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是岳市長啊,你們怎麼來了?」劉振禁不住說道。

「劉師兄,你直接叫我名字便可,一來我年紀比你小,而來我們都是屬於古武流派,你這聲岳市長我可是吃不消啊。」岳青呵呵笑著,語氣顯得客氣之極。

姜易他們也紛紛上前跟劉振寒暄著,隨後岳青也知道方海是方逸天的父親,便又是少不了一番的客氣話,說這些諸如這次的小衝突是他們兒子滋事在先,他們特意過來賠禮道歉等等。

方海呵呵一笑,擺了擺手,說道:「我方家也是古武世家,說起來跟諸位都是同道了。這件事不過是小輩們的意氣用事,這問題解決了也就沒什麼了。而各位也不必此番過來道歉什麼的,都是小輩的事,他們自己解決就好。我此番過來古武鎮,目的也是為了拜訪諸位,彼此交流一下拳道武術,因此要是因為這些小事情而傷了和氣,自然是不值得。」

「呵呵,方老說得對。說起來我們還真的是同道。」岳青也是笑著說道。

姜易他們也是紛紛附和不已,隨後姜易問道:「方老,你這次過來莫非就是想用方家的八極拳跟古武流派的拳術印證切磋嗎?」

「說起來是為了我這個混小子,我希望他能夠借鑒一點古武流派的奧妙拳術以及手上功夫,使得他能夠再度突破。畢竟他日後還有一場對決的大戰,對手的實力深不可測。」方海說著。

姜易他們聞言后臉色一陣愕然,在他們看來,方逸天的實力已經是近乎妖孽,強橫無匹,這世上還有人跟他實力相近?

不過聽到方海這麼一說,姜易他們倒也是紛紛表態,說願意拿住自家傳承的古武拳術出來給方逸天參考之類的話。

聽到姜易他們這麼表態,方海心中自然是很高興。

隨後劉振領著岳青他們進入大廳內喝茶閑聊,那氣氛看著倒也是融洽,而岳青他們在方海以及方逸天面前都表現出了極大的敬重。

末了,到了劉家開飯時間,劉振便是邀請著岳青他們留下來吃飯。

岳青連忙站起身,說道:「劉師兄,吃飯就不必了。我倒是想著改日在寧江市上宴請諸位,特別是方老跟方先生,到時候你們可要賞個臉,一定要來啊。」

「呵呵,岳先生客氣了,既然如此,到時候我必然會去的。」方海笑呵呵的說道。

岳青點了點頭,心中輕吁了口氣,看著方海跟方逸天的態度,這件事上總算是和解了,否則方海他們要是不買面子,那麼他真的是很難辦。

但這當中卻也是難為了他,要知道他身為常務副市長,什麼時候如此低聲下氣過?不過一想到方逸天背後站著的是整個藍家,他不得不低聲下氣,讓這件事能夠和解而善終。

最後岳青他們紛紛告辭,劉振看著他們提著這麼多禮品禮物過來,便是讓他們帶一些走,但岳青他們自然是不肯,買來的禮品便是堆放在了劉家大廳上。

送走了岳青他們之後方逸天嘴邊泛起了一絲的冷笑,看來在權勢面前,就算是所謂的古武流派也是不敢怠慢,而是要卑躬屈膝了。

不管如何,此次因為跟岳萬山他們的衝突,最後促使岳青、姜易這些古武流派中的代表人物臣服低頭,倒也是個良好的開端。

這日後他自然是可以安靜的潛心修鍊,再也不會有那些不識抬舉的古武流派的弟子過來打擾了。 這聚味樓里的貴人,怎麼會想要看他們的比賽,而且還要親自做評比,看著掌柜的的態度,就知道這位貴人的身份,恐怕是不一般的吧。

「請問,這位貴人是誰?」

雖然不知道他的目的,但是韓楉樰想,總要知道這個人是誰才好,不過,她覺得有很大的可能,這個掌柜的的是不會告訴自己的。

果然,那位掌柜的聽到韓楉樰的問話,臉上露出了為難的神色,眼神也有些閃躲。

「這個,客人的身份尊貴,不是我們能夠輕易說的,還請夫人不要為難,夫人放心,貴人只是想看看這次的比賽,沒有什麼惡意的。」

那王掌柜的說的真誠,額頭上甚至出了些汗,就怕韓楉樰一時不高興了不去,那可就真的得罪了那位貴人了,到時候,就連他們也都是吃不了兜著走啊。

韓楉樰見掌柜的這樣,也知道他不敢講那位貴人的名號給說出來了,也罷了,是人是鬼,去見了不就知道了嗎,這樣一想她也就同意了。

「那好吧,我們就去見見這位貴人,只是不知道這位貴人有什麼忌諱沒有,免得到時候我們不小心得罪了,那就不好了。」

韓楉樰可是知道的,那些所謂的貴人,什麼亂七八糟的規矩,可是一大堆的,要是一步小心,踩到雷坑就不好了。

畢竟現在韓楉樰就是一個平頭小老百姓,無權無勢的,最多只有一點錢,但是這些,在那些生活在皇權之下的真正有權有勢的人來說,是根本不夠看的。

見韓楉樰這樣問,那王掌柜的,頓時就覺得這位夫人真是太上道了,知道什麼人得罪不起,於是態度也謙和了一些。

「夫人放心吧,等會兒你們去了之後,就按規矩來就是了,這位貴人一向名聲都很好的,相信也不會刻意的為難你們的,只要你們小心行事就好了。」

得了王掌柜的這話,馮師傅就更加的放心了,而且這是去見貴人,說不定自己到時候,就得了那位貴人的青睞,那自己的名聲不就更好了嗎。

就算在不濟,那也能得點賞賜的吧,這樣一想,那馮師傅就有些迫不及待了,然後給自己的徒弟兼下手,幫著自己端菜的人,使了個眼色,意思就是讓他等會兒機靈點。

別在貴人面前丟了臉,那到時候,他們可就真的得不償失了,那徒弟也很有眼力見的回了馮師傅一個眼神,意思是他明白了,讓他放心吧。

韓楉樰對於馮師傅他們的這些小動作,直接的忽略了,看向一旁的王掌柜的。

「那既然如此,就請讓人帶我們去見見那位貴人吧。」

得了韓楉樰的話,那王掌柜的連連點頭,但是卻沒有讓這聚味樓的夥計帶他們去,而是自己親自將他們帶去見了他口中的那位貴人。

「好的,請隨我來吧。」

王掌柜的這樣客氣,當然不是對馮師傅的,而是對韓楉樰和他口中的那位貴人的,畢竟這兩個,一個他得罪不起,而另一個,誰知道是什麼來頭的。

而且,萬一韓楉樰在那位貴人面前,出了什麼岔子,有或者得了什麼賞識,那都是未可知的,所以還是現在就好好的對待著。

韓楉樰和馮師傅他們一行人,直接跟著王掌柜的上了三樓,這都是意料之中的事情,畢竟是貴人嘛,在三樓是很正常的事情。

但是這王掌柜的上了三樓之後,卻是往一旁的角落裡走去,這讓韓楉樰有些疑惑了,看來這位貴人的身份,確實是不簡單。

這樣想著,韓楉樰就在心裡猜測著屋子裡的那位貴人的身份,就這樣不知不覺的,就走到了最角落的一間屋子前面,王掌柜的也停了下來,然後恭敬的輕輕的敲了敲門。

「貴人,今天在聚味樓比試的兩位帶到了。」

說完之後,王掌柜就恭敬的在門外等著裡面的吩咐,屋子裡靜了一些時間,讓人有一種錯覺,覺得這裡面根本就沒有人,過了一會兒,門才從裡面打開了。

「兩位,請進來吧。」

來開門的是一位小廝樣穿著打扮的人,而且,他只說了,讓韓楉樰和馮師傅進去,也就是說,其他的人,就都不用進去了。

王掌柜的聽到這話,沒有任何的異議,馮師傅就更加的不敢有異議了,至於韓楉樰,既然大家都沒有意見,那她也不好有意見嘛。

於是他們各自從夥計的手中,接過自己做好的菜和點心,然後準備進去,進去的時候,王掌柜的還給了他們一個眼神,至於是什麼,就看他們自己的體會了。

韓楉樰他們進去之後,就將自己做好的東西,放到已經準備好了的桌子上,然後垂首恭敬的站在一邊。

不過韓楉樰也只是表面上的恭敬,在這樣一個陌生的,而且還充滿了神秘感的地方,她也不可能就這樣真的放鬆下來。

「你們二位,就是今天比試廚藝的兩個人?」

正在韓楉樰打算偷偷的打量一下這間屋子,以及屋子裡的人的時候,坐在屏風後面的,那個所謂的貴人,開口說話了。

韓楉樰只好先暫時放棄觀察的打算,正準備回話,就聽到一旁的馮師傅先開口了。

「是的,我們就是今天在聚味樓比試廚藝的兩個人,不知道貴人有什麼吩咐?」

雖然馮師傅不知道這貴人找他們來,到底是為了什麼,但是他想著,態度恭謹,語言恭維一些,這總是沒有錯的。

見有馮師傅先開口了,韓楉樰也就沒有了說話的打算,正好樂得輕鬆,她還真是不知道,該怎麼和這些貴人相處呢,輕不得也重不得的。

也正好趁著這個時間,自己可以好好的觀察一下這個房間,和那個貴人,這樣一想,韓楉樰就有開始了剛剛自己的打算,悄悄的抬起頭觀察了起來。

韓楉樰先是打量了一下這個包間,發現這個包間,真的是很豪華啊,桌椅什麼的,都是紅木的,周圍擺放的瓷器也都是古董,裡面還放著新鮮的花。

而他們和那貴人之間,隔著的屏風的底座也是雞心木的,而拼縫上面的刺繡,更是栩栩如生的,既然看到了屏風,那韓楉樰自然也就看到了屏風後面的人。

只見屏風後面,有兩道身影對坐著,中間隔了一張小桌子,上面還放著酒壺,他們的身後,各站了一個小廝。

等等,兩個坐著的人,韓楉樰眼睛一閃,這說明,今天這屋子裡的貴人有兩個,只是不知道,誰才是那個將他們叫過來的人。

「這位姑娘。」

這時,一道低沉的,溫潤的聲音,將韓楉樰從沉思中拉了回來,其實將她拉回神的,不止是聲音,還有一道突如其來的殺氣。

韓楉樰知道,定是剛剛自己因為走神,盯著其中的以為貴人看,這讓他們有所察覺了,只是不知道這道殺氣是誰發出來的。

剛剛那道殺氣,來的快,去的也快,韓楉樰還沒有好好的感受清楚,是從那個方向發出來的,就已經消失不見了。

「請問有什麼事嗎?」

雖然還在想著剛剛的事情,還有出現在這屋子裡的兩位貴人,但是韓楉樰還是一心二用記著,剛剛是有人喊了她的,至少,這屋子裡,姑娘就她一位吧。

聽到韓楉樰的回話,屏風的後面,傳來兩道低低的笑聲,然後剛剛聽到的那個聲音,有說話了。

「我剛剛問姑娘,你怎麼會和這聚味樓里有名的大廚比試廚藝來了,莫不是想借著這個機會揚名,可是姑娘剛剛好像沒有聽到,是有什麼更吸引你的事情嗎?」

而一旁的馮師傅,聽了這話,頓時覺得,果然不愧是貴人啊,就是這麼的慧眼如炬,他也是覺得,韓楉樰會和自己比試,肯定是想借著這個機會出名。

而一旁的韓楉樰聽到這樣具有暗示意味的話,就知道自己剛剛打量他們的事情,被這個人給發現了,而且剛剛那道殺氣,很有可能,就是這個人發出來的。

不管怎麼說,韓楉樰對自己的能力還是很有信心的,她相信,自己剛剛做的隱秘,除非是高手,否則,不會被發現的。

而這裡,視乎除了這個說話的人,韓楉樰並沒有感覺到,還有其他的人,有這樣的能力。

「確實,我剛剛就覺得這屏風很是不錯,我還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精緻的屏風呢,不由得就有些看愣神了。」

韓楉樰即使被發現了,當然也不會承認自己是在盯著他看,這不是不打自招嗎,所以直接將剛剛的出神,推到了屏風的上面。

沒想到,韓楉樰的這句話,有惹來那個男子的低笑,等他笑了一會兒,開繼續開口。

「這麼說來,姑娘很喜歡這屏風了,那不如等會兒,就將這屏風送給姑娘吧。」

聽到那個男子的笑聲,韓楉樰有些不高興,不知道自己的一句話,有什麼好笑的,笑笑笑,怎麼不笑死你,怕是幾輩子沒有笑過了吧。

而這男子身邊的小廝,見到自己的主子笑得開心,也是覺得驚悚,畢竟他家的主子,雖然一向都是溫文儒雅的,但是笑得這麼開心,還真是少見的。

韓楉樰雖然心裡這樣想,但是面上卻沒有顯露出來,還是一副不卑不亢,要說恭敬,也能稱得上的態度。

「不用了,正所謂,君子不奪人所好嘛,雖然我只是女子,但是也不能隨意拿走別人的東西,想來,這屏風放在這裡,應該是公子很喜歡的吧。」

韓楉樰可是知道,這有錢的人啊,就喜歡在這樣的酒樓,有一件專屬於自己的包間,不能讓別人進,這顯示了自己的地位嘛。

「對了,公子,你們不是要品嘗我們做好的菜嗎,那現在可以開始了嗎?畢竟,這菜涼了就變了味道了。」

韓楉樰怕這男子再說些什麼讓她接不上的話出來,只好自己先將話題給轉移了,他不是就打著吃菜的名義讓他們來的嗎,那他們就說菜吧。 岳青、姜易他們一個個卑躬屈膝而來客客氣氣而後之後,劉振夫婦便是招呼著大家一起吃飯,席間對於岳青他們能夠親自登門造訪還擺出如此低微的姿態都感到噓唏不已。

從中也讓人感受到權勢的影響力滲透當今社會的每一分每一寸的空間,任憑你是古武世家也是必不可免,在這個環境之下,在絕對的權勢面前,很少有人能夠不低頭。

吃過了晚飯,劉振、方海他們兩人便是叫方逸天與劉勁松到大廳上說事。

「爸,你找我們有事?」來到了大廳上,劉勁鬆開口問道。

「勁松,逸天,我跟方老哥商量了一下,找你們過來正要說一些事情。」劉振沉吟了聲,繼續說道,「逸天,你此番跟方老哥下來古武鎮就是為了尋求突破之法,提高自身實力的吧?」

方逸天點了點頭,說道:「的確是這樣。想必老頭子也跟你說了,兩個月之後,我還要面臨著人生中的一場大戰。而我也想再度突破一下,但方家的八極拳已經是練到極致,再也無法有所進展,所以……」

「呵呵,你的事方老哥已經跟我說起了。按道理來說,你目前的實力已經是讓人震撼,只怕沒幾個人能夠與你相提並論。而你竟然還面臨著一個能夠威脅到你的對手,實在是讓人感到意外。」劉振說著,接著便是繼續說道,「方家的八極拳爆發力強,實屬遇強則強,借力打力,強橫無匹。而我劉家的二十四破手卻是講究以力破力,嚴格說起來也算是殊途同歸。唯一不同的就是二十四破手的發力技巧與八極拳有所不同。也許倘若你修鍊我劉家的二十四破手,再結合八極拳的發力技巧,說不定能夠有所突破也不一定。」

「劉叔叔,你的意思是……」方逸天一聽,心中微微一震,眼中便是閃過了一絲欣喜之色。

他心知古武流派中任何一個古武世家傳承著的武道拳術都是不外傳的,而劉振這話卻是擺明了他可以修鍊劉家的二十四破手,自然是讓方逸天感到意外。

「呵呵,這事我跟方老哥已經是商量好的了。」劉振呵呵一笑,說道。

方海也是點了點頭,說道:「沒錯。我跟劉兄的本意就是,讓你們兩個年輕人之間相互切磋印證,這個過程中彼此相互學習。逸天你向勁松展示我方家的八極拳,而勁松你則是展示出二十四破手,如此便可。畢竟我跟劉兄已經是老了,這些武道傳承的重任是落在你們身上,也只有你們變強了,我們子孫後代才會繁衍生息,不斷變強。」

方逸天聞言后與劉勁松對視了一眼,他們總算是聽出了方海與劉振話中的意思,那就是方逸天教授劉勁松八極拳,而劉勁松教授方逸天二十四破手。

「老頭子,劉叔叔,你們的意思我明白了。我會跟劉兄之間相互交流學習。」方逸天說道。

「哈哈,如此甚好。方兄實力高深,倘若能與方兄相互印證交流,那麼我自身的實力也會提升一大截啊。」劉勁松一笑,說道。

劉振與方海見狀后也是微微一笑,劉振說道:「那麼事不宜遲。明天開始,你們兩人便是開始相互學習交流吧。」

「好的。」劉勁松應了聲。

方逸天也是點了點頭,隨後方逸天與劉勁松便是走了出去,來到庭院,看到安碧如正獨自一個人在坐著,也不知是在想著些什麼心事。

「碧如,怎麼是你一個人?詩蘭呢?」方逸天見狀后忍不住問道。

「詩蘭洗澡去了。」安碧如看到方逸天後回過神來,開口淡淡的說著。

劉勁松也是走了出來,不過他手機突然響起,他便是走到一邊去接電話去了。

「剛才你好像一個人坐著在發獃?莫非是在想著什麼心事不成?」方逸天笑了笑,看向安碧如那張精緻美麗而又淡雅恬靜的俏臉。

「我發不發獃關你什麼事?你不是說了,我跟你之間沒有任何關係的嗎?既然如此,你也根本不用搭理我。」安碧如看了方逸天一眼,那美眸中似乎還在閃動著絲絲嗔怨之意般。

方逸天臉色一怔,暗自苦笑了聲,當時他不過是為了不想把安碧如牽連進來,因此才故意那麼說,目的就是為了自己獨自一個人把所有一切都扛下來,獨自一個人將岳萬山他們一伙人給虐個稀里糊塗。

安碧如看了眼方逸天,看到他苦笑著不說話,她的芳心禁不住一動,其實她早已經是想通了此前方逸天的態度是為了她著想,不想牽連她才故意這樣。

但她就算是想通了,心中卻也是還有這一絲的幽怨,便是故意氣氣方逸天,誰知方逸天竟然不說話了。

這就更讓安大美女心中感到幽怨不已了,連女孩子的這點小心思都看不出來,難不成還非得要讓自己主動不成啊?

「今晚夜色不錯啊,要不要一起出去走走?這古武鎮我第一次來,還沒有怎麼逛過,你對這邊也很熟悉,我想你不介意給我當一次嚮導吧?」方逸天這時一笑,開口問道。

「我憑什麼要當你嚮導啊?」安碧如白了方逸天一眼,說道。

「這個……呵呵,隨你要什麼報酬都行。只要我辦得到,自然是答應你。」方逸天信誓旦旦的說著。

「真的?」安碧如美眸一轉,問道。

方逸天毅然決然的點了點頭,目光盯著安碧如那雙波光流轉著的美眸。

「噗……」

看著方逸天如此認真之色,安碧如便是忍不住噗嗤一笑起來,沒好氣的說了聲:「我能跟你要什麼報酬啊,不就是帶著你出去逛逛么,我又不是什麼小氣之人。」

「這麼說你答應了?」方逸天目光一亮,問道。

安碧如沒有說話,那泛著盈盈波光的美眸卻是嗔了方逸天一眼,站起身便是要朝著外面走去。

方逸天又不是傻子,看到安碧如如此表態之後心知這個空姐美女已經是答應了自己的要求,當即他顧不上跟劉勁松說一聲,便是追了上去。

這古武鎮古色古香,保留了舊時代很多的特色建築物,雖說並沒有什麼著名的旅遊景觀,但是在皎皎月光的夜色下倘若身邊有著一個大美女陪伴著一起走走,倒也是一件讓人期待不已的事情。 而一旁的馮師傅,見韓楉樰連貴人送給她的屏風都不要,不由得在心裡罵了她一句蠢,有看她將話題給引到了菜的上面,不由得有些得意。

他今天做的,可是自己的拿手菜,他相信,等會兒,等貴人吃了之後,就會賞他東西了,到時候,可就沒有韓楉樰什麼事情了。

「是啊,貴人,要不,我們還是先嘗嘗菜吧。」

既然已經心知肚明了,韓楉樰也就不在低著頭,反而正大光明的昂首挺胸的站著,在馮師傅的話音落下之後,就習慣性的看向屏風後面的人。

就見那屏風後面的兩個人,低聲的不知道說了什麼,然後就各自對著自己的小廝吩咐了一下,就看到那兩個小廝,朝著他們走了過來。

「那好,既然兩位都想要早先得到這個比試的結果,我們也很想看一下,兩位的廚藝,誰更加的技高一籌,那我們就先嘗嘗吧。」

等裡面的男人的話說完,那兩個小廝,已經走到了韓楉樰和馮師傅他們放菜的桌子邊,然後再他們的示意之下,將他們做好的菜,給屏風後面的人,端了過去。

然後又一個小廝,就將隔著韓楉樰他們視線的屏風,給搬到了一邊,於是,整個屋子裡的格局,就落到了他們的眼裡。

韓楉樰看向那個剛剛和自己說話的男子,就見那個男子一身白色的錦袍,挺直了背做在那裡,腰間還懸挂了一塊魚紋的白色玉佩。

至於容貌,那也是極好看的,劍眉星目,皮膚白皙,挺鼻薄唇,只是,韓楉樰覺得,這個男人,怎麼看,都這麼眼熟。

但是韓楉樰敢肯定,這真的是自己第一次見到這個人,實在想不起來,眼熟在哪裡,她也就不想了,轉眸看向這屋子裡的另一個男人。

這個男人,歲不如剛剛的那個男人俊朗,但是也不差,一身青衣,長得眉清目秀的,一看就是個讀書人的樣子。

「咳咳。」

這樣被一個女子看著,那青衣男子,還有些不自在,右手握拳,抵在自己的嘴巴上,掩飾性的咳嗽了兩下。

韓楉樰撇了撇嘴,收回了視線,倒是一旁的馮師傅,一直低著頭,貴人沒有發話,他也不敢有任何的動作,就怕惹了貴人的不高興。

「這就是二位做的,拿手的菜。」

韓楉樰和馮師傅同時點了點頭,然後見看到,在那男子的示意之下,他們的小廝,將那菜上的蓋子給揭開了。

頓時,一股食物的香味,就盈滿了整個包間,那兩個男子,盯著韓楉樰做的那道干鍋兔肉,看了一下,然後看向她。

「這道菜是姑娘做的,看起來挺有食慾的,不知道這道菜,叫什麼名字?」

韓楉樰現在,就將這兩個人當成有些權勢的客人,對於客人,她還是耐心的為他們解答。

「這道菜,叫干鍋兔肉。」

「干鍋兔肉?好像從來沒有聽說過這個菜名,倒是挺有趣的。」

這次,到不是那個白衣男子說話了,而是那個一直沒有開過口的青衣男子有些驚訝。

而一旁的白衣男子,雖然沒有說話,但是那表情,顯然也是贊同的,然後,就見他們二人不約而同的那起了筷子,一人夾了一筷子兔肉,吃了起來。

「嗯,這兔肉倒是不錯,鮮嫩異常,而且火候也處理的很好,不錯不錯。」

黑龍現在是哭喪棍的器靈,是他用鬼血催生出來的,跟他自然是心意相通。

Previous article

寧貴妃見雲娥這樣的態度,就知道,她是不會再幫自己的了,眼裡全是失望和憤怒。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