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也就是金俊才的出現,他才感受到了一絲絲的威脅,以前他可是金家唯一的少爺,哪裡需要做什麼呢?平日里除了吃喝玩樂之外,真的找不到其他的事情來做。

「讓開,否則別怪我無情了。」

楚紅咬著銀牙,手中驟然出現了一把閃爍著神光的神劍,恐怖的氣息也在她的周身波動,金俊才想要做什麼,她心裡也同樣無比清楚明亮,可她懶得理會,但是,如果金俊才膽敢阻撓他跟林逸的相逢那便是死罪,她楚紅絕對不介意送金俊才歸西。

「吆喝,楚紅姑娘這是想要跟我動手了?」

金俊才一看,嘴巴一咧,輕蔑,不屑地冷笑了起來,以他的身份跟地位,還有金家的實力,收拾區區一個楚紅,那是再簡單不過的小事情,楚紅不動手便罷了,一旦動手,今天便是有金大保護著也休想活著離開。

林逸見狀,面色陰沉了下去,當即上前一步,氣息外放,頓時宛如奔騰洶湧的大海一般攜帶著一股無邊無際力量偉岸到驚天動地的波動,直接朝著金俊才碾壓而去,他現在的修為跟實力便是遇上教主級別的強者都有一戰之力,更何況這金俊才也不過才是區區荒古之境初期的修為,在他林逸的面前簡直就像是地上的螻蟻一般,弱小,如何能夠擋的住林逸的氣勢呢?

林逸氣勢一出,在場眾人個個都是面色大變,如臨大敵一般,特別是金俊才,整個人幾乎瞬間就開始後退,雙眼之內更是充斥著濃濃的驚悚之色,這一股恐怖的波動他擋不住,而且,林逸的強大也超出了他的預料,以至於整個人直接被林逸的氣勢壓的如同大海之上的一葉浮萍一般咯噔噔的後退了七八步才勉強穩住身形。

楚紅見狀腳尖在地上輕輕一點,整個人便身輕如燕直接落在了林逸的面前,隨後伸開藕臂,緊緊的攬住了林逸的脖子,「你個大壞蛋,我還以為你死了呢,這麼久都不來接我,是不是不想要我了?」

平日里風風火火能夠獨當一面的楚紅,此時卻如同鄰家小女孩兒一般委屈的在林逸的耳邊質問倒。

感受著楚紅的柔情,林逸的嘴角抑制不住的浮現了一抹溫柔之色,白凈有力的大手,輕輕的拍打著楚紅那如同綢緞一般順滑的脊背,溫柔憐惜的笑道:「你在這裡,便是海沽石爛,我也會來接你,只是這次的事情你也知道,出了一些變故,所以耽誤了一點兒時間。」

楚紅一聽,這才想起那一戰的兇險,急忙抬頭無比緊張的盯著林逸問到:「怎麼樣?有沒有受傷?」

「沒事兒,你的男人自然是這天下最厲害的,而且……」

林逸聲音稍微停頓了一下隨,隨後湊近楚紅的耳邊小聲嘀咕了兩句。

楚紅一聽,頓時眼睛一瞪,臉上充滿了濃濃的驚訝之色,渾然沒有想到這次最大的贏家竟然是林逸,隨後整個人美滋滋的挽著林逸的胳膊,乖巧安靜的站在了林逸的旁邊,她相信自己的男人會把事情處理好的。

而金太保此時也走到了林逸的面前,有些唏噓到:「老大這次九死一生?」

「哈哈,那不可能,老子的戰鬥力遠不是你這種戰五渣能夠相提並論的。」

林逸盯著金太保得意洋洋的笑到,隨後手臂一甩,一枚廚戒指直接朝著金太保飛了過去,「這次得到了不少的修行資源,你先拿一部分提升自己的修為吧。」

「修行資源?」金太保神情一怔,愣住了,隨後看向儲物戒指,當看到裡面那堆積如山的修行資源,金太保的眼睛頓時猛的一瞪,宛如見到了鬼魅一般,一張臉上充斥著濃濃的驚悚跟震驚之色。

實在是這儲物戒指內的修行資源太過恐怖了一些,幾乎比整個金家的修行資源都要多上許多倍啊! 「老大,這些都是給我的?」

金太保瞪著眼睛不敢置信的盯著林逸問道,實在是這修行資源太過恐怖了,簡直超出了他的想象啊!

林逸微微點頭笑到:「你都叫我老大了,自然不能虧待你,而且你這點兒修為實在不咋地,跟著我有損我的威嚴,儘快提升吧!」

林逸盯著荒古之境的金太保,一臉認真的說道,那口吻彷彿他根本就不是一名大羅金仙致敬的修士,而是一名讓萬人敬仰的教主一般。

「那,你都給我了,你用什麼?」

金太保下意識的問道,畢竟這麼一筆恐怖的資源,他幾乎以為是林逸的所有了。

「我的事兒你不用管,我馬上要去一趟金瀚書院,你去不去?」

林逸盯著金太保淡淡的笑道。光是在仙域,那他得到的那些十萬年百萬年的天才地寶都已經多得無法言喻了,更何況這一次他可是得到了整整一名教主的修行資源,而且還拍賣九命金鎖賺了一億金靈晶,現在的他還真不怎麼缺修行資源。

「金瀚書院?」金太保再度神情一怔,隨後馬上咧嘴笑道:「我當然去,不過老大你第一次來我金家,沒有說不進門喝口水的道理。請進!」

金太保微微後退一步,彎腰伸出一條手臂,宛如一名彬彬有禮的下人一般,看著林逸十分認真的說道,別看他平日弔兒郎當,可是在心裡卻也有自己為人處事的規矩。

光是林逸給他的這些修行資源,都已經可以稱得上是他的再生父母了,更何況他也已經認了林逸當老大哪有,哪有貴客登門卻不入門的道理呢?

來自千萬年後的強者 林逸聞言眉頭微微皺了一下,隨後點了點頭,他可以不給金俊才面子,但是卻不能不給金太保面子,而且現如今當著金家下人的面兒,如果他不進去的話,豈不是讓金太保顏面無光。

「等等,金太保你想死不成?他剛剛發出來的威壓明顯已經超越了大羅金仙之境,可見他的修為一定是有所隱瞞,你還敢讓他進入金家,你想要害死金家所有人不成?」

金俊纔此時也從那種震驚之中,回過神兒頓時勃然大怒,瞪著眼睛歇斯底里的咆哮到:「我金家將士何在?」

話落。

便是一陣破空聲響起,隨後一名名氣息彪悍手持神器的強者紛紛從金家大院內急匆匆的飛了出來,落在了金俊才的背後。

獵愛甜心:追妻計劃NO.1 金太保見狀一咬槽牙,神情無比猙獰的盯著金俊才呵斥道:「老大。,平日里我看在你母親的面子上我給足了你的面子,今日我朋友來金家找我,你三番兩次阻攔,我還念著你是金家老大,給你面子,可如果你再不知進退就別怪我金太保,不客氣啦。」

「不客氣?怎麼著,你還敢跟我動手不成?」

金俊才聞言,頓時眼睛一瞪,一臉挑釁的盯著金太保呵斥道,那兇狠猙獰的神情,大有隨時斬金太保的衝動。

「老二,你是怎麼跟你大哥說話的?」

一道略帶一絲不悅的威嚴聲音驟然響起,隨後金家戰士紛紛後退兩側讓出一條通道,無比恭敬的彎腰行禮。

「吾等見過家主!」

金俊纔此時也慌忙上前彎腰行禮,同樣無比恭敬,「父親,非是我仗勢欺人,實在是此人的來歷有些詭異,必須要盤查清楚才能夠讓他入內,否則萬一傷害到金家族人,這後果誰承擔得起?」

金太保看著自己的父親以及跟在他旁邊的那一名無比妖艷的女子,一張臉也因沉到了極致,竟然連行禮的意思都沒有,就那麼冷冰冰,如同一根木頭一般站在原地。

金家家主看著金太保的樣子不僅眉頭微微一皺,面帶一絲不悅之色說道:「老二,你大哥所作所為也是為了整個金家的安全著想,你就配合他做一下檢查又怎麼了?非要把事情鬧得這麼難堪?」

金太保聞言頓時眼睛一瞪,齜牙咧嘴,無比憤怒地盯著自己的父親,質問道:「那這麼說的話,以後大哥的客人進來我也可以要求檢查一番了?」

「老二,不是姨娘說你,你能跟你大哥比嗎?你大哥認識的都是一些大人物,都是能夠讓咱們金家更上一層樓的存在,而你呢?你這些年除了在外面鬼混之外,你可曾做過一件有利於金家的事情? Boss不好惹:萌妻小祕書 你的朋友都是一些狐朋狗友,你大哥身為金家的大公子,出於為金家安族人安全的考慮,檢查一下你的朋友有問題嗎?」

那名跟在金家家主旁邊的女人,聞言整個人就像是水做的一般,直接靠在了金家家主的肩膀上盯著金太保有些不悅的質問道。

金家家主也下意識的點了點頭說道:「不錯,你姨娘說的很對,你認識的都是一些什麼狐朋狗友?檢查一下倒也無可厚非,還有,以後你的朋友不要從前門進了,直接從後門兒入吧。」

「什麼?」

金太保一聽頓時眼睛一瞪,臉上充斥著濃濃的震驚之色,盯著自己的父親有些歇斯底里的咆哮道:「我到底是不是你的兒子?憑什麼我的朋友要從後門而入?」

「混賬東西,你這是在質問我?」

金家家主一看金太保竟然如此囂張跋扈,敢當眾質問他,頓時眼睛一瞪,有可怕的威嚴自他的身上爆發出來,盯著金太保冷冷的呵斥了起來

金太保緊要槽牙,軀體在對方的恐怖威壓之下都抑制不住的顫抖了起來,可是他卻倔強地盯著自己的父親,冷冷的說到:「這些年你為了討好姨娘。做了多少事我不想去說,但是如果你還認我金太保是你的兒子,那麼今天林少必須要跟我一起從大門而入,而且他是我的座上賓,也是我金太保最尊貴的客人,任何人都不能夠衝撞他,否則,便是我的生死大敵人。」

話落。

金太保再度扭頭看向了林逸,再度伸出了手臂做出了一個請的手勢,林逸見狀咧嘴淡淡一笑,而後邁開雙腿便朝著裡面走去,區區一個金家,他真沒有放在眼裡的意思,不過自己的兄弟受到不公平的待遇,他當然要為金太保出頭。 金家家主見狀,猛的一咬槽牙便準備上前一步擋下金太保,不過金太保的姨娘此時卻傲慢的冷笑道:「金太保你作為金家的二少爺的確有權力邀請你的朋友進入,不過我希望你的這些狐朋狗友不要走出你的宅子,否則別怪姨娘不客氣。」

這一翻話可是說的相當不客氣,幾乎等同於是把金太保跟他的朋友軟禁在了金太保的宅子里,不過金太保卻也懶得再跟對方廢話,他已然決定這次跟林逸一起去金瀚書院,而且,一定要闖出一番名堂。

隨後在金太保的帶領之下,林逸跟楚紅一起走進了他的宅子,一座上算是幽靜的別院,便是在整個金家,這別院也算是極為不凡的。

「老大對不起,讓你跟著受委屈了。」

金太保看著林逸有些尷尬的訕笑道,他便是做夢,都沒有想到自己在金家的地位會變成現如今的樣子。

「好啦,你我之間少在這裡廢話,稍後我有一件事讓你去做,恐怕沒有十年八年你也回不來,咱們在這裡好好痛飲一番吧。」

林逸說著,手腕一抖,頓時,九龍戒指內儲存的美酒美食便嘩嘩嘩地落在了眾人的面前。

金金太保聞言,眼睛微微一頓有些差異,不過卻也沒有多想,便直接跟林逸坐在了一起。

而此時站在門口的金俊才卻是一臉的憋屈憤怒,看著金家家主抱怨到:「父親,二弟的態度實在有些過分了,您可是金家的家主,現如今竟然當著如此多下人的面兒忤逆您,試問,如果有一天他的修為超越了您,還能把您放在眼裡嗎?我覺得有必要趁現在您還能約束他的時候,給他一些深刻的教訓以免將來他翻天。」

「翻天?他敢!!!」

金家家主聞言,頓時雙目一瞪,有可怕的凶光在閃爍,整個人也是勃然大怒,他現在正值壯年,如果真的被金太保推下家主寶座,那對他來說絕對是一場致命的打擊。

「俊才說的也有一些道理。」姨娘聞言皺著眉頭,一臉擔憂的看著金家家主說道。

而此時一群強者卻騎著龍馬殺氣騰騰的衝到了金家大宅門前,為首一人,端坐在一匹火紅色的龍馬之上,他穿著一件戰甲披著一件紅色披風造型倒是不俗,只可惜他的臉頰上卻帶著傷痕,雙眼之內更是充斥著濃濃的怒火。

金家子弟一看頓時個個面色大變,如臨大敵,他們也只是在朱仙鎮這麼一個小地方稱王稱霸而已,整個金家的實力其實也是比較弱小,在這種殺機滔天的強者面前,他們幾乎就如同地上的螻蟻一般脆弱不堪,如何能夠擋的住呢?

「諸位,我是金家的家主,不知道有什麼能夠幫助諸位的?」

金家家主,此時也一掃之前的威嚴,急忙上前,宛如一名恭敬的老奴一般看著那為首一人,恭敬的問道。

「滾開,你金家家主有什麼了不起?本少今日前來便是要滅掉你們金家!!!!」

那名端坐在火紅色龍馬之上的公子聞言,頓時眼睛一瞪,手腕一抖,刷!!!一條火紅色的鞭子驟然從他的手中飛出,快如閃電,勢如破竹,狠狠地落在了金家家主的身上。

在整個朱仙鎮如同帝王一般的金家家主,幾乎在瞬間就被這可怕的鞭子抽的倒飛了出去,而且這一鞭子落在對方的身上,更像是一把鋒利的砍刀一般,直接在他的身上留下了一道深可見骨的傷痕。

金家子弟個個面色大變,神情惶恐到極致。

可金俊纔此時卻愣在了原地,一雙充滿奸詐的眼睛里充斥著濃濃的驚悚跟不敢置信。

那名端坐在大紅色龍馬之上的公子,此時見金俊才竟然愣住了,嘴角抑制不住的浮現了一抹殘忍而猙獰的冷笑,隨後雙腿輕輕一夾,龍馬便緩緩上前一步走到了金俊才的面前,他居高臨下盯著金俊才冷冷的笑道:「沒想到咱們這麼快又見面了吧?」

金俊才一聽,頓時回過神兒,整個人猛的一顫,看著眼前這氣息滔天,前兩日才被他暴打一頓的公子哥兒惶恐不安的說道:」這位公子,之前,之前可能是有些誤會,還請您見諒,我金家願意為我的無知做出賠償。「

」哈哈,賠償?你們拿什麼賠償?我龍宇何等尊貴,便是把你們金家所有人都殺了,也不足以平我心中怒氣。」

話落。

龍宇手中的鞭子再度一抖,狠狠的朝著金俊才的身上落下,金俊才見狀面色大變,一咬槽牙,驟然祭出了自己的法寶,一把閃爍著璀璨光芒的神劍,直接朝著那火紅色的鞭子斬了過去。

「當日本少只是被人中傷讓你偷襲而已,真以為老子不是你的對手?給我滾開。」

龍宇看著那閃爍著璀璨光芒的神劍,目光一寒,手腕一抖,火紅色的長鞭驟然加速,如同一道火影一般驟然落在了金俊才的神劍之上。

「砰!!!」

一聲悶響,神劍應聲斷裂開來。

可火紅色的鞭子卻沒有停下來的意思,依舊勢如破竹的朝著金俊才飛了過去。

這一目直接把金俊才嚇的士亡魂距冒,他的飛劍可是神器啊!神器的堅硬程度他實在太清楚不過,可現在這神器在對方的鞭子之下都斷成了兩截,如果這一鞭子抽在他的身上那後果可想而知。

「父親,母親,救我啊!」

金俊才瞪著眼睛無比驚悚惶恐的尖叫了起來。

可金家家主此時卻是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剛剛那一鞭子不但抽碎了他身上的防禦戰甲,而且還讓他身受重傷,此時哪裡有膽子跟龍宇叫囂呢?

至於他的母親,同樣一臉慌張之色,也不敢上前啊!實在是龍宇爆發出來的氣息,太過可怕恐怖了一些,那遠不是一般人能夠輕易招惹的呀。

千分之一個呼吸后。

龍宇手中的鞭子狠狠的落在了金俊才的身上,這一鞭子當場就把金俊才打的皮開肉綻,整個人直接朝著後方倒飛了出去。

直到撞在金家的牌匾上才重重的跌落在地上,當場噴出一道血劍,整個人更是幾乎被斬這一鞭子抽成兩節。 美男社交圈 「龍少,我錯了,我真的錯了,求求你,原諒我一次啊!」

金俊才顧不得理會身上的傷勢,捂著胸口一臉痛苦的惶恐的盯著龍宇哀求道。

龍宇的手段太恐怖了,連金家家主都擋不住對方一擊,他除了求饒之外,實在找不到第二個活下去的理由了啊!

龍宇看著如同死狗一般凄慘的金俊才,嘴角微微揚起了一抹桀驁不馴的弧度,冷冷的獰笑道:「你之前不是很囂張嘛?我記得你好像說過要滅我全族啊!今日,我龍家八百鐵騎在這裡,我倒要看看你怎麼滅。」

話落。

龍宇扭頭目光陰沉的怒喝道:「掌管刑罰的人何在?」

「少主,吾等在!」

兩名身材魁梧,身上穿著荊棘戰甲的男子,豁然走了上來,雙目怒瞪,宛如猙獰可怕的猛虎一般,盯著龍宇說道,在他們的那長著一根根倒刺的荊棘戰甲上還留著淡淡的血跡,顯得十分的猙獰恐怖。

金俊才一看,頓時眼睛一瞪,臉上的神情越發的惶恐起來,他到現在都還不知道龍宇到底是哪個家族的,只是能夠肯定龍宇的來頭一定十分驚人。

可當這兩名壯漢走出來的瞬間,金俊才就明白了自己得罪了怎樣恐怖的一個人,左旋天第一家族龍家。

初夏的微傷 也只有這個家族,才有資格,才有膽色敢設置掌控刑罰的組織,因為,龍家可是一直以自己是左旋天主人而自居。

除此之外,整個龍家,再也沒有第二個家族敢在宗門之內設置掌控刑罰的組織,因為,那樣是對龍家的挑釁,沒有任何一個家族敢這麼做,但凡是有膽子這麼做的家族,也都早早的見了閻王爺。

「我龍家掌握刑罰一共有三萬六千種,從這一刻開始,我要讓他活著承受這三萬六千種的刑罰,你們二人可能做到?」

龍宇盯著金俊才神色平靜的問道,隨後直接坐在了下人送上來的一張白玉太師椅上,一臉玩味殘忍的盯著金俊才冷冷的笑道。

「什麼?三萬六千種?」

金俊才一聽,頓時頭皮一麻,亡魂俱冒啊!整個人簡直驚呆了,他從來沒有想過龍宇竟然會如此的兇殘,這是想死都難的節奏啊!

兩名龍家主管刑罰的小弟一聽,也是眉頭微微一皺,隨後其中一人抱拳,恭敬的看著龍宇說道:「少爺,以他的修為跟體格,頂多能夠承受一萬三千種,如果非要讓他承受三萬六千種的話,恐怕需要動用百萬年級別的寶葯,才有可能!」

「百萬級別的寶葯?」

整個金家的所有子弟都是眼睛一瞪,緊張十萬分的吞咽了一下口水啊!

他們整個金家也沒有這種級別的寶葯啊!

可龍宇卻沒有絲毫的遲疑,馬上便點了點頭,笑道:「百萬級別就百萬級別吧!關鍵是一定要讓他嘗遍所有的刑罰,另外,整個金家雞犬不留!」

「是!」

龍家子弟一聽,頓時齊聲咆哮,那恐怖的聲音猶如驚雷一般驟然在眾人的頭頂上方炸響,不少金家子弟頓時被嚇的身體一抖,臉上個個充滿了濃濃的惶恐之色啊!

惹不起!

實在是惹不起!

龍家的八百鐵騎簡直恐怖到了極致啊!

那種煞氣,幾乎濃郁的如道法神通一般,僅僅只是散發出來的波動,都給人一種彷彿可以焚燒萬物的恐怖之感。

隨後。

八百鐵騎宛如八百條猙獰的巨龍一般,紛紛咬著槽牙,一臉兇狠,宛如下山猛虎一般朝著金家子弟沖了過去。

而那兩名負責執掌刑罰的龍家子弟也一臉猙獰的朝著金俊才走了過去,那猙獰的樣子,簡直就像是從地獄里走出來的惡魔一般恐怖可怕。

「救我,救我,誰救救我啊!」

驚悚至極的聲音,驟然從金俊才的口中傳出。

「兒子!」

一道怒喝驟然響起,隨後,姨娘身形一晃,衝出八百鐵騎的防禦圈,直接衝到了金俊才面前,一把抓住金俊才的衣領就朝著金家家主扔了過去。

「家主,帶俊才快走!」

姨娘怒吼道。

金家家主一看,眼睛一瞪,心頭雖然不滿,可是卻不敢遲疑,咬著槽牙怒吼一聲便一把抓住金俊才朝著金家老宅內沖了過去。

「所有人後退,藉助,金家老宅內的陣法來防禦!」

金家家主的聲音激蕩而起。

隨後幾個起落便消失在了眾人的視線中。

「該死的見人,你敢壞本公子的好事兒?給我五馬分屍了,另外,其他人隨我一起殺進去!」

龍宇端坐在白玉製成的太師椅上怒吼一聲,便直接拎著一把大刀朝著金家老宅內殺了過去。

當經過姨娘旁邊的時候,噗嗤!數道血箭飆升,姨娘當場就被五馬分屍撕裂成了幾塊血淋淋的屍體,朝著四周飛濺。

猩紅血雨灑染紅了空氣。

周圍的八百鐵騎也展開了瘋狂的狙殺,這完全就是單方面的屠殺,別看金家子弟,平日里似乎威風凜凜,在這朱仙鎮上有著莫大的威嚴,可是在龍家的鐵騎面前,一個個脆弱的卻像是冬瓜一般,根本沒有任何的還手之力。

幾十名強者幾乎是在一個照面就被放倒在地上,大門口,鮮血流淌,好不凄慘。

而龍宇則是拎著大刀,宛如一道殺神一般,但凡是有人膽敢沖入他的攻擊範圍,抬手便是一刀,絕不留情,在他鋒利無匹的寶刀之下,也無一人能夠抵擋,幾乎都是一刀兩斷,鮮血飆濺。

一路上,龍家子弟幾乎沒有遇到任何的抵抗,哪怕是金家子弟藉助陣法抵擋,也不行。

龍家的子弟彷彿就是無敵的,彷彿這個世界上就沒有他們能夠斬殺的存在一般。

僅僅只是數十分鐘的時間,金家足足幾千人的府邸,幾乎死傷殆盡。

此時,便是坐在別院內的金太保跟林逸都聞到了濃郁的血腥氣息,聽到了刺耳的求救哀嚎之聲,一個個面色大變,紛紛起身。

只是,他們剛剛站起來,金俊才跟金家家主卻慌不擇路的沖了進來。 「父親,怎麼了?」

金太保看著眾人一臉驚慌失措的神情,頓時眼睛一瞪,有些慌忙的尖叫了起來。

實力差不多的情況下,光明教廷這邊不會管,一旦有元主境、元聖級的高手插手,光明教廷這邊只要知道了消息,也是立刻會出動高手。

Previous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