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林助理,你覺得我這個提議不太好?你怎麼這個表情?」

林均無奈,誰聽到都不會覺得好吧。

「爺,我是覺得太過於鋪張浪費,要是小少爺天天在公司我倒不反對,關鍵是他以後會在哪裡生活都不知道呢。

這樣勞師動眾,斥巨資給小少爺準備遊樂園,估計不是我,公司的職員都會反對吧,請爺三思。」

「我已經十思,誰敢反對?我又沒讓他出錢修。」

「爺,我知道你有錢,但也不是這麼砸著玩的啊。」

「為了我兒子,我樂意。」

林均:「……」

某人的智商已經下降到三歲,變成了一個幼稚鬼,你怎麼能說過他?

司厲霆沒好氣道:「不過就是鏟一個停機坪和花園,兩樓辦公室而已,有什麼大驚小怪的,你要是再羅嗦,你信不信我把這樓都給鏟了?」

「爺,我錯了,我一會兒就去找設計師。」

「一會兒?」司厲霆冷眼掃來。

「不不不,我現在就去。」

「這還差不多。」司厲霆抱起懷中的孩子,「諾諾,爹地給你修一個遊樂園,以後你長大了就能天天玩,你開不開心?」

林均含淚奔走,以前的司厲霆是睿智,現在的他是……幼稚!

還我冷酷無情的總裁大人!

顧錦在家用完午餐,準備休息一下,她接到了林均的電話。

不是司厲霆,而是林均,今天他要開會,難道寶寶出了問題?

顧錦心中一緊,飛快接起了電話。

「寶寶沒事吧?」

「寶寶沒事,太太,我們公司有事!」電話那邊的林均已經要哭了,他可不能讓司厲霆胡來。

跟了司厲霆這麼久,他當然知道司厲霆的性格,說一不二。

只不過以前是做一些項目的重要決定,現在是為了兒子要千金一擲了。

「太太你放心,小少爺好得不能再好了,有事的不是小少爺,是爺。」

顧錦心更緊張了,連忙丟掉手中的書,難道邁克他們這麼快就來尋仇了?

「他出什麼事情了?」

林均聽到顧錦的語氣緊張,趕緊解釋:「太太,少爺也很好,他沒受傷。」

顧錦這才鬆了口氣,如今不只是司厲霆杯弓蛇影,她又何嘗不是呢?

「那就好,是不是厲霆哥哥在開會,寶寶尿了或者是餓了?」

想著林均一個單身漢,應該不懂得怎麼照顧寶寶,一定是朝自己求救來了。

「也不是,小少爺的狀態很好。」

這對夫妻都沒救了,張口閉口全是小少爺。

「太太,之前小少爺在哭,少爺就取消了會議,不過你放心小少爺後來就消停了,但是少爺他……」

「他怎麼了?」顧錦帶了兩個月的孩子還是比較清楚錦諾的脾氣。

一般情況下他是不會哭的,就算是哭也會很快就恢復過來,他的情況不用擔心。

「爺要給小少爺修建一個兒童樂園。」

顧錦點點頭,「這很好嘛,厲霆哥哥想得真周到。」

寵兒狂魔又多了一位,顧錦辛辛苦苦將錦諾生下來,錦諾差點就死了,她一直都為這件事感到內疚。

比起正常出生的孩子,顧錦更加珍惜和呵護寶貝。

林均深感無力,要是顧錦也失去理智的話那就完了!

「太太,你忘記問我爺在哪裡修了。」

「對哦,他打算在哪裡修?」顧錦想了想,「反正家裡後花園挺大的,可以剷平給寶寶修,或者把旁邊的地買下來。」

不愧是兩口子,說話口氣都是一模一樣,不想鏟這裡就是想鏟那裡。

「太太,要是爺在家裡修我也就不說什麼了,關鍵爺是想要在把我們公司頂樓兩層給拆了修,連停機坪都要鏟了。」

「什麼!他是瘋了么?」顧錦也有些吃驚。

「這倒沒有,爺只是太喜歡錦諾小少爺了,太太,現在的爺完全就聽不進去我說任何話,只有靠你了。

美女總裁的最強高手 小少爺平時都不會來公司,況且現在太小也玩不了,如果只是因為小少爺而興師動眾,公司的人肯定會有意見。」

「你說的對。」顧錦還算是有理智的,司厲霆和她們母子分開一年,在自己懷孕的時候沒有照顧自己,他心裡很愧疚。

也正是因為愧疚,他恨不得將一切最好的都給她們,不管她們需不需要。

顧錦嘴角微微上揚,這樣的三叔又笨又有些可愛。

「太太,帝凰就交給你了!」林均說得一本正經,司厲霆活像是一個昏庸的皇帝,而顧錦則是拯救蒼生的聖女。

「林助理,你放心吧,帝凰不會有事的。」

「謝謝太太,爺在叫我了,我先掛電話,太太再見。」

林均鬼鬼祟祟掛了電話進來,希望他已經改變了主意吧。

進門就看見司厲霆的兩眼亮晶晶的,「林助理,你過來看。」

「爺,有什麼吩咐?」

「這是我剛剛繪製好的草稿,你看怎麼樣?」

這個繪畫天才也不用將才能展現在這種地方吧!況且自己就出門打了個電話,他居然連草圖都畫好了。

「爺,那個什麼……」

「有什麼意見你儘管提,是不是場地太小?」

林均趕緊擺手,要是再讓某人自由飛翔下去,一會兒真的會將帝凰給剷平不可。

如今他的身份不同,沒有帝凰,他還有美國的龐大家族企業。

可是自己就不同了,帝凰是他和司厲霆一手一腳做起來的,也就相當於自己的孩子一樣。

臨時妻約 在司厲霆離開以後,他有兩次重感冒昏迷在公司,這麼堅持的原因就是不想破壞他們的心血。

「不是的爺,我只是想要提醒你,你不是約了太太兩點鐘見面,鮮花已經準備好,你現在要去接太太,預計路段有些堵車,你需要現在就出門。」

司厲霆這才看了看錶,「林助理,還好你提醒我了,差點忘記了大事。」

林均抹了抹額頭上的汗水,太太啊,接下來就看你了。

司厲霆穿好西服,一把將錦諾抱起。

「諾諾寶貝,馬上就要見到媽咪了,你開不開心?很開心對吧。」

傾世羽狐:古怪九小姐 饒是沒有人回答,他仍舊自問自答玩得很嗨。

林均覺得想見顧錦的應該是他才是,哎,好好的一個霸道總裁說變就變了。

司厲霆走到門口回頭,一臉嚴肅道:「對了林助理。」

「爺,有什麼吩咐。」每次當司厲霆露出這樣嚴肅的表情,那就代表有重要的事情要交代。

「草稿不要給我丟了,明天記得找設計師過來。」林均臉垮塌了下來,「是,爺……」 顧錦穿戴整齊,司厲霆突然叫她出去,那肯定是約會吧。

兩人在一起之後反倒沒有那麼多時間可以去風花雪月,關鍵是現在不管去哪都會帶著一隻小包子。

「太太,少爺接你來了,你可以下去啦。」

「好的。」顧錦放下口紅,提著裙擺下了樓。

她今天穿了一條鵝黃色的小碎花裙子,栗子色的髮絲編著韓式編髮盤在耳後。

要是不認識的人肯定會覺得她還是個少女,哪裡像是剛剛生過孩子的媽媽?

司厲霆站在車邊等候,繁花似錦的院子中,他看到顧錦提著裙子朝著他飛奔而來。

像極了幾年前,他才和她定情那時候的情景。

優雅的嘴角牽起一抹笑容,「慢點跑,別摔著了。」

顧錦眼中的司厲霆身材修長,西裝革履,單手抱著寶寶,從霸道總裁轉型到奶爸也挺好。

司厲霆一把將她攬入懷中,一手抱著一個寶貝。

「蘇蘇,這麼著急幹什麼?」

「當然是想諾諾了,一個上午沒有見到寶寶。」顧錦趕緊從他懷中撈出小諾諾。

聞著諾諾身上的奶香味,顧錦才踏實了不少。

一旁的司厲霆則是一臉哀怨,他還以為顧錦是朝著自己奔來的,誰知卻是為了這個小不點。

「諾諾,一個早上沒見,有沒有想媽咪啊?」

顧錦抱著諾諾開心的不得了,但是連正眼都沒有看他一眼,這一點讓司厲霆很不爽。

他幽怨的在旁邊回答:「諾諾還小,現在怎麼會知道這些?」

他一本正經回答,絲毫沒有想過先前他抱著諾諾自言自語的時候人家能不能聽懂。

「別小看我們諾諾,你看他在對我笑,肯定也是很想我的。」

顧錦要不是顧及著自己唇上塗著口紅,她現在已經親上去了。

「諾諾真乖,天底下怎麼有這麼乖的孩子呢?」

當真是父母看自己的孩子都是越看越喜歡。

司厲霆一臉鬱悶,「蘇蘇,你就只想諾諾,難道都不想我的?」

顧錦這才抬頭起來正眼看司厲霆,「厲霆哥哥,你不是連小諾諾的醋也吃吧?」

司厲霆感受到了一些危機感,他緊緊抱著顧錦,「你是我的,只能是我的。」

「好好好,我是你的,不過現在諾諾還小,我得照顧他。」

「等小不點長大了,我就將他踢出家門,不讓他妨礙我們。」

顧錦輕笑一聲,「厲霆哥哥,我覺得你比諾諾還要小。」

「在我心裡,蘇蘇是第一位,第二位才是小不點,那在蘇蘇心裡呢?」

顧錦有些無奈,司三歲是越來越小了,居然要和諾諾爭寵。

「厲霆哥哥和諾諾同樣重要。」她巧妙的回答。

某人根本就不買帳,非要問出一個答案,「蘇蘇,我不管,沒有並列,只有第一和第二,在你心裡,是我重要還是他更重要?」

「你重要行了吧?」顧錦只好先將這位先生的事情搞定。

司厲霆冷哼一聲。「不行,不是行了吧,而是肯定的答覆。」

顧錦一字一句道:「在我心中,厲霆哥哥最重要,小諾諾第二。」

幼稚的某人這才在她臉上親了一下,「這才乖,小蘇蘇,任何人都不能取代我們在彼此心中的地位。」

「可錦諾不是別人,他是我們的孩子。」顧錦慫了慫肩。

「他是我們的孩子沒錯,卻沒有和我們共患難,反而他的這條命是你拚死保下來的。

算起來是他欠了我們,而不是我們欠了他,他只能排第二。」

司厲霆一本正經的給顧錦分析,顧錦雖然有些無奈,不過知道司厲霆對她在意。

大明虎賁 「好,我知道了,你最重要。」

司厲霆眉間的一絲陰雲這才消失,給顧錦打開了車門。

「蘇蘇,跟我去個地方。」

「厲霆哥哥,要去哪啊?」

司厲霆神秘一笑,「到時候你就知道了。」

顧錦也不再多問什麼,在車裡兩人都在和寶寶玩,連最無聊的坐車時間都不無聊。

車子停到了一個攝影工作室,顧錦反應過來,「厲霆哥哥,我知道了,你是想要給我們照全家福對吧?你想得真周到。」

這個工作室打造的就是奢華寫真,自家就專門布置了外景和內景,一年四季都能給客人拍出最好的照片。

很多明星和富豪的婚紗照都是這個工作室,今天所有員工嚴陣以待,將其他人的預約都推了,專門接待他們。

「司先生,司太太,你們好,很高興你們能選擇我們工作室為你們服務,裡面請。」

說起來顧錦還沒有來得及和司厲霆好好去拍一套婚紗照,現在連孩子都有了。

「謝謝。」

諾諾還小,也不適合折騰太久,兩人並沒打算逗留太久的時間。

顧錦正襟危坐抱著小諾諾,以前她看到別人家的全家福就很是羨慕,沒想到有一天她也有這樣的機會。

腹黑總裁夜夜撩 她一定要照一張莊嚴大氣的,然後洗出來掛在客廳。

「司先生,你可以離太太遠一點嗎?」攝影師提醒道。

來這裡拍攝全家福的大多都是嚴肅的形象,畢竟要掛在很顯眼的地方讓客人觀看。

誰知道司厲霆卻是將手搭在了顧錦的肩膀上,要是日常這麼拍照肯定沒有問題,結婚照就更好了。

但這是一張嚴肅的全家福,他的風格不太對。

司厲霆冷眼掃來,「我自己的老婆我為什麼要離遠一點?」

「司先生是這樣的,這家全家福你們是準備掛在顯眼的地方,我認為需要嚴謹一點。」

「我的全家福由我說了算,就這麼給我照。」司厲霆直接將手放到了顧錦的腰間,俯身過去親吻著她的臉頰。

兩人雖然已經親吻過很多次,但在大庭廣眾之下,顧錦小臉一紅。

攝影師按下快門,沒想到不過隨意一照,竟然會這麼完美。

並不是那些豪門世家嚴肅的全家福,畫面中的男人英俊,女人秀美。

男人側著身子親吻著她,女人有些羞澀,小臉微紅,眸光低垂,嘴角溢出一抹甜蜜的笑容。

而她懷中所抱著的寶貝彷彿也感覺到了爹地媽咪的甜蜜,咧嘴笑得很甜。

「好完美的全家福。」連攝影師都不由得驚嘆,本以為全家福最好是莊嚴肅穆,然而此刻看到這張照片。

一家人其樂融融,尤其是男女之間的互動更是讓人覺得很是羨慕,好有愛的一家人。

顧錦和司厲霆也很滿意,司厲霆親了錦諾一下,「寶貝配合得真好。」

顧錦本來還以為會折騰好幾次,沒想到一張就搞定了。

還趴在邁巴赫後座的姜辰倒是不知道二青的怨念,不過就算是知道了,也只會得意的嘲笑。

Previous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