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安靜立即轉身。

「護士,病人怎麼樣了?」

「病人失血過多,還沒躲過危險期,你是他什麼人?」護士問道。

「我,我是他侄女!」安靜猶豫了一下,然後回答道。

「嗯,病人的事你能做主?」安靜點點頭。

護士看著安靜,「我需要聽到回答。」

「是,我能做主,有什麼事你就說吧!」

安靜掏出車鑰匙,交給楚陽。

「注意安全!」

楚陽接過鑰匙,點頭答應一下,一溜煙跑出走廊。

護士拿出一大摞單子。

「家屬簽字……」

安靜拿起筆,仔細翻閱每一張單子,安靜慢慢的皺起眉頭。

楚陽開著車子穿過城郊,車子很快上了山路。

楚陽手握方向盤,手機放在儀錶台上,不停的撥打母親的電話。

李文慧的手機始終不在服務區。楚陽把手機開啟免提,裡面不停的說著:「您撥打的用戶暫時無法接通,請稍後再撥,Thenumberyoudailtisoutofservice,pleaseredaillater……」

楚陽心裡一直在往好處想,也許媽媽現在正忙,也許山上沒有信號。

心急如焚,楚陽不知不覺油門踩到底。

豐田霸道瘋了似的在盤山道狂奔。一路險象環生,楚陽已經渾然不覺。

一陣急促的電話鈴聲響起。

楚陽一把抓起電話。屏幕顯示媽媽的號碼。

楚陽立即接通電話。啟動免提。

「媽,你在哪裡?」楚陽沒等李文慧說話,搶著說道。

電話那頭沒有回話。

楚陽又重複一句。

「喂!媽,你聽到我說話嗎?」

電話里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

「你就是楚陽?」

楚陽頭嗡的一聲,心裡升起一股寒意。這個聲音似乎在哪裡聽到過,不過楚陽現在的心情,沒功夫想這些事。

「你是什麼人?」楚陽手握轉向盤,眼睛盯著路面,腳仍然狠狠地踏著油門。

「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誰?」電話里的聲音冷冰冰的說道。

楚陽臉色鐵青,面容僵硬。

「快說,你到底是誰?你想怎麼樣?」

楚陽已經意識到情況的嚴重性。

「很簡單,我想和你單獨見面!」電話里的聲音回道。

「我媽呢,你把她怎麼樣了?」

「只要你肯合作,我會保護好她的!」電話里的聲音冷笑道。

「不要挑戰我的底線!如果你敢動我媽一下,我一定會將你碎屍萬斷!」楚陽憤恨的吼道。

「我保護她還來不及呢?怎麼會傷害她?哼哼哼!」

楚陽恨的直咬牙,右手把電話貼在耳邊,雖然已經開啟了免提,但是楚陽還是覺得聲音不夠大。

山路崎嶇,前面出現了一個向左的急彎,楚陽輕輕抬了抬腳,稍微收了油門,手中方向盤向左轉動,霸道順著彎路轉過山樑。

由於慣性作用,車子重心外移。發出一陣轟鳴聲。排氣管冒出一股黑煙。

豐田霸道剛剛轉過彎來,車子還沒恢復穩定性,對面路上一輛別克商務車,幾乎一同樣的速度迎面駛來。山路急彎,而且很窄,兩輛車都以及快的速度行駛。對面右轉的別克商務車由於速度過快,車子越線行駛。楚陽一手拿著電話,看到迎面疾馳而來的商務車向自己撞過來。楚陽出於本能反應,單手猛打方向盤。道路右側就是十米深的斷崖。楚陽單手掄了半圈轉向盤,車子直接沖向懸崖。

追命女捕快 與此同時,對面別克商務車的司機也發現了迎面駛來的霸道。突然出現在眼前的霸道,把司機嚇了一跳。

別克司機也猛打方向盤。車子在路上一晃,突然衝出山路,砰的一聲撞在左側岩石上。

車上的人發出一聲驚呼。

別克左前臉撞擊岩石,車身受力過猛,竟然斜停在路上。車尾還是壓在線外。

別克撞擊岩石的同時,楚陽開的霸道也險象環生。

楚陽單手轉動方向盤,幅度不大,車子一晃,楚陽立即反應過來。

楚陽單手迅速回舵。但是由於車速太快,稍有溜舵,車子就偏離路線。此時外輪已經衝出山路,楚陽已經感覺到前輪壓在懸崖邊鬆散的岩石上。單手猛地向左回舵,車子外輪一沉,搖晃了一下。緊貼著懸崖邊駛過。

懸崖邊幾塊鬆散的碎石紛紛滾落,噼里啪啦的消失在山谷深處。

霸道在原不寬的山路上畫了個圓弧,回到路上又晃了幾晃。

楚陽單手掌控方向盤,車速竟然未減,別克車砰的一聲撞在岩石上。車身還沒停穩,霸道就呼嘯著從別克商務車后屁股旁邊衝過去。

兩輛車同時在山路上搖晃擺動。剎車聲此起彼伏。

霸道與別克商務在山路上擦身而過。

驚魂一瞬,楚陽單手握著方向盤,右手拿著電話,不由得轉過頭看向商務車。

因為就在別克商務車撞擊岩石的一霎那,從楚陽手中的電話里,傳出了一聲尖叫,楚陽還隱約聽到了砰的一聲巨響。 楚陽在對面別克商務撞車的同時,聽到手機里傳出與之同步的聲音。

楚陽心裡一震,轉頭看向對面商務。

商務車斜停在路上,楚陽透過風擋玻璃,看到司機模糊的輪廓。看不出細節,只看出身材魁梧健壯,右手舉起貼在耳邊,手裡似乎拿著什麼東西。

楚陽暗罵:媽的你果然也在打電話!

兩車對相行駛,遲楚陽沒時間細看,除了前風擋之外,全車玻璃都貼著玻璃膜,什麼也看不到。

電光火石之間,霸道已經和商務擦肩而過。

楚陽收油減速,腳踩剎車,霸道發出急促的剎車聲,停在了路中間。

停下的時候,身後商務車已經有十幾米遠的距離。

楚陽皺了皺眉頭,他覺得這種巧合的機會不大。但是手中的電話楚陽始終沒有撂下。

楚陽對著電話問道:「你現在在哪裡?我這就去找你!」

電話里傳出一股雜音,這聲音竟然像極了自己車子的剎車聲。緊接著電話叮的一聲,突然被掛斷了!

楚陽回過頭看了一眼,後面剛剛錯過去的商務車突然啟動馬達,轟鳴著向後倒車。

司機一打舵,商務車前後顛簸幾下,蹦跳著衝上山路向前駛去。

楚陽車子只是停在路中間,並沒有熄火。

楚陽啪的一下把電話扔到儀錶台上,掛上前進檔。這次雙手打舵,把舵向左扣死,車子橫在山路上,隨後伸右手掛倒檔,抬剎車同時迅速回舵。車子向後倒車。後輪距離不到十公分,車尾已經探出懸崖之外。楚陽才一腳剎車,伸手掛檔,同時向左扣舵。腳從剎車上抬起來,踩下油門,車子一撅噠轉過頭來。緊跟著商務車追了過去。

楚陽油門踩到底,霸道車真的霸佔了道路。發動機發出變態般的轟鳴聲。別克商務也以狂暴的速度狂奔,一路上沒有超車的,但是迎面駛來的對向車輛,每一次錯車都是驚魂一瞬。

別克商務在前面跑,霸道在後面緊追,兩台車在山路上追逐,一路上險象環生。

楚陽眼睛死死地盯著前面的商務車尾,前面轉彎時狠狠的踩著油門。

兩輛車保持相同的速度。在崎嶇的山路上不停的漂移。油板路上留下一道道剎車痕。楚陽突然發現前面路上橡膠痕迹中,竟然有一條油跡。油跡一路隨著別克商務的剎車痕迹向前延伸。在前面轉彎處被山坡擋住視線。

霸道很快就追到轉彎,楚陽猛打轉向盤。

繞過山樑眼前豁然開朗,別克錢又開始冒出白煙。緊接著機器哐哐兩聲巨響,車子停在路中間。

楚陽緊追其後,別克突然停下,霸道嗖地一下從別克商務旁邊疾馳而過。楚陽一腳剎車,車子一晃,隨後調整方向,車子一調腚,在路上劃了三百六十度,車頭對著商務停了下來。

楚陽緊握方向盤,眼睛盯著對面的商務車。他不確定對方是否使詐,所以只能選擇在車上等。

而對面的商務也安靜地停在路中間,車玻璃都關閉的嚴嚴實實。

時間在僵持中慢慢度過。對面車門突然打開,司機從車上跳下來。

楚陽看到司機下車,知道對方不會突然開車逃走。

司機倚著車門,看向霸道。一副毫不在意的樣子。就好像這車子不是他的。

楚陽看到司機,恨的直咬牙。

手用力攥住方向盤,咬緊牙關,隨後攥緊拳頭狠狠的錘在方向盤上。

從對面車上下來的的司機不是別人,正是是蘇全保。

蘇全保額頭上有一塊傷口,應該是剛才撞車時受的傷。

蘇家人果然沒這麼容易擺脫。看來胡芷依是被騙了。

楚陽隨手從后坐上拿起獵槍。剛才救治魏碩著急,搶就沒還回去,現在倒是有了用處。楚陽從車上跳下來,走到蘇全保身前一米遠的地方停住腳步。

「聽聲音我就應該猜到是你!」楚陽說道。

蘇全保看到楚陽從車上跳下來,走到自己身邊,突然如釋重負。

「怎麼只有你自己?看來楚平川真的回不來了,不然不會讓你自己在外面亂跑!」蘇全保問道。

「這和你沒關係,我媽呢,你把她怎麼樣了?」楚陽說道。

蘇全保冷笑道:「你他媽的是不是傻?如果知道就你自己一個人,我還用得著跑嗎?我現在就告訴你,你媽就在車裡,你他媽的等打得過我嗎?」

楚陽抬起槍,對著蘇全保的頭。

「你說我打不打得過你!」

蘇全保早就看到楚陽下車時手裡拎著獵槍,既然當時沒有退縮,心裡自然是有了對策。

「小朋友,那傢伙可不是鬧著玩的,你確定你會玩么?」

楚陽槍口一歪,砰的開了一槍。子彈打在蘇全保的車門上,穿過車門,在車門上留下一個彈孔。

蘇全保嚇了一跳,臉色一變。連忙阻止楚陽。

「等等!等等!別衝動,我們還有談判的機會!」

楚陽拉動槍栓,槍口對準蘇全保。

「我們之間沒有什麼好談的?」

「小夥子,不要太極端,有事好商量!」

蘇全保對著車子一擺手。

商務車車門突然打開。一個黑衣人壓著李文慧從車上走下來。

「媽!」楚陽眼睛就快噴出火來,焦急的看著李文慧。

黑衣人一把扯掉蒙在李文慧眼睛上的黑布。

李文慧眯著眼睛,第一眼看到楚陽,知道完了。

李文慧顯得特別鎮靜,對楚陽搖搖頭。

「你沒事吧?」楚陽說道。

楚陽提著槍對準黑衣人,就要往前上。

「別動!」黑衣人手裡的刀架到李文慧脖子上,李文慧被迫仰起頭。匕首僅僅貼著李文慧的脖子,刀鋒割破了皮膚,滲出一絲血跡。

「媽!」楚陽握槍的手已經有些發抖。

「不要傷害她!」楚陽食指扣住扳機,眼睛透出兇狠的光。

黑衣人冷笑一聲。

「那就看你的表現了!」

楚陽眉頭緊鎖。

「你們想要幹什麼?」

「你先放下槍!咱們才有機會接著往下談!」黑衣人說道。

楚陽沒有動。

「你們當我是傻子么?我放下槍會有好結果嗎?」楚陽身上散發出一股凌厲的氣勢逼迫黑衣人。

楚陽不會就犯,手裡的獵槍是唯一能和對方談判的機會,一旦自己放下獵槍,恐怕救不了老媽,自己還會落入敵手。

「大不了我們魚死網破!」楚陽斬釘截鐵的說道。 「魚死網破?有這個必要嗎?」蘇全保冷笑道。

「我們的目的你應該清楚,我們一不求財,二不鎖命,我們只是求楚兄弟辦點事!」

楚陽冷冷地說道:「不用說了,你們的事我幫不上忙,也不想參與!」

蘇全保搖搖頭,走到李文慧身邊。「事情就擺在這裡,注意你自己拿?如果你答應這件事,一切都好說,隨便你開什麼條件!」

楚陽咬著牙:「冥墟你們已經進去了,你們還想讓我做什麼?」

「我們老闆會親自和你談,前提是你要先放下槍!」蘇全保說道。

楚陽搖搖頭。「讓我放下槍,除非你放了我媽,不然我絕對不會讓你們活著離開這裡!」

黑衣人臉上露出一絲懼意。手中匕首抖了一下,李文慧傷口加大,血順著匕首流下來。

楚陽青筋暴露。手中獵槍近距離指著黑衣人。

「不要傷害她!」楚陽就往前沖。

楚陽知道這把獵槍只有開一槍的機會,對方有兩個人,自己根本無法一起解決掉。所以楚陽不敢貿然開槍。

「別激動!」蘇全保吼道。

「你們快放手!」

李文慧突然掙扎著一把抓住黑衣人的手。對楚陽喊道:「不要放下槍!快走!他們不會放過我們!」

黑衣人已經把李文慧挾持住,沒想到李文慧有這麼大的爆發力。

當下吃了一驚。黑衣人反手一把抓住李文慧的頭髮,用力拉扯,李文慧被拽向車尾,同時黑衣人躲在李文慧身後。

楚陽怒吼著沖了過去。

蘇全保趕緊制止。

「慢著,都他媽給我停下!」

楚陽根本就沒理會蘇全保,獵槍對著蘇全保。

「快讓他鬆手!」

楚陽吼道。楚陽知到現在要威脅,也得威脅有決策權的人。

可就在這時,系統突然傳來提示:「主人,命運線即將發生重大的改變,您需要提前預知嗎?」

Previous article

然後像突然想起什麼似的,目光陡然一利,眼底寒光乍現。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