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前輩,您還搞我全家么?」陸凡輕描淡寫地問了句。

貪婪氣若遊絲搖了搖頭,陸凡的這兩波操作已經顛覆了他的認知,開什麼玩笑,他這個小混蛋不搞自己全家,自己就TM已經要燒高香了。

更何況,今天這番陷阱折磨,他怕是幾個月之內都下不了床了,拿頭去搞?

貪婪想離開椅子,動了動,椅子上的機械手又把他牢牢地按了回去。

艹,誰設計的這麼SB的機械手?

……他自己,沒錯,是他自己。

貪婪露出一陣苦笑,搖了搖頭。

「前輩,來,我和您聊聊。您看這樣好不好,咱們再這樣下去,也沒什麼意思,僅僅是浪費彼此的時間,您就開口認個輸,讓我去下一層吧?」陸凡和藹地說道,尊老愛幼可是傳統美德,這一點他自然是知道。

貪婪沉默著,沒有說話——錢世龍交給他的任務可是要一直把陸凡留在這一層,現在他要是放走陸凡,錢世龍可不會給他好果子吃。

看到貪婪沉默著,陸凡嘆了口氣,又隨手丟了骰子。

新到的格子上,是熟悉的一行字:投資生意失敗,回到8號格子。

於是,第三輪四重天陷阱開始了。

電動馬達椅帶著貪婪去了一號房間接受水淹。

嘩啦嘩啦嘩啦~

電動馬達椅帶著渾身上下滴著水的貪婪回來。

陸凡:「前輩,您現在認輸還來得及。」

貪婪:「……」

電動馬達椅帶著貪婪去了二號房間接受火烤。

呼哧呼哧呼哧~

電動馬達椅帶著渾身上下冒著煙的貪婪回來。

陸凡:「前輩,您這又是何苦呢,認輸吧,哎。」

貪婪:「……」

電動馬達椅帶著他去了三號房間接受冰凍。

噼啪噼啪噼啪~

電動馬達椅帶著渾身上下都是冰渣的貪婪回來。

陸凡:「……」

貪婪:「……」

電動馬達椅帶著他去了四號房間接受電擊。

滋啦滋啦滋啦~

電動馬達椅帶著毛髮已經徹底豎起來的貪婪回來。

陸凡:「……」

貪婪:「……老、老夫……認輸……」

身上滴著水、冒著黑煙、掉著冰渣、閃爍著電火花的貪婪,舉起了自己的雙手。

因為有一方認輸,遊戲結束,椅子上的機械手限制也解除了。

陸凡嘆了口氣,小心翼翼地把那枚古檀木骰子放回了貪婪面前,就背著手,和等在一旁的伊利亞一塊走回了中央的升降台。

貪婪顫抖著手,撿起那枚陪伴自己多年的老夥計骰子,愛惜地用手撫摸了幾下。

「再見了,老夥計……」

他這樣說著,然後猛地一甩手,把骰子朝地上一扔,然後啪地用腳踩碎!

「嗚嗚嗚嗚嗚嗚~」貪婪捂著臉哭了起來,老淚縱橫。

在這一刻,他的一生所建立起來的榮耀、尊嚴,全部被陸凡無情碾碎,他累了,決定徹底金盆洗手了。

大廳中的賓客們,沉默著,看著屏幕里的貪婪失態地哭著,這師徒三個人今晚也太TM慘了點吧…… 這師徒三人,以前在世龍娛樂城是何等的威風,但是在面對陸凡的時候,竟然被搞成了這副德行。

大廳賓客們看向陸凡的眼神,除了最開始的讚賞之外,竟多了一絲敬畏之意。

眼前這個少年決非等閑之輩。

「叮,任務【突破世龍娛樂城暗廳三樓!】完成,系統獎勵言靈值50點。」

「暴擊!高人群效應額外獎勵言靈值10點。」

「暴擊!高震撼場景額外獎勵言靈值10點。」

「暴擊!對象高恐懼額外獎勵言靈值10點。」

「超暴擊!對象異常屈辱額外獎勵言靈值50點。」

「接到新任務:【突破世龍娛樂城暗廳四樓!】」

看到自己這一波操作,把對方打出了高恐懼效果,陸凡還是挺意外的。他以為貪婪這老頭,一副風輕雲淡的樣子,也許早就超然於物外、寵辱不驚了,沒想到也是個膽小如鼠之輩。

而且,額外打出的這個「異常屈辱效果」是什麼鬼?

他點開詞條說明,明白了個大概。

如果自己在任務中擊垮的敵人地位越高、威望越重,像是那些經常是什麼泰斗、至尊之類稱號加身的人物,在將他們的自信心摧毀之後,就能收穫大量的獎勵。

比如在剛才的那波任務,陸凡直接讓對面的貪婪懷疑人生,親自用腳踩碎了陪伴自己多年的骰子,這樣效果比較好,打出了一個超暴擊。

關上系統界面,陸凡定了定神,繼續向四層進軍。

看到陸凡二人至今為止都很順利,屏幕中的錢世龍也有點坐不住了,他表面上仍然維持著碇司令的動作,看似淡定無比,內心則是慌的一批。

他拿起對講機,悄悄對自己的秘書說道:「去,讓黑衣人們準備一下,如果這小子真的是闖過了第七層,直接做掉他!」

「是!」

對講機里傳來乾脆果斷的聲音。

黑衣人,乃是世龍娛樂城豢養的打手集團,是世龍娛樂城除了七大罪之外,最重要的核心戰鬥力。

之前綁架莫小萱和莫盛這些事情,都是黑衣人下的手,他們中有很多認,長年專業做這一行,後來被世龍娛樂城招安,成了專職打手。

他們最大的特點就是冷血無情,眼中只有作戰目標,別無旁騖。

……

東海市東山區警察局,特別搜查課辦公室。

雖然已經是晚上接近十點,但是特搜課這一層仍然燈火通明,原因無他,這個科室接手的都是其他科室轉過來的棘手案件,甚至疑似靈異事件和外星人目擊事件,都朝這裡丟。

如果不加班辦案,根本就處理不完這些爛攤子,所以特搜課在警局也有一個外號,叫背鍋王。

此時,特搜課這一層,最中間一個門牌上掛著「課長室」的房間內,一名女警官正在辦公桌后翻閱著案件的卷宗。

這是一個約莫不到三十歲的年輕女性,身著幹練瀟洒的警官制服,漂亮的臉蛋,高挑的身材,一頭馬尾長發,再搭配上略顯知性的金邊眼鏡,顯得英氣十足。

最重要的是,在嘴角的下方,還有一顆小小的美人痣,讓本就嫵媚的臉蛋,更是平添一絲魅惑之意。

她手上這封案件的卷宗,上面的名字是《世龍娛樂城調查卷》。

此時美女警花黛眉微蹙,不停地思索著。

在不久之前,東海市第一中學一個涉嫌傷害學生的老師被逮捕,經過他在警局的交待,是因為一時起了貪念,去了世龍娛樂城玩遊戲,結果賠的底兒掉,所以才越陷越深。

得到這個線索之後,特搜課馬上帶人去世龍娛樂城調查,但是無論如何也沒有查出來什麼線索。

雖然她有直覺,這個世龍娛樂城一定有問題,絕不像表面上那樣由舞廳和咖啡館之類的設施組成的地方。

但是,這些傢伙狡猾的很,特搜課這邊接連搞了三次突擊調查,最後都無功而返。

於是,調查就這樣陷入了僵局,本來,朱提首的這句線索,也只能說有一定的可信度,特搜課這邊在三次調查沒有結果之後,完全可以結案。

但是她的職業直覺告訴她,一定還有什麼她沒有查到的地方。

於是,她也只有大半夜地留在辦公室看卷宗,想發現一些自己可能忽略到的線索。

砰地一聲重響,辦公室的門被推開,一個看起來很年輕的女警員火急火燎地走了進來。

「小白,和你說了多少次了,下次進來之前要記得敲門!」女課長很是不滿。

「雷霆課長,世龍娛樂城的案子有進展了!」年輕的女孩一邊喘著粗氣一邊欣喜地說道。

「哦?快說來聽聽。」這位名叫雷霆的美女課長,趕緊坐回了辦公桌后。

「今晚上大概九點半左右,一個渾身赤裸的男子從世龍娛樂城大樓的某處窗戶破窗而出,跌落到外面的巷子里,當場暈了過去。後來,躺在地上的他被一位路過的女士發現並報了警。

其他部門的同事趕到現場把他救醒之後,發現他對警察反應過度,神色慌張,似乎內心有什麼隱瞞。

同事們不敢怠慢,於是對他抓緊進行突擊審訊,剛才審出來他自稱是世龍娛樂城的一個什麼七大罪的成員,綽號叫『暴食』,他說他是被自己的搖獎機給一屁崩到大街上的。

我們最後大概就問出了這麼幾個線索,到後面他就開始又哭又笑,似乎是受了什麼刺激,再也不願意說什麼了。

而且,據去現場處理的同事說,今天晚上在世龍娛樂城所在的那條街,似乎發生了一起小規模的爆炸。隨後,娛樂城前門大街附近路段,都被一些廢棄的車輛堵住,似乎是有人在特意在阻止消防車和其他人員進入。

此事看起來非同小可,於是就通知了我們這邊。」

雷霆一邊聽著白警官的報告,臉上一邊露出興奮的光芒。

苦苦調查了多日沒有找尋到的破綻,說不定馬上就能有突破口!

「小白,立即組織人手,我們馬上去一趟世龍娛樂城!全課放假的也要回來,全員出動!」

她的眼睛微眯起來,露出一絲亮光。

…… 世龍娛樂城暗廳·四樓。

在中央的升降梯到達這一層后,陸凡觀察了一下周圍。

這一層和三層的兒童樂園又完全不同,四周是通體漆黑的大理石牆面,上面鐫刻著三種浮雕圖案。

這三種圖案,陸凡看一眼就知道代表什麼了,因為這些圖實在是太過熟悉了。

剪刀、石頭、布。

——沒錯,這一層的房間之中,全部是手掌的圖案,而且是經典的猜拳遊戲的三種手勢。

在大廳的最中央,有一個小桌,桌子的兩側分別有兩個巨大的鐵箱子。

在小桌的後方,坐著一個年輕的男子。此人身材健碩、肌肉發達,而且年紀輕輕就一臉的絡腮鬍子,看樣子很是豪放不羈。

「歡迎來到世龍娛樂城第四層,我是這一層的守門人,七大罪之一的【懶惰】!」

陸凡在心裡吐槽,對方這精氣神可一點也不像是懶人的樣子。

似乎猜到陸凡心中的疑問,懶惰主動解釋了起來:「在我以前血氣方剛的時候,總是渴望著與這個世界上各種各樣的人進行決鬥,那期間打了大大小小很多場,結果是有輸有贏,後來,我產生了怠惰。

沒錯,我厭倦了複雜的出招,也厭倦了比武場上的勾心鬥角玩臟套路,懶惰促使我尋找著一種能夠高效地決定勝負並對失敗一方施加懲罰的方法。

最終,我的注意力漸漸被「猜拳」這種古老的遊戲所吸引,這是一種簡單粗暴但又不完全靠運氣取勝的遊戲。我敢說,發明這個遊戲的人,一定是天才。我想你也一定會喜歡這種決鬥形式。」

懶惰用一副翻譯腔眉飛色舞地介紹著,陸凡聽得一愣一愣的。

之後,懶惰向陸凡介紹了這一層的通關規則,十分地簡單粗暴:

陸凡和懶惰將進行猜拳遊戲——沒錯,沒有任何附加的規則,就是傳統意義上的猜拳,平手的話就繼續猜,直到分出勝負。

然後獲勝的一方將獲得武器「戰錘」,而失敗的一方則獲得防具「大盾。」

持有戰錘的人可以對持有大盾的人進行攻擊,但雙方都不能離開桌子旁,而且攻擊只能有一招。猜拳失敗也不一定就要挨揍,他可以及時地舉起「大盾」進行格擋。

於是雙方就這樣進行猜拳,然後在分出勝負的一瞬間,用鎚子或者盾做出行動,尋找間隙攻擊或者躲避對方,直到其中某一方被打得再也無法行動。

陸凡看了一眼懶惰的塊頭,明顯是既能打又能扛的類型,估計正因為這樣,他才選擇用猜拳這種單純考驗打人能力和抗揍能力的遊戲來決勝負。

某種意義上,這確實是極致的懶惰啊!

陸凡也不想耽誤時間,這種情況,最好是一招定勝負。他一邊觀察著周圍的概率線,一邊走到懶惰的對面。

看了一眼身旁那個像保險柜一樣的小箱子,據懶惰所說,在猜拳遊戲分出勝負的一瞬間,這個箱子就會打開。

裡面會根據猜拳結果升上來一個鎚子或者大盾,這時就考驗雙方的反應速度了。

陸凡點點頭,這個遊戲,說實話,有那麼點西部槍戰片里決鬥的意思。

「呵呵,你能打敗樓下那師徒三人的蠢貨組合,我一點都不奇怪,單純指望靠運氣的遊戲,早晚有一天會翻車。但是你來到第四層就不一樣了,猜拳這種遊戲,是一種博弈論的運用,可絕不是簡單的靠運氣就能定勝負!」

懶惰看了一眼陸凡,聲音也似乎是從鼻孔中發出來的,似乎對樓下的貪婪師徒三人很是不屑。

看來這七大罪內部,也不是很團結嘛,都說文人相輕,你們這些搞笑藝人怎麼也玩起了這一套?陸凡的內心毫無波瀾,甚至有點想笑。

不過,當陸凡看到掛在這懶惰身上的概率線時,表情卻慢慢嚴肅起來。

【動作】出剪刀,概率33.333333%,

【動作】出石頭,概率33.333333%,

【動作】出布,概率33.333333%。

這TM就蛋疼了啊,雖然言靈系統可以提前預知未來一段時間內的事件概率,但這傢伙懶得進行任何有傾向的思考,完全是按照自己在出拳一瞬間的潛意識來隨機決定,這到底是有多懶啊啊啊啊啊啊!

如果對方出三種手勢的概率是平均的,那概率線顯示器將沒有任何鳥用,因為讀小學的人也能算出來這種概率。

這可謂是他闖入這世龍娛樂城以來,遇到的真正意義上的第一個難關了。

樓下的那三層,說白了,陸凡可以去調整概率,獲得自己想要的結果。

但是眼前這個腦袋一根筋的傢伙,出什麼東西,完全是不確定,而且現在的言靈系統,改變一次人的行為,需要花費的言靈值,也是一個天價。

該怎麼辦呢?有什麼辦法能加大自己的贏面?

陸凡可不太想在眼前這傢伙身上浪費太多時間,不然錢世龍那老傢伙按捺不住自己的色心,掀開了小萱的裙子,可就不太妙了。

看到陸凡沉默著,懶惰心中就更加愉悅了,他嘆了口氣:「哎,所以說啊,樓下那就是活脫脫的三個廢物,混了這麼多年,還只能在前三層當看門狗。不自己動腦子,單純想靠運氣不勞而獲的人,下場是這樣的。」

陸凡在心裡吐槽,你這傢伙不也是懶得動腦子嗎,看看你那平均得不能再平均的概率線啊啊啊啊啊啊,你有資格指責別人?

不過,就在這一瞬間,他腦袋中忽然靈光一閃!

懶得動腦子?對啊,既然對方懶得動腦子,還說得這麼一套套的,那陸凡就幫他動動腦子好了! 而且懶惰剛才自己也說了,猜拳是一種充滿著博弈論的遊戲。他有必要提醒一下對方,什麼叫博弈論。

想到這裡,陸凡微微一笑:「哎呀,你也不要把樓下的三位前輩說得一無是處,他們三個確實很厲害,要不也不會這麼多年讓你在這第四層安心地偷懶不是。」

陸凡忽然幫下面那三位說話,懶惰倒是略微有些意外。

看到自己的話成功地吸引了對方的注意力,陸凡繼續波瀾不驚地說道:「他們三個會敗給我,完全是實力上的差距,或者咱們說得直白一點,就是智商上的差距。」

「哦?看來你對自己的智商很自信啊?」懶惰不屑地一笑。

「那可不是,比如現在……」陸凡露出狡黠的笑容,「我就能通過你的表情、你的肢體語言,猜出接下來的猜拳你會出什麼手勢!」

懶惰的鼻子哼了一聲,他想著,反正自己這些年坐在這四層,也挺無聊的,既然難得有個挑戰者能到這一層,就陪他玩玩好了。

「那你倒是說說看。」

陸凡故作深沉地觀察了懶惰三秒鐘,開口道:「我剛剛看你的左手食指和中指微微張開,所以我猜你一定會出剪刀。」

懶惰的表情波瀾不驚,用一副關愛智障的眼神看向陸凡,心想,我TM自己都沒決定好到底要出啥,你就知道啦?你是半仙吧?

心疼不已的將她抱在懷裡,感受著她的柔軟,之後輕聲說道:「既然如此,那為夫也沒什麼能做的,只能全力支持你。說吧,需要我做什麼,你吩咐就行。」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