族一樣!」

去而復返的靈逸,也飛了回來。 聽到靈雪的話后,它這才認真的打量起星耀來,盯著星耀的眼睛看了一會,連連點頭,「嗯!確是是少見,主人說,心靈純凈的人,可以成我們雪族的客人;主人說……」

之後又是一連串的什麼主人說,云云的話。

星耀不禁也不得不佩服這靈逸小男孩來了,簡直是話嘮小男童?

靈雪也不知道什麼時候,雙手拿出幻化出來一根白色的大鎚子,一大鎚子就往靈逸的頭上招呼去!

把正在口若懸河的靈逸敲暈了,直直的往雪地里墜落。

星耀見狀,趕緊伸手接著靈逸。

靈雪將大鎚子收回來,拍拍手,一臉如釋重負,輕鬆的樣子,拍拍手,「哼!我讓你說!耳朵終於能清靜一會了。耳朵的耳屎都抗議了!」

然後靈雪還真的攪攪耳朵,再搖頭晃腦的向星耀解釋道:「雪族,是雪神的家族。因為雪神主人至北之地來修復傷勢。雪族擅長煉製雪花凝露,主人的玄冰極,任何人不得擅闖半步。」

星耀仔細的傾聽著,不由的問了一個問題,「靈雪,那你所說的玄冰極在哪啊?」

靈雪做出快暈的動作,沖著星耀大吼道:「這裡就是玄冰極了!不然你怎麼可以看得見我們!」

星耀心中一驚,「那我會不會得罪你家主人?」

靈雪看著星耀,半晌才說道,「在至北之地,我還沒見過有人可以活著離開這裡。因為,沒人來過啊!」

星耀挑眉,「那我能進這玄極冰?」

靈雪歪著腦袋,盯著星耀看了一下,接著說:「這樣吧,星耀,我帶你去見主人,說不定主人也會喜歡你的。」

「真的?」

星耀一臉驚喜,只要見到雪神,應該可以知道萱兒的龍魂在哪裡。

靈雪在空中將手拍著自己的胸口,「我靈雪什麼時候說過謊?」

星耀不知道,此時此刻,龍萱因為擔心星耀。

她竟做了一件從來不敢做的事,那就是用它自己的真龍之身,也跟著他,一起衝進了至北之地。

她以為一進至北之地就可以見著星耀,可是沒有想到的是,竟是白茫茫的一片,印入自己的眼帘中,哪裡會有星耀的身影。

心中更是擔心,星耀他怎麼樣了,這裡那麼刮那麼大的冷風,他會冷嗎?

龍萱知道,這至北之地,雖然是龍蛋里的小千世界。

但實際上,這小千世界,並不是由她掌控。

而是由那個禁錮她龍魂的人操控!

她雙腳踩在雪地上,及膝的雪,到處都是白色的雪,也不知道星耀在哪一個方向。在這漫天大雪的地方,龍萱此時終於知道自己是多麼的擔心自己的契主星耀,雖然只是短短一面,卻讓她心繫牽挂。

她親自來到了至北之地這個地方,卻不知道他在哪裡!

無助的感覺在襲擊著自己的心,讓龍萱有些愧疚與擔心,對著天空喊道:「星耀!星耀!」

遠在玄極冰的星耀全身一震,自己是怎麼了,怎麼會聽見萱兒悲痛的叫著自己的名字,低下自己的眼帘,失去了原本的明亮的色彩。 正在這個時候,靈雪突然說道:「咦,怎麼還來了一頭金龍啊?」

金龍?

該不會是龍萱吧?

她怎麼會來這裡!

心跳急速,星耀緊張的問道,「靈雪,你說的是真的嗎?真的有金龍進來了嗎?」

靈逸也正在這個時候,在星耀的手中醒了過來,搖頭晃腦的站了起來,浮在半空,也是突然一個呆愣,「咦,怎麼多頭金龍出現這至北之地啊?」

靈雪白了靈逸一眼,「死開,死開,別在我面前再口水泛濫了!」

「靈雪,這樣是不行的,主人說……」

靈逸還真的學不會乖,又在念經了。

星耀可不管靈逸說什麼了,急急的問道,「靈雪,你能幫幫我嗎?可以讓我看看那金龍是誰嗎?」

靈雪一愣,之後點頭,「嗯!當然能幫你啊!這是小兒科的事,我們是雪族的子民,只要有雪的地方,我們都可以看見所有的事物。你等等哦,我找找我那玩意先。」

之後就見靈雪兩隻小手在她的背後使命的掏出東西出來,什麼剪刀,大鎚子,線團,羽毛這類的一大堆東西堆在星耀的眼前,靈雪的嘴裡還不停的說著,「咦,我放哪裡了?不是這個,也不是這個!」

在靈雪還在拚命的找她的玩意,靈逸來到了星耀的面前,一揮手,「星耀,你看看吧。」

一個大大的鏡子印出了裡面的景物,星耀一眼就看見了龍萱,只見龍萱一個人在那雪地里行走,神情慌亂。

星耀不由的擔心的驚呼出聲,「萱兒?!」

靈雪也湊上來瞧瞧,開口問道,「你認得她?」

星耀更是著急的問道,「認得。抱歉,我不能跟你們去玄極冰見雪神了,我要去找她。」

說完就扭頭走。

靈雪與靈逸趕緊堵在星耀的面前,說道,「不行啊,現在的你是出不去玄極冰的!」

「不管出不出得去,我也要去!萱兒肯定是為了尋我,才會來這裡的!」

星耀握了握拳頭,心亂如麻!

一雙眼眸從黑色,瞬間變成了火紅色!

屬於鬼帝的霸戾之氣,全面暴發。

他決不能看著龍萱有什麼意外!

「你別著急啊!我又不是說沒有辦法啊!」

靈雪也慌張了,自己在這裡那麼久了,從來沒有見過誰的雙眼可以瞬間變成火紅色的,嚇死它了!

「那你有什麼辦法啊?我現在就要見到萱兒!」

「唉,算了算了,就算被主人罰我禁足,我也願意了。誰教我喜歡你身上純凈的氣息呢?」

靈雪攤攤手,「靈逸,你在這裡給我看著星耀,我一會就回來。」

語音剛落,她的身影就消失了……

龍萱還站在那裡不知往哪裡開始尋星耀的時候,卻發現一個小東西往自己這邊飛來了,定眼一看,這,這不是至冰之地的精靈么?

她怎麼會出來至北之地,她們不是生活在玄極冰里的嗎?

還在呆愣的龍萱,沒有發現那個小雪人,對著自己問,「你認識星耀嗎?」

「什麼?」

龍萱還沒有從思緒里,回過神來。 誰知道小雪人立刻伸出一個大鎚子,就往呆愣的星耀的腦袋招呼去!

沒有任何防備的龍萱,直接被打暈了,倒在雪地上。

小雪人還拍拍手,嘿嘿的笑道,「搞掂。」

在半空中跳起了一種不知名的舞蹈,遠看還不錯,櫻桃的小嘴裡說道,「白色的雪,純白的雪,神聖的雪啊,雪族後人的召喚,請都聽我的號令。瞬移!」

就在星耀擔心的站在雪地里等著的時候,靈逸呢?

就在星耀的身邊,圍著他不停的轉圈子還好些,可他的嘴裡居然還不停的念叨著,什麼完了完了,什麼主人知道后一定會懲罰的,什麼云云之類的。

聽得星耀心浮氣躁,差點就對靈逸狂吼了。

星耀正想開口吼靈逸的時候,靈雪就帶著暈倒的龍萱回來。星耀一見龍萱倒在地上,緊張的向前奔去,搖了搖還在暈呼呼的龍萱,「萱兒,你醒醒!萱兒,你醒醒!」

龍萱被靈雪敲得也不得說很大力,在耳邊傳來了星耀的聲音,當即掙扎著想睜開眼,想見到那個令自己心魂牽夢縈的人兒,努力的打開自己的眼帘,看見的是星耀的臉蛋,雙眼擔憂的看著自己。

她伸出自己的手,貼著他的臉,龍萱能感覺自己的鼻子有點酸,就抱著星耀,小聲的抽泣著,「星耀哥哥,對不起。是我太自私了,我不該讓你獨自一個人來至北之地的!嗚嗚……」

星耀聽著龍萱的話,總算是明白這傻瓜為什麼會闖這至北之地。

原來,她是為了自己。

伸出右手,輕輕的拍打著龍萱的後背,溫柔的哄著龍萱,「別哭,是我不好,讓你擔心了。」

「嗚嗚……」

星耀輕擁有著她,看著她那及地的髮絲,在這雪地上輕歌曼舞的在空中飛舞著,小臉被這裡的冷風吹得紅紅的,她那一雙大眼沒有睜開,卻看得見她那眼睫毛在不停的顫拌著,眉頭在皺著,似乎還在擔驚受怕著。

星耀緊握住她的手,讓龍萱的眼神看著自己,一字一頓的說道:「不要擔心,相信我!」

「嗯。」

龍萱這才鄭重的點了點頭,「我要跟著你。」

「好。」

星耀微微一笑,她愛跟著就跟著吧。

靈雪在一旁看著他們兩個,半晌才說道:「走啦! 道行仙緣 走啦!我還得帶你們回去玄極宮裡見雪神主人呢。」

星耀這才記起來,讓龍萱與自己見面的人是靈雪,自己還沒有與她道謝呢!趕緊回過頭,感激的說道,「靈雪,謝謝你!」

靈雪悻悻的說道,「謝我?那你一會在主人面前,幫我求求情不要禁我的足,那就是真的謝我了。」

「好!我一定幫你求情!」星耀立馬點頭。

靈逸說道:「那我們出發吧,我們已經遲到了,主人一定會生氣,主人生氣起來很可怕,主人會……」

這靈逸又開始念念叨叨、沒完沒了的說起什麼規矩。

星耀牽著龍萱的小手,兩人一路上小心的走著。

好不容易到達了靈雪說的玄極宮的時候,一路上都是聽著那個叫靈逸的小男孩說話,龍萱還是第一次聽見一個小男孩居然可以這麼多話說,不禁咋舌。

龍萱心裡有腹誹道,要是這個靈逸去念佛經的話,估計也能把死人念成活的。 玄極宮

星耀和龍萱站在那裡,小心的打量著周圍的一切,這玄極宮,竟全冰做成的宮殿,雕著四聖獸的像,麟、鳳、龜、龍。

在他們的面前,是一張大冰雕的椅子,估計也是這主人坐的地方。

靈雪與靈逸浮在半空中,大氣都不敢喘一聲,過了好半晌,才聽見敞大的宮殿里傳來了一溫柔的女聲,「靈雪,靈逸,你們回來了?」

「主人,靈雪(靈逸)回來了。參見主人!」

在半空中的靈雪與靈逸紛紛飛上椅子前,跪了下去,異口同聲道。

「起來吧,你們帶回來了兩個客人?」女聲淡淡的說道。

靈雪更是慌張,剛站起來的身子,又再次的跪了下去,「主人,靈雪知錯,請主人責罰。」

「罷了,他們身上有你們喜歡的純潔氣息,也難怪你會帶他們回來。你們先下去吧,我和他們說說話。」

「是的,主人。靈雪(靈逸)告退。」

他們兩個離去的時候,都是倒退著離去的,連眼睛都不敢看一眼星耀他們,估計對他們的主人都是畏懼的很。

「你們叫什麼名字?」

淡淡的女聲再次響起來。

「我叫炎星耀。站在我身邊的是龍萱。」

星耀握緊了龍萱的手,自己的小小身子,向前挪了半步,小心翼翼的護著她。

一個冰冷的氣息從他的背後傳來,好寒冷的感覺,讓星耀立即身後一看,而龍萱也感覺到了身後的異樣,也跟著往後一看。

這……這還是人嗎?

透明的人形,像水一樣的透明,可是卻能看得見她的人形,真正的冰雕美人。

看著她,全身的寒毛豎了起來。

她,很美,五官是完美無缺的那種,完全挑不出一點缺點。

就連她的頭髮,居然也是透明的,與龍萱的一樣,都是及地。

雖然她的頭髮是透明的,可是仍可以看得見一根根的在她的身邊飛舞著。

最讓人覺不可思議的是,這女子的身高居然與星耀一樣。

可她身上那神聖的氣息,讓人產生畏懼的感覺。

她的腳沒有露出來的,也沒有站在地板上,反而了在浮在空中,緩緩的飄著過來的,一下子就到了龍萱與星耀的面前。

星耀也不知道她要幹些什麼,便是望著她。

而龍萱呢,更是瞪大眼睛看著在自己眼前的透明人,她竟與自己一般大小,她為什麼會這個樣子呢?

就這樣,三個人大眼瞪小眼的看了好半天,那個透明人,好半晌才說道:「你說你叫星耀?她叫龍萱?」

星耀不由自主的點了點頭,「嗯。」

小人兒歪著腦袋打量了好半天,吐出一名話,「那你們都留在至北之地陪著我吧。」

「什麼?」

星耀和龍萱嚇了一大跳,這,這是怎麼回一事?

這突然冒出來的小傢伙,是誰啊?

難不成真的是靈雪靈逸口中的雪神主人?

「玄武,是北方之神,玄武是四大靈獸之一,是一種由龜和蛇組合成的一種靈物。玄武的本意就是玄冥,武、冥古音是相通的。武,是黑的意思;冥,就是陰的意思;玄武,擅長操控寒冰風雪之力。我叫玄極,玄武是我父親,我是這至北之地的主人。」 「玄武,是北方之神,玄武是四大靈獸之一,是一種由龜和蛇組合成的一種靈物。玄武的本意就是玄冥,武、冥古音是相通的。武,是黑的意思;冥,就是陰的意思;玄武,擅長操控寒冰風雪之力。我叫玄極,玄武是我父親,我是這至北之地的主人。」

小人兒把這話一說,話一出口,嚇倒了自己對面的那兩個小傢伙。

陳天輕聲回了一句。

Previous article

「這怎麼可以,乾爹以後會好好說他的。」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