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京城?」方逸天苦笑了聲,慕容威人在京城,要想查明這一切自然是要去京城一趟,不過說起來調查這些事情可不是他的強項,他倒也不操心,他想起了個人,去趟京城,將這件事交給這個人應該沒什麼大問題。

這時,他隱約聽到了對面藍雪房間的門口打開了,看來是藍雪醒過來了,不一會他便是聽了一陣漸漸逼近的腳步聲,哐當一聲,他房間的門口打開了,穿著一襲淺藍色睡裙的藍雪打開門走了進來。

藍雪看到他只好絕美的玉臉上微微一怔,而後便是淺淺笑道:「你也起來啦。」

「早啊,親愛的。」方逸天一笑,說著便將手頭上的那些資料收好。

藍雪俏臉禁不住微微一紅,嗔了方逸天一眼,問道:「你什麼時候回來的?我怎麼不知道啊。」

「我回來的時候你還在睡覺呢,便沒去打擾你。」方逸天笑了笑,說著便站起身走過去抱住了藍雪的嬌軀。

藍雪俏臉禁不住的一紅,她身上僅僅是穿著睡裙,此刻被方逸天抱著她都禁不住的感到嬌軀一陣異樣的熱乎起來。

「還沒刷牙洗臉吧?刷牙洗臉后一起下去吃早餐吧,李媽應該做好早餐了。」方逸天笑道。

藍雪點了點頭,想起了什麼般,說道:「對了,我有件事想跟你說一下。」

「嗯,什麼事?」方逸天問道。

「上次我不是幫晚晴策劃了一個項目嗎,現在這個項目通過了天海市慕容集團公司的審核通過,也就是說短期內這個商業項目將要啟動,項目負責人是晚晴,不過晚晴想請我但當這個實施項目的總策劃經理,我想問問你的意見。」藍雪說道。

方逸天怔了怔,而後便是笑道:「雪兒,無論你做什麼我都會支持你。你在商業上本就是有著極強的天賦以及能力,晚晴是你的好朋友,你要幫她也可以。再說你來天海市天天呆在家裡也會很悶,倒不如趁這個機會施展一下你的能力也好。」

藍雪聞言后莞爾一笑,說道:「這麼說你也同意啊?本來我來天海市就是想跟你一起,如果不是晚晴邀請我我也不會考慮的,既然你不反對那麼我就去幫幫晚晴吧。」

方逸天點了點頭,目光一低,看到藍雪睡裙衣襟口上微微袒露出來的那一抹雪白,心神當即一盪,整個人似乎是怔住了。

藍雪自然是注意到了方逸天的目光,她芳心當即一亂,輕捶了方逸天的胸口,嬌嗔說道:「大壞蛋!不理你了,我先去洗臉……」

說著,藍雪便是羞紅著臉感覺掙脫出了方逸天的懷抱,朝著二樓的衛生間走去。

方逸天摸著鼻子笑了笑,正準備走下樓,可這時他的手機卻是響了起來,他拿起手機一看,竟是雲夢這個超級熟女打過來的電話:

「喂,雲夢嗎?這麼早就給我打電話啊?」

「你這個混蛋,沒良心的傢伙,這麼長時間都不見聯繫我們一下,你什麼意思啊?」

「咳咳……沒這麼嚴重吧?這幾天我不是忙著嗎?」

「噢,你忙就把我跟蕭姨給晾到一邊了是不是?」

「不敢不敢,我這不是生怕你跟蕭姨聯起手來我會吃不消嗎?」方逸天意味深長而又極其猥瑣的笑道。

「你……」雲夢電話中語氣不免一嗔,說道,「我不管,反正你現在就得過來我這兒,不然我跟蕭姨就不理你了……」

「啊?這麼嚴重?去你家裡嗎?」

「不是,來我辦公室吧!我跟蕭姨可是等著你哦……是不是心動了?過了這村可沒那個店了,你看著辦!」雲夢說著便是掛掉了電話。

方逸天看著手機一陣發愣,丫丫個呸的,蕭姨就在雲夢那家廣告公司的辦公室里?還在等著他?我勒個去,看來這兩大極品熟女是早就有了準備啊…… 之前他留在娛樂圈完全是因為熱愛這份事業,但是現在又變成什麼樣了呢?他之所以留在娛樂圈,不再是因為自己的喜愛,而只是因為顧可彧而已。

只是這樣想著顧可彧心中就有些難受,呆坐在那裡也不知道接下來該如何舉動了。

「你還傻坐在這裡不走嗎?」顧可彧正是陷入自己沉思的時候,就聽見身後傳來了一道冷冷的聲音。

她猛地一下轉過身去,就看見江映寒站在旁邊居高臨下的瞧著,他臉上也還掛著一些似笑非笑的表情。

這下子偷聽被人抓包了,顧可彧也不知道該多說什麼好,臉上扯出了一抹僵硬的笑容,隨後就在江映寒死死的目光之下不太自在的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灰塵,慢慢的站了起來。

「剛剛的話你都聽見了,現在有沒有什麼想要告訴我的呢?」江映寒的目光就像是審視一樣死死的盯著顧可彧,又像是把她要看出一個洞來一樣,連臉上那些笑容都有一些諷刺。

如果江映寒不開口顧可彧也不知道該多說什麼,現在他說話了顧可彧反而就想到了自己剛剛思考的事情。

她一瞬間把那些尷尬全都拋到腦後了,隨即站直了身子,抬起頭來有些質問的說道:「你現在怎麼變成這樣了,你進入娛樂圈而不是因為自己的熱愛嘛?你對這份工作的熱愛都去哪裡了?我怎麼越來越看不明白你了呢?」

只要一想到江映寒因為自己的原因變成了這個樣子,顧可彧說出話來都有些難過,更是覺得一種窒息感覺馬上就要把她給淹沒了。

「熱愛?呵,真想不到我以前身上竟然還有這些東西。」

江映寒臉上的一抹諷刺的笑容不斷拉大,最後更是向前一步死死地盯著顧可彧,眼睛裡面也露出了滲人的寒光。

「可是你現在有什麼資格來質問我?我變成這一切全都是因為你的原因,你就是這件事情的罪魁禍首。」

這些話如果從別人嘴裡說出來,顧可彧還是想的明白,但是如果從江映寒嘴中講出來,她一時間驚訝的嘴都有些合不上了。

「你……你怎麼會這樣想?江映寒你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你究竟是遇到什麼事情了?!」

雖然外邊天上掛著暖暖的太陽,但是顧可彧卻覺得一股寒意從腳底蔓延到自己的四肢百骸,看著江映寒也多了幾分懼怕。

在她印象中,江映寒向來是一個對後輩關照有加的人,看著自己時臉上也從來沒露出什麼讓人害怕的表情,完全就像是一個大哥哥一樣,讓人覺得十分心安。

但是這一切現在已經完全變了,自從他回來之後整個人就像是轉了性子一樣,顧可彧先前還以為是環境的因素,但是沒想到江映寒的內里早就脫胎換骨了。

「顧可彧,我現在留在娛樂圈完全是因為你,什麼榮耀什麼虛名我都不在乎,我只想要和你在一起!」

江映寒低下頭來用手抓著顧可彧的肩膀,盯著她眼睛裡邊兒還露出了能夠灼人的熱度。

那種無力的感覺再次席捲而來,顧可彧強硬的把江映寒的手給甩開了。

她現在和江映寒已經沒有什麼話可以講了,不管說些什麼,這人總會把話題扯到讓她難堪的境地。

「我回來是有話想跟你說《娛樂特工隊》邀請我們接下來去參加節目,小唐不太方便所以讓我通知一聲,關於具體內容你還是打電話問他吧。」

顧可彧說完之後就冷著臉拿起了自己的包,然後頭也不回的大步離開了。

那天在訂婚宴上發生的事情實在是太過震驚,而且最近又爆發出了很多醜聞,再加上那些媒體不斷的添油加醋,讓陸遠瞻的病情一直沒有好轉。

陸季延也不得空閑,每天不是在公司裡邊忙活就是守在病榻里,顧可彧看在眼裡疼在心裡,但是她也沒辦法站出去替陸季延承擔這一切。

這天早上她起了一個大早,又是精心把自己收拾了一番,隨後就拿著包走到了樓下,陸季延早就已經在等著了,顧可彧和他昨天晚上就約定好了今天去醫院裡邊探望陸遠瞻。

陸季延沒有多說什麼話,這一切都是顧可彧提出來的,她一方面是想讓陸季延稍微能夠分心放鬆一下。

另外一方面是因為陸遠瞻的病情之所以加重和自己還是脫不了關係的,她心裡多多少少有些愧疚,所以想去醫院裡邊探望。

「他這幾天病情都沒有好轉嗎?」顧可彧坐在副駕駛上,一邊系著安全帶一邊有些擔憂的問著陸季延,之前就聽他說了陸遠瞻的病情不但沒有好轉,反而身體狀況更加糟糕了。

陸季延雙手搭在方向盤上認真的開著車,他一邊盯著前方一邊回答著顧可彧:「沒有起色,他現在年紀本來就大了,再加上那天受到了刺激,一時間身體就有些負擔不了。」

「對不起,那天是我太擅作主張了,如果不講的話,說不定他的身體也不會變得今天這樣糟糕了。」顧可彧聽了話之後心中有些愧疚,更是低聲對著陸季延抱歉說道。

陸季延只是搖了搖頭,輕聲安慰著顧可彧:「你別自責了,這件事情和你沒有關係,凡事都往好處想,別把什麼事情都攬到自己身上。」

隨後他又停頓了幾秒繼續輕聲講道:「而且那天就算你沒站出來,我也絕對不可能同你一一訂婚的,這些話你不說我也會講出來的。」

顧可彧聽了之後才覺得多少有些釋懷,林一一這個人自從那天之後就完全消失在了他們的生活中,以至於大家都會再提起,突然一時間聽到顧可彧還覺得有幾分陌生。

陸遠瞻的身體狀況比顧可彧之前想象的還要糟糕許多,他躺在病床上就像一截枯木,所有的生氣都消失的無影無蹤一般,只剩最後一點氣息還在了。

顧可彧第二次見到這樣瀕臨死亡的人,心中又多了幾分心酸和難過。 夢成廣告公司,董事長辦公室。

成熟美艷的雲夢剛把電話掛下,嫵媚的臉上帶著一絲嬌美之極的笑意。

她剛把電話放下,一旁的沙發上坐著的蕭姨已經是臉色微微羞紅了起來,剛才雲夢給方逸天打電話中所說的話她都聽在耳里,她沒想到雲夢還真是把方逸天叫了過來,頓時,一顆芳心便是禁不住的砰然跳動起來。

原來今早蕭姨出來,路經雲夢的廣告公司后便走上來找雲夢,雲夢看到蕭姨過來后也停下了手上的工作,與蕭姨聊了起來。

聊著聊著,不免聊到了方逸天的身上,兩個熟女坦白心跡之後才知道這些天方逸天都沒有找過她們,當即雲夢心中禁不住氣呼呼起來,而後她轉念一想,想起蕭姨還沒有試過在辦公室里經歷那種刺激的事情,便將這個念頭跟蕭姨說了。

蕭姨聞言之後一張美麗的玉臉頓時羞紅起來,嬌軀也微微浮動,穿著一件低胸弔帶裙的她胸前便是連綿起伏起來。

接下來,還不等蕭姨出口反對,雲夢便是直接給方逸天撥打了電話。

「蕭姨,等一會方逸天就來了,他要不來……哼,我們就從此再不理他!」雲夢嬌笑了聲,說道。

「雲夢你、你怎麼把他叫過來了?這、這是在你的公司里啊,外面還有這麼多人……」蕭姨漲紅著臉,說道。

「這才刺激啊,姐姐你放心,外面的人聽不到我辦公室里的動靜,待會我說聲讓他們別來打擾就行。」雲夢不以為然的說道。

「可是、可是……」蕭姨還想說什麼,可雲夢卻是飛快的打斷說道,「姐姐,憋了這麼多天你難道不想嗎?我們這個年紀可是虎狼之年啊……」

「雲夢~~」蕭姨語氣一羞,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不過內心深處卻已經是蠢蠢欲動,那種異樣而又刺激的感覺簡直是難以形容。

……

雪湖別墅。

方逸天與洗漱后換上一身職業裝的藍雪緩緩走下樓來。

藍雪吃過早餐之後便是去慕容集團公司找慕容晚晴,因此便穿上了這身職業裝。

看著藍雪穿著這身職業裝,方逸天口中直呼驚艷,的確,平時從不見藍雪穿職業裝,可沒想到她穿上這身黑色的職業裝之後竟是如此的美麗高貴,當中又散發出一絲冷冽明媚的氣質,浮凸的身體曲線更是誘人眼球,唯美之極。

藍雪看著自己的這個混蛋老公那直朝著她身上看個不停的驚艷目光,心中一羞,禁不住的嗔了方逸天兩聲。

「嘿嘿,雪兒,你這麼漂亮了還不許我多看兩眼啊?」方逸天笑道。

「你、你看就看唄,可是你那眼神……哼,分明是不懷好意!」藍雪嗔聲說道。

「諾,這還不是因為我家老婆太漂亮了嘛!你看看,我的小心肝都跳個不停了都!」方逸天嬉皮笑臉的說道。

「去去,油嘴滑舌!」藍雪沒好氣的看了他一眼,便是飛快的走下了樓。

「方少,大小姐,吃早餐了。」李媽將早餐準備好后便招呼說道。

當即方逸天便笑盈盈的強制拉著藍雪那柔軟細膩的小手朝著餐桌走去。

吃過早餐后,藍雪便是要開車去找慕容晚晴,方逸天自然也是要出去。

藍雪開著那輛瑪莎拉蒂先是駛出了別墅,而後方逸天騎著雅馬哈跟上。

「嗨,老婆,自己開車爽還是坐你老公的車爽啊?」方逸天對著車裡面的藍雪喊道。

藍雪心中禁不住一笑,瞪了方逸天一眼,沒好氣的說道:「好啦,趕緊認真騎你的車吧,別出什麼事了……我這個路口轉彎了,晚上一起吃飯哈。」

「行,老婆慢走!」方逸天應了聲,微微笑著。

十字路口與藍雪告別後方逸天想起今早雲夢撥打過來的電話,這會兒在雲夢公司里的董事長辦公室里可是有著兩大極品熟女正在等著他,這事當然怠慢不得。

當即他便連續掛檔,一擰油門,雅馬哈轟鳴咆哮著朝著夢成廣告公司飛馳而去。

以著方逸天騎車的速度以及一路上的暢通無阻,他很快便開車來到了夢成廣告公司。

停下車后便是朝著這棟寫字樓走了進去,坐電梯上了雲夢的公司后便徑直朝著裡面走去。

為了不讓人生疑,他聲稱是應了雲總的邀請過來談事情的,又讓雲夢的那個秘書小張打電話進雲夢的辦公室里確認了之後才讓方逸天走去雲夢的辦公室。

方逸天一笑,對小張說了聲謝謝,便徑直走到了雲夢的董事長辦公室前,直接敲門而入。

走進去后他反鎖上了門口,抬眼一看,卻是看到蕭姨與雲夢都坐在了沙發上,看到他只好,蕭姨那張成熟美麗的玉臉上瞬間泛紅起來。

雲夢卻是嬌笑了聲,站起身,她的身上穿著一套米色的職業套裙,腳下蹬著一雙高跟鞋,修長雪白的雙腿被那肉色的絲襪包裹著,更加顯得修長細滑。

「你這個混蛋,讓我們等這麼久,怎麼補償啊?」雲夢輕扭著柔軟的腰肢,那雙勾人的眼眸春情蕩漾的看著方逸天,吃吃笑著。

「怎麼補償?你倒是說說?」方逸天懶散一笑,淡淡說著。

邪王帝妃:極品逆天馴獸師 雲夢當即伸手輕輕地揪住了方逸天的衣領,她那性感身子已經是若即若離的貼了上去,她吃吃笑著,說道:「就這麼補償!」

說著直接伸手將方逸天拉到了沙發上坐下,而後便是直接的坐在了方逸天的身上。

方逸天頓時禁不住的熱血激蕩起來,雲夢這個女人果真是熱情如火啊!

「逆推?我喜歡!」方逸天看著雲夢笑了笑,而後他的右手已經悄悄地伸向了旁邊有點局促嬌羞坐著的蕭姨身上。

蕭姨方才看著雲夢跟方逸天的露骨調情,一張俏臉早就是羞紅欲滴,可是內心深處卻是禁不住的湧起了一股異樣之極的衝動,一股炙熱的暖流更是在小腹間升騰而起。

神思恍惚間,卻是冷不防的看到方逸天伸手摟住了她,拉著她朝著他身上撲來。

「喔……」

蕭姨禁不住的嚶嚀了聲,猝不及防之下,嬌軀竟是失去了平衡,朝著方逸天的身上倒了下來。 雲夢辦公室外面,夢成廣告公司的員工正有條不紊的在忙著自己手頭上的事。

這家公司的員工大都是女員工,鮮有的那麼三四個男員工本來應該是身處花叢享受眾星捧月的感覺才是,無奈當初他們的父母生下來他們的時候太不爭氣,無論是外貌還是身材上都是良莠不齊,這樣的條件就算是身處花叢也不可避免的不被公司的美女員工所待見。

是以,這些男員工倒也是很有自知之明,紛紛收起了心中雜念,一心一意的撲在了工作上,用工作的熱情來抵抗身邊紅櫻綠柳的誘惑。

當然,就算是這些男員工有著什麼閒情逸緻,也是決計不敢在工作期間有任何的出格舉動,只因雲夢這個董事長的制度過於森嚴,稍稍有點逾越公司的獎章制度那麼後果可是很嚴重的。

也不僅是男員工,這裡的女員工也是一樣,這些年來,雲夢在他們的心目中早就是一個雷厲風行不近人情的老總。

雲夢在工作方面要求雖說嚴格,但是獎罰制服很明確,只要出色的完成工作的,獎勵的金額絕不會少,這點上雲夢倒也是很大方。

是以,雲夢雖說嚴格嚴厲,但這些員工也是打心裡敬佩這個能力出眾的老總。

距離方逸天走進雲夢的辦公室已經是大半個小時過去了,方逸天還沒出來,這些員工也不知道方逸天在裡面跟雲夢老總談些什麼,總之,他們倒是覺得方逸天身份似乎不簡單,能夠如此遭雲總待見的男人除了方逸天還真是沒別人了。

當然,他們也是決計想不到方逸天正在裡面跟著他們的美貌性感的老總在光天化日之下又是風又是雨的!

按照雲夢這個嚴厲老總在他們心目中的印象,除非親眼目睹要不然他們還真是難以想象平日看上去高貴典雅而又嚴厲之極的美貌老總會在他們的眼皮底下跟方逸天正在顛鸞倒鳳!

雲夢辦公室內。

蕭姨總算是知道雲夢口中所說的在辦公室裡面纏綿極為刺激的情況了,想想,一邊感受著那種直上九重天的巔峰感覺一邊看著辦公室外面的員工,那種刺激絕對是前所未有的。

加上方逸天功力又深,連番下來,早已經讓她嬌喘吁吁,那張潮紅美艷之極的俏臉上滿是春情嬌羞之色。

蕭姨嬌喘著,極大的滿足之後她便是嬌軀一軟,坐在了沙發之上。

方逸天也是有點累了,不過根本容不得他喘半口氣,雲夢的身體再度貼了上來……

直讓方逸天禁不住的在心中直呼著,男人吶,還真他媽的就是應該累一點!

不過話說回來,沒有一點降魔伏妖的能力,還真是無法收服這兩個正處在虎狼年紀的極品熟女,這點上方逸天倒還真是很有實力。

所謂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方逸天這種曠日持久、日出不窮的能力乃是經過了日積月累、日久年深才能練就出來的,絕非是尋常人能夠所望及的牛叉存在。 自從陸遠瞻住院之後,陸季庭和陸季延兩個人每天幾乎寸步不離的守在他旁邊。

也是由於那天氣血攻心的緣故,陸遠瞻後來講話十分費力氣,最後他也索性不怎麼開口說話了。

「哇!我看了這部劇之後完全迷上這兩個人了,趕緊在一起呀!太有cp感覺了。我現在什麼都不想了,我可以單身但是我粉的cp一定要在一起!」

「我去,我只是看了幾集電視劇而已,完完全全就被塞了一嘴的狗糧,天哪別的都不說,就他們兩個這顏值也實在是太逆天了!」

「哎,早知道我就應該去學武功,到時候遇上一個像江映寒這樣帥的師傅,真是太划算了!」

「我們粉絲強烈要求顧可彧和江映寒兩個人在一起,圓了大家的夢吧!」

自從那一部奇幻大劇《千山雪》播出了之後,收視率就一路飄紅,顧可彧和江映寒兩個人的師徒關係更是被人看成了cp,最後那些網友都像是入了戲一樣,不斷在網上高呼希望他們兩個人趕緊在一起。

這樣一來,就有非常多的媒體記者們希望採訪他們兩個,雖然他們的工作室現在在業內算是名聲大噪,但是比起大的經紀公司來還是有些吃虧。

小唐覺得這是一個宣傳的好機會,所以就挑了一家有口碑的媒體工作室,約了一個下午同顧可彧他們一起進行專訪。

雖然同顧可彧他們一起進行專訪的這家媒體工作是算是比較成熟的團體,但是來為他們進行專訪的卻是一些剛出校園的年輕人。

他們對網上的娛樂動向十分了解,問起話來也儘是往粉絲關心的地方講去,剛開始的話題顧可彧還能夠招架得住,後來就越來越尷尬她都沒好意思再回答。

對於這些話題她是不知所措,但是江映寒卻完完全全能夠招架得住,而且臉上還露出了那些讓人曖-昧的笑容,不管是任何問題到了他這裡都可以迎刃而解。

「大家都知道,最近江先生和顧小姐的這部新劇在網路上又吸引了一大票的粉絲,許多網友都高呼自己被塞了一嘴狗糧,並且希望你們兩個在一起,對於這個說法二位現在有沒有什麼特別的看法呢?」

那個年輕的記者手裡舉著話筒看向顧可彧和江映寒,眼睛裡邊還燃起了熊熊的八卦之火。

「對於網友們的呼聲,我首先要非常感謝大家對於這部戲的喜歡和對我們的支持,我本人非常欣賞顧可彧,我也非常希望能夠像大家說的那樣同她在一起,但是感情的事情是不能夠勉強,而且就算襄王有夢,神女也不一定有心。」

江映寒的話說的實在是模稜兩可了,但凡是有點腦子的人都聽得明白,他不過是在講如果顧可彧點頭答應,這對cp就實實在在的錘穩了。

顧可彧臉上只是露出了尷尬的笑容,不打算緊接著話題說下去,但是一旁的八卦記者們早就好奇的不得了了,更是有些激動的把話筒直接塞到了她面前。

「顧可彧小姐,江映寒先生對你的愛意已經非常坦誠了,針對他剛剛講的話您現在想要做怎樣的回應呢?」

顧可彧一下子被問得有些手足無措,攏了攏頭髮之後才繼續講道:「我和江映寒兩個人自從進入娛樂圈以來就一直相識了,在我心中他就是我最好的朋友,如果大家覺得我們兩個有那種CP的感覺,我也對此非常高興,這算得上是對我們演技和友情的一種單方面肯定吧。」

說完這話之後,顧可彧就停頓了幾秒鐘,臉上露出了有些釋懷的笑意,繼續說道:「至於阿寒剛剛講的那些話,希望大家只是當做玩笑聽聽而已,他這個人平日里私底一下就非常喜歡拿我取樂,我現在過得也很幸福,希望大家能夠祝福我的感情,也祝江映寒能夠找到自己喜歡的人。」

顧可彧沒有轉過頭去看向江映寒,也不知道他現在臉上究竟是什麼表情,對於這一切她是不想在這樣糊裡糊塗的任由發展下去。

她只想把兩個人之間的關係撇清,以免再出現一些影響她和陸季延感情的緋聞。

「借天斬!」冷印青無法面對了,這個時候也無法留手了,冷印青臉色猛的一邊,身上的靈氣融入手中的魚腸劍當中,冷印青也在跳動起來。

Previous article

黑龍現在是哭喪棍的器靈,是他用鬼血催生出來的,跟他自然是心意相通。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