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就是要讓他知道她那顆赤裸裸的心,就算他對她沒感覺,好歹也會有點於心不忍吧?

夜千寵還真沒騙過人,所以這會兒基本沒看他,低頭剝著橘子。

片刻,果然聽到他再一次邀請:「那你留下來陪我吃飯。」

她似是無奈的笑,抬眸,「寒總是缺個一起吃飯的么?」

沒想到,他還真的應了一聲:「是。」

她先是愣了愣,然後道:「可以叫葉博士陪你啊。」

「別人跟你不一樣。」

這話,男人說得嘴快,但他沒覺得說錯,只是說完后也意識到了哪裡不妥,因為他不知道哪裡不一樣。

夜千寵替他想清楚了,「是不一樣,只有我對你真心?」

「你先拿協議,我就留下。」她道。

這一回,男人並沒有太多的猶豫。

因為,確實,他要這個東西並不是真的一定要這個協議才行。

*

協議遞到她面前,男人啟唇:「沒有備份。」

夜千寵手裡拿著橘子,目光掃過協議,完全沒表現出什麼迫不及待,或者窺探欲。

反而只是漫不經心,把一瓣橘子遞到唇瓣,剩下的一瓣像是吃不動了,但又不捨得扔,所以很順手的直接遞到男人唇邊。

男人張口的之後,唇畔明顯碰到了她的指尖。

也不知道是他故意,還是她故意。

有些地方的異性碰觸是極其敏感的。

男人嚼著那瓣橘子的同時,目光已然變得深暗,緊緊落在她漫不經心的臉上,心底又一次有那種被什麼騷撓而過、卻抓不住的感覺。

她拿過協議,又直接在抽屜里找東西。

「你沒打火機么?」

問完想起來,這個男人不抽煙,應該沒有這東西。

從茶几邊站起身,腰上忽然多出來一個力道。

是那個男人越過茶几,直接勾了她的腰,迫使她仰臉面對著她。

橘子潤過的嗓音變得尤其深沉,甚至帶著莫名的沙啞,「你在勾引我?」

她心底想冷笑,雖然是一點小手段,但……若不是鬆懈他的防線,給她錢也不會幹。

於是面上滿是不解,「什麼?……我問你有沒有打火機……」

男人手腕忽然加重力道,她的聲音也就停了下來。

因為男人距離她太近了,那股子粗重、溫熱的氣息都到了她額間。

「從一開始,我就不討厭跟你接觸,尤其……吻你。」

夜千寵捏著協議的指尖猝然收緊。

男人俯低的五官越來越近,那種表情,專註得她甚至都錯覺的以為伍叔回來了,太像了。

但在差之毫厘之際,她終於抬手撐住他的身體,忍著沒有厭惡的一把推開,只是笑了笑,「寒總,雖然我坦然的承認喜歡你,但也不是倒貼下賤的女人,你這樣……是不是太隨便了?」

「隨便么?」

男人薄唇碰了碰,「辦公室里的話,多半都是真的,我跟其他女人,可沒有這樣。」

被遺忘的第三者 夜千寵忍不住笑,「這與我無關吧?」

「如果沒有女人的男人,都可以親吻我,全世界的雛男,我都可以親唄?」

說罷,她把自己的身體解脫出來,看了他,「沒有打火機,不然你把壁爐打開?」

男人已經轉身進廚房,出來的時候手裡就有打火機。

他看著她在他面前燒掉那份協議,確實連裡面的內容都沒有看一眼。

然後抬頭看他,「寒總不是要留我吃飯么?這頓飯是打算到十點才做?」

聽她這麼說,男人才微微勾了一下嘴角,「馬上去。」

夜千寵看著他進了廚房,這才走回沙發,稍微送了一口氣。

一顆定時炸彈就這麼燒毀了,確實該輕鬆。

否則,她這幾天就該暴露身份了,到時候他一旦知道她和葉博士是同一個人,必然是不會善罷甘休。

他兩頭的女人同時撩,知道她的身份,還不得惱羞成怒把她滅了?

看了一眼茶几上還殘留的核桃殼兒,夜千寵又笑了笑。

寒宴這一趟來,估計把這個男人也氣著了,腦子正熱著呢,恰巧她來提要求,算是一個小助攻。

【明天賞你個禮物,想好要什麼。】她發給寒宴。

寒宴發了個奸笑的表情過來,【哪能讓小娘子破費?要不就給我買個情侶裝吧?】

呵。

收起手機,夜千寵起身,打算把那個袋子里的水果、零食拿出來擺擺盤,看著也舒服點。

但是拿了幾個水果,和幾代小零食出來后,忽然見了袋子底部的東西,動作頓住了。

臉上的神色一瞬間變了幾變都沒定下來,很是複雜。

*

男人在廚房才剛著手準備晚飯,忽然聽到廚房門口的聲音。

回頭,果然見她站在門口,手裡拿著她的手包。

「怎麼?」男人微蹙眉。

夜千寵道:「不好意思寒總,有點急事,我必須先走,下次吧。」

話說完,她就轉身往外走。

弄得寒愈一時間沒怎麼反應過來。

但是看她那表情,總覺得哪裡不對勁。

關了水,放下手裡的東西,稍微加快步伐跟出去。

夜千寵已經去換了鞋,「不用送。」

然後「嘭」的,門在男主人面前關上了。

那個時候,男人才腦子裡一道白光閃過,低眉盯著自家的門鎖。

她是直接開了密碼出去的?

就像是來了很多次一樣,這個畫面,怎麼似曾相識?

正好,男人客廳里的電話響了。

他的思緒被打斷,在猶豫追她和接電話選擇了後者。

大步返回,拿起電話:「長話短說!」

結果聽了會兒,男人眉峰一擰,直接掛掉,明顯打錯了。

作勢轉身出去看看她,應該還沒走。

但是經過茶几的時候,忽然駐足,眉頭一下子更緊了。

之間茶几上的水果擺好了,但是桌上也多了一盒避孕套。

看到那個東西,他下意識就追出去了。

夜千寵等在電梯邊。

她這會兒還在驚愕甚至是驚恐之中,知道刻薄男今天約葉博士過來,也是今天去的商場,竟然買了那個東西。

他想幹什麼?

居然為了拉攏葉博士,打算到了那個份兒上?

雖然葉博士也是她自己,但她第一反應依舊是覺得震驚,甚至是怒,他對感情這東西隨便,但也太隨便了!

還以為真是只對她不排斥呢。

一想到之前叫她【思危】,她已經開始深呼吸了。

電梯一到,她邁步進去。

「鐺!」一聲,男人一個身影掠過來,直接按住了電梯門框,目光盯住她,沉聲:「你先出來,好嗎?」

夜千寵站在電梯里,感覺胸腔有點缺氧。

但也勉強扯出一點笑意,「我還有急事,寒總既然約了人,我更不該打擾了?」

男人撫住門框的指尖稍微用力,緩了兩口呼吸,聲線越發低沉,「我可以解釋。」

「不不不。」她看似真的事不關己,「男歡女愛是人之常情,我雖然也確實不希望你碰別人,但咱們也沒什麼關係,這事跟我無關,不用解釋。」

他定定的凝著她,忽然問:「你想要什麼關係,我給。」

看起來是那麼認真。

夜千寵幾乎是一下子想到了當初伍叔對著她說話的神情。

可她閉了閉目,甚至冷笑了一下,「寒總,我想我把話說的很清楚了,我跟別的女人不一樣!」

「你什麼關係都能給我,我當然知道,寒總想追求我也不是一天兩天了。」她扯唇,「但你什麼居心,我也一清二楚,這個時候說這種話,是不是就沒意思了?」

她之前就說過他令她噁心了。

再聽她此刻的語氣,男人已然抿了薄唇,他還是有尊嚴的。

尤其,剛剛他說那句話,打心底里百分之八十跟利益無關,並非像之前那樣討好她。

所以她這話一出來,男人已然沒辦法面不改色的糾纏。

電梯在他面前合上了。

手機也貼到了耳邊,給張馳打過來,男人臉色陰沉得極其難看。

「你上來,把那盒東西給我吃了!」開口極其陰譎,氣得下顎緊繃。

連自己都沒察覺,他極其在乎那東西刺激到她了。 張馳接通電話,就聽到了那頭男人傳來的一聲低喝,十分陰冷。

他下意識的把手機拿得遠了,皺了皺眉,有些不明所以。但也不得不乖乖上樓。

張馳跟他的時間最多,所以也最了解他的脾氣,手機裡頭都吼成這樣的次數幾乎沒有過,他也摸不準是什麼事,所以態度比較謹慎。

總之,這個人脾氣陰晴不定。

張馳站在門口,自己用密碼開門進去的。

進去之後,正好見到男人雙手叉腰站在客廳,目光正好一往無前、鋒利的朝他射過來,見他稍微頓住腳,還抬起一手沖他招了招。

面上看著是好脾氣,但是張馳已經蹙了蹙眉,明顯覺得那個男人眸子里是一片陰鬱。

果然,他還沒到那地方,男人已經沒耐性了,直接掄起桌上不知道什麼東西就朝他砸了過來。

張馳是軍人,身體反應是相當敏捷的,但是他反應了零點幾秒,想了想,還是沒躲。

不敢躲啊。

於是,等東西「啪!」砸在他臉上,然後又彈到地上之後,張馳低頭,終於看清了躺在地上的東西。

擰了眉,

「這哪來的?」

男人那頭似是冷笑了一聲,雖然看似慢悠悠的步子,可人已然到了張馳跟前,嗓音越發淬了冰的冷,「你在問我?」

張馳把視線從那盒東西上挪開,略微抬頭,「不是……」

但問題是,他仔細的想了想,道:「先生,我去了一趟商場,只買了水果,並沒有買這東西。」

所以,真的不是他買的,也不能問他。

呵,男人薄唇一勾,斜睨著他,「所以這東西,是平白跑到你袋子里了?」

張馳抿了抿唇,確實百口莫辯。

他想了想,極有可能,是跟別的顧客拿錯袋子了?

這麼想著,朝那邊的茶几看了過去,看到了擺出來的幾個橘子,皺了皺眉……

他沒買橘子。

那不用說,必然是拎錯了,可這種笨拙的理由不可能當著先生的面辯解,只得彎腰把東西撿起來,揣進兜里。

張馳穿的是西褲,一盒安全套進去,鼓鼓囊囊的自然很明顯,越發刺得刻薄男腦殼兒疼,冷著臉,「滾。」

張馳也不啰嗦,說走就走,生怕再把炸藥給點著。

男人則轉身看著客廳,越看越覺得鬧心。

拿了手機,給夜千寵的手機號打電話過去,無論如何,他覺得必須解釋一下。

但是夜千寵並沒有接。

男人擰著眉,目光又看了看茶几上稍微殘留的核桃殼兒,閉了閉目,選擇給她發簡訊了。

【這是個誤會,張馳拿錯東西了。】

她自然是不可能回復他的。

他只得接著發:【抱歉,可能讓你不高興了,但本人絕對沒你誤解的那麼隨便。】

手機還是一片寂靜。

男人略舒出一口氣,單手叉著腰,又用左手大拇指指甲蓋撓了撓額頭。

【你送我的核桃,不小心弄壞了,能再討一對么?】

那時候,夜千寵已經到了對面的葯聯,看到這一對,嗤鼻的一笑。

依舊不予理會。

收起手機,上樓。

寒宴已經在等著她了。

一見到她便勾起嘴角,「小娘子!」

夜千寵淡淡的瞥了他一眼,「你小叔不應該找你麻煩么?一會兒談完事你就走吧,別連累我。」

寒宴一聽這話,頓時臉色都涼了一截,「娘子!連你也不心疼我?」

不過話說回來,「我小叔什麼時候玩上那個東西了?他有病?」

寧貴妃見雲娥這樣的態度,就知道,她是不會再幫自己的了,眼裡全是失望和憤怒。

Previous article

姜鶴饒有興趣的看著兩人爭吵,也不出聲阻止。他好久沒經歷過這種場景了,看著姜辰兩人鬥嘴,他的思緒飄散,不經意又想到了以前姜天策兩兄弟鬥嘴的時候。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