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奈何容玉是反賊,顏均是朝堂正規軍。容玉鞭長莫及,沒辦法報復顏均。暫時只能捏著鼻子忍了。

永泰十三年秋,經過半年的休整,顏均終於放出了滿嘴獠牙的西北軍。

網游之最強傳說 西北軍出動,西北震動。禍害西北的反賊,全都聞風而逃。有大膽不信邪的,結果一碰到西北軍,全都變成了刀下亡魂。

顏均給西北軍下了命令,不要俘虜。凡是拿起了武器的人,不分男女老少全是西北軍的敵人。既然是敵人,全部殺光。

命令很殘酷,但是卻樹立了西北軍的威信,震懾了宵小,同時還能讓西北軍專心致志的打仗,不用分心去處理俘虜問題。

顏均的命令,很快傳到了朝堂,當即引起朝臣嘩然。不要俘虜,全部殺光,這,這哪裡是平叛。要知道,那些反賊在以前,可都是大周的百姓。

而且國朝一直有不殺俘的傳統,顏均此舉打破了規矩,這是要引來天譴的。

顏均站在風口浪尖上,毫不畏懼。

耳根子比較軟,缺乏主見的永泰帝又一次動搖了。

劉小七想勸都沒勸住。

永泰帝下旨申斥顏均,要顏均克制,不能殺戮過剩。

顏均收到旨意,看了上面的內容,嗤笑一聲,直接將聖旨丟在火堆里燒了。

那些反賊,十倍於天災。他們燒殺劫虐,無惡不作。凡是被他們攻佔的縣城府城,十室九空,死人成堆。這些人惡貫滿盈,憑什麼可以被寬恕?

寬恕這些無惡不作的反賊,就是對老百姓最大的傷害,是對善良本分最大的諷刺。

燒殺劫虐,惡貫滿盈,能夠活命。老實本分,遵紀守法,卻要家破人亡,慘遭侮辱凌虐,憑什麼?

顏均絕不會縱容這些惡。凡是反賊,凡是拿起了武器的人,不管男女老少,統統都要殺光。

顏均不管朝堂旨意,要求西北軍堅定不移的執行他的命令。

西北軍所過之處,凡是反賊,沒有人能夠逃脫西北軍的刀鋒。

西北軍一路東進南下,一路殺反賊。西北軍所過之處,很快就變成朗朗乾坤,無人敢反,也無人敢犯事。

只因為持續的旱災,這些地方的土地依舊不能種植莊稼,依舊人煙稀少,老百姓依舊活不下去。不過好歹不用擔心自己的安全,也不用擔心反賊下山劫掠。

西北軍穩紮穩打,幾個月的時間,西北地區的叛亂,基本上都被平息。

整個西北地區,也被西北軍殺了個屍山血海,人人膽寒。

永泰十四年,容玉經過小一年的摸爬滾打,總算髮展壯大。

和朝廷軍隊交戰數次,朝廷軍隊全部兵敗如山倒。

容玉帶領部下,從遭旱災的陝州進入了兩湖。兩湖富庶,容玉一來,兩湖遭災了。

容玉打下了襄州,將襄州當做根據地,開始穩步發展。

容玉在襄州穩定下來后,開始四處攻佔地盤。朝堂軍隊,竟然沒有一支是容玉的對手。

這可將朝堂嚇壞了。

這支反賊想做什麼?莫非是想問鼎天下?

更要命的是,容玉俘虜了兩支朝廷軍隊。緊接著,這兩支朝廷軍隊將領公然反了朝廷,加入了容玉的部下。

永泰帝被這個消息打擊得眼前發黑,一口血噴出來,將朝臣都嚇了個半死。

以前,都是反賊接受招安,變為朝廷軍隊。如今朝廷軍隊竟然被反賊招安,朝夕間成了反賊。

那些可都是朝廷花錢養了多年的軍隊啊。怎麼可能反了朝廷,加入反賊。難道做反賊比做正規軍要更好嗎?

永泰帝想不明白,也很氣憤。擦掉嘴角的血跡,當即下旨處死反叛將領的家人,五服之內全部流放西北,到西北軍軍前效力。

永泰帝寫這份旨意的時候,一直咬牙切齒。既然這些吃朝廷俸祿的人敢反,那就別怪他心狠手辣。殺雞儆猴,讓後來者知道,反叛朝廷的下場。

兩支軍隊的叛變,真正的後果不在於將永泰帝氣吐血,而在於撬動了人心,撬動了天下大勢。

以前大家都堅信朝廷是正義的,朝廷必勝。可是隨著容玉的壯大,隨著兩支軍隊的叛變,有人已經看出大周江山風雨飄搖,天下大亂,改朝換代或許就在眼前。

除非老天爺開眼,從今天起,再給大周幾十年風調雨順的好日子。

可惜老天爺不肯開眼,北方大地繼續乾旱,南方地區也不太平。隨著北方戰火逼近,南方人心思動,妖孽頻出,邪教橫行。

整個大周,從北到南,已經呈現出王朝末世的景象。

不過這一切都沒有影響顏均。

顏均在西北穩紮穩打。打下一個地方,就將當地的官員甄選一遍。凡是忠於朝廷的人,全部被送回京城。顏均只要那些心思靈活,願意跟隨在他身邊謀富貴的人。

西北軍所過之處,名義上還是朝廷的地盤,實際上全都成了顏均的地盤。這裡的兵,是顏均的。這裡的官也是顏均的。

這些官員凡事只向顏均稟報。至於朝廷那裡,官員們都默契的忽略了。反正現在朝堂也沒心思管西北,朝堂的心思全都盯著襄州的容玉。

再說朝廷現在還需要西北軍平亂,對於顏均的做法,都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只要顏均表面上還當自己是大周的官員,還認可朝廷,朝廷就不會將顏均趕盡殺絕。

就算有人真的想將顏均趕盡殺絕,也沒這個能力。顏均不是昔日少年。如今的顏均手握十萬強兵,兩省地盤,名副其實的一方諸侯。

若是有人這個時候將顏均逼反,大周危矣,天下危矣。

既然顏均勢不可擋,那不如捏著鼻子忍了。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西北軍一路東進南下,所得地盤越來越大。

不過顏均的地盤,全都遭受了數年的旱災,可謂是民不聊生。

為了讓地盤壯大,讓生機再現,顏均讓四海商行同官府合作。既然這些地區都因為旱災種不出糧食,那就不種糧食。

四海商行開始在西北開辦各種工廠,招收工人,恢復聲場,讓當地的老百姓有飯吃,有衣穿。

只要看得到希望,人心就能穩定。

至於糧食,全靠四海商行運來。四海商行的糧食全都來自海外,價格公道。就算是在災年,老百姓值要肯下力幹活,就買得起糧食,養得活家人。

同時,顏均斥巨資修建水利工程,將大河裡面的水引到城鎮鄉村。不能解決農田用水,至少能夠解決老百姓的飲水。若有剩餘的,還能解決部分農田用水,開墾一部分荒田。

在顏均的努力下,短短半年時間,西北兩省就從千里無人煙,一片荒涼窮苦,搖身一變,呈現出勃勃生機。

不少北方的災民,聽說西北兩省有活路,都慕名而來。

只要是良民,說得出來歷,西北兩省的官府全部接納。

連續幾年大災,西北兩省的人口減少了七八成。現在正是需要引進人口的時候。

期間宋安然給顏均寫信,她想要這些受災的人口,將這些人口帶到海外去。

不過顏均回絕了。現在他有地盤安置這些受災人口,而且他比宋安然更需要這些人口。

顏均給宋安然回信,說明其中情況。

宋安然見顏均穩步發展,於是會心一笑,沒和顏均繼續爭搶這些人口。相反,宋安然還給顏均送來了一千個工匠。

顏均大喜過望,這些工匠正是他所需要的。

宋安然此舉,猶如雪中送炭。

顏均心裡頭歡喜,還是自家娘親最好。不過顏均很好奇,宋安然怎麼能一下子送出一千個工匠。

顏均寫信詢問此事,宋安然就趁機將自己的辦學理念灌輸給了顏均。

原來在海外多年,宋安然不僅支持聞先生辦書院,同時還興辦了幾所技工學院。不僅如此,顏宓還在海外興辦了一座軍事院校。

顏均看著信,回想起小的時候,宋安然就對他灌輸過辦學的思想。想要發展,想要民眾富裕,就必須興辦各種學校。不僅僅是讀書識字的學校,各種技工學校,醫學堂,武學堂,凡是老百姓需要的,朝堂需要的,都該辦一所學校。

宋安然在信件裡面,很詳細地闡述了辦學的宗旨,過程,注意事項,規章制度。同時還闡述了辦學的好處。

顏均想要爭霸天下,想要建立一個區別於其他王朝的一個新興國家,那就從辦學開始吧。

從量變到質變,辦學二十年後,當這些學子長大,他們會給這個天下,會給顏均帶去驚人的變化,帶去非同一般的創造力。

顏均還不能深刻領會宋安然的想法,但是顏均已經從中窺探到各種好處。

看看那一千個工匠,這就是奇迹。換做傳統的父傳子教學,想要搜羅一千個熟練的工匠,搜完西北兩省,也未必能夠找齊一千個人。

顏均暗暗下定決心,他也要在西北辦學。他很好奇宋安然信中所說的驚人的變化,還有所謂的創造力。他想建一個國,一個更積極,更富足的國,那麼就從孩子開始吧。

今日他給孩子一個希望,他日這些孩子會用奇迹來回報他。

顏均說干就干,很快幾所草台學校就開班授課了。全都照著宋安然給的章程,學校分為東院西院。東院就是專門為了讀書考科舉的,西院則是為了學習一技之長。

上午,東西院都是讀書識字。下午,東院繼續讀書識字,而西院就學各種技術知識。

西院分了很多科目,有木工,瓦工,鐵匠,醫學,武學等等。

為了吸引更多的孩子讀書,顏均承諾,所有的孩子,只要肯來書院讀書,書院免收學費,同時還提供一頓早餐,一頓午餐。另外春夏和秋冬,各有兩套衣服。

免費讀書,吸引力並不強。因為很多家庭,孩子都是勞動力。孩子去讀書,就等於多一個人吃飯,少一個人幹活。

但是書院提供早午餐,加上四套衣服,吸引力瞬間加倍。孩子能讀書,還能學技術,還不用消耗家裡糧食,還有免費衣服穿,這麼好的事情,打著燈籠都找不到。

無論貧寒與否,老百姓都將家中孩子送來讀書學本事。不求考科舉,只求能認字,能學會一門吃飯的本事。

要是孩子厭學,不肯來讀書。家長用棍子打,也要將孩子打來讀書。這麼好的機會都不知道珍惜,簡直是混賬玩意,活該挨打。

貧寒人家的孩子,來書院都是為了學一門手藝,多是集中在西院。

而東院多是富貴子弟。這些富貴子弟,家中一般都有私塾。可他們依舊來書院讀書,就是因為他們的家族都看好顏均的潛力。

如今天下大亂,隱約有王朝末世的景象。顏均勢力強大,潛力無限,未來很有可能問鼎天下。不如投機一把,早點朝顏均靠攏,早點分享顏均的勝利果實。

顏均辦的西北書院,很快上了正軌。等到明年,西北書院見到成效后,顏均還要開辦更多的學校,要將西北書院的分校開遍整個西北,讓更多的孩子進入書院讀書,給未來培養出更多的種子。

這些民政事務,顏均把握大方向,具體的事情都交給下面的人去做。

其實這個時候,顏均已經感到人才不夠用。

當地還有很多讀書人,但是不少讀書人很迂腐,不能領會顏均的治軍治民的思路。所以顏均沒辦法用這些讀書人。

這個時候,顏均想得很明白。他乾脆給宋安然去信求助,請宋安然給他送人才。

顏均相信,這麼多年,宋安然在海外一定培養了很多民政方面的人才。

顏均猜測得不錯。宋安然這些年的確培養了很多基層民政人才。而且這些人都很年輕,可以說是種子選手。

如今顏均主動問宋安然要人,宋安然自然要滿足。

宋安然同聞先生商量,先給顏均送一千個民政人才過去。 重生之錦繡庶妃 終極寵物店 等到顏均的地盤鋪開后,後續還會輸送人才。

這一天,宋安然同聞先生一起下棋。

聞先生很長壽,已經快一百歲了。是海外大陸,四方城名副其實的老壽星。

別看聞先生年齡大,他精力很充足,頭腦依舊很清醒。整個人看上去,一點都不顯老,頭髮竟然還沒有全白,還有部分黑頭髮。

可見聞先生保養有方。

宋安然落下黑子,然後輕聲說道:「我還記得,當年我對先生承諾,要在海外建一個國。如今看來,這海外的國還沒建立,中原就要改朝換代了。」

聞先生哈哈大笑起來,「改朝換代好啊。老夫就喜歡改朝換代。」

宋安然嘴角抽抽,這老先生,和當年一樣,唯恐天下不亂。

宋安然和顏宓在海外建了三個城,全都是港口城市。經過多年的經營和發展,人口已經成功突破百萬。已經有一個小國的雛形。

可是比起中原,這點人口規模遠遠不夠。立建國還很早。

現在中原大亂,宋安然和顏宓決定,暫緩海外的發展,將一部分資源投入到中原這場混戰中。

畢竟中原才是大家的根。

若是有一天,顏均真的能夠在中原建一個國,那將海外三個城併入中原,也不是不可以。或者建立海外聯邦殖民。無論何種辦法,海外都是屬於漢人,只能有漢人的政權存在。其他政權統統滾蛋。

宋安然又落下一子,繼續說道:「未來顏均的地盤越來越大,需要處理的事情越來越多。我建議他成立一個參謀室,分軍事和民政。可是無論是軍事還是民政,顏均都很缺乏這方面的人才。先生這些年幫我良多。這一次,先生能不能幫幫顏均。」

聞先生捋著鬍鬚,直接說道:「老夫快一百歲的人,經不起折騰。老夫就不去顏均那裡添亂。不過老夫可以將自己的幾個徒兒派到顏均身邊。希望對顏均的事業有所幫助。」

宋安然大喜過望。她今日過來,沒指望請動聞先生出山。畢竟聞先生一大把年紀了,不宜奔波。

宋安然今天過來,就是沖著聞先生的徒弟。

原本宋安然打算,能夠得到一個聞先生的徒弟,今天的目的就算達到了。可沒想到,聞先生如此慷慨大方,竟然將幾個徒弟都派到顏均身邊。

宋安然微微一笑,「先生難得大方一回,我該如何謝先生。」

聞先生笑道:「只要你不怕我的徒兒在顏均身邊拉幫結派,就是對老夫最大的感謝。」

宋安然笑了起來,說道:「我對先生身邊的幾位弟子有信心,也對顏均有信心。如果我家顏均連幾個謀士都駕馭不了,那他也沒有資格去爭霸天下。」

聞先生哈哈一笑,問道:「王妃對顏均很有信心?」

宋安然說道:「他是我的兒子,我對他當然有信心。」

聞先生捋著鬍鬚,說道:「據老夫所知,顏均在你身邊的時間,加起來也才十來年。後來他跟隨王爺南征北戰,回到京城,轉眼你們母子就分開了。

老夫算一算,你們母子已經有十多年沒見面了。十多年的時間,足以讓一個人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老夫想知道,王妃怎麼就確定顏均還是你心目中的那個孩子?你們多年沒見,你怎麼確定顏均有爭霸天下的勢力?」

宋安然挑眉一笑,「先生這話問得大失水準。有些人,不需要見面,就能確定對方的能力和品性。有些事情不需要親眼見證,就該知道是真是假。我家顏均究竟如何,來來往往的人已經說得夠多了。先生今日問我,到底是想問顏均,還是想問未來。」

聞先生大笑起來,「王妃果然懂老夫。王妃說的沒錯,老夫問的不是顏均,而是未來。顏均爭霸天下,若是成功,建立新的國家,不過是新瓶裝老酒。

過個百年兩百年,王朝再次輪迴。中原戰亂,民不聊生。然後又有新的王朝建立。周而復始,似乎永遠跳不出這個怪圈。王妃足智多謀,請問這個問題要如何解決?如何避免王朝無三百年國運的怪圈?」

宋安然輕聲一笑,「先生不問,我自己也會思考這個問題。在我看來,王朝無三百年國運,一是因為天災,二是人禍。人禍又勝於天災。

天災不能避免,但是人禍可以避免。想要避免人禍,一是靠制度,二是靠發展。制度方面,我還需要先生幫我。

我希望先生能夠跳出過去的框架,建立一個新的制度。尤其是稅收,我希望生活在中原大陸上的每一個人,不分庶人還是貴族,只要有收入,只要有置產,就要繳稅。」

聞先生聞言,大吃一驚。他盯著宋安然,說道:「王妃是想士紳一體納糧?」

宋安然輕聲一笑,搖頭說道:「過去的王朝,太過依賴土地,依賴糧食。而我家顏均建立的國家,將從土地上跳出來,從商稅入手,用商稅補充農稅,減輕農民負擔。

先生想一想,如果一個人名下擁有十畝土地,就不需要納糧。但是十畝以上,就需要納糧。先生認為會有什麼後果?」

聞先生悚然而驚,如果真的這樣搞,地主家買田買地的時候還得猶豫一下。土地過多,意味著稅收過多。土地少,就不需要繳稅。

聞先生皺眉深思。心裡頭在想這個制度的可行性。

宋安然輕聲說道:「任何一個王朝末年,最嚴重的問題莫過於土地兼并,分配不均。如果我用稅收槓桿來撬動土地,能不能讓一部分民間財富從土地上解脫出來,投入商業中,創造更多的商業稅收。」

聞先生說道:「有這麼多生意做嗎?」

宋安然輕聲一笑,「聞先生,本王妃沒當政,單靠一個四海商行,每年在南州就能創造一個五百萬兩的商業盤子。等我家顏均建國之後,集全國之力,我可以創造一百個,一千個價值五百萬兩的商業盤子。

光是羊毛這一塊,我有信心,三年時間,就能創造一個兩千萬兩的超級大盤。這麼多生意,這麼多財富,換成稅收,國庫一年的收入有多少?

到時候,無論是擴軍還是惠農,都不差錢。而且隨著商業繁榮,市場用工量劇增。屆時,農民也可以從土地上解放出來,進入各種工廠做工,所得收入十倍於種田。

甚至女人也可以從家庭瑣事中解放出來,投入到紡織等等工作中,成為家中頂樑柱。先生,未來的國,會發生一場巨大的變革。而今我們在書院里培養的學生,就是未來的種子。」

聞先生皺眉,他聽了宋安然所說的話,心頭很激動,可是他也有很多疑問和隱憂。

聞先生問道:「天下的錢都是有數的。這麼多生意,哪有那麼多錢來支持?還有,農民都不種地了,那老百姓吃什麼喝什麼?女人也出來做工,這禮義廉恥,這男女大防,民間非議,又該如何處理?」

宋安然笑了笑,輕聲說道:「第一個問題,沒錢可以去海外搶奪。等到時機合適的時候,可以以國家朝廷為信用,以黃金作為儲備,發行紙幣。用紙幣替代金銀,更方便商業流通。

第二個問題,一部分農民不種田,但是大部分的農民會繼續留在土地上。就算農民種的糧食真的不夠吃,廣袤的海外就是我們的大糧倉。

那些一年兩熟,甚至三熟的地方,總有一天,我們漢人的軍隊會踏上去。就算不納入國家版圖,也要在那裡殖民。用那些地方的財富,人口,為中原輸血。至於第三個問題,我沒辦法回答。這個問題,就需要先生這樣的大學問家來解決,引導民間思想。」

聞先生皺眉,「你可給了老夫一個難題。」

宋安然笑道:「我看先生分明是樂在其中。」

聞先生哈哈一笑,「你啊你,老夫真的很好奇,你的腦袋瓜子到底是怎麼長的,怎麼能想出這麼多辦法。」

嘗到了烈焰拳的強大和可怕,王影對於聖火錄當中另外幾種秘術也是非常的感興趣,火影術和黑炎術王影也是摸到了一些頭緒。

Previous article

座右銘:生命不止,戰鬥不息。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