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然後像突然想起什麼似的,目光陡然一利,眼底寒光乍現。

在回來的路上有個人隱晦的看了他好幾眼,他是臨時起意回帝都的,若只是巧合就罷了,若是他的行蹤真的被人掌握了,呵呵,那就比較有意思了。

這也是為什麼他到了帝都沒有直接來看樂果橙的原因。

會是誰呢?他哪個叔叔或是堂弟?姜家垂著眼瞼靜靜的想了一會,然後翻身下床,最後再看了樂果橙一眼,「好夢。」果斷的從窗戶翻了出去。

樂果橙家的外面,一輛黑色的轎車停在那裡,姜別拉開車門坐了進去,「回老宅。」

萬能的趙助理立刻啟動了車子。

半夜樂果橙迷迷糊糊中就覺察身邊的人不在了,她猛地睜開眼睛,床上果然只有她一人。

樂果橙抱膝坐了半分鐘,然後果斷倒下接著睡。

哼,走了都不打聲招呼。哼,就當是今晚做夢好了。

很快樂果橙就又沉入了夢鄉。

夏莞爾正趴在床上享受著私人按摩師的服務,她全身上下赤裸著,按摩師正用精油給她開背,一邊說:「夏小姐最近太忙了,肌肉都疲憊了,最好還是多注意休息下。」

夏莞爾嗯了一聲,卻絲毫沒有放在心上。她不加班,不拚命,哪來的成績?哪能讓爺爺另眼相看?

她是夏家唯一的女孩不假,可她若是個空有臉蛋的草包,爺爺能看重她嗎?早就被打包聯姻了。

今晚她又加班到很晚,脖子都僵硬了,泡了澡,被按摩師推拿按摩了一番,到底是好多了。

就在這時,夏莞爾的手機響了起來,她眉頭一皺,這個點了還有誰會找她?

「手機遞給我。」她對按摩師說。

按摩師走過去把手機拿過來,遞給她。夏莞爾看了眼來電顯示,鬆了一口氣,漫不經心的接通,「喂,你最好是有重要的事。」半夜三更打電話不是擾民嗎?

「你猜我今天看到誰了?姜別,我看到姜別了——」

「不可能!」夏莞爾一下子就坐了起來,「我親眼看著他上的飛機——」

「那我就不知道了,反正我今天看到他了,我是絕對不會認錯人的。」那頭十分肯定的說。

「你確定沒認錯人?」夏莞爾再一次確認,這話說出來她自己都覺得不可能,畢竟那是姜別,任何一個見過他的人都不會認錯。

「我確定沒有認錯,對著毛爺爺發誓沒有認錯人。」

夏莞爾的眼神閃爍了一下,握著手不自覺的用力,電話那頭的聲音在她耳邊忽遠忽近。

「好,我知道了,這次謝謝你,有空我請你吃飯。」放下手機夏莞爾就有些魂不守舍。

幸孕婚寵:霍少,體力強 按摩師的態度變得小心翼翼起來,「夏小姐,還繼續按摩嗎?」

此時夏莞爾哪還有心思按摩,她煩躁的擺擺手,「今天就到此結束,你出去吧。」

「好的,夏小姐您早點休息。」按摩師輕聲輕腳的出去了,還不忘體貼的把房門關好。

夏莞爾的心情卻怎麼都無法平靜下來,滿腦子都在想姜別為什麼回帝都,她明明得到消息半年之內他都沒空回來的。

難道是為了那個小賤人?隨即她自己就否定了。

那天從會所出來后她就冷靜了,不過一個小女生,憑什麼跟她斗?她用得著發怒上火失了優雅嗎?

不過她是個謹慎的人,還是讓人查了她的底細,不過是個高三的學生,家裡做點小生意,而且和姜別幾乎沒有什麼交集。

她鬆了一口氣的同時也更加難堪,姜別就這麼討厭她嗎?寧願和一個幾乎陌生的女生演戲,也不願意看她一眼。

她愛他呀!她願意為他做一切,她為他做了那麼多,他為什麼就看不見呢?難道還要把心剖出來捧給他看嗎?

別的女人有她好嗎?她能夠幫他,幫他得到姜氏集團總裁的位子成為姜家新一代的當家人。也只有她配和他站在一起。

雖然沒查出樂果橙和姜別有什麼關係,但依然不妨礙夏莞爾給她一個教訓,沒有人可以得罪了她夏莞爾而毫髮無損的。

令她遺憾的是,她找去教訓樂果橙的人是一群廢物,好幾個人連個手無寸鐵的女生都弄不了,自己還落到警察手裡,簡直是飯桶。

哼,算她走運。

夏莞爾就覺得眼皮直跳,總覺得姜別這次回來不對勁,至於哪裡不對勁卻又說不出來。

第二天一早,樂果橙起來的第一件事就是跑到窗戶邊伸頭往外看,然後吐了吐舌頭,牆壁滑溜溜的連個抓手都沒有,虧姜別能上得來。她說他是梁上君子他還不高興,難道採花大盜比較好聽?

樂果橙在心裡吐槽了一番,然後看了看時間還夠,就拿過手機給姜別打電話,剛響了一聲就被接了,樂果橙心情頓時愉悅,「姜別哥哥,你在等我的電話嗎?」不等姜別回答,自己就有了答案,「肯定是,我就知道姜別哥哥你想我了,嗯,那我就原諒你昨晚的不告而別吧。」

「——」姜別已經不知道說什麼好了,啊不,他已經習慣樂果橙這樣自說自話往自己臉上貼金的行為了。

「哈,不說話就表示默認。姜別哥哥你別害羞,我也想你了。」樂果橙的聲音能飛起來,「姜別哥哥你是來看我的對吧,那你今天送我上學好吧?七點十分小區門口見,就這麼說定了,拜拜!」

姜別看著手機目瞪口呆,他答應了嗎?好像沒有吧。

不,她連說話的機會都沒給他。

那他是送還是不送呢?

七點十分,現在是六點四十五,等他開車到她家小區也差不多是七點十分了。

「誰打的電話?」姜老爺子背著手問。

姜別眼神閃了一下,淡淡的說:「趙助理。」然後站起身往外走,「爺爺,我還有事,先走了。」

姜老爺子的手抬到一半,下一句話已經到了嘴邊,就見他的寶貝大孫子大踏步的走遠了,他整個人都不好了。

他能有什麼事?不是說特意回來看他的嗎?

姜老爺子轉頭氣哼哼的和管家吐槽,「肯定不是趙助理,你看元寶他笑得多騷氣,平時你見他這樣笑過嗎?」

管家一本正經的點頭,「沒見過。少爺平時很少笑。」

「我說對了吧?哼,還瞞著我。」姜老爺子不滿的是這個。

管家眼裡閃過笑意,勸,「老爺子您該高興才是,不是趙助理不是更好嗎?說不定——」他朝姜老爺子遞了個心照不宣的眼神。

「對呀,說不定是個女孩子。」姜老爺子的眼睛頓時亮了起來,但很快眼皮就耷拉了下來,長長嘆了一口氣。

怎麼可能是女孩子呢?元寶那麼厭惡女人。姜老爺子再嘴硬,也不得不承認他最疼愛器重的大孫子和正常人不大一樣,這樣下去,他什麼時候才能抱上重孫子呢?

姜老爺子無比憂傷。

管家想勸,話到嘴邊卻又咽了回去。

樂果橙背著書包一路小跑著出了小區,一眼就看到路邊停了一輛路虎,雖然車牌號是陌生的,但她就知道那是姜別的車,徑直走過去拉開車門,揚著大大的笑容,「姜別哥哥,早呀!」

一坐上車就忙不迭的把手裡拎著的早餐獻寶似的遞給姜別,「姜別哥哥,我給你帶了早餐。」一副快誇獎我吧的期待表情。

姜別就像沒看到她的期待,淡淡的提醒:「繫上安全帶。」

樂果橙失望,噘嘴,提示:「姜別哥哥,我給你帶了早餐哎,你不覺得你該說點什麼嗎?」

姜別一頓,思考了片刻,然後說:「謝謝。」

樂果橙臉都垮下來了,「就這一句?」

姜別看向樂果橙,十分困惑,似乎在問:「還要說什麼?」

樂果橙氣結,扁著嘴巴,委屈的說:「姜別哥哥,你不覺得我很體貼很賢惠嗎?難道你不想抱抱我親親我嗎?」

姜別的嘴角抽了一下,他很想說戲別這麼多行嗎,不過又覺得他要是敢這麼說,這隻小貓咪就敢沖他亮爪子。就一邊啟動車子,一邊說:「把安全帶繫上。」

「不要。」樂果橙的嘴巴噘的老高,撒嬌,「姜別哥哥你幫我系嘛。」還非常振振有詞,「男朋友要寵愛女朋友的。」

「乖,自己系。」一聲乖已是姜別極限了。

樂果橙把頭一扭,「不要,就要你系嘛。」

姜別就覺得自己的耐心從來沒這樣好過,提醒:「上課要遲到了挨罰的人可是你。」

樂果橙依然不為所動,「挨罰就挨罰,我長得好看,我們班主任捨不得罵我的。」瞥了姜別一眼,想知道他在想什麼似的,「我這麼好看,是有權利任性的。」頭昂的高高的,一副你看著辦吧的樣子。

姜別只好俯過身幫她把安全帶繫上,「這樣總行了吧?」語氣雖然無奈,卻透著滿滿的寵溺。

上一刻還噘嘴生氣的樂果橙,立刻就笑顏如花,嗲著聲音說:「謝謝姜別哥哥,我就知道姜別哥哥最好了,嘻嘻。」還趴在姜別的臉上親了一下,可她忘記了自己繫上安全帶了,親是親到了,卻被勒了一下。

「好疼!」樂果橙迅速變臉,眼底盈盈,似乎馬上就要哭出來,卻又拚命忍著,跟個小可憐一樣。

姜別明知道被安全帶勒了一下不會有什麼,但還是熄了火轉過身來看她,「傷著了嗎?」

樂果橙搖頭。

「乖乖坐好。」姜別拽了拽安全帶,又摸了摸樂果橙的頭,這才又重新啟動車子。

樂果橙好似被安慰到了,點頭,「嗯嗯。」乖巧的坐在座位上,一動不動。

餘光里姜別一直看著她,長長的睫毛大眼睛,巴掌大的小臉,安靜的靠在座位上,美麗的像個墜落凡塵的天使,也更顯得小隻了。

姜別的嘴角一點一點勾了起來,眼裡也染上的柔和的暖色。

樂果橙也在偷偷看姜別,他的側臉很英俊,是那種很容易就讓人著迷的英俊。

但這種英俊又太過於鋒利,反而會讓人產生畏懼感。上輩子到她被車撞死,都沒聽說過他和哪個女人在一起。

但這個男人真正的魅力並不在外表,而是他骨子裡透出來的東西。

樂果橙不由看得著迷,姜別忽然朝她看過來,「就這麼好看?」

「嗯嗯,非常好看。」樂果橙迷迷瞪瞪的說,說完對上姜別似笑非笑的目光,才意識到自己說了什麼,不由哀嚎一聲雙手捂臉,好丟臉啊!

她樂果橙貧賤不移,富貴不淫,威武不屈,怎麼就沉迷姜別的美色中不能自拔呢?

「好了,別捂了,一會又該把自己悶著了。」姜別的聲音裡帶著淡淡的笑意,伸手又在她頭上揉了揉,這小東西怎麼這麼可人疼呢!

樂果橙從指縫偷看姜別,見他專心開車,並沒有注意她,這才慢慢地拿開手。

不好再偷看姜別,目光就落在自己的手上,一個一個數著手指甲上的月牙,淡淡的粉色,真好看。

看吧,她樂果橙就是這樣連手指甲都好看的女生,瞬間她自信的血條又滿格了。

距離一中校門還有段距離,樂果橙就喊了停車,「就在這兒下吧。」她自己開車都不敢開到學校門口,自然更不敢讓姜別送到校門口了,別又被哪個喪心病狂的拍下來髮網上了。

姜別依言停下了車,樂果橙卻並沒有下車,而是對著姜別揚起了臉。

「嗯?」姜別不解。

「親親啊,快點,我要遲到了。」樂果橙催促,「身為男朋友,你不該給你可愛的女朋友一個愛的親親嗎?」

姜別失笑,這小妖精花樣還真多。看她那幅他要是不親她就不下車的架勢,姜別覺得他還是親吧。

樂果橙果然眉開眼笑,轉頭嘟著唇在姜別的臉上飛快的輕啄一下,「姜別哥哥再見!」然後轉身下車。

姜別搖下車窗,看著蹦跳著如小鹿一般的少女漸漸遠去,朝陽下,她的身影輕盈而靈動,慢慢融入人群。

姜別搖上車窗,剛要掉轉車頭,卻又改變了主意。他開著車繼續往前,很快就在人群中鎖定了樂果橙的身影,放慢車速跟在她的後面,看著她進了學校的大門,這才掉轉車頭往回走。

樂果橙一到班上就被同學圍住了,這個要英語作業,那個要數學作業,還有要語文試卷的,然後一鬨而散。

樂果橙也是醉了,當磨磨蹭蹭過來的季小川不好意思的開口,「樂果橙能把你的物理大練習借我看看嗎?」

樂果橙不由睜大眼睛,失聲說:「不會吧,你也要抄作業?」

季小川是除樂果橙以外成績最好的學生,樂果橙沒轉來之前八班的扛把子,各科老師的心尖子。

「季小川,秦老師會打死你的。」樂果橙的眼神充滿了憐憫。

季小川紅著臉解釋,「不不,我不抄,我都寫完了,我就是想和你對對答案。」

「早說呀,給你。」樂果橙抱怨了一句,把物理大練習找出來給他了。

季小川說了聲謝謝就回位對題去了,樂果橙聳了下肩膀,提著輕飄飄的書包也回位了。

八班有胡亮這樣皮糙肉厚的混江龍,自然也有季小川這樣靦腆愛臉紅的優秀學生。有時看著班上的男同學,樂果橙就會忍不住的想:以後她家果粒會長成什麼樣子?

想這問題的時候她腦中一閃而過的是姜別的身影,潛意識裡她希望她的弟弟果粒能長成姜別的樣子,強悍而又強大,這樣就不會被人欺負了。

又到中午放學。

以往鈴聲一響大家就衝出教室覓食,今天卻有些不大一樣,八班的學生全都磨磨蹭蹭,有的看樂果橙,有的伸頭往外看。和樂果橙關係好的跑過來問:「樂果橙,你媽今天來送飯哈?」

孫淼淼則直接說:「果橙,我要蹭飯。」

陳新瑩連忙舉手,「還有我,我都聽說了,阿姨準備的量可多了,你和曾柔兩個都吃不完,倒了還浪費,就讓我倆給包圓了吧。」她打聽的還挺清楚。

樂果橙看向曾柔,無聲的問:「你說的?」

曾柔搖頭,那意思就是沒說。

兩個人一齊看向胡亮,昨天中午在場的也就他們三個了,曾柔沒說,那就只能是胡亮了。咳,真是個大嘴巴。

「行是行,就怕——」樂果橙看了孫淼淼圓圓的臉說,「就怕你們吃不飽。」

陳新瑩也看了孫淼淼一眼,然後果斷的說:「沒事,孫大淼可以少吃一點。」

吃貨孫淼淼一點都不生氣,還附和,「對,我可以吃少一點。」

其他人不樂意了,「那不行,都被你倆吃了,我們呢?樂果橙,我們不要求多,就嘗一口,一口!」伸出一根手指頭強調著。

「——」樂果橙能說不讓嘗嗎?那她成什麼人了?

可是要是都嘗,一人一口也不少呀,還能有她自己吃的嗎?

正遲疑著,就聽外面走廊上有人喊,「樂果橙,你媽媽來了。」

樂果橙趕緊跑出去,就看到媽媽還站在昨天的位置。她招手,大聲喊:「媽媽,上來。」

江雪提著昨天的保溫桶上了樓,一進教室嚇了一大跳,「你們還沒放學嗎?」怎麼這麼多人在?

樂果橙無奈的笑了一下,說:「媽媽,他們聽說爺爺做的菜好吃,都想嘗嘗。」

江雪鬆了一口氣,隨即又為難起來。倒不是她捨不得這點東西,只是這麼多人,把女兒的午飯給嘗完了怎麼辦?她不由看向女兒。

樂果橙想了一下,打開保溫桶分配起來。先留出她和曾柔的那份,剩下的直接塞到班長袁藝的手裡,「你看著分吧。」夠吃是肯定不夠的,也就誰多吃一口,誰少吃一口的問題,那就看運氣了,和她可沒關係了。

袁藝提著保溫桶,立刻大聲吆喝起來,「排隊,排隊,先說好了,分量有限,一人只能嘗一口,餐具自備。」

樂果橙本想說哪來的餐具,就見大家紛紛從位洞里拿出了筷子,勺子,叉子。為了這一口吃的準備可真充足啊!樂果橙也算是開了眼界了。

袁藝小美女秒變食堂大媽,分發起菜了。大家吃著,嘴裡不停的發出嘖嘖的讚歎。這才三五成群的往外走,走時還不忘和江雪打招呼。

江雪受寵若驚,心中感嘆:果橙的同學真是太可愛。於是她發出邀請,「有時間跟著果橙來家裡玩呀。」

樂爺爺做的菜真的好吃到這份上嗎?那倒不是。同學們就真的缺這一口吃的嗎?那也不是。

樂果橙知道大家不過是給她面子湊個熱鬧罷了。

江雪回去一說,樂爺爺聽說孫女的同學都喜歡吃他做的菜,可高興了,幹勁更加足了,「我明天再多做點。」

樂奶奶白了他一眼,「說你胖還喘上了,你再多做點往哪裝的?你咋不說把乖橙的同學請家裡來呢?」

樂爺爺被懟也笑呵呵的,「怎麼裝不下?大不了我再買個保溫桶。」然後舉著鋒利的菜刀到廚房劈排骨去了。

樂奶奶撇撇嘴,對兒媳說:「你爸聽風就是雨,別理他。」繼而問她,「老大那點破事你都知道啦?」

江雪神情一黯,點了點頭。

樂奶奶嘆了一口氣,「說來是我這個當婆婆的對不起你,沒把兒子教好。」

江雪手足無措,「媽,怎麼能怪您呢?」這個婆婆雖說通情達理,可她在她跟前就是沒來由的打怵。

樂奶奶看著兒媳那副包子樣,又嘆了一口氣,平心而論,江雪這個兒媳婦還是不錯的。不像有的兒媳對公婆罵罵咧咧,還不願養老。江雪對她和老頭子一向都十分尊敬,老大給他們再多的錢,也沒見她嘀咕一句。這樣的兒媳已經很難得了。

「老大做錯了事,我就算是他親娘也不偏著他。」樂奶奶很通透,見兒媳喊了一聲媽,眼圈都紅了,感動又受寵若驚的樣子。

就恨鐵不成鋼的說:「你呀,就是性子太軟了。我跟你說,老大就是個欺軟怕硬的貨,你啥都不用跟他說,你就到廚房拿把刀當著他的面往桌子上一剁,你看他怕不怕?他立刻就得慫了。」

「還有,你晚上睡覺,睡到半夜就摸他的頭,他要是問你摸什麼,你就說你摸西瓜熟了沒有。別看老大長得人高馬大的,他其實就是個膽小鬼,你要是能把他嚇唬住了,他就不敢在外頭亂搞了。」

安靜立即轉身。

Previous article

「是。」謝蘭點頭應道。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