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和電影導演溝通過。”雲溪見他還是眉頭緊皺,輕輕呼出一口氣,耐着性子給他解釋:“因爲片子是邊拍邊後期制作的,所以現在的工作量並不是大到讓人望而卻步的程度。而且,我已經聯繫了另外一家同樣知名的後期制作公司,在這一個月內,兩家公司會共同分擔任務,提高效率。”如果沒有十足的把握,她也擔心會開天窗。這些事情,她都事先考慮過,之所以不說,是想看看他的想法,沒想到,這人倒是耐不住,連一個電話都沒有,反倒是直接飛過來了。

霄梵一愣,看着云溪的臉,便知道她話裏的意思,想想也是,這部電影同樣是她手底下娛樂公司的第一部正式作品,不可能沒有完全把握就這樣直接在媒體前公佈。

霄梵面上一晃,覺得自己果然這段時間腦子有問題了。要麼就是關心則亂。之前也見識過她的經商手段,什麼樣的陣仗和場面沒見過,不照樣一一漂亮地解決了嗎?一部電影,還是她自己牽頭拍攝的,他反倒是比她還要瞻前顧後了。

想到這,忽然記起早上看到的英國報紙。英國雖已然不是往日的大不列顛帝國,但骨子裏的高傲還是刻在心底,作爲亞洲人,能一連幾天都登上他們的國家報紙,不得不說,分量不可言喻。而就在今早,報紙上特意報道了她前兩天在香港的直播,破了同時段世界收視紀錄,一個億啊!一個專訪而已,簡直是前所未聞!

他臉上還帶着幾分深思的表情,云溪以爲他還沒有轉過彎,便繼續道:“‘古玉軒’很快便與ChristianLouboutin正式合作,你要知道,首映式對於一部電影來說也是一個非常重要的開端。對於歐美明星來說,亞洲娛樂公司投拍的電影,與她們沒太大關係,但是,作爲ChristianLouboutin的重要VIP與擁護者,屆時,星光璀璨絕對是另一項引領票房的大旗。”

明星效應不僅僅是主演才擁有的。亞洲市場先撇開不說,既然全球同步上映,憑什麼讓別的國家這麼捧場,連電影的宣傳片現在還沒有出來,誰又會願意無緣無故地掏腰包進影院買票?

口碑!

明星的口碑!

當年《阿凡達》在中國那麼紅,不僅僅是因爲它的特效、故事好,還有明星效應也起了重要作用。在IMAX票價高於普通及3D時,他的博客一則評論,就徹底讓大部分觀衆倒戈。

“今天去看了阿凡達,在沒有主創和演員登臺的情況下,這是我生平在電影院看電影第一次聽見出字幕的時候有掌聲響起。有一些中國的影評人認爲,電影雖然不錯,但是有些情節還是落入了俗套。我完全不這麼認爲,因爲野蠻強拆對於其他國家的觀衆來說,的確是一件超乎他們想象力的事情,也就是外星球和中國才可能發生。這是一部偉大的電影。對於這樣一部電影,在3D和IMAX的情況下,我給出滿分十分。”

霄梵震驚地望着她,原來,不僅僅是十足把握,她還胸有成竹!竟然連首映式都已經考慮得一清二楚!

“我還能說什麼?”他眨了眨眼,故意一臉無措的表情,都得云溪都忍不住輕笑。四周的人,早有注意的,眼下,見兩人相談甚歡的樣子,頓時一個個都眼冒精光。

霄梵畢竟是嶠子墨的朋友,云溪不想讓他因爲她是子墨女友的關係而有任何不好的印象,想了想,便將後面的計劃,都一一和他交代。當然,大多數,她都已經有了腹稿,但未了體現“協商”的精神,說話間,有時候神思微妙,彷彿陷入問題之中。

剛中帶柔,進退有度。

霄梵明明知道她是故意在軟化他,但是不得不說,他還真吃這一套。

很快,一碟子糕點都進了她的肚子,電影宣傳上映的事情也已經基本商討完成。

云溪拿着包,自覺已經完成使命,準備離開,霄梵卻從後面拉了她一把。

“我還有一件事情想要和你商量。”

這一次,說話間,滿帶深思熟慮,似是每一個字都在腦中過了一邊,才肯說出。

云溪腳步一頓,知道,後面的話題,絕不是電影那麼簡單。

“去你房間吧。”環顧四周,雖然有不少人在用好奇的目光打量他們,但,重要的事情最好還是不要在露天談,誰知道,有沒有人恰好就會中文呢。

霄梵點了點頭,領她到房間,路上,一路沉思,隻字未言。

云溪細細看了一眼他的神態,說深沉,不像,說惴惴不安,也不是,竟是臉上帶着一種極力壓制的雀躍和興奮。那股子熱力從瞳孔中似乎都能透出來,帶出一份狂野。

“有什麼事,說罷。”坐在沙發上,云溪喝了一口礦泉水,擡頭看向他,聲音一如平常,沒有絲毫變化。

霄梵臉上那種壓抑像是隨着房門的關閉而徹底釋放出來,滿臉的光芒簡直將房間都徹底點亮了一般:“計劃收購H國海運公司!你覺得怎麼樣?”H國海運公司就是那家之前申請破產的海運公司,當然,從排名來看,它在全球都是知名前茅。

興奮的,激動的,甚至可以說是躍躍欲試的!

那是一種自己已經瞄準目標,就等着開槍射殺的獵手才有的表情!

那種血液都要沸騰起來的熱度,讓云溪整個人都微微一靜。

下一刻,她將手中的礦泉水瓶放在桌上,淡淡地看他一眼,側頭看向窗外:“我覺得不怎麼樣……。”

就像兜頭一盆涼水,將他澆得是徹底寒透了心…… 雖然俞秋織此刻沒有太多意識,但千乘默可以感覺到她開始是抗拒的。她揮動着手臂想推他,只因爲他摟得太緊沒有辦法掙扎,到後來才慢慢地放棄了。而她那顫抖的身子,依舊沒有得到緩解——

“俞秋織,不用怕,沒事的。”他低着頭顱,輕吻着她的發端,溫柔地道:“乖!”

掌心,順着她的髮絲往下滑,一直撫到她的腰-際,把她緊緊地擁住。

那女子在好一陣子以後終於便安靜了下來,那瘦削的小臉埋入了他的胸膛,原本冷寒的身子也在他的體溫包裹之下漸漸回暖。

千乘默的手,慢慢地握住了她的柔荑,輕柔的吻,一個接一個地落到她的臉頰上。

期間,可見女子的小臉皺在一起,那本該是清秀的眉,緊緊絞結,擰成了一條如同繩線般的深鎖——

任憑他的指腹如何撫過去,都沒辦法抹平那代表着憂愁的褶皺。

一種難以名狀的焦躁情緒從心裏油然而生,男人的濃眉,也被那把無形的鎖給鎖住!

***********

身子在冷寒交迫中被折磨得幾乎快要爆炸,好像想要她的命一樣——

在這樣的折騰裏意識偶爾清醒一下,但很快又會昏昏沉沉睡去。

如此周而復始地不斷重複着,直到過了許久許久以後,感覺到肚腹有一陣空虛,耳畔似乎也聽到了“咕嚕”的聲響,俞秋織方纔勉力地撐開了自己的眼皮。

眼前,是一雙暗黑的瞳。它們正幽幽地凝視着她,彼此的視線交接以後,可見對方的俊臉迅速舒展,握着她的手便道:“醒了嗎?”

這裏……

俞秋織的眸光四周環顧了一下,才終於確定了自己身處的環境——

這是千乘默的房間,也是他們初-夜的記憶!

身子有些僵冷,她輕抿了一下脣瓣,幽幽地看了男人一眼,嘴角稍微浮動,卻沒有說話。

“起來吃點東西吧!”千乘默伸手摟着她的肩膀把她扶起,讓她靠入後方的軟枕位置:“歐陽說你今天應該可以清醒過來了,所以我吩咐廚房熬了一點燕窩粥,來嚐嚐。”

今天——

如今正是日出東方,許是她已經沉睡很久了?

“你發燒,睡了一天*!” 販罪(精校) 千乘默坐到*沿邊,挑了一勺的燕窩粥送到她面前:“來,張嘴!”

“二少爺,這種東西,豈是我能夠享受得起的。”俞秋織微微偏開了臉,掀開了被單便準備下*:“抱歉在這裏打擾你了,我馬上去清洗一下準備上班。”

她清醒過來了,精神也不錯。

所以,明白了一個道理。

這個男人,永遠都是變化莫測的,她看不懂,也不想去懂!

他這一秒對你好,下一秒便可以把你推向地獄深淵。這種過山車地活着,令她疲憊也厭倦。

所以,到此就好!

“俞秋織,你什麼意思?”千乘默冷沉着臉,不悅道:“是想拒絕我的好意嗎?”

“好意?”俞秋織低嘲一笑,有些冷漠地道:“二少爺的好意,算是我這種卑賤的人有福消受得起的?”

千乘默瞳仁一縮:“你說什麼?”

“二少爺不應該是懂得愧疚的那種人,對我做這些事情是什麼目的?”俞秋織淡淡地笑着,眉眼裏積聚着的清冷光芒拉開了與男人的距離:“想來我就是二少爺圈-養的*物,喜歡的時候就逗逗,不喜歡時候便一腳踹開的那種類型吧?我想二少爺不必對我好,因爲就算你不對我好,我也還是隨時聽候你調譴的。”

她神色淡薄,字字句句更是帶着嘲弄,聽入千乘默的耳裏,令他眉眼裏染着的陰霾神色越發濃郁。

可是,他卻也並沒有去發火,只幽幽看着她,不發一言。

俞秋織便是在他那樣的目光下把兩條腿往着地毯伸了下去。

“如果你不吃,可以!”千乘默忽然淡漠一笑,冷酷的話語從脣瓣裏吐了出來:“我會給東方打電話,讓你弟弟也陪你一起捱餓的。”

“千乘默,你好卑鄙!”俞秋織已經站起的身子因應着他這樣的話語重新跌回了*榻,她轉過臉,咬牙切齒地瞪着男人:“你到底想做什麼?”


“給我吃!”千乘默面無表情,勺着燕窩粥的湯匙已經遞到她面前。

俞秋織伸手想要接那湯匙:“我自己來!”

“我來!”千乘默卻是堅持。

“你——”

“別跟我作對。”千乘默冷漠喝斥她:“張嘴!”

俞秋織一咬下脣,狠犯瞪着他。

千乘默擰了眉,視線沿着她的眉眼一掃,忽然便緩慢地放下了湯匙,冷聲詢問:“是誰?”

因他那突如其來的聲音唬住,俞秋織怔忡,擡眸不解地瞪他。

“雖然老三不願說,但我也猜到了的。”千乘默的指尖輕輕地捏住了她的顎骨,冷漠地笑了一聲:“是你自己跟他玩,還是他強迫你的?”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俞秋織想偏開臉避他的視線。

千乘默卻是狠狠使力一壓,硬是讓她的小臉與他面對面:“你骨子裏頭其實就是yin-蕩的吧?二叔對待你,是不是也就像我對待你一樣,會讓你覺得興奮,可以在他身下滿足地承-歡?”

他的言辭,令俞秋織的心裏一寒。

“回答我!”千乘默的臉頰已經逼近。

“我沒有。”俞秋織身子往後傾去。

“很好!”千乘默的身子很快便壓了過來,把她完全推倒在*榻上:“你這種欲擒故縱的把握,做得越來越出彩了!”

心臟因爲他的靠近而加劇了跳動,俞秋織覺得它快要支撐不住跳躍出來了。

千乘默指尖輕滑過她的臉頰,聲音忽而變得有了絲輕柔:“不過這一次,你既然說了沒有,我便相信你!”

俞秋織錯愕地瞪大眼睛。

他相信她?

這是第一次,他對她說這種溫暖的話語。令她那冰封的心,好像得到了陽光的照耀,瞬時便清明了起來。

“俞秋織,你想離開雅苑居,我會放你走。”千乘默手心擡起她的下巴,不慍不火道:“現在鑑於老太婆在,我暫時不會對千乘剛有太大的動作,不過這口氣,我會幫你爭回來的。”

他知道了,而且可能是清清楚楚地明白了一切——

俞秋織的心裏有些迷茫,爲男人這樣的言語,也不知該是難過抑或安心。

好像一切都塵埃落定般,她卻疲憊到找不着前路在何方。

千乘默撇了一下嘴,哼道:“知道嗎?老三因爲你而決定要準備回跨世紀集團實訓了。這樣一來,他極有可能會在未來的兩到三年內接管老太婆的跨世紀集團。”

聽聞他的言語,俞秋織眸子一亮。

“你很開心嗎?”千乘默忽而低低地一笑:“我們兄弟搞成這樣,你開心嗎?”

“我爲什麼要開心?”對他的冷漠態度,俞秋織興奮的情緒很快便被燒滅下去。她擰了一下眉,道:“三少爺他嚮往的是自由,怎麼會這麼突然……”

“這樣也好!”千乘默指尖輕搖一下他的顎骨,淡淡道:“這樣一來,我便無後顧之憂了!”

俞秋織心裏一振,爲他那捉摸不定的變化心裏佈滿了疑惑。

茶葉種植園建成記 “如果有一天我與他爲敵,你是一定會站在他那邊的吧?”緊盯着她那漂亮的眼睛,千乘默淡聲詢問:“俞秋織,我說得對嗎?”

他的眉眼裏,此刻帶着一絲落寞情緒,就好像是……他的世界裏獨剩他一人。

俞秋織心裏一動,指尖不由自主探了出去輕揪着他的衣袖:“二少爺,三少爺接管跨世紀集團,你到底是開心還是不開心?”

“你覺得呢?”千乘默瞥她一眼。

“我不知道。”俞秋織老實地回答。

千乘默一哼,沒應答,反倒是再度去拿起了湯匙,把燕窩粥送到她嘴角。

這一次,俞秋織沒有任何猶豫地張開了嘴。

於是,他喂她,便成爲了順其自然——

當男人把湯匙從她嘴邊拿開時候,俞秋織方纔迴應過來。她困窘地紅了臉,秀眉絞了一下。

千乘默卻在繼續喂她。

“二少爺,我自己來吧!”不知道爲何,因爲剛纔他做出的那些反應,俞秋織心裏對他的忌諱,好像瞬時減少了。

“我堅持喂你!”千乘默對她挑了一下眉:“啊!”

他這樣簡直就像在哄小孩子——

俞秋織擡着眼皮,視線瞟着男人那俊秀的臉龐,一時感觸良多。

千乘默,是不是有點不太正常?否則一個人的變化,不可能會那麼反覆無常的?

“二少爺。”她有些怯懦地開口:“你……要不要休息一下?”

雖然他看起來依舊清俊秀逸,但似乎眼圈有些陰雲籠罩着,理應是堅持了一段時間沒有休息。想來,不會是因爲她病重的原因吧?

興許這種念頭有點可笑,可想着,卻覺得很欣慰。

若是真的,便好了!

於是,接起來他有心喂,她卻沒心去吃了。所以,有些許的粥水從她的嘴角滑了下來。

這惹來了千乘默的不悅。

在下一次,他勺起燕窩粥的時候,並沒有直接往她的嘴裏送,反而是自個兒先吃入嘴裏,隨後便一拉女子的肩膀,把她摟抱入懷,低頭便吻住了她的脣瓣,隨即把自己嘴裏的粥水,一一喂入她的口腔裏——

————

大家猜猜二少在打什麼心思,哈。今天三更九千字畢,寶貝們,下個月咱們再見。希望大家還是一如既往支持九,謝謝你們哈! 臭小子那麼激動作什麼,噴她一身水!

周淑燕眼珠轉了轉,有些狐疑的看向自家寶貝兒子,語氣都跟着帶了幾分的猶豫,“我說兒子,你這麼激動,不會是剛巧被你老媽我說中心思,這是,心虛的表現?”

心虛你個大頭鬼!

這要是換第二個人,紹子墨手裏的茶杯估計就砸了過去,你才心虛,你全家都心虛!可現在面前這人是他媽,親媽,他倒是想,可下場肯定會很慘。

他媽發起飆來那可不是一般的恐怖。

會擰着他耳朵說教半天的。

他可不想丟這人。

心裏翻了下白眼,紹子墨放下手裏的茶杯,“媽,您有話趕緊說,沒事的話我還得回去呢。”

“不準走,待在家裏陪我用晚飯。”周淑燕瞪他,隨即立馬換成哀怨的神色,眼神幽幽的看着他,“兒子,你都好久沒陪媽吃頓晚飯了。”

“媽,我有事……”

“媽知道媽知道,你忙嘛,兒大不由娘,哎,你走吧,媽咪一個人在家就好,反正,我也一個人習慣了,這麼多年都過來了,也不在乎這一頓兩頓的飯。”

紹子墨,“……”

偏周淑燕還在那裏一臉哀怨,眼神幽幽,卻又對着紹子墨故作大方的擺手,“你公司事情多,忙嘛,媽知道,媽真不怪你,你不用陪媽,媽一個人吃飯就好了。”

這樣的情況下,紹子墨的腳還能擡的動?

周淑燕悄悄給着廚房裏的傭人比了個勝利的手勢,臉上立馬笑開了花兒,變臉如同翻書般,“兒子你對你媽我真好,哈哈,真是我的寶貝兒子,真孝順。”

“媽你至於麼,不就是一頓飯嗎。”紹子墨有些無奈,揉了揉眉心,真心搞不懂他媽的思緒線在哪個頻道上,一會天上一會地下的,反正和他不是一個星球的!

“媽,您難道是從火星來的?”

這份設計稿是爲了冬季新款服飾特地設計的,面對的是年輕人羣,定位不高,只能算中低端,合作公司想要在月底前拿到終稿推出服裝,遲若雨不想中途發生變故,早點完成,就算對方不滿意,她還有時間進行修改。

Previous article

蘇老爺子的禮物解決了,至於蘇老太太葉歡早有準備。蘇老太太是以前大戶人家的小姐,吃穿不愁,在生活品質頗有要求。葉歡爲她準備的,則是一根上好的玉鐲。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