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可就在這時,系統突然傳來提示:「主人,命運線即將發生重大的改變,您需要提前預知嗎?」

「……什麼改變?」小智愣了一會,他還是第一次聽到系統這樣說。

「需要150塊命運碎片解鎖。」系統的收費倒是一如既往地貴。

小智猶豫了一下,終究選擇解鎖,從目前的情況分析,這所謂的重大改變估計是因暗黑洛奇亞而起,他不得不去慎重對待。

「了解,正在為您解鎖情報。」

沒過一會,一大段影像流入小智的腦海中,他閉上眼睛緩緩地消化著,而等他睜開眼后,眼神中充滿了震驚。

居然是戰爭!

而且還是小精靈與小精靈之間的戰爭,以生命之神和海之神為首,雙方展開了殊死的較量。

當然,這可不單單是它們兩個的戰鬥,不然也沒資格稱作戰爭,這場戰爭竟是將關東和城都地區所有的野生小精靈都卷了進去。

無論是鳳王還是暗黑洛奇亞,皆非孤家寡人,鳳王收服了三聖獸的族群,而暗黑洛奇亞在三神鳥族群中有著極大的威望。

雙方皆是召集了無數的野生小精靈,強迫它們在關東和城都各地進行戰鬥,而城市也是不可避免地被捲入戰爭中,無數的人類因此喪命。

更令小智心寒的是,一直到戰爭結束后,暗黑洛奇亞的復仇都未成功,鳳王依舊是好端端的。

歸其原因,鳳王並不會和海之神硬拼,大部分時候只是過兩招就跑,其體內的生命能量源源不斷,會快速恢復著它的體力和傷勢。

憑藉這個優勢,只要無法一下子殺死它,鳳王幾乎是無敵的,而且退一萬步講,就算僥倖得手,它還有著自己的壓箱底絕招。

涅磐重生。

直到此時,小智才明白洛奇亞為何不想復仇,因為這根本就毫無意義,鳳王不會死,死的只會是那些無辜的生靈。

就算死上再多的人類或是小精靈,鳳王都不會感到一絲心疼,它自視為高貴的神,又怎麼會去在乎那些普通生靈。

可暗黑洛奇亞卻不同了,當戰爭結束后,漸漸冷靜下來的它開始意識到自己的錯誤,使它在餘下的幾千年時光中,始終被無窮無盡的愧疚所折磨著。

對於關東地區,小智一直將其視為自己的第二故鄉,更何況他的親朋好友都生活在此,他無法對這場災難坐視不理。

不行,絕不能讓這樣的事發生!

「洛奇亞!」他鼓起勇氣,對著暗黑洛奇亞大聲喊道,「聽我一句,你沒有必要殺掉這些人。」

若是讓暗黑洛奇亞繼續殺戮下去,它遲早會墮入黑暗,到時候那場戰爭將無法避免,為今之計只有及時勸阻它才行。

「(為什麼。)」

暗黑洛奇亞面無表情地看著小智,眼神中早已沒了之前的和善,取而代之的是無盡的冷漠。

「(我知道他們,他們是火箭隊,人類中的渣滓,我幫你清理掉他們,你應該高興才是。)」

如果是以前,暗黑洛奇亞絕對不會說出這樣的話,可現在它已經不想管那麼多,只想好好殺戮一番,以此來排解心中的滿腔怒火。

「因為你需要他們。」小智一字一句地道。

「(我需要他們?!)」暗黑洛奇亞彷彿聽到了世上最好笑的笑話,「(可笑!他們有這個價值嗎!)」

「當然有!」

小智極力保持著一副十分肯定的架勢,在這個時候,絕不能有一絲一毫的遲疑或退讓。

「如果你真的想報仇的話,必定得藉助人類中最卑鄙無恥的組織,只有他們,才能幫助你完成真正的復仇。」

……

恩?死了?

另一邊,鳳王也是同時察覺到了三聖獸的死亡,不過它並未在意,依舊是不急不緩地翱翔在空中,愜意巡視著自己的領地。

鳳王一下子便猜出肯定是海之神得到消息后趕了過來,接著盛怒之下將三聖獸給滅殺,但那又如何呢?

只要能出氣就行了,幾個手下死就死了吧。

不過,還真是一幫廢物啊,居然連逃走都辦不到。

這樣的想法在鳳王的心中滋生著,它突然感覺有些不滿,好歹也是自己的使者,怎麼就這麼不堪一擊,真是丟臉。

它暗暗有些後悔,當初就不應該直接把三聖獸復活並給予它們力量,那樣只不過是造出一幫廢物而已。

鳳王的使者,這一名號應該只有通過考驗的強者能勝任才行。

夜旅人 可怎樣的考驗才算合適呢?

這一問題困擾著鳳王,太強的話,比如幹掉海之神,這肯定行不通,太弱的話又沒有意義。

想來想去,它倒是想到了一個合適的人選,那就是海之王,也就是小智。

說起來,小智其實並未惹起鳳王太大的注意,事實上,目前為止還沒有人類能夠引起它的興趣。

畢竟實力擺在那兒,人類最多不過能訓練出相當於二級神獸的冠軍級小精靈,而且全世界的數量還不超過十個。

不過海之王是特殊的人類,全世界只有那麼一個,因此小智的存在多多少少引起了鳳王的關注。

「(全體聽令,我將要從你們當中選出三名新的使者,要求只有一個,幹掉現任海之王。)」

鳳王的聲音在所有三聖獸的腦海中響起,誰也沒有去在意為何會突然選新的使者,它們只覺得欣喜欲狂。

等待了多年,終於要輪到自己上位了!

一時間,各地的三聖獸皆是蠢蠢欲動,以各自的方式打聽著那位海之王的下落。.. 小智並不會試著去勸暗黑洛奇亞放棄報仇的念頭,堵不如疏,殺妻之仇又豈是僅靠言語便能釋懷的。

他要做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盡量將事態的嚴重性縮小到一個可以承受的範圍,不能讓那場席捲兩個地區的戰爭爆發出來。

「(那你告訴我,他們到底能派上什麼用處!)」暗黑洛奇亞追問道。

「用處大著呢。」小智毫不猶豫地道,「你應該知道,憑你的力量無法殺死鳳王,甚至可以說根本無法奈何得了它!」

鍾先生,寵妻入骨 雖然不願意承認,但這的確是事實,鳳王打不過暗黑洛奇亞,卻並不意味著無法逃走。

事實上,真要一心想跑,恐怕即使是阿爾宙斯來了也奈何不了它。

這個世界有著一套獨特的規則,在關東和城都這塊大陸上,鳳王所擁有的神職能提供給它無窮的能量。

可若是神獸來到了不屬於它們管轄的地區,神職就會無法發揮作用,也就是會從神變為普通生靈。

正因如此,神獸們從來不會離開自己的地盤,因為一旦走了出去,就有可能面臨隕落的危險,誰也不會嫌自己的命太長。

見暗黑洛奇亞臉上有所鬆動,小智趁熱打鐵道:「在你的面前,鳳王肯定會保持高度的警惕,可若是我們人類就不同了,鳳王從不會把弱小的生靈放在眼裡,而這就是機會。」

即使不知道所謂的機會具體是指什麼,可小智的話的確打動了暗黑洛奇亞的心,它的語氣稍稍放緩了些:「(那為什麼非要找火箭隊?據我所知,他們可不是好人,而且人類最強的組織應該是聯盟吧。」

「就因為他們不是好人啊。」小智解釋道,「或許你不了解,在人類社會裡,鳳王有著極高的地位,甚至還有專門的寺院供奉它,你覺得聯盟有那個膽子對鳳王下手嗎?」

「相反,火箭隊就不同了,他們無所顧忌,只會為了錢辦事,只有他們才敢協助你對付鳳王!」

小智的話剛說完,火箭隊中就有兩個人立刻附和道:「沒錯沒錯!這位……大人!我們火箭隊一定會極力幫助您打敗邪惡的鳳王!」

閃婚纏情:霸愛老公別心急 「對啊!那該死的雜毛鳥!等抓到之後,我們一定會為您把它的毛都統統拔下來!」

說話的這兩個傢伙,小智倒是認識,那就是有過一面之緣的亞馬多和小三郎,他們為了活命真是什麼都敢說。

尤其是小三郎,看他那義憤填膺的表情,不知道的恐怕還以為鳳王是殺了他的老婆。

「你們給我閉嘴。」火箭隊中的一個老頭狠狠地瞪了兩人一眼,頓時嚇得他們不敢出聲了。

此人正是南波博士,說來也是命大,明明一大把年紀了,卻是在這場襲擊中活了下來,果然姜還是老的辣。

「那個,洛奇亞大人。」南波博士快速組織著語言,「能為您服務,那絕對是我們火箭隊的光榮,請您儘管下令吧。」

目前為止,火箭隊還從沒有接觸過像海之神那樣強大的存在,如果能成功搭上線,那無疑是大功一件。

「(滾!)」

可惜的是,對於他們的獻媚,暗黑洛奇亞絲毫不領情,無形的精神威壓瞬間蔓延開來,直接把他們壓趴在地上。

不過,暗黑洛奇亞終究沒有下死手,它還是同意了小智的方案,但卻是留下一句話。

小媽咪:首席總裁的逃妻 「(我不喜歡和人類打交道,還是交給你吧,有什麼麻煩就直接聯絡我,但若你的辦法行不通,那我就用我自己的方式去解決!)」

「……恩,那當然。」

小智表面看上去波瀾無驚,心中其實有著深深的無奈,他哪有什麼辦法,這一切的話只不過是為了暫時拖延時間罷了。

他希望暗黑洛奇亞能自己慢慢冷靜下來,但現在看來希望並不大。

或許,自己該準備移民了?

靜下心來仔細想想,小智一下子迷茫了起來,他不知道自己具體該怎麼去做,但成事在人謀事在天,他並不准備直接放棄,也沒打算一心撲在上面,只能說盡量去想辦法。

畢竟關鍵時刻,人還是得給自己留一條後路。

海之神離開了,帶著洛奇亞的屍體回到橘子群島,依照它們一族的傳統,洛奇亞將葬在海底深處,永遠回歸到大海母親的懷抱中。

至於小銀,也是跟著它的父親一起走了,鳳王做事實在太沒有底限,只有跟在暗黑洛奇亞的身邊才能保證它安然無恙。

父子倆可能會有些隔閡,好在時間能漸漸趕走它們之間的陌生感,然而唯一衝不散的,只有它們內心的仇恨吧。

「大家,幸苦你們了,都回來吧。」

事件告一段落後,小智將眾小精靈一一收了回來,這次真是有驚無險,若非暗黑洛奇亞及時趕到,恐怕麻煩就大了。

「等一下!」

眼見小智就要離開,南波博士連忙阻止道:「你叫小智對吧!自我介紹一下,我是南波,這次多虧有你幫忙。」

「還有你們!還不快謝謝人家!」

被南波博士這麼一吼,其餘的火箭隊眾人這才不情不願地鞠了個躬,尤其是亞馬多和小三郎,那表情簡直就像是欠了他們錢似的。

「用不著。」小智冷冰冰地道,「我對於你們的感謝沒有興趣,我也知道你們的鬼主意,告訴你們,想都別想。」

「呵呵,不管能不能合作,都要謝謝你的救命之恩。」南波博士笑呵呵地道,接著朝亞馬多一揮手。

「來啊,給小智先生準備一點謝禮。」

「謝禮?」亞馬多一臉莫名其妙的樣子,「內波博士,基地都毀掉了,我哪來的謝禮能給他啊?」

不是內波!是南波!

南波博士的肺都快要氣炸了,可惜現在並不是吐槽的時候,他氣呼呼地道:「你這個笨蛋,我是叫你把之前搶來的那隻小精靈拿出來!你可別告訴我你沒帶在身上!」.. 「可是,呂波博士,你不是說那是很少見的品種,回本部后要拿去研究的嗎?」亞馬多猶豫地道,可以看出她並不想拿出來。

「不是呂波!是南波!」

這回南波博士再也忍不住了,他先是沖亞馬多吼了一句,接著快速地道:「你用不著多嘴,就是因為貴重,所以才有資格拿來當謝禮!」

話已至此,亞馬多隻得照辦,她一臉不情願從口袋中拿出一枚精靈球遞給南波博士。

南波博士接過後,立刻雙手捧給小智,笑道:「這是一點小小的謝禮,還請收下。」

「……你們拿搶來的東西當作謝禮送給我?」

見小智的面色有些不善,南波博士連忙解釋:「請別誤會,說老實話,這隻小精靈不是故意搶的,是有原因的。」

「小三郎,你來說!」

在南波博士的命令下,小三郎不敢有所隱瞞,老老實實地將事情經過敘述了一遍,原來鯉魚王大叔碰到的那兩個火箭隊隊員正是他和亞馬多。

只不過,雙方的台詞卻是有些出入,小三郎表示他們本來沒打算搶的,是鯉魚王大叔先用偽裝成笨笨魚的鯉魚王來騙他們的錢,他們在發現以後,當即惱羞成怒,將鯉魚王大叔打翻在地。

光這樣他們覺得還不解氣,因此又將鯉魚王大叔的家當搜颳了一番,接著便發現了這隻珍貴的小精靈。

雖然雙方都不是什麼好東西,不過在小智的波導之力下,他發現小三郎並沒有撒謊,也就是說鯉魚王大叔還真是自作自受。

誰叫他要去騙人的。

念及至此,小智也就毫無壓力地收下了這份謝禮,他當即打開精靈球,出現在地面上的是一條丑不拉嘰的紫色大頭魚。

長得丑倒也罷了,偏偏這傢伙還一副半死不活的模樣趴在地上,只是偶爾動一下魚鰭,一副快要斷氣的樣子。

「你可別看它這幅樣子,這可是一隻醜醜魚哦!而且還是一隻閃光醜醜魚。」南波博士還以為小智不知道,連忙幫他進行科普。

「這我知道。」小智的表情有些糾結,「可就算是閃光的又怎麼樣?你有本事的話,倒是教教我怎麼讓這傢伙進化?」

「呃,這我就愛莫能助了。」

身為科學怪人的南波博士表示自己無能為力,若是想讓笨笨魚進化成美納斯,學術界至今為止都沒有一個靠譜的答案。

而那些擁有美納斯的訓練家,他們也是說不出一個所以然來,只是在細心照料下,醜醜魚就突然在某一天進化了。

其中,有些人提出醜丑魚變漂亮以後就能進化,可問題是,它長成這幅尊容,就算用上世界最好的化妝品,又怎麼可能漂亮得起來?

身為穿越者的小智倒是知道醜醜魚的進化條件,可這裡是真實世界,根本就沒有什麼美麗值這種概念。

至於另一種進化方法,需要一種名為綺麗鱗片的道具,但小智從沒有在商店裡見到過這種道具,更是從未聽有人提起過。

其實仔細想想也很好理解,要是真的有這種道具,那美納斯豈不是滿大街都是,根本就無法被譽為十分稀有的小精靈。

不過,既然人家都送了,拿著也沒什麼壞處,小智收回笨笨魚后,當即坐著化石翼龍離開,始終都懶得理睬火箭隊眾人。

「什麼嘛!」 一介匹婦 亞馬多不滿地喊道,「那個小鬼也太沒禮貌了吧!拿了東西就跑!連聲謝謝都不會說嗎!」

「就是,曼波博士,你為什麼非要讓我們送他東西啊?」旁邊的小三郎也是不甘心地問道。

南波博士懶得再去吐槽稱呼,只是一臉恨鐵不成鋼地道:「你們懂個屁!那小子可不簡單。」

「我們知道他的實力是不錯啦,可也沒必要這麼巴結他吧?組織里又不是沒人打不過他。」

小三郎和亞馬多皆是一臉不解的樣子,而且不只是他們,其餘的火箭隊眾人也是搞不明白。

「不是實力的問題!」南波博士突然覺得心好累,「你們不是看到了嗎!那小子居然能和那隻黑色的洛奇亞對話!我沒猜錯的話,那恐怕就是傳說中的海之神!」

有時候,身為黑暗組織的一員,他們反而對神獸的組成更加了解,因為他們有時候會把目光放在這些神獸的身上,那自然要去搜集情報。

因此南波博士知道,這個世界真的有神,而所謂的神正是那些神獸中的特殊存在,它們和普通的神獸完全可以說是兩個概念。

「那又怎麼了啊?」小三郎還是弄不懂。

這下,南波博士實在忍不住要罵人了:「你這個蠢貨!用你的豬腦子好好想想,你長這麼大,有聽說過哪個人類能和神獸進行溝通嗎!」

咦?

被這麼一提醒,火箭隊眾人頓時恍然大悟,是啊,既然強大如聯盟的冠軍,也沒聽說過誰能和神獸說話的。

可那個叫小智的為什麼可以?

見手下們終於明白了,南波博士這才點了點頭,進一步說道:「這對我們火箭隊來說是個大好機會,若是我們能和神獸搭上關係,說不定我們的實力就能再次擴大!」

聞言,所有的隊員都興奮了起來,對啊!只要能藉助那些神獸的力量,聯盟又算得了什麼?

一時間,他們也不去在意這次的失敗了,只要南波博士說的事情能夠成功,那自己等人可就是大功一件,在組織內的地位肯定是節節攀升。

不行!得想辦法去巴結巴結!

在這些人中,亞馬多和小三郎的腦子轉得最快,要成功的關鍵就在於如何讓小智同意,可那小子看起來一副冷冰冰的樣子,著實很難伺候啊。

到底該怎麼辦才好呢?.. 坐著化石翼龍回到卡可市后,小智剛走進旅店的套間,卻發現裡面已經有一大幫子人在等著他。

除了瑟蕾娜和莉拉外,其餘的是以瑪雅神官為首,再加上她那一群荷槍實彈的守衛,把本來就不大的客廳擠得滿滿當當。

見著小智的身影,原本一臉愁容的瑟蕾娜頓時露出了驚喜的表情,她剛想要說話,一旁的瑪雅神官卻是搶先一步迎了上去。

「小智大人,海之神還有它的母親都平安無事嗎?」

聽得她提到洛奇亞,小智心中立刻就感到一陣煩悶,洛奇亞的那副慘樣彷彿再次浮現在眼前。

「它們沒什麼事。」小智緩緩地道,「火箭隊只是來了幾個小嘍啰而已,我順手給打跑了。」

他不想把事情的真相說出來,那實在太駭人聽聞,若非親眼見到,恐怕沒人會相信他的話,說不定還會把他送進警察局。

畢竟鳳王在關東和城都的人們心中有著崇高的地位,根本不容許有人去詆毀它,更別提說它殺害洛奇亞了。

「不用還。」

Previous article

安靜立即轉身。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