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那是當然的,這是我從事音樂生涯最開心的一件事了,自然要慶祝一下的!”雲槿是他的驕傲,他可以料見到雲槿以後的成就,那絕對是遠遠超過了任何的一個藝人!最重要的是雲槿的那份心!那份將凡事都看的透徹的心!他總覺得那個丫頭不是在凡間的一樣,但是說她不是凡間的,可是跟着成就那一段情,他也看在眼裏!

“歐文先生,真是沒想到我們家槿兒能得到你這樣的垂青,收了槿兒做徒弟,那作爲她的叔叔,我也應該要感謝一下你!更加代表了兩國之間的友誼!那我就獻唱一曲吧!”成就覺得自己是瘋了,他居然連唱歌都要去跟別的男的比一比!

“那是當然的,成就先生要是樂意的話,歐文自然是再高興不過的事情了!”歐文看着成就笑了,成就的臉上有着可疑的紅暈!

雲槿在一邊看着兩個男人之間所謂的對話覺得無聊,尤其是成就的,句句帶着刺兒!

但是不得不說的是,兩個人的唱歌時候,還真是配合的不錯的,尤其是在合聲的部分,成就一直就佔據着主導的地位,而歐文一直輔助的很好!

除了對歐文有着感情上的攻擊外,成就對歐文也是欣賞的,但是就是雲槿在丫頭欠揍的很,居然在那邊看的他們唱歌打哈欠還不說,她沒注意到旁邊有色狼接近嗎?

丹尼爾剛剛一直沒有機會,現在看到雲槿沒事了,在一邊,他就找到機會過去了,可是一過去,剛喊了個名字!

成就就將她的小身子骨全部抱在懷裏,躲過了丹尼爾遞給雲槿的花,那一大束嬌豔欲滴的玫瑰啊,盡數落在了地上!

“成就,你幹嘛啊!好端端的又怎麼了?”雲槿看着成就鬱悶了!

“丹尼爾,我希望你清楚,更加希望你們暗地裏從這一刻起喜歡雲槿的人注意了,你們想要得到我們這個美麗的東方娃娃,首先要過的就是我這個叔叔這一關!”成就說的話,簡直就是讓雲槿汗顏了,他可以讓人家過關?不一秒ng人家就已經不錯了!

“成就叔叔,你真的能爲雲槿做主嗎?”丹尼爾好天真啊,真的被成就的話給說動了,他是深陷其中,沒有看到成就對雲槿的佔有慾,但是凱樂看的清楚!

“凱樂小姐,我們要去告訴丹尼爾那兩個東方人是有關係的嗎?那樣丹尼爾就會離開了,小姐,他就會愛上你的!”

“蠢貨,你以爲我不知道嗎?的那是我要是這麼去說,丹尼爾會相信我說的話嗎?我要他親眼看見他們在一起,那親密的樣子!我要他心痛,我要讓他知道,他是什麼感覺,我就是什麼感覺!只有我們才是天生的一對!”凱樂越來越覺得自己跟丹尼爾是一對了!

但是她只一心想着這件事情了,讓她的嫉妒心暴露了不說,更加讓成就注意到了她的!

上次讓雲槿去酒吧的就是這個小女孩,年紀輕輕的,心思倒重,雲槿其實沒錯,她現在變得這樣都是她們想要害她!也是自己沒用,不能好好的保護她!

“對了,丹尼爾,你不是被一個小丫頭給喜歡了嗎?你的感情事情,自己一定要處理好的,不要連累了我們家雲槿,你不知道嗎?上次雲槿就被人騙去酒吧,你知道那是什麼地方吧?難道丹尼爾你是因愛成恨了?”雲槿覺得成就絕對是故意的!

他的那雙眼睛還盯着人家凱樂呢,擺明了說着就是凱樂做的!丹尼爾,你看着辦!

“成就叔叔,關於這件事情,我一定會給你一個說法的,也不會讓雲槿覺得委屈的!我相信我能給雲槿好的條件的!”

“那就好,我也相信,你會處理好的!”成就說着就拍了拍丹尼爾的肩膀,兩個男人的較量就開始了! “顧慕璟,你怎麼淨想那事?”

男人眸光璀璨的,他似笑非笑的道:“什麼事?”

樂好好咬牙,“就,那事啊!你明明知道的!”

看到女孩氣急敗壞的,顧慕璟動情的俯身吻了上去。

許久過後,男人帶着曖昧的聲線道:“好好,只有看到你,我才會想這事。”

樂好好雖然有些羞赧,不過心裏卻甜蜜非常。

男人淺淺一笑,伸手挑起她的下顎,再度輕吻起來。

須臾,他抵着女孩的脣角道:“說說。”

樂好好的雙眼朦朧似迷霧,片刻後散開。

她不解的問道:“說什麼?”

顧慕璟道:“有什麼事是需要求我的。”

“沒有呀。”

“嗯?是嗎?”

他倒是好奇,樂天鴻到底跟樂好好說了什麼,也迫切的想要知道。

“我真的沒有事情求你。”樂好好很認真的回答。

顧慕璟眯眸,顯然是不大相信的。

“無事獻殷勤,好好,這個道理不用我說了吧?”

樂好好恍然大悟。

“噢,你是想說我今晚對你很熱情啊。這個其實是我……呃……爸爸――”

爸爸兩個字,樂好好猶豫了好一會兒才吐出。

因爲,這兩個字對她而言還挺陌生的。

樂天鴻。

來生換你來愛我 果然!

顧慕璟內心冷笑,他倒是想看看,樂天鴻想搞什麼鬼!

樂好好正要繼續說下去,卻瞧見顧慕璟的臉色頗爲陰沉。

“顧慕璟,你這表情好嚇人……”

聞言,男人收斂神色,他伸手掐住女孩的小纖腰。樂好好自從生完孩子之後恢復的很快,如今的身材更甚從前,還帶着小女人的味道,越來越讓人欲罷不能。

“他怎麼了?”

樂好好見他表情已經恢復自然,也沒多說什麼,她繼續道:“唔,他說,他要我好好做別人的媳婦。”

顧慕璟挑眉,“怎麼好好做?”

“就是……比如今晚啊,我幫你做一些事情,給你分擔什麼的。”

“這樣啊……”說完,男人高深莫測的笑了。

樂好好歪着腦袋看他,“你笑什麼呀?”

話落,樂好好感覺到顧慕璟忽然逼近。

他溫熱的呼吸灑在女孩的臉上,很是灼熱,這讓樂好好的臉變得滾燙。

他低聲道:“我現在想做一件事情,需要你幫我。”

樂好好現在還是很懂顧慕璟的套路的。

“昨晚才做過的!”她紅着臉提醒。

“今晚沒有。”顧慕璟一本正經的反駁,“你剛剛才說要幫我的,寶貝,這麼快就忘記了?”

樂好好不禁哭笑不得。

“顧慕璟,你――”

她的話還沒說完,顧慕璟便奪去了樂好好的呼吸。

夜半,樂好好累的沉沉睡去。

顧慕璟緊看着她安詳的睡顏,眸光發深。

他不知道他把樂天鴻留在身邊是對是錯,尤其是看到樂好好現在慢慢的開始聽從樂天鴻的話。

這是他想看到的,因爲這樣才能知道樂天鴻的目的。

但是這也是他不願意看到的,因爲他不想把樂好好過多的牽扯進去。

不過,事已至此,只能繼續留着他了。

……

樂天鴻已經呆在這裏近一個多月,和樂好好的關係也越來越好。

“好好,我跟你說一件事。”

樂好好正在逗弄小乖,見樂天鴻見叫她,她把小乖遞給保姆,而後乖乖的走了過去。

“什麼事啊?”

樂天鴻笑着道:“我想看看我的寶貝女兒。”

聞言,樂好好笑的更開心了。

只是,那聲爸爸卡在喉嚨裏,她猶豫了好久也沒吐出來。

樂天鴻哪裏看不出來。

只不過,這樣的態度對他來說已經夠了。

夠他來做後面的事情。

他忽而嘆了一口氣。

樂好好有些疑惑,“是有什麼煩心事嗎?”

樂天鴻點點頭,滿面愁容的道:“好好,你知道嗎?你其實還有一個妹妹。”

“呃?妹妹?”


樂好好很驚訝。

因爲她從來沒聽說過她還有一個妹妹的。

最起碼,安固國和傅賢寧從來沒說過。

樂天鴻道:“以前有一個和你媽媽長的挺像的女孩,她和你媽媽特別投緣,所以做了姐妹。我記得她也生下一個女兒,只不過後來不知所蹤,你媽媽去世之前很想找到她,可是茫茫人海的……”

說到這裏,樂天鴻又嘆了一口氣。

“現在找到了你,還有我的乖外孫,我已經沒什麼遺憾了。只是,我還是想能把那個孩子也找到。”

樂好好抿了抿脣,忽然想到了什麼。

那個人和她的母親長的很像……

那麼她的妹妹是不是和她長的很像?

樂好好不禁眉心一跳。

她試探的問道:“她是不是叫……叫謝楚楚?”

樂天鴻頓時瞪大了眼睛。

“你、你怎麼知道?莫非,你見過她?好好,你在哪兒見到她的?你知道她現在在哪裏嗎?能把她帶過來見我嗎?”

看得出來,樂天鴻很激動。

樂好好皺了皺,真的是她!

意識到這一點,樂好好心裏很糾結。

因爲,謝楚楚現在在軍事基地的監獄裏,她不知道該不該和樂天鴻說,更不知道該怎麼說。

善男信女 “好好,你說啊!”樂天鴻很着急。

樂好好對此很猶豫。

樂天鴻有些悲傷的道:“這是你媽媽最後的遺願,我無論如何也要完成的!”

聽到這裏,樂好好心裏的弦被撥動了。

這是媽媽的遺願啊……

她理應完成的。

她想了想,最後還是沒忍住,“我知道她在哪裏。可是,我不知道我能不能把她帶過來見你。不過,爸爸,你放心,我一定會儘量把她帶到你的面前來!”

“好好,你,剛纔叫我什麼?”樂天鴻的臉上一陣激動。

樂好好忽然頓住。

她沉默了許久以後,才道:“爸、爸。”

“哎!乖女兒!”樂天鴻淚眼婆娑的,“我終於聽見你叫我了,孩子,爸爸真高興。以後找到你的妹妹,我們一家人好好過日子!”

樂好好很感動,她重重的點頭。

只不過,她很惆悵。

謝楚楚這件事,她該怎麼跟樂天鴻說呢。

因爲把她帶出來,這是根本不可能的。

樂好好此刻很後悔說出那樣的話。 幾首歌唱完,現場的氣氛達到一個高峯,在這寒冷的冬夜,顧君瑞竟在人羣中跳得滿頭大汗。

就好像自己從來都沒有這麼鮮活的感受在人羣中如此忘我的存在,他終於沉淪於宋落落的歌聲中,久久不能忘懷。

周圍都是一些年輕的激情男女,他們舞動着身體,爲舞臺上的人們尖叫吶喊,直到音樂散去還遲遲不願退場。

出了後門,宋落落一眼就看見他倚在車門等她,那張揚的打扮,在人羣中簡直耀眼得不行。已經有不少人認出了宋落落,都在後臺等着找她要簽名,好在顧君瑞來了,和其他成員打過招呼之後,就跟着他一起離開了。

“小舅舅,我今天晚上的演出怎麼樣啊?”宋落落歪着頭看着顧君瑞笑。

“沒想到你是這樣的小惡魔,我被驚呆啦!”他很給面子的狠狠誇了她一番,宋落落卻又不好意思起來。

“小舅舅,我小的時候就一直覺得你特別優秀,所以我總是想努力追上你的腳步,雖然我們兩家是世交,但是我知道我的家世小外公一點也看不上,我得花十倍的努力才能追上你一點點。”

顧君瑞看着身邊懂事的女孩,他知道她是真心想和他在一起,他也從來沒有質疑過他對她的真心。

“傻瓜,你不用追趕我,我停下來等你就好。”他一邊掌着方向盤,另一只手緊緊的捏了捏她滑嫩嫩的手,“落落,我們訂婚吧,等到你大學畢業我們就結婚,不然等你滿二十歲也行。”

宋落落一直有意無意的和顧君瑞提及兩人以後結婚的事情,可是真當他和自己提出這個想法的時候她卻像是做夢一般,一切都是這麼的不可置信,她宋落落,居然要和顧君瑞結婚?

沒有立刻回答,她把頭扭向窗外,豆大的眼淚一顆一顆往外掉,窗外的街景一閃而過。這是她生活了十幾年的城市,和他有着這麼多的記憶,從自己還是個小女孩的時候開始,一轉眼就這樣見證了一個浪漫的告白。

擦掉眼淚,她卻是笑着說:“小舅舅,你的表白就不能浪漫一點嗎?”

顧宅。

“我不同意。”顧城直截了當的說。

“我這次只是通知二老一聲,並沒有徵求任何人意見的意思。”顧君瑞的態度也很堅決。

這是韓毓心出來打圓場:“我看落落這孩子挺好的,又是真心實意的喜歡我們君瑞,我們兩家關係又好,怎麼就不同意了。”

“池家的千金不知道哪裏比不上你那個外甥女了,你就那麼變態?非要去喜歡親戚家的女兒?”顧城的眼神中帶有一絲鄙夷,就好像宋落落有多不堪一樣。

“我和她只是名義上的親戚,並沒有血緣關係,而且,我這輩子就認準她,你們喜不喜歡她我沒意見,我喜歡就行了。”

丟下這句話,顧君瑞轉身就出了家門,留下面面相覷的傭人和臉色鐵青的顧城。

關上車門,他直接開向了宋落落的公寓。

她是他心尖上的女人,怎麼能讓別人這樣說她,此刻,他只想緊緊擁她入懷。

直接掏出鑰匙擰開門,宋落落還渾然不知的在房間裏,他悄悄走進去,在她有一絲察覺的時候瞬間蒙上她的眼睛,將她控制在懷裏。

這份設計稿是爲了冬季新款服飾特地設計的,面對的是年輕人羣,定位不高,只能算中低端,合作公司想要在月底前拿到終稿推出服裝,遲若雨不想中途發生變故,早點完成,就算對方不滿意,她還有時間進行修改。

Previous article

蘇老爺子的禮物解決了,至於蘇老太太葉歡早有準備。蘇老太太是以前大戶人家的小姐,吃穿不愁,在生活品質頗有要求。葉歡爲她準備的,則是一根上好的玉鐲。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