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姜鶴饒有興趣的看著兩人爭吵,也不出聲阻止。他好久沒經歷過這種場景了,看著姜辰兩人鬥嘴,他的思緒飄散,不經意又想到了以前姜天策兩兄弟鬥嘴的時候。

「哎!」

想到姜天策兩兄弟,姜鶴不由得長嘆一口氣,臉色頗為黯然。

「老爸,你怎麼了?」

這時姜辰兩人聽到姜鶴的嘆息聲,不由得一愣,連忙回過頭來看著姜鶴。

「啊,沒事沒事,我就是想到了一些事情,有些感慨。」

姜鶴回過神來笑著說道,並沒有說出自己剛剛想的事。

「哦,這樣啊。」

見姜鶴不願多說,姜辰也便沒有再問。

「這次你過來,是打算在這邊久待嗎?」

姜鶴看著姜辰,問出了自己最想知道了事情。

「不會。」

看著姜鶴希冀的眼神,姜辰稍微有些不忍心,但是還是沒有說出那個讓姜鶴滿意的答案。

「哦,這樣啊。」姜鶴的臉上閃過一絲黯然,在他看來,姜辰對他還是有些排斥。

醜女翻身很無敵 不過這倒是他想多了,姜辰對他並沒有什麼排斥,姜辰知道他有苦衷,所以已經並不怎麼在意以前的事情。

之所以不久待,是因為姜辰他有自己的打算。

「我這次來,一是為了蘇安嵐,二則是為了初步的了解一下曾家的實力。過兩天我還是要回華陽的,畢竟我公司那邊,也算是個重要的點,能夠給你帶來幫助,這也就是你當初讓我賺五十億的原因,不是嗎。」

都市無敵醫聖 其實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因為那一小截兒靈脈,但是姜辰並沒有說出來。

「辰兒長大了,能獨當一面了啊。」

姜鶴聞言還是頗為欣慰,不由得輕聲感嘆道。

「曾家的話,其實用不著你來,我來對付就行了。」

姜辰聞言輕輕搖了搖頭:「曾明耀他三番五次的對付我,甚至差點把我弄死,所以我要親自對付他,老爸你就不用插手了。」

「這……」姜鶴聞言皺起了眉頭,但是看到姜辰堅定的神色,便只能嘆息著說道:「好吧,那就交給你了,不過如果你需要我的幫助,你直說就行,別跟我客氣。」

「你放心吧,我又不是傻子,會量力而行,力有不逮的時候,自然會求你幫忙。」姜辰咧嘴笑道。

「那好,我等會兒就把曾家的資料給你。」

姜鶴點了點頭,不再多言。

「行,那老爸,我和胖子就去市裡逛逛啊,長這麼大,我還沒出過華陽呢。」

此間事了,姜辰便想直接溜了,跟好久不見的父親待在一堆兒,姜辰還是覺得有些不自在。

「好吧,那你早點回來,晚上一起吃個晚飯。」

姜鶴聽著姜辰的話,心裡有些愧疚,也就沒有阻攔。

「好嘞,回見。」

「回見啊,叔。」

姜辰兩人打了個招呼后,便直接開溜。 「我們現在是去哪兒啊?真逛啊?」

黎胖子開著車,載著姜辰以及楊欽兩人,緩緩向城區中最熱鬧繁華的地方駛去。

姜家大院雖然也是在城中,但是相對來說,這邊的住宅區比較多,並不是繁華地帶。

「逛逛就行了,逛完就回去好了。」楊欽盯著電腦,頭也不抬的說了一句。

楊欽本不願來的,因為他一直致力於編程開發智能中,所以一直帶著電腦,本來幫姜辰在宴會廳外面打了掩護后,他就一直沉浸在電腦上。

剛剛在姜家也一直沒說話,聽到姜辰想出來逛,也不打算跟著,結果姜辰死乞白賴的也要把他拉著,說是有事找他幫忙,搞得楊欽是一陣怨念不絕。

「我讓你們出來,自然是想要搞點事情,我是那種玩物尚志的人嘛。」

姜辰看了眼沉迷編程的楊欽,有些許無語,但也不好說啥,畢竟這是人家的愛好,而且這愛好還能給公司帶來好處。

「我看挺像的。」黎胖子撇了撇嘴。

「沒錯。」楊欽也深以為然的點了點頭。

「咳,既然你們都這樣認為了,那我也不好意思不承認了,那我們就去恆峰大廈,去那上面的餐廳吃點好的。」

姜辰大手一揮,也不再掩飾自己的想法。

「恆峰大廈。」楊欽扶了扶他的眼鏡,「你是說那個迪普西餐廳?」

楊欽最開始查地圖的時候,在上面看到過這個餐廳的名字,離東弘大酒店並不遠,所以他一下子就記起了。

「誒,這個我好像也聽說過,據說這個西餐廳在那啥大廈最高的樓層,在那個餐廳里吃飯,可以看到整個蓉城的景色。」

黎胖子這時候也出聲道,語氣有些激動。

「誒,胖子,你又沒來過蓉城,你是從哪兒聽說過的?」

姜辰眯著眼,不停的打量著黎胖子。

「咳,我這不是來之前,查了旅行攻略嘛。」

黎胖子輕咳一聲,語氣有些尷尬。

「草擬大爺的,那你還好意思說我。合著你把這次來蓉城,當成度假旅遊了唄。」

姜辰有些無語,就這貨色,剛剛還好意思說他玩物尚志。

「這個不重要!重要的是據說這個餐廳里的東西,吃起來還真不錯。嗯,很好!辰娃子你很有眼色,知道胖爺我肚子餓了。」

黎胖子一點都不覺得不好意思,反而擺起譜來,誇獎起了姜辰。

「哎,我他媽。」

姜辰氣樂了,有心想給這胖子一腳,但是又看著他在開車,就忍住了這番衝動的想法。

姜辰三人雖然是在車上不停的打著嘴炮,但是並沒有耽擱黎胖子開車,不多時三人便來到了恆峰大廈的樓下。

「嚯,這樓還真高。」

黎胖子看著眼前大約百來層的高樓,不由得一陣驚呼出聲。

「廢話,不然怎麼可能坐在餐廳,就能看到整個蓉城的景色。」

姜辰雖然也是暗暗驚訝,但是卻沒有表現出來,畢竟身為大哥,要處變不驚。

「檔次是有了,就是不知道這裡東西的味道,是不是真的好吃。」

黎胖子咽了一口口水,作為一名吃貨,這就是他最在意的東西。

「我查了一下,這個餐廳是米其林三星餐廳,絕對一流!」

楊欽此時也收起了電腦,眼睛里泛著些綠光,他可一直還沒吃飯,現在餓急了。

「剛剛在宴會上,我瞅你糕點吃的挺多的啊,怎麼現在又餓了,你還真是豬不成。」

姜辰看著黎胖子的樣子,不由得有些無語。跟楊欽不一樣,黎胖子方才在宴會上大塊朵頤,吃的賊多。

這才過了一兩個小時,但是黎胖子的樣子看起來,就像是兩天沒吃飯了一樣。

「我這不是餓了,是饞了,你懂個屁。」黎胖子擦了擦口水,「走走走,還等啥。」

說完黎胖子便直接往樓里走去,楊欽也連忙跟上。

姜辰見狀有些無語,黎胖子這還真是毫不掩飾自己的本性。還能說什麼呢,姜辰只得快步跟上。

「她們應該也快到了吧。」

姜辰站在電梯門口,看了看腕錶,心裡暗自嘀咕。他這次來這餐廳,可不是真想來吃點好的,而且來赴約來了。

叮!

「電梯來了,走走走。」

黎胖子連忙催促兩人進入電梯。

「真尼瑪丟臉。」姜辰見狀額頭垂下幾縷黑線,心裡不停的吐槽。

電梯里除了姜辰三人以外,還有一男一女,兩人的穿著都很休閑,並沒有什麼異常,但是姜辰卻感覺到一絲不對勁。

「嗯?這兩人,好像有些不一樣。」

姜辰從兩人身上,感覺到了一些奇怪的地方。兩人都戴著大墨鏡,遮住了半張臉;而且最重要的是,姜辰感覺這兩人的體溫都有些異樣。

左邊的男子身體里好像有一團火,姜辰明顯的能感覺到他身上的溫度極高。而右邊的女子,身體里則好像有一團冰,姜辰能感覺到她身上傳來的涼意。

「不對啊,黎胖子兩人怎麼看起來毫無感覺。」

姜辰看著身前面色如常的黎胖子兩人,眉頭不由得一皺。

「誒,這感覺又沒了。」

待姜辰欲再次仔細體會的時候,又沒有從那年輕男女身上感覺到異樣,彷彿他方才的都是錯覺。

「不對,肯定有些古怪。」

姜辰眉頭緊鎖,想調動靈氣仔細感受下。

調動靈氣后,自己的感官能夠更加敏銳,姜辰相信一定能夠藉此再察覺出來不對。

叮!

可惜的是,姜辰剛要調動靈氣,電梯就到了目的地,年輕男女也緊接著走出電梯,姜辰無奈只好放棄了自己的動作。

「這兩人也是來這餐廳的,應該還能在遇到,到時候我在仔細體會下。」

姜辰暗暗打定主意,不願輕易放棄。因為,方才姜辰從兩人身上感覺到絲絲威脅。

姜辰本能的覺得,這年輕男女,肯定不是一般人,說不定也是什麼古武高手或者鍊氣士什麼的。

「只是,我當初從二青的身上,和姜天豪兩人的身上,並沒有感覺到這些啊。這是怎麼回事?」

姜辰有些想不明白,二青和姜天豪兩人,一邊是古武,一邊是鍊氣,如果這兩人身上都沒感受到這種異常。

難不成,這世上還有其他的修鍊方式不成? 「喂,喂!」

黎胖子的聲音陡然在耳邊響起。

「啊,什麼?怎麼了?」

姜辰聽到后連忙回過神來,詫異的問道。

「不是,你想啥呢?我叫你半天了,你半天沒反應。」

黎胖子臉色古怪的看著姜辰,心裡一陣納悶。

「這小子,剛剛走在我的後面,眼眸低垂,難不成是在瞅胖爺的玉臀?」

黎胖子輕聲嘀咕,越想臉色越是大變。

「滾滾滾,停止你那骯髒的想法!」

喜耕田 黎胖子雖然聲音小,但是姜辰如今在靈氣的錘鍊溫養下,早已變的耳清目明,故而還是聽清了黎胖子的話。

聽到黎胖子的話后,姜辰臉色漆黑,恨不得把他從這頂樓把黎胖子給踹下去。

「不是,我說你倆能快點吧,我肚子一直叫個不停。」

這時走在前面的楊欽回過頭來,苦著臉對兩人哀求到。

「來了來了。」

聽到楊欽的呼喊,黎胖子也就不再管姜辰,直接朝前跑去。

「呼,你得慶幸楊欽救了你小子一命。」

姜辰看著黎胖子的背影,長吐一口氣,想忘記黎胖子剛剛說的話。

但是不得不說,黎胖子一跑起來,肥臀一扭,實在是太吸引視線了。姜辰的目光不由得下移,然後臉色又是一陣漆黑。

「該死的黎胖子,誠心噁心勞資。不行,勞資今天非揍他一頓不可。」

姜辰暗暗下定主意,然後快步往餐廳裡面走去。

「誒,她們兩已經來了啊?」

待姜辰走進餐廳,左右環視一圈,然後便發現黎胖子兩人此時正跟蘇安嵐和葉婉兒相談甚歡。

這次姜辰之所以會想著來這裡,便是因為離開宴會以後,手機上收到了蘇安嵐的消息,讓他中午來這裡。

本來姜辰還想著一個人來的,但是蘇安嵐後面發了句葉婉兒也會來,姜辰便把黎胖子兩人也帶著了。

「我說你小子怎麼突然想著要來這兒,合著是佳人有約啊。」

看到姜辰走過來以後,黎胖子頓時一臉古怪的看著姜辰。

「你既然知道,你還不麻溜的自己找地方去坐,還要我請不成。」

姜辰抱著手臂,斜視著黎胖子,似乎在埋怨黎胖子不太上道。

「得嘞,那你們聊,我這就撤了啊。」黎胖子的胖臉上,陡然綻放出形似菊花的笑容,然後直接拉著楊欽,便往其他的空位上走去。

「兄弟,牛逼啊!你這不鳴則已,一鳴得倆!加油,我看好你。」

黎胖子路過姜辰身邊的時候,悄然把嘴放在姜辰耳邊,輕聲說了一句,然後拍了拍姜辰的肩膀,露出一副我看好你的神色,讓姜辰頓時嘴角一抽。

合著黎胖子是覺得,他同時在跟兩個人拍拖。不過嘛,姜辰看了看各有千秋的兩女,心裡暗暗開來。

「倒也不是不可以。」姜辰的嘴臉陡然露出一抹銀笑。

「喂,你想啥呢!」

蘇安嵐看著姜辰面帶銀笑的盯著自己,頓時面頰緋紅,惱怒的說道。

滿城風雨看潮生 「啊?哦。咳,沒啥,沒啥。」

姜辰聞言回過神來,看著兩女都皺眉盯著他看,他便連忙打了哈哈。

漁人傳說 「我看你的那個眼神,就好像是狼看到肉一樣,泛著綠光呢。你肯定沒想什麼好的,嵐兒,我就說他不是什麼好東西吧!」

葉婉兒皺著秀眉,認真的打量了姜辰兩眼,然後便毫不留情的開始拆台。

「咳咳,哪兒有的事,我只是憶往昔崢嶸歲月,一時感慨萬千罷了。」

姜辰在兩女對面坐下,不著痕迹的裝了個逼,想要轉移話題。

「服務員,上菜!」

姜辰坐下以後,便直接朝服務員大喊一聲。

「你能不能小聲一點!」

蘇安嵐聽到他的叫喊聲,頓時臉就黑了,咬牙切齒的低聲說道。

「怎麼?你們還沒點菜嗎?我以為你們點了呢。」

姜辰還沒反應過來蘇安嵐是怎麼回事,疑惑的問道。

「呃!我真是被你打敗了。」

就是要讓他知道她那顆赤裸裸的心,就算他對她沒感覺,好歹也會有點於心不忍吧?

Previous article

思及此,花虞一顆心鬆緩了不少,輕輕地吐出了一口氣,正準備也閉上眼睛休息一下,卻沒想到,她旁邊的車簾,忽然被人給掀開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