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那些回憶,對於她來說,或許是種煎熬吧?

他這樣做,到底是對是錯呢?

到達雲端的時候,已是一個小時之後,當車子停下來的時候,穆井橙迅速的拉開車門走了下去,沒有理會身後的區少辰,而是徑直走了進去。

張媽看到穆井橙,一臉驚喜的喊了句“太太”。

可穆井橙卻像沒聽見般的直衝樓上而去。

區少辰走進來,對張媽微微的搖了搖頭,然後也跟着走了上去。

“這是怎麼了?”張媽一臉疑惑的望着一前一後的男女主人,眉頭微微的皺了一下去廚房忙去了。

臥室裏,穆井橙有些慌亂的翻騰着房間裏的各個角落,想儘快的找到那二個“至關重要”的證件,可是她越是着急,越是翻騰,越是看不見它們的蹤跡。

而區少辰,則安靜的靠在吧檯的櫃子前,雙手交叉的望着有些氣急敗壞的女人,眉心微鎖。

她就這麼着急找到那二樣東西,這麼着急想跟自己劃清界限,想跟自己離婚嗎?!

“你真的想找到他們嗎?”區少辰審視的望着她,否則她不會不記得東西放在了哪兒。

當初是她親手放好的,而且還像寶貝一樣“藏”了起來,只怕被自己拿走做什麼“非法”的勾當,現在又怎麼會想不起來。

除非……她不想!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他會謝天謝地,謝謝她的故意裝傻。

可真的是這樣嗎?

穆井橙聽到他的話,不由的停下了手裏的動作。她轉頭看向身後一副看好戲的男人,聲音裏有些不太友善的質問道,“你什麼意思?”

“其實我們可以不離婚的,如果你願意的話……”區少辰說出自己的想法,至少他捨不得,哪怕是假的,他也捨不得。

穆井橙的神色微微的頓了一下,然後繼續投入到翻找的動作當中去。

區少辰重重的呼出一口氣,然後起身向她的面前走去,伸手拉住她不停翻動的手道,“跟我來……”

穆井橙看着他嚴肅的神色,又看了看自己被他握着的手腕,心裏隱隱的痛了一下。以後……或許這樣的觸碰,這樣的拉扯,都不會再有了吧?

以後……他拉着的,就是別的女人的手了吧?

會是誰呢?

樑雪鷗嗎?還是另有其人?

就在穆井橙想着心事的時候,區少辰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給!”

穆井橙這才收回思緒,當看到他手裏拿着一個極爲熟悉的牛皮紙袋時,她才突然想起,這些東西是自己藏在這裏的,怪不得……他會懷疑自己是否真的想離婚。

原來……如此!

看着自己一直在那些不可能出現的地方胡亂的翻騰,他一定很鄙視自己,一定在嘲諷自己不想離婚,只是做做樣子吧?

想到這裏,穆井橙離婚的決心便更強了。

偏不嫁冷情總裁 “走吧!”穆井橙接過牛皮紙袋,看了一下裏面的身份證和戶口本之後,擡頭看向區少辰,臉上沒有什麼溫度,聲音更是淡的沒有一絲情緒,“去民政局!”

區少辰看着她手上的東西,脣角微揚了一下,“好!”

得到他肯定的回覆,穆井橙轉身向門口走去,像是一分鐘都不願意在這裏待了一般,毫不留戀的走了出去。 重活之漫漫人生路 歐子言脫下外套,走到冉檸的身邊輕輕的給她披上,正看着江水發呆的冉檸以爲是小浦回來了,也沒有回頭去看,仍是自顧自的坐着,不過她將自己更深的蜷縮在他的外套裏。

“爲了躲我,寧願吹冷風,我真的就那麼討厭的不可原諒嗎?”此刻的她讓他心疼。

冉檸聽到他的聲音,轉頭,這時她才發現自己身上披着的是他的衣服,“你……你怎麼來了?”她說話有些打結。

看到她緊張的情緒,他知道她是在意自己的,“我找了你大半天,飯也沒吃,而且我也回不去家裏,”他故意把自己說的可憐兮兮。

他的話讓她的心口一緊,她知道他的傷剛剛好,“你該在香港當你的大少爺,不該跑這裏來受罪。”

明明是喜悅,可她還是說的口是心非。

歐子言坐在她的旁邊,看着一望無際的江水,聲音輕柔,說出來的話都讓他意外,“因爲你在這裏。”

那聲音來自心底,不帶有一點刻意。

她的心因爲他的一句話而顫動,鼻子酸酸的,“都忘記了,又何必?”

左承浦遠遠的就看到了他們,他的心跳動失常,不知道爲什麼,明知道自己不可能,可他卻還是不想放棄。

“小冉,我買了你最愛吃的點心,”他越過歐子言,直接來到冉檸面前,彷彿當某人不存在一般。

冉檸看了一眼歐子言,又看了看左承浦,看着誘人的點心,想起剛纔他說過的話,他也一天沒有吃東西了,她扶着左承浦站起來,“小浦,這裏有些冷,我們走吧。”

她走,左承浦扶着,此時,歐子言才像是個多餘的人。

他們在前面走,歐子言一直跟在後面,直到她的門口,左承浦回頭,“她已經把話說明了,你還是等真的恢復記憶,再來吧!”

歐子言看着眼前這個比自己小好幾歲的男孩,突然發現他長大了,大到可以和自己爭女人,“小子,別用這樣的方式打發我,要是真的要等到恢復記憶再來,恐怕她都不要我了。”

左承浦還想說什麼,冉檸卻扯了他一下,歐子言沒有錯過她的這個動作,目光看向她,“我又冷又餓,好歹也讓我進屋喝杯水吧?”

冉檸嘆了口氣,拿出鑰匙打開房門,她沒有拒絕,就意味着接受了自己,歐子言暗喜。

冉檸坐到沙發上,左承浦給她倒了杯水,而歐子言像是個做錯事的孩子,站也不是,坐也不是,那樣子無助的讓人不忍。

他從來都是瀟灑的*不羈,何時受過這樣的委屈,冉檸的心還是不由的疼了,她輕輕的站了起來,“小浦,我們去做飯吧,都餓了一天。”

看着她走進廚房的背影,他的心突然一酸,那一刻,他竟很想擁住她。

左承浦和冉檸去了廚房,歐子言則坐到沙發上,他在這個房間裏,彷彿是個客人,歐子言打量着這間小到讓他意外的房子,有些難以想像她就是在這裏度過每一天的。

在他思索之際,冉檸從廚房裏端了菜出來,飯菜的香氣竄入呼吸,他的肚子咕嚕叫了一聲。

“去洗手吃飯吧,”她的聲音平淡的沒有一點異樣,讓人猜不透她的情緒,是喜或憂。

歐子言站了起來,四下看了一圈,不知道衛生間在哪裏,因爲這樣的生活對他來說實在太陌生了。

冉檸看出了他眼裏的茫然,她指着一個房門,“洗手間在那裏。”

“噢,”他快速的答應,就像一個聽話的孩子。

歐子言進入衛生間才發現這只不過是只有幾平方的小地方,窄的只能容下一個人,而且由於是舊房子,白色的瓷磚都泛着黃色的斑點,讓人有一種髒的感覺。

這樣的地方怎麼能用呢?歐子言不禁懷疑,可是看到牆壁上掛着的一條淺粉色的毛巾,他知道那是她的,既然她能用,他也一定可以的。

歐子言洗過了手,用了她的毛巾,只是看到旁邊另一條淺藍色的毛巾時,他的眉頭皺緊,在香港他們的家裏,她的東西都是和他的放在一起,現在竟然換成了別人的,他突然不想她和除了自己之外的男人有牽扯。

從衛生間出來,歐子言就去了她的房間,從行李袋裏拿出他的洗漱用品,然後跑去衛生間,在她的旁邊換上他的,甚至還刻意的把左承浦的推遠了一些。

冉檸已經把所有的飯菜準備好,可是仍沒有見他出來,她敲了一下衛生間的門,“你還沒有好嗎?”

她的話剛一落音,他就拉開了房門,一臉笑容的看着她,“現在好了。”

在她的記憶裏,他總是少笑,此時面對他的笑,她不禁有些疑惑,擡眼一看卻發現衛生間裏,本來只有兩個人的東西,現在又多出了一份,她知道那是他的,動了動嘴,想說什麼,可想到他一天沒吃飯了,就把要說的話又咽了回去。

吃完飯再說吧,她在心裏警告自己。

歐子言見她並沒有反對自己的動作,竟有些暗自竊喜,他以爲她是同意自己住下了。

三個人坐下,本來就不大的小桌再加上飯菜顯得有些擁擠,但似乎又增添了一份溫暖。

冉檸怕他們兩個大男人挨邊坐着彆扭,她特意坐在了他們中間,她盛完一碗稀飯,卻不曉得是該先給左承浦還是給歐子言,見她猶豫,左承浦直接從她手裏端了過來。

“真香,你熬的小米粥就是好喝,”左承浦顧不得米粥還燙人,就喝了一口。

隨着她把另一碗米粥放到歐子言面前,飄着米香的氣息一下子進入他的呼吸,他突然發現這種味道很熟悉,彷彿自己以前吃過一樣。

“我以前喝過這個嗎,好像很熟悉,”他忍不住的問出口,卻讓冉檸的手抖了一下,她端着米粥的碗歪了,燙人的米粥灑到她的手上。

“啊!”她疼的輕叫出聲。

歐子言一把抓過她的手,低頭,用嘴吸乾她手上的米粥,然後又輕輕的吹了起來,整個動作連貫的沒有一點瑕隙,卻驚呆了眼前的兩個人。

“還疼不疼?我帶你用水衝一下,”歐子言所有的動作自然,彷彿是內心真真實情感的流露。

冉檸完全愣了,在他用嘴去吸她的手時就愣了。

左承浦也如雕塑一般坐在那裏,他看着歐子言眼裏露出的溫柔和心疼,看着冉檸眼裏閃動的淚花,突然覺得自己很多餘。

直到歐子言起身拉她的時候,冉檸才回過神來,她趕緊抽離自己的手,“沒事,吃飯吧!”

她低下頭不再看他,可是眼前卻全是他的關切,被燙疼的那根手指,彷彿還留着他脣齒的味道,他這樣是因爲想起了自己嗎?冉檸不由的在心裏問。

“多吃點菜,你這麼瘦,會餓到我兒子的,”飯間,歐子言不停的給冉檸夾菜,那語氣就像是一個老公關心自己懷孕的妻子,就連關心的話都說的自然。

她擡頭對上他的目光,又趕緊快速的低下,“我不喜歡別人夾菜,”說完,將他夾給自己的菜,全部堆到一邊。

歐子言再次夾菜的動作停住,然後只用了一秒,將夾起的菜放到自己的嘴裏,很用勁很用勁的把它嚼爛。

左承浦只覺得所有的飯菜都失去了味道,快速的將碗裏的米粥吃完,站起身,“我出去買點東西。”

他匆匆的走出房子,冉檸看着他,想留住他的話始終沒有說出來。

左承浦走了,屋子裏只剩下他們兩個人,明明空間大了一些,可空氣反而顯得擁擠,他們離的那麼近,近到連空氣裏都混有對方的氣息,只是這樣的氣息讓冉檸喘不過氣來。 曾經的婆婆,有事求她?

開門,看到外頭站着的,是常常在慕彥沉房門外值夜班的傭人,李東。

手裏托盤中,一個描繪暗色花紋的精緻瓷杯,李東恭敬道:“少奶奶——”

“這是給少爺泡的安神茶,擔心這雷雨聲太大影響了少爺休息,夫人特意吩咐的。”

雲汐看着那一盅茶,點頭:“哦,給我吧。”伸手要去接。

“還是讓小的端進去吧,不必勞煩少奶奶——”李東沒讓雲汐接,端着就往門內進。

進去了,看到牀上的人正背對兩人側躺着,雲汐說:“你少爺他已經睡了,我看着還挺好的,這安神茶可以先放着就好。”

“這個——”李東的臉色有點爲難。

“怎麼,少爺能睡着不是最好的麼,難道你是要我把他叫起來喝了這盅再繼續睡?要是他起來了就真的再睡不着了呢——”

“不是不是,小的這就放下。”

等李東放下出去,雲汐跟過去關好門,返回來,牀上的人轉過身,看了眼那盅茶,又看着她:“你到底在幹什麼?”

雲汐隨意在他牀沿邊坐下,頓了頓,開口:“你……相信我嗎?”

這句話一出,腦海中突然想起了那一夜,慈善酒會露臺的欄杆外,他問她的那一句——“相信我嗎?”

他和她,同時。

“你覺得自己,有什麼值得我相信的嗎。”他輕嗤。

“那算了,我不說了。”她起身,就要往外走。

“回來!”身後的人不耐道,她轉頭,他有點咬牙切齒地:“先給我說清楚!”

她笑了,有時候看他發火不耐的樣子,也是挺有趣的呢!

彎身靠近他,她在他耳邊輕聲道——

次日

空氣有雨水洗滌過的清新,刷的一聲將窗簾拉開,清涼的風撲面而入。

“汐姐,前姐——邢太太剛剛來電,說她二十分鍾後就會到。”

禾苗推門而入,對雲汐道。

“她該準備的東西準備好了?沒有的話我可不接——”雲汐往自己的辦公桌前走回去。

禾苗點頭,“嗯,她說她知道規矩,都準備好了,只是……”

喝了口清淡的茶,雲汐看着她,“只是什麼?”

“他們家那樣對你,汐姐你幹嘛還要接他們的案子?”禾苗爲雲汐不值。

“我又不是無償做好事,吳英不是說能給我個喜歡的報酬禮嗎,再來,她似乎很急,我倒想知道,她到底有什麼解不開的事情,需要心理醫師的幫忙——”

禾苗還要再說什麼,雲汐打斷:“好了,我準備一下,你出去等人。”

二十分鍾後——

那道熟悉的肥胖身影,被禾苗帶往最盡頭一個安靜的房間。

一跨入室內,看到裏面一道藍色紗帳之後,似乎有個隱約的人影,吳英有點猶豫,可轉身,禾苗已經關了門離開。

“邢太太,請坐。”

紗帳後面,響起一道陌生的聲音。* 聽到童心這些話向南突然間沉默了,剛纔臉上幸福興奮的笑意也在一瞬間消失不見,那雙明亮迷人的眼睛也被蒙上了一層如霧一般迷離的東西,眼神有種說不出的神傷,此刻他的情緒完全讓童心讀不懂。

“南瓜,你怎麼了?”剛纔向南還好好的,這會兒突然就變了表情,面對他這麼快的轉變童心還覺得嚇了一跳,也忙收起了臉上的笑意這樣問了一句。

向南緊緊的抿了抿嘴角,臉上露出了一個很疼惜的神色,伸手去拉住了童心的手,緩緩的問道:“是不是我太自私了?”

“啊?”這會兒童心是完全的摸不到頭腦了,這個男人是怎麼了,怎麼好好的扯到自私上面去了,“好端端你怎麼問這個?”

向南的神色依舊是那樣的,那種疼惜的眼神越發的濃重,似是感嘆了口氣,說道:“當初你懷第一個孩子的時候,我什麼都不顧的讓你去打掉,後來你爲了那次流產遭了那麼多的罪,獨自忍受了那麼多痛苦這些我都不知道,之後有了茹熙,我更沒有陪伴你左右去照顧你,我是一個男人,我無法能感同身受的去體會你一個人生孩子的痛苦,這些痛苦都是我給及你的,現在我們兩個終於是幸福了,可我卻又讓你爲我生孩子,這樣做是不是真的太自私了?”

聽到這些話童心還真不知道自己是什麼心情什麼滋味,他能突然想到這些,能心疼她她是不是該感到高興呢?只是他說的這些也對,聽來都挺心酸的,就更不用說那是她這麼多年一個人獨自承受過來的。

童心怔了怔表情,擡手重重的打了他一下,說道:“是啊,女人流產生孩子又多痛,是多傷身體你這個臭男人又怎麼會知道? 成為主神前的試煉 在這方面實在是太不公平了,你們只管播個種然後就只等着當爸爸,一身輕鬆,而女人呢?要十月懷孕,各種反應各種難受,然後還要冒着各種危險各種疼痛去生下那個孩子,生完之後人老色衰,身材走樣,還要照顧孩子,而且一孕傻三年,你算算,爲了一個孩子一個女人要受多少罪?這些你們男人怎麼會懂啊?”

童心說的這些句句都是實話,有男人陪都會覺得自己委屈辛苦,就更不用說男人不在身邊了。

聽到這些話向南越發的沉默,也越發的難受了,如果可以他真恨不得這些罪他自己都替童心去受,可是終究是不能啊。

“心心。”忽的向南開了口,很認真的看着童心說道,“我也覺得我現在的想法的確很自私,我喜歡孩子就強迫你再去爲我生,而完全不去考慮你願不願意,也不去想你要再受多少罪,所以如果你不想要就算了,真的,我們有一個茹熙就夠了。”

聽到這話童心真想一個大嘴巴子呼過去,她擡手狠狠地去擰過了他的耳朵罵道:“向南,你是不是在這裏跟我故意矯情呢?啊?之前你爲了這個軟磨硬泡,現在我終於是同意了你又要心疼我說不要,你說你是不是故意的?是不是故意的?”


“沒有!”向南很是坦誠,“我發誓,這次沒有苦肉計,沒有任何的欲擒故縱,我是說真的,如果你不想要我不勉強你了,再也不勉強你!”

看向南這個樣子也不像是在撒謊的樣子,童心將手拿了下來,一個哼笑,說道:“哼,晚了,這次就算是你不想要我也要定了,我要你從我一懷孕就開始伺候我,要你親眼看看一個女人生孩子的不容易,再者,我生完茹熙之後就一直操心着工作的事情,月子也沒做好,所謂月子病月子養,這次我要好好的坐月子,我要你放下一切工作照顧我,怎麼樣?”

聽到她這話向南忍不住又笑了出來,再次的將她抱了起來,發誓似的保證說:“是!這次全交給我,只要你能再懷孕,我保證從你一懷孕到坐月子我什麼工作都不管就,就是照顧你,好好的照顧你,把之前那次欠你的統統都給你補上!”

“這還差不多,你可記住你現在說的話,你們男人總是這樣的,都是說得好聽,從我懷孕到坐月子前後差不多一年的時間呢,你真的能做到嗎?”

“我發誓我一定能做到!”向南信誓旦旦,“如果你不信的話我可以給你立字據,而且簽字畫押,我現在就去給你寫。”

“唉。”看他要去童心忙拉住了他,“行了,如果你以後真的要反悔立一張字據有什麼用?”

“那要我怎樣你才能相信呢?”現在的向南是真真的沒轍了。

看他一臉茫然無措的樣子童心忍不住一笑,說道:“行了,誰要你的破保證啊,耳聽爲虛眼見爲實,到時候我真懷了看你表現再說,再者我能不能再懷還不一定呢,別耽誤時間了,趕緊陪我去醫院。”

“好,我們現在就去。”向南還是將童心給抱了起來,一直抱着她下樓去。

傅賢寧沉默片刻,將放在一邊的檔案袋遞給樂好好。

Previous article

五進的大院佔地數千平米,前後幾個院落,雕樑畫鳳的迴廊,花園裏的閣樓,以及假山流水等等,讓他們是應接不暇,單那道長長的院牆外數個漢白玉的拴馬石就讓他們瞪大了眼倒吸了一大口涼快氣,再加上包了銅釘的硃紅色大門威嚴地讓人站在跟前就會自覺慚愧的想法,下了車後,就算柯大林連連招呼了數遍,柯大江都愣在原地不吭聲。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