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傅賢寧沉默片刻,將放在一邊的檔案袋遞給樂好好。

“這裏是你所有的資料。對不起,我不是故意調查你,我只是想知道你是不是我要找的人。”

樂好好心裏說不出是什麼感覺,她從來沒聽過關於自己親生父母的消息。

她有點不敢接。

“我,我想知道,他們過的好嗎?”

“他們……”傅賢寧把車停在路邊,他不知道該不該說,可他還是說了。

“他們去世了,在你很小的時候,也許就是因爲這個你才會被送去福利院。這些資料裏面都有。”

他有點懊惱,有點後悔不該告訴她,因爲她的反應很平靜。

樂好好低着頭不知道想什麼。

傅賢寧瞧見她滴在她手上的淚珠子,他有些心疼,拍了拍她的背,側過身子抱着她。

“別難過,對不起。”

樂好好放聲大哭,她斷斷續續的說道:“他們……不是因爲不喜歡我……才拋棄我的。我應該早點找到他們,我這麼想他們,他們心裏該有多難過……”

“不怪你,不怪你……”

傅賢寧一遍遍的安慰她。

忽然,耳邊傳來一道刺耳的剎車聲。

樂好好看到那輛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車停在他們的面前。

男人頎長的身子走下來,他滿目陰沉,周邊的氣壓驟降,像是暴風雨即將來臨的感覺。

他咬牙切齒,一字一句的說道:“樂好好,你還不下來!” 下了牀,他慢條斯理的穿好了衣服,視線一直停留在她冷清發白的小臉上。

“一會,我讓人過來……”

“不要,你走吧!我一會要出院,家裏人會擔心的。”慕一一蜷縮在白色的被單裏。

“我打給你家裏……”雷御風摸出了手機。

慕一一忍着痛強撐起身子盯着他那張可惡的俊顏,難過的問:“雷先生……是不是從今天開始,我做每一件事情之前,都要跟你下跪,哀求?”

雷御風眯着眼眸,臉色陰冷下來。

他一言不發的走到門口,打開門:“漠南……”

一會,他轉回病牀前時,手裏多了個紙袋子。

“誰有閒情管你?記住,隨叫隨到。”他冷冷的說着,將紙袋扔在了她的身上,然後頭也不回的離去。

門“砰”的一聲被關上,慕一一拿起紙袋,忽然間覺得連哭泣的力量都消失了。

門外,雷御風靜靜的站立着,好半天都沒說話。

也許在病房裏要了一個女人的舉動,對他來說,也是詭異到了難以理解和消化。

他站着不動,一旁的漠南以及一衆手下也不敢叫他,只好陪着他一起站在門口。

就這麼靜立了好一會,雷御風才邁開優雅的步伐轉身離去,臉上一直是陰雲密布。

……

晚上,慕一一從昏睡中醒來。

她拿了醫療卡和現金去一樓結賬,卻被告知,有人已經幫她把醫療費用都給預付了。

不用想,也知道是誰了。

可是她並不感恩,反而是對那個大冰山的痛恨程度又增添了幾分。

叫了出租車回到家裏,她直接去了楚若語的房間,將紙袋塞給了楚若語。

“這是什麼?”楚若語看着手裏慕一一塞過來的紙袋問。

“拿去給振宇哥,希望能幫到他。”

慕一一艱難地說完,匆匆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她鎖了門,衝進了浴室。

打開水喉,冰冷的水流一頭淋下。

腳下一軟,她的身子順着瓷磚牆壁,緩緩的滑下,蹲在了冰冷的地上。

“記住,隨叫隨到!”

雷御風冷酷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

她咬着脣,使勁的搖頭。

不會再有下一次了,不想再有下一次了……

……

日子這麼一天天的過去,韓氏建築集團那邊沒有一點好消息。

楚明彰越來越着急,股價這麼跌下去,無疑是在吸他的血。

而且,韓家的負面新聞越來越多,連以前韓老先生靠撈偏門起家的祕聞都給發掘了出來,在商場上傳得有聲有色。

韓氏市值短短時間蒸發了好幾億,巨大的窟窿越發像一個見不到頭的無底洞了。

這樣,楚家的啓泰也受到了衝擊,跟韓家相關的生意自然也受到了影響。

他一籌莫展,李文清也就開心不起來了,楚家的氣氛大有愁雲慘淡之勢。

“明彰,你今晚不是有個飯局嗎?聽說……他們請到了林家三少爺,不如,你帶一一去吧!”書房裏,李文清一邊給丈夫按摩頭部,一邊建議。

“帶她去幹嘛?小孩子家家的懂什麼?”

“一一長大了,是個能吸引男人目光的女孩子了。” 重生之首席紈絝妻

唐淺這會兒才真正的正視起這只烏龜,雖然畫面有些慘不忍睹,但是…

“唔…”粗漢垂力的掙扎,只是效果甚微,漸漸地身上便沒有了力氣。

嗖——

只見一道黑影閃過,威武再次消失在唐淺的眼前,不自覺的眯了眯眼。

碰——

粗漢雙眼閉上,整個身子不受控制的倒下去,唐淺感覺腳下的地都不由的震了震。而從粗漢的嘴巴開始蔓延,奇怪的黑色…

而粗漢似乎也能感覺到身上的疼痛,也翻起白眼,手腳不斷的抽搐着。

“救…救…”

姜甯隨手一揚,朝着地下的粗漢就是一個耳光,唐淺瞪大眼睛,看見一道金黃色的巴掌就那麼抽向地下的人,此時更是驚訝的張大了嘴巴。心中震驚萬分。

這個男人?究竟是誰?

唐淺也是知道,見這個男人是上次…那個徽城女孩跑車裏的男人。那時候,唐淺早已經將一切都收入眼底,自然也知道面前的這個男人。

而今天這一切,見到這個男人,雖然意外,但是唐淺只是靜觀其變。但是心中想的應該和現實差的不遠吧。

是來找茬的吧!

而…對於姜甯的認知,那麼就是如同上次那個囂張女孩一樣德行的公子哥,雖然有點身手,但絕對不是什麼…難纏的對象。而現在…

如果說那只烏龜只是個意外的話,那麼現在這一巴掌又如何解釋?唐淺伸出自己的手,看了看。不知道自己有沒有那樣的身手?

“午夜酒吧,自行處理。”姜甯踢開腳下的一顆石子,對着電話裏的那人說道。

放下電話之後,這才對着唐淺笑道,“阿淺~阿淺~”

姜甯的人辦事效率果然極快,不到五分鐘,一輛麪包車便開了過來,手腳麻利的將地下的粗漢帶走了,至於如何處理,唐淺卻沒有興趣知道。

現在她的想法就是!

媽的!

閉上雙眼,雙臂在胸前打上一個倒8字的圓圈,口中振振有詞,乾坤劍,刺!

只見唐淺頭上一道泛着金光的劍柄慢慢的生成,隨着刺字的吐出,金光之劍便衝向姜甯的心口處。期間唐淺眼眨都不眨一下,緊緊地盯着眼前的狀況。

劍飛舞過去,帶起了強勁的疾風,挾着幾道犀利的鋒芒,狠狠滴刺過去。

感覺到迎面而來的劍鋒,姜甯眼角漸漸地眯了起來,眼底卻是藏着興奮的光芒,隨着劍鋒越來越靠近,姜甯卻是沒有任何動作…

“果然是你…”

輕輕的低語並沒有有任何人聽見。

“乾坤圈,破!”姜甯手指輕輕一劃,周身便升起了一道保護圈,也是泛着金色的光芒,速度快,操作手法顯然要比唐淺熟練的多。

噗。嗤。

唐淺眼睛危險的眯起來,眼見着自己幻化的乾坤劍刺上人家的保護罩上,一截一截的斷開,轉眼化成煙霧,消失不見…

順手一揮,姜甯面前的金色保護罩已經消失不見,露出了那張溫柔至極的臉龐,姜甯那雙蘊含着笑意的眼對上唐淺。

“小丫頭,還欠些火候哦!”

姜甯得到這個信息之後,別提心中多樂了,對上唐淺的目光,也顯然變成貓看老鼠的眼神。

被這樣看着,唐淺頭一次沒有惱羞成怒,面上表情淡淡的,她自然是知道自己操縱這些法術,自然是不熟練,剛纔爲了應徵自己的想法,果然試出了這個深藏不露的人!如果沒有出錯的話,唐淺這明明修煉的是妖術…

而唐淺絕對不會再認爲面前的男人只是個簡簡單單的人而已!

“那當然,我可是正正經經的人;可比不上某些人妖!”唐淺說話並不是沒有任何根據的,如果對於妖來說,那麼這些妖術由他們來練的話,絕對是得心應手。

“咳。”姜甯這麼一個優雅的男人,絕對不會承認自己是被口水給嗆住了,什麼?人妖!他姜家祖祖輩輩可是正正經經的人,好不好?

“你這一身妖術從何得來?”

姜甯沒有心思向唐淺解釋自己家族的源遠流長,心中卻是對唐淺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與你何幹?”唐淺莫名對面前的男人沒有好感,不知道什麼原因,只是骨子裏傳出來最直接的感覺,唐淺皺緊了眉頭,這樣的感覺,連她自己也都覺得莫名其妙。就算之前得罪了她的人,唐淺的心情都激不起半點的波瀾,只是由姜甯露出那一手之後,心裏沒理由的不舒服。尤其是他的還藏着實力,就讓唐淺感覺到束手束腳。更不用說,他真正的實力了。

“呵呵~”姜甯眼角眯了起來,笑意不達眼底,聲音好聽至極,“有沒有干係,你隨後就知道了!”

想來自己在她這裏,也討不到任何的信息了,姜甯笑了笑,有禮貌的對着唐淺道了聲再見,揮揮手,“小姑娘~後會有期哦~”

姜甯轉身的那意味深長的眼神讓唐淺的眼皮跳了跳…

“蒼狼,給我查一個人。”

不管怎樣,姜甯的目的達到了,又試探出唐淺的身手,又在唐淺的心中埋下了一根刺,讓唐淺非常的不舒坦。

剛掛斷電話,捏在手中的機子響了起來,唐淺拿起來,看了看…

又是一個陌生的電話,呵呵。

最近這是怎麼呢?呵呵。

“你爲什麼沒來?”



“…”

“你根本就不在乎林嵩吧?”

“…”

“你有什麼資格做林嵩的朋友?”

“…”

唐淺的嘴角動了動,接開電話,並沒有說一句話,等待着對方的批鬥,呵呵。唐淺她很想說一句,最近多管閒事的人,怎麼這麼的多?!

以爲她不知道在搞什麼鬼嗎?剛纔在和蒼狼的對話中,就已經得知結果了,找人陷害自己?幾個中了藥的大漢?呵呵,心腸夠狠的啊!林嵩長了個狗腦子啊,現在唐淺唯一想做的就是,立馬飛到海城去,將林嵩打成一個豬頭。

“沒有想到你竟然是這樣的一個人,林嵩真是看錯你了,你——”

“郝岑雪,電話給林嵩。”

唐淺沒有閒工夫和一個莫名其妙的人亂扯,心中一陣冷笑,直接打斷了郝岑雪的戲碼。

額。

電話那頭的郝岑雪突然沒有了聲音,心中的驚嚇絕對比驚訝來的多的多!她明明就是拿着公用電話打的啊?遠在瀚城的唐淺怎麼就知道是她?何況…林嵩該沒有和她提起自己吧!

看了看旁邊皺緊眉頭的林嵩,心中一陣心虛,爲了讓林嵩死心,她可是絞盡腦汁,想出這個方法。給唐淺打了電話,告訴在午夜酒吧裏,關於林嵩重要的事,務必要到現場去。而據那邊的人透露,唐淺根本就沒有去過。

一方面郝岑雪也是非常的意外,一方面有些遺憾,後來便有點竊喜了,當林嵩聽見唐淺根本就沒有過去的時候,那臉色簡直是難看至極,想必他心裏肯定對唐淺已經慢慢死心了吧。

“呵,你不要狡辯!你是沒有將林嵩當朋友吧?”郝岑雪看了看根本就聽不見話筒裏聲音的林嵩,心中有些彆扭的說道。

唐淺真是搞不懂林嵩怎麼就和一個這麼能演戲的女孩子搞在一起,現在心情非常的不爽,爲靴子,爲自己,媽的!爲了一個根本不着調的人就惹自己,唐淺真的對林嵩有些失望了。

“讓林嵩聽電話!”

唐淺再次重複了自己的話。

“呵呵!你…”郝岑雪怎麼可能讓唐淺得逞?雖然她不認爲唐淺就能消除林嵩心中的不爽,但是…有任何可能她可都不會輕易的放過。

“嘟嘟嘟——”

唐淺再沒有了耐心,按掉了電話…

唔,郝岑雪錯愕的瞪大眼睛,望着前面,耳邊那急促的掛斷電話的聲音,漸漸地讓郝岑雪的臉色有些不好看了。

她萬萬沒有想到,唐淺直接打給她一巴掌。

心中對唐淺更添了一份厭惡,原本還以爲是個多美好的女孩,就算是朋友的朋友,也應該有禮貌不是嗎?怎麼還這麼高傲的態度…做給誰看啊?心中暗想,林嵩喜歡他,真是腦子被撞壞了。


叮鈴鈴——

突兀的手機鈴聲讓思緒飄遠的兩人都嚇了一跳,郝岑雪錯愕的看向林嵩,只見林嵩不緊不慢的掏出手機…

倒是原本心情便有些沉悶的林嵩,看見來電顯示,卻是一愣…

隨即,便開始緊張起來了,自從那次QQ聊天之後,林嵩不管是手機,還是網路上都沒有聯繫,以前是沒有時間,而之後的一段時間,是林嵩沒臉聯繫,而現在…在自己逐漸對她漸漸死心的時候,她竟然來了電話。這樣緊張的心情是從來都沒有有過的。

而郝岑雪只是盯着林嵩那有些發抖的手,心中不比林嵩輕鬆?她怎麼就沒有想到,人家有林嵩的聯繫方式?心亂如麻…卻是眼睜睜的看着林嵩按下接聽鍵。

段喬治後來也沒找他,他不知道嫂子的情況,又不敢離開,只好一直在這裏幹等着,沒有消息的幹等,他差點以爲,嫂子再也不會醒過來了!

Previous article

那些回憶,對於她來說,或許是種煎熬吧?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