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手指無意識的在手機上摩挲著,自己都不清楚自己到底在期待著誰的!

也許她的離開只是在逃避吧!

「關東煮!熱乎的!」

雪雨有些木納的看著突然從自己面前冒出來的男人,看著他手中的小紙杯,眼睛忍不住有些發燙!

「怎麼了?眼睛紅紅的,太冷了嗎?要先回去嗎?」

眼見著劉波就要將自己脖子上的圍巾解下來的時候,雪雨急了!

「沒事!也就是凍著了!多走走就暖和了!」

說著動作迅速的搶過那一份關東煮握在了自己的手中,淡淡的暖意襲上心頭!換來雪雨明媚的微笑!

看著他將布偶夾在腋下的樣子,忍不住調侃到:「你一個大老爺們拿著這個委時有些不協調,等一下我幫你拿吧!」

一邊享受著美味一邊好奇的打聽到:「你女朋友很漂亮吧!她是不是特別溫柔!」

劉波淡淡的看了雪雨一眼,紛紛揚揚的雪花落在了她的頭頂,在她的帽沿上化開!

「我沒有交女朋友!」

雪雨的動作一僵,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劉波!

「雪地路滑,我幫你拿著,到時候好走路一點!」

「額……哦……」雪雨手中的動作遲疑了幾分鐘之後又慢慢的恢復了原來的速度!

胃暖和了,身子好像也跟著提溫了一樣!

雪雨有些激動的看著劉波問到:「晚上要倒計時嗎?」

劉波幽幽的看了雪雨一眼,在她期待的目光下淡淡的說到:「看直播!」

「……」

雪雨發現了,每一次跟他說話都有一種無法繼續下去的感覺!

「帶你去一個地方,要去嗎?」

「哪裡?」

「一個可以倒計時的地方!」

「……,好!」

雪雨從來都不知道所謂的可以倒計時的地方竟然就是酒店的樓頂,。

呼呼的北風呼嘯的時候,劉波直接抱了一床被子放在一旁的椅子裡面將自己嚴嚴實實的裹了起來!

雪雨看了他一眼,再看了那空下來的椅子,有些遲疑!

就在她內心中正在掙扎著自己到底是回房還是坐在這裡傻等的時候,劉波溫柔的嗓音響起!

「坐下吧!回去又沒什麼事!而且這裡又沒有人會上來,不會看到你的醜態的!」

雪雨怒了,忍不住嗆聲到:「我還怕什麼出醜啊!我一直都是光芒萬丈的。就算是挖鼻孔的樣子也是別人望塵莫及的!」

然後就在劉波打量的目光下學著他的樣子將自己蜷縮在一旁的椅子上包裹了起來,只留下一雙眼睛再黑夜中轉悠著!

即便是里三層外三層的,就算是裹在這樣的棉被中,雪雨還是忍不住直打哆嗦!

劉波看不下去,直接將自己身上的棉被掀開一個角看著雪雨說到:「要取暖嗎?」

那一刻,差一點,雪雨就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淚了,隨意的拉了一下身上的棉被將腦袋都給包裹起來之後才淡淡的看著眼前的雪花,頗為感慨!

「我發現我還重來都沒有這樣看過雪呢,你怎麼想到這樣的消遣方法的?」

劉波斜了她一眼,回頭看著下面的燈光,聲音中透著幾分縹緲!

「也沒什麼,有天遇到一個怕冷的人,偏偏那人又喜歡看下雪,就想出了這樣的一個主意,不過後面被子濕掉了之後也很冷的,這裡不能待太久!」

「誰啊!這麼有情趣!」

雪雨忍不住的想要認識一下這個有趣的人,有這樣想法的人,一定是一個特別會生活的人吧!她就覺得自己特不會生活,每天就圍著那麼幾個人轉,好像離開了之後自己就沒辦法安穩的活一樣!

也不知道自己以前到底是怎麼想的,這個世界就這麼大,遍地都是人,誰離了誰還真的活不了了不成!不過也只是太過依賴而已!

從現在開始,自己就要學會獨立了!

成長有些時候是自願的更多的時候是被逼的,她只是覺得自己在這樣下去不行而已!

劉波目光幽幽的看著雪雨,他沒有太多的負擔,不擔心她知道什麼過去不能知道的秘密!

可愛寶寶:母后要自強 所以她第一時間追問的時候,他已經用眼神很好的表達了那個人是誰,可惜的是……

他以為她讀的懂,偏偏這人在問問題的時候都不願意回頭過來看一眼,讓他有些挫敗,什麼時候自己都不過是她生命中的一片落葉!

雪雨像是打了雞血一樣,猛的一下站了起來,看著身邊的劉波吼道:「倒計時有什麼好看的,走,我們出去嗨!今年的第一天我要在歡樂中度過!嗨皮嗨皮……」

劉波頗為擔憂的看著突然有些興奮過度的雪雨,忍不住有些小心翼翼的問到:「你還好吧?」

「好!很好,非常好!沒有哪天像現在這麼好過了!我打算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哈哈哈……」

劉波一臉黑線的看著雪雨,說的你好像之前人做的特別渣一樣!

雖然有些無奈,不過看到她的笑容,劉波還是忍不住也勾了勾嘴角,不管她為什麼突然這麼亢奮,但是這樣挺好的!

「去哪裡嗨?我陪你!」

既然沒有辦法讓你開心,那就在你傷心的時候陪著你吧,這是我唯一能為你做的一件事情了!

「當然是網吧了啊,我決定了,我要在裡面找一個遊戲,然後充幾萬塊錢,狠狠的虐裡面的人,直到他們全部都投降為止,我要做一個徹頭徹尾的富二代敗家子,哈哈哈……」

劉波的臉部肌肉狠狠地抽動了一下,有些痛苦的看著雪雨,實在是理解無能!

「幹嘛要花自己的錢讓別人不痛快,你這樣損人不利己招數顯得特別的笨!」

雪雨斜了劉波一眼,不由得得意的一笑!

這不是很明顯的事情嘛!在能夠用別人錢的時候,幹嘛要虧待自己,最後便宜了那個噁心的女人!

這一次我就是要做一個壞人!哼哼……

再說了,是你說過讓我用的,我這樣豈不是完成你的心愿了!也不用總是讓我覺得你虛偽! 夜晚,路上行人寥寥無幾,路燈在那裡一閃一閃,照耀著那些走路搖搖晃晃的人。

在這條路上的不遠處,有一個店鋪,裡面格外的熱鬧。

這裡燈火通明,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在這裡流連忘返,最終迷失了自己的家。

而警方也是收到有人舉報,說是這裡有什麼違法的事情之後,偷偷的將這裡圍了起來。

此時裡面的人,正酒意上頭,就面前的那些女生左擁右抱的時候,看到有人把自己的房門踹開。

心裏面多少有些不太高興,「誰啊,竟然敢掃我興,你也不在這一片打聽打聽,得罪我有什麼後果。」

那人說這,就吩咐一旁的弟兄們,「給我上,好好的教訓教訓這個不知死活的臭小子。」

就在這個時候,他突然感覺到自己的頭頂上有些冷颼颼的。

「嘭!」

他反應有些遲鈍,依稀之間好像聽到了什麼槍聲。

他下意識摸著自己的額頭,發現自己剛剛產生的不是幻覺。

花心闊少請自重 而原本不清醒的他,被這樣一嚇,連忙變得清醒起來。

他看到自己面前站著的那些警察之後,連忙蹲在地上。

警察上前,將他的手上帶上手銬,淡淡道,「得罪你們什麼後果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們下半輩子要在監獄裡面度過了。」

「帶走!」

等到他們把所有的屋子都檢查一遍之後,發現這裡只是一地小小的交易場所。

其中,有不少是做這一行的女生,而他們也沒有辦法逃脫。

「給我老老實實的待著。」警察將這些女生叫到一個屋子裡面,「知道為什麼把你們給抓進來嗎。」

她們蹲在地上,身子發抖的有些厲害,都到這個時候了,他們心裏面怎麼能夠不清楚。

「知道就好,老老實實把事情的經過,都給我說出來。」

這次他們過去的還是有些晚了,只是抓到了這些還有過來交易的那些男人,上面的頭還是被跑掉了。

而一直蹲在後面的一個女生,從始至終都沒有說一句話。

看到自己被抓到這個監獄裡面,整個人頓時鬆了一口氣。

她終於從那個水深火熱的夜總會中,逃了出來!

就在這個時候,她的身邊經過一個警察,在一旁毫不掩飾的打量她。

最後,像是想起了什麼一樣,大聲喊道,「你,給我抬起頭來。」

她慢慢把自己的頭抬起,讓那個警察頓時嚇了一跳,因為這個人,正是他們找了很久都沒有找到的人——紀末。

「沒想到紀末大小姐,也能淪落到這種地步。」監獄裡面的人,對她一陣冷嘲熱諷,「下半輩子,就安安心心的在這裡面度過吧。」

美漫之BOSS入侵 等到梁景銳接到消息的時候,已經是當天下午。

他來到監獄裡面,看著紀末現在的模樣,也被嚇了一跳。

在他印象當中,紀末從來不是那種為了錢出賣自己身體的人。

紀末看到他的時候,嘴角扯出一抹苦澀的微笑,「沒想到,我們能夠再次見面。」

如果可以選擇的話,她寧願自己這輩子都不要再看到他。

舊日玩家 因為現在的自己,實在是太狼狽,狼狽到她在梁景銳的面前,都有些抬不起頭來。

「說吧,你當時是怎麼逃出去的。」

梁景銳現在是跟紀末單獨講話,他們之間的內容,沒有第三個人能夠聽到。

「怎麼出去的。」紀末乾笑一聲,「我可是紀末啊,這種事情對我來說,不是輕而易舉。」

不知道為什麼,梁景銳看著她現在這個樣子,格外的心疼。

梁景銳眉頭一皺,「你知不知道你現在是在做什麼。」

按道理說,紀末現在也相當於是他的妹妹,只是少了一層血緣關係。

他寧願紀末是在那個地方躲起來,等到什麼時候,過來找他們報仇。

也不願意看到她這樣,自甘墮落下去。

「我當然知道,怎麼,梁總也想嘗嘗這是什麼滋味嗎。」

紀末臉上帶笑,只是笑容並未達眼底,誰也不知道,她離開監獄之後都發生了一些什麼事情。

「紀末,你冷靜一點再給我說話。」梁景銳的臉色更加鬱悶,「要是被你父親知道你現在這個樣子,他會怎麼樣。」

從梁景銳的口中聽到紀父的名字,紀末整個人頓時冷靜了很多。

「有煙嗎,給我一支煙。」在她消失的這段時間,可是什麼事情都做過,曾經煙酒不沾的她,如今已經離不開他們了。

紀末現在,可是打心裏面都瞧不起自己。

梁景銳心裏面多少有些心疼,最終不忍心,遞給了她一支。

紀末吸了一口之後,從嘴裡面吐出來,「我這個樣子,是不是讓你特別看不起,其實說實話,我也挺看不起我自己的。」

梁景銳心裏面有種說不出的難受,語氣哽咽,「這段時間,你到底去哪裡了。」

他不相信,她一個人能夠從監獄裡面逃出去。

「是梁賢,他當初把我從監獄裡面救出來之後,就給我丟在了這裡,讓我沾上煙癮,毒癮,變成一個廢人,最後出賣自己的身體,為他獲得想要的情報。」

可是等到她失去利用價值之後,梁賢就對她不管不顧。

但是她沒有辦法離開,只要她離開一步,就會立馬被人抓回去,遭到一頓毒打。

一次,兩次,就連紀末自己也不清楚,自己到底遭到了多少毒打。

慢慢的,她放棄了掙扎,適應了現在的生活,再後來,就是梁景銳看到的這樣。

「我父親呢,他怎麼樣了。」

紀末現在唯一關心的,就是紀父現在的身體狀況。

她不在的這些天,也不知道父親有沒有照顧好自己,沒有人在他的身邊陪伴,情況是不是越來越嚴重了。

「他跟我媽結婚了,現在他們兩個人正在外面旅遊,你爸的情況也慢慢穩定了下來。」

紀末笑著點點頭,「那挺好,從他瘋的那一刻起,一直都在喊你媽她的名字,有情人終成眷屬,可算是一件好事。」

哪像她,混成了這樣,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樣子。

「到了現在我才發現,是我對不起你們。」紀末苦澀一笑,是她發現的太晚了。

不過都到了這個時候,說這些還有什麼用處呢。

「我累了,你先回去吧。」

說完,她手中的煙也滅掉了,表情淡淡,就彷彿現在發生的這一切,對她來說就像是一場夢一樣。

在她踏出門的那一刻,梁景銳突然開口詢問,「你想出去嗎,我可以幫你。」

如今紀末已經意識到自己的錯誤,把她救出來也不是什麼難事。

「算了吧,這對我來說,是最好的歸宿了。」畢竟她這個樣子,怎麼能夠回去。

回去被那些名媛笑話嗎,她性格倔強,受不了這樣的委屈。

「那你……」

梁景銳到底還是不忍心,結果紀末轉過頭,冷冷的看著他,「就當這是我在你面前的,最後一點尊嚴。」

在自己心愛之人面前,是這個樣子,紀末的心怎麼會好受。

與其把她弄出去,痛不欲生的活著,倒不如在這裡面,過的心安理得。

梁景銳情緒有些失落,紀末突然開口說道,「梁景銳,幫我照顧好我爸爸,這是我唯一懇求你的一件事情。」

還沒等他開口答應,紀末就已經離開了。

回到家中,梁景銳把自己碰到紀末的消息,還有告訴給喬語之後,喬語的情緒有些複雜。

「或許,這對她來說,就是一個最好的結果。」

梁景銳淡淡一笑,對於紀末的事情,並未多說什麼。

「紀末已經找到了,但是還不知道梁賢的下落,或許,梁郗就在他的手裡面。」

紀末都被他折磨成這個樣子,更別說是梁郗,恐怕……

「不要想了。」梁景銳心裏面也有些不安,只是他不能夠表現出來。

把喬語哄好之後,就跑到陽台上,沒過多久,地上就是一地的煙頭。

第二天一大早,梁景銳再次接到了監獄裡面的電話。

「紀末她昨天晚上,自殺了!」

梁景銳在聽到這句話,心猛地一陣,但是對於這樣的結果,他並不是特別的意外。

前方的謝廣坤聞言,此時臉上的笑容不變,同時微微點頭。

Previous article

趙國無敵四個字一出。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