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是的,」童阮阮說,「我想起來了,林小姐。」

童阮阮不知有意還是無意,看了眼慕淵臨,目光略有些曖昧,然後又接著說道,「林小姐好像跟目前慕總認識很久了。」

林雅說,「我的確是跟他認識很久了。」

林雅的目光充滿了崇拜,就像少女一樣,童阮阮看得清清楚楚。

忽然,童阮阮的餘光似乎瞥到一道熟悉的人影。

楚新月,她怎麼也來這裡了?

「我看到朋友了,去打個招呼,你們倆慢慢聊。」

童阮阮轉身離開。

慕淵臨目送童阮阮,一直看她停在一個女人面前說話,那女人似乎是她的朋友,他好像見過。

「淵臨哥哥,你和凱伊小姐……」林雅欲言又止,似乎在暗示什麼。

慕淵臨微微仰頭,「你想說什麼?」

擔心他厭惡,林雅忙說,「我只是隨便問問,不過凱伊小姐很美麗,應該會有很多男人對她趨之若鶩吧。」

慕淵臨的目光再一次落在不遠處的童阮阮身上,她跟楚新月兩個人聊得正歡,她們倆好像聊不夠,童阮阮又拉著她去了別的地方。

趨之若鶩。

他已經對她趨之若鶩了。

看到慕淵臨的視線一直都落在那個女人身上,林雅臉色一僵,眼底閃過一絲晦暗。

……

這一頭,童阮阮仍然在跟楚新月聊天,今天楚新月打扮得十分漂亮,童阮阮得知她來這裡,是為了拉投資,因為是正在研究一個項目,所以需要大量的資金。

如果能說服這裡的某一個富豪,給她投資的話,一旦研發成功,會賺得盆滿缽滿,不過這種事情是有很大的風險,一旦沒成功,所有的錢就打水漂了,所以比較難。

「新月,要不然我投資你吧。」楚新月是她的朋友,以前幫過她很多,現在她有需要,童阮阮自然願意幫她的。

楚新月搖搖頭,「還是不了,風險很大。」

「沒關係,我可以承擔風險。」

「阮阮,我知道你想幫我,可是這個項目我都自己都不知道會不會成功,萬一沒有成功的話,那麼大一筆資金就會損失,所以我不想把風險嫁接在你身上,我還是找一個更加適合的人給我投資吧。」

「新月……」童阮阮還想說些什麼。

楚新月,「我先找找看,如果能找到別人的話更好,要是實在找不到我再找你好嗎?」

看到楚新月這麼堅持,童阮阮點頭,「那好吧,到時候要是找不到一定來找我。」我看書

楚新月「嗯」了一聲,「好,謝謝你。」

「跟我客氣什麼。」

「阮阮,你今天為什麼要跟慕淵臨一起來?你對他不是特別的憎恨嗎?」

童阮阮扯了扯嘴角,「我倒是不想跟他過來,只是這個男人實在是太無恥了,我沒有辦法。」

「發生什麼事了嗎?」楚新月好奇的問,她有些擔心。

童阮阮說,「事情是這樣的。」

她將事情告訴了楚新月。

楚新月聽完之後,臉色都變了,「怎麼會這樣?他實在是太過分了。」

「他過分也不是一天兩天了,雖然我很討厭這樣子,可是也的確習慣了他的過分行為。」

「兩個孩子沒事吧?」楚新月擔心的問。

阮阮搖搖頭,「沒事,怎麼說慕淵臨也是他們的父親。」

聖墟 「凱伊小姐,慕總今天看起來心情不錯。」一個男人走了過來,「凱伊小姐實在是太有能耐了。」

一胎兩寶:墨少,嗜妻如命 童阮阮上下打量了他一眼,「你是……」

「我是明盛集團的董事長,我姓李。」

「原來是李董事長,你好。」童阮阮知道這傢伙跟自己搭訕肯定是看在慕淵臨的面子上,這些人虛偽的要命。

「不知道這位小姐是……」男人以疑惑的目光看向楚新月。

童阮阮眼睛轉了轉,似乎想些什麼,立刻說道,「我也是通過慕總跟她認識的,有一個醫學項目,慕總覺得非常有前景,所以打算投資。」

「是嗎?是什麼樣的醫學項目?」男人好奇的問道。

如果是慕淵臨看好的,那麼必然是非常有前景的,畢竟慕淵臨在外面名聲雖然不好,實在太過殘忍,可是他的眼光和手段的確特別高明,做生意這麼多年,從來都沒有虧損過,任何投資都是賺的盆滿缽滿,大家都喜歡跟著慕淵臨的這股風,也能大撈一筆。

童阮阮笑著說,「我的確是聽過,不過聽起來很複雜,對了,楚小姐,你來解釋給李董事長聽吧。」

童阮阮偷偷的給楚新月使了個眼色。

楚新月反應的很快,對眼前的男人說道,「慕總他比較感興趣,這也是我沒有想到的……」

話剛說到這兒,忽然,一陣浪漫的音樂響起。

現場的人,都開始邀請彼此跳舞,燈光也變成了非常朦朧曖昧的格調。

「小姐,我可以請你跳個舞嗎?」一個年輕的男人走了過來,朝童阮阮伸出了手。

童阮阮瞥了一眼不遠處的慕淵臨,只見那個男人目光正陰沉的往這裡看。

雖然童阮阮不喜歡跳舞,可是她喜歡看慕淵臨不痛快,於是沒有拒絕,大方的將手放在了那個男人的手心裡,然後對楚新月說道,「我先去跳舞,你們兩個也跳個舞吧。」

說完,童阮阮跟著這個男人走了。

而李董事長也邀請了楚新月跳舞。

兩個人一邊跳舞,李董事長一邊問楚新月項目的事情。

楚新月非常聰明的跟他解釋。

她要感謝童阮阮給他開了個好頭,把這件事跟慕淵臨扯上關係,所以李董事長才會對這個項目很感興趣。

……

這一頭,正在跟童阮阮跳舞的男人目光一直盯著她,「凱伊小姐,你真美。」

「謝謝誇獎。」

雖然這種話她聽得耳朵都生老繭了,不過總歸是誇讚,多多少少心裡還是開心的。

男人剛要張口再說點什麼,忽然,慕淵臨大步而來,一把將童阮阮攬拉進了懷裡。

男人嚇了一跳,對上慕淵臨的眼神,他打了個哆嗦。 周圍的人也發現了,跳舞的動作也都停了下來,往這裡看。

「抱歉慕總,我以為您忙,我沒有別的意思。」

男人說完,匆匆跑了,哪裡還敢再跟童阮阮跳舞。

童阮阮皺了皺眉頭,「慕淵臨,你幹什麼?」

「不許跟別的男人跳舞。」慕淵臨強行摟住她的腰,「想要跳舞和我一起。」

「我才不要跟你跳舞呢。」童阮阮推開了他,「你走開,別耽誤我找樂子。」

「找樂子?」慕淵臨的眸子閃過一絲厲色。

周圍的人都在往這裡看。

老公請接招 他一個冷眼掃了過去,周圍的人嚇了一跳,不敢再看,繼續跳舞。

「童阮阮,你好大的膽子,當著我的面的確就敢勾引男人!」

「嘖嘖嘖。」童阮阮一臉嫌棄的看著他,「好大的膽子?你以為你是誰呀?我們現在還在大清嗎?」

慕淵臨臉色冷然,目光直勾勾的盯著她。

忽然,他的面部表情稍微鬆懈了一些,「你想跳,就跟我跳。」

「我不想跟你跳舞,在場的人有權利選擇舞伴,憑什麼別人邀請我,你要干涉?還是你覺得你慕大總裁沒有魅力,任何一個男人都可以秒殺你?那你還真是脆弱。」

「……」

慕淵臨的卻是脆弱的,心肝都碎成了渣渣。

「……」

兩個人沉默了好一會兒。

慕淵臨的目光又瞥了一眼四周。

忽然,他嘴角勾起一絲邪笑,「行,你想跟別人跳舞,我不攔著你,不過要看看有沒有人邀請你跳舞,或者誰敢邀請你。」

慕淵臨往後退了一步,「要是沒人敢邀請你跳舞,那你就得認命。」

「……」

童阮阮不屑的輕哼了一聲,轉身離開。

……

果然,慕淵臨說的沒錯,沒人敢再請她跳舞。

看到不遠處的慕淵臨得意洋洋的模樣,童阮阮可不希望這傢伙稱心如意。

別人不邀請她跳舞,行,她邀請別人。

隱婚萌妻:錯惹天價老公 於是,童阮阮開始滿宴會廳的邀請男人跳舞。

然而,這些人一開始看到童阮阮邀請跳舞,十分興奮,可是一發現慕淵臨陰沉的臉色,立刻就慫了,馬上和童阮阮拉開距離,生怕惹怒了慕淵臨這個大炸彈。

童阮阮碰了幾次壁,不禁覺得這些人慫的要命。

難道她只能淪落到和慕淵臨跳舞嗎?

不管了,再試最後一次。

童阮阮環顧四周,看看有沒有看起來比較硬氣的男人。

忽然,她的目光發現一道筆挺高大的身影。

童阮阮壯著膽子走上前來到男人背後,「你好,先生,我可以請你跳支舞嗎?」?

「……」

背對著童阮阮的男人很明顯身子微微一怔,然後,緩緩的轉過身來。

當看清楚男人的樣子,童阮阮倒抽一口涼氣。

眼前的男人約莫30歲左右,擁有一張英俊到人神共憤的容顏,那雙漆黑的眸子,卻閃爍著像獵豹一樣的敏銳和殘酷。

僅僅對視幾秒,童阮阮瞬間有一種被他撕碎的感覺。

他的氣勢太過可怕,這種可怕感甚至讓她有一種,她寧願回到慕淵臨身邊的錯覺。

百里逸上下打量了一眼眼前的女人,低沉的聲音蘊著一股渾厚的質感,「你說什麼?」

「……」

童阮阮張了張嘴,剛想開口,可是轉念一想,沒人敢和她跳舞,自己幹嘛自找沒趣呢?

於是,她搖搖頭,「沒什麼,抱歉,打擾了。」

童阮阮轉身要走。

「等一下。」男人叫住了她。

童阮阮腳步一停,轉過頭來。

「我接受你的邀請。」百里逸放下手裡的酒杯,往面前靠近一步,朝她伸出手,嘴角掛著一絲饒有趣味的微笑,這笑容明明那麼好看,卻有一股致命的危險。書袋網

童阮阮忽然打了個寒顫。

這傢伙要跟他跳舞?

看這男人伸出手,好像是來真的。

童阮阮悄悄的看了一眼不遠處的慕淵臨,那傢伙正在往這裡看,隔著那麼遠的距離,她都能感覺到慕淵臨陰沉的臉色。

還是算了,不要連累別人,省得慕淵臨找別人麻煩。

於是,童阮阮的說,「剛才我認錯人了,不好意思。」

剛準備離開,忽然,手腕被一陣力道抓住,緊接著,一隻大手扣住她的腰,另一隻手握住了她的手。

童阮阮的身子,被一陣嫻熟的力道拉入跳舞的人群之中。

她還沒有反應過來,已經被這個奇怪的男人帶領著走起舞步來。

童阮阮臉色有些僵,「你幹什麼?」

「不是你要請我跳舞嗎?」

「……」

童阮阮定了定神,「難道你就不怕?」

「怕什麼?」他彷彿疑惑不解。

「因為慕淵臨,所有人都不敢跟我跳舞,你膽子倒不小。」

「慕淵臨,慕氏集團的總裁?」他問。

「是的。」

百里逸不慌不忙的笑道,「他的確有些本事,不過他的女朋友不願意和她跳舞,反而來邀請陌生男人,看來,他不懂怎麼討一個女孩子的歡心。」

「……」

童阮阮忽然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這個男人,看起來好像一點都不怕慕淵臨。

他悠閑的模樣,沒有半點壓力。

童阮阮轉過頭看慕淵臨,他將一杯紅酒喝完,然後直接拉著林雅的手和她跳舞。

很明顯看到林雅受寵若驚。

童阮阮冷笑。

這個慕淵臨,跟她杠上了是嗎?有什麼大不了的。

看到慕淵臨摟著林雅跳舞,童阮阮心裡不知怎麼了,或許是不爽,或許是不屑,她也不再排斥跟眼前這個男人跳舞,於是開始配合了起來。

一開始她是被這個男人帶領著跳舞,舞步都有些亂,然而現在兩個人配合很好,十分流暢自然。

「你叫什麼名字?」百里逸目光深深的盯著她,眼底閃過一絲不易捕捉的趣味。

「我叫唐斯.凱伊,凱伊珠寶的董事長,你呢?」

「我叫百里逸。」

「……」

童阮阮愣了一下。

而小智也是發現自己這話好像說得曖昧了點,不過話已出口想收都收不回來,只能裝作沒事人繼續看錶演。

Previous article

南宮離沒有和女人獨處的經驗,她要走,他肯定是不想的,可自己也不能胡來唐突了人家。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