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總共六人,包括那位高品修士中年男子在內,一個不留,死的不能再死。

對於他們而言,對這些人出手,風輕雲淡,毫不費力。

十分鐘后,林秀榮睜開眼睛,眼中帶著一絲精光,若非是此地不適合,只怕她都有著立刻閉關衝擊突破的念頭。

這次受的傷,已然好了七七八八,甚至也許是生死搏殺的原因,竟然有著一絲絲突破的感覺,要踏入高品之列。

「謝謝了林楠,姐這次欠你一條命!」林秀榮開口,和林楠記憶中的林秀榮不同,英氣十足。

當然,林楠看的出來,還是她,這一點林楠確認。

「你是我姐,用得著提這些嗎?」林楠輕笑一聲。

無論是以前這位堂姐對自己的照顧,還是現在兩家的關係,這救人都不能眨一下眉頭。

也幸好自己來的快上一些,否則還真要出麻煩了。

一想到這裡,林楠也忍不住好奇起來。

記憶中這位秀榮姐出去應該四五年左右,何時成了修士高手的?而且怎麼又牽扯到高品追殺之事。

地下城,聽起來很牛逼的樣子。

「秀榮姐,你這是怎麼回事?」林楠開口問道。

十分鐘后,距離此地不遠的一棟樓頂上,林楠和林秀榮相對而坐,林秀榮也換了一套衣裙,先前的衣服肯定是不敢穿了,怪嚇人的,都是血跡。

當然,這衣服怎麼來的那就不用說了,堂堂宗師境的何宏,被林楠這位『主子』吩咐著去偷盜,想象都讓何宏一陣吐血,再三警告絕對不能泄露出去,否則老爺子準備拚命了。

林秀榮也終於知道了這兩位老爺子的身份。

果真是大修士之上的宗師境高手!

真正的能夠御空飛行的超然存在,她也跟著體驗了一把,這數十層高的樓頂,縱身一躍,直接一人提一人,飛了上來。

二人坐在一起,對於這個非一般的堂弟,她也沒什麼好隱瞞的,甚至這件事想要完全解決,她肯定是不行,甚至一個不好連家人都會連累。

故而,她將一切都透露而出。

和林楠一眼,她也有著自己的特殊機緣,四五年前在燕京工作時,她就是一個再普通不過的打工妹,走投無路之際,她遇到了一個女人,救了她,並且收她為徒。

然後,她就被帶到了國外,成為地下城的一份子。

至於地下城是什麼東西,這一刻林楠也已然明白。

一個黑暗中的王者,不僅僅是普通的黑暗世界,也包括修士界的黑暗世界!

可以說,這是一個極其恐怖的組織,幾乎遍布世界各地,高手無數。

當然,在華夏並沒有地下城的存在,華夏的水太深,讓地下城忌憚不已。

就這般,林秀榮加入了地下城,並且資質極其不錯,短短三四年就成為中品修士高手,也逐漸在地下城嶄露頭角。

不過這一次,她卻出事了,她的師傅死了,甚至同門師兄弟也幾乎死傷殆盡。

唯獨她活了下來,並且逃到這裡。

而這其中,又涉及到一則大秘。

這些人想要抓她,實際上也是為了這個大秘。

她雖然沒有帶著那些人所要的東西,但卻很清楚。

那是一個足以讓無數人瘋狂爭奪的東西,存在於傳說,但卻被無意中尋到了。

一旦爆出,即便是最頂級的修士高手,估計都會瘋狂爭奪。

一個傳說中的空間存儲之物!

這種說法,若是被其他人聽到,定然會以為林秀榮瘋了,但林楠卻是神色一凜。

其他人不相信,但他相信啊。

這世界,真的可能有,畢竟連小世界秘境這種東西都有,各種靈寶也不少,空間存儲之物正常啊!

儘管林楠沒有,但天國有,這點林楠確認。

小飛仙曾經給林楠提過,天國有這種好東西,只不過極少極少,而且還掌握著真正的無上高手手中,價值無量。

小飛仙現在雖然面前算是一個土豪,但依舊買不起,可見一斑!

「還真是出乎所料!」聽到這些,林楠暗暗咋舌,一旁的凰炳和何宏也是猛然一震。

「果然真是好東西,在哪?」何宏開口問道。

林秀榮看了一眼林楠,見林楠沒有反對,當即道了出來。

「被我師父藏在了一處隱蔽之地!」 深夜,一架飛機從遠處飛來,準備降在東海市,一些疲倦睏乏的乘客忍不住打開遮陽板,看著深夜中的東海魔都。

李敖便是其中一個,整個人都顯得很疲憊。

下意識的,他想看看這傳說中的華夏魔都到底怎麼樣。

然而就在這一瞬間,李敖有些傻眼了。

「有人?」

下意識的,李敖忍不住連忙揉揉眼睛,晃晃腦袋,總覺得是自己沒睡醒,太疲憊導致眼花了。

然而當他再度看過去的時候,依舊還是那副模樣。

四道人影,就在距離他們的飛機數百米之外,並不算遠,堪稱插肩而過。

「這?」李敖這一刻嚴重感覺自己腦子有些不夠用了。

「絕不可能,肯定是太累了,產生幻覺了,人怎麼可能會飛?」李敖自語,覺得有些亂了。

但目光卻一直盯著飛機外某處。

「你又神神叨叨的說什麼呢?馬上就要到了。」坐在他身邊,李敖的妻子看到丈夫這般模樣,忍不住白了一眼。

第一次坐飛機,但至於這般嗎?

李敖聽到妻子的話,頓時好似抓住了什麼,連忙開口。

「老婆,那裡有人,他們好像也在飛行,四個人!」李敖說道,一邊說著,一邊拉著妻子來看。

周圍,聽到李敖這話,很多人都是一副看白痴的模樣看他,就連他妻子也一樣,感覺到丈夫有些丟人。

這玩笑太假了,一點都沒勁。

你怎麼不說自己會飛呢,豈不是更帶勁?

一旁,他們也有其他同伴,是一起來東海魔都旅遊的。

「老李這是在做夢估計,該不會是什麼小說看多了吧?這世界哪有人會飛?這可是上千米的高空,不要命了?」有人輕笑。

「我估計他肯定頭一次坐飛機,有點暈機說胡話呢。」

一群人大笑起來,眼看著即將落到,心情都不錯,接下來便是數天的旅行,很是高興。

「別瞎說,一會下飛機了,先好好休息一下。」李敖妻子聽到周圍人這麼一說,連忙開口責怪了一聲,還是覺得丈夫太累了。

李敖這個時候則顯得有些著急,對於周圍其他人的嘲諷他毫不在意,目光始終盯著數百米的遠處,甚至現在已然距離更遠了。

但他確認無疑,那就是人,而且還是四個,先前靠近的時候,他看的真切,這四人好像還在交談著什麼,一副雲淡風輕的模樣。

當即,也管不得什麼,李敖直接將妻子拉了過來,直接讓她側在自己身上,連忙指了過去。

「快看,那邊,那邊!」李敖顯得很是著急,飛機速度很快,馬上那四道身影就要徹底看不見了。

李敖的妻子被李敖這般硬拉過來的做法很不滿,甚至帶著怒意,夠丟人的了。

然而當她順著丈夫的手指所指位置一看之後,頓時讓她臉色驟然一變。

她的視力,比李敖還好點,還真看到了一些東西。

還真是人?

會飛?

微楞少許,頓時李敖的妻子叫了出來,真比發現新大陸還要激動。

「哎呀,還真很有人在飛啊,快看,那邊那邊!」李敖妻子激動不已。

不過大家對於這種話都覺得是個玩笑,太不靠譜了,即便是有人坐在窗前看上一眼,貌似什麼也都沒有,啥也沒看到。

「哎呀,他們被雲層遮住了,看不到了,我真的看清了,肯定是人,有四個。」李敖妻子非常肯定的說道。

然而,大家根本不相信。

「呵呵……你們夫妻就喜歡一驚一乍的,不好笑的。」有人輕笑,那意思不言而喻了。

任憑李敖夫妻如何解釋,大家根本不相信。

但他們確認無疑,哪怕是此刻徹底看不到了,但事實不會錯,他們堅信。

他們真的看到有人在空中飛行了!

…………

與此同時,在距離他們此刻數千米之外,林楠一行四人正在快速飛行著。

哦,確切的來說是林楠和林秀榮二人被凰炳和何宏二人提著飛行,速度比來之前還要慢上一籌,但這大半夜的也是他們回去唯一的辦法。

至於和飛機相遇,那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原本以為大晚上的這些人也看不清,但卻還是忽略了某些人的好奇心,還真看到了。

當然,看著也就看著了,反正也沒人信。

「等會到家,什麼都不要想,再給地下城一個膽子,估計也沒膽子到咱們村裡搗亂。」林楠很淡然,儘管了解了地下城不弱,但那又如何?

他們敢到雙石村嗎?

幾位宗師境高手坐鎮的地方,誰敢來找死?

林秀榮此刻臉上也帶著濃濃的笑意,已然有數年不曾回家了,原以為這次必死無疑,但沒想到突然間就這般活了下來。

正如林楠所言,此刻的雙石村這般強,她算是徹底鬆了一口氣,不再擔心了。

否則按照她之前的打算,即便是僥倖活下來,也不敢返回雙石村,擔心給家人帶來災難。

但眼下,她沒有了那麼多擔心。

因為有著林楠。

至於那件寶貝,她反正是不敢想,懷璧有罪。

索性,她願意交給林楠這個小堂弟,也只有他或許才能安然無恙的從那邊帶回來,也只有他,才能不懼地下城的威脅吧。

畢竟,幾位宗師境高手守護,誰敢惹?

一路無話,林楠卻在心底不斷與小飛仙閑聊著。

好東西要分享,一件傳說中的存儲寶物,絕對珍貴。

「你說什麼?你得到一件存儲至寶?」天國某地沙發上,小飛仙又不淡定了。

眼紅不已!

怎麼那麼多好東西?

上品靈寶也就算了,竟然還有這種至寶?

即便是他們家老頭子也沒有,真正的價值無量的好東西。

在天國,最便宜的也要數千萬靈氣值,而且是有價無市,根本沒人捨得賣! 雙石村,林秀榮回來了!

村長林長福之女,從小到大倒也極為乖巧,只可惜一走便是數年不曾回來,讓村裡不少人按理說沒少議論。

而今,突然間的林秀榮回來了。

不聲不響的,一大早的就突然間出現在自家門口。

可想而知當林長福夫妻看到女兒時,那叫一個高興,眼淚都快要掉了下來,熱鬧不已,林宏也專門請了半天假,一家人好好團員了半天。

當然,夜裡的事情林秀榮肯定不會多說,她一直給家裡的解釋是在燕京工作,只不過偶爾要出國出差,所以太忙碌,導致不曾回家。

為了不讓家人擔心,肯定一切都是撿好的說,這次孤身一身回家,也早已想好了借口。

從東海市趕回,也不過才凌晨三四點鐘,雖然想念家人,林秀榮卻也沒有回家,而是專門在村口等待了幾個小時,一直等到天明才回到家。

一整天,林長福家裡都很熱鬧,難得幾年回來這一趟,不少村裡的親戚都上門看看,林長河他們夫妻也不例外。

當晚,林長福更是邀請了村裡不少人來家吃飯,林楠一家自然是受邀之人,看的出來他很高興。

而與此同時,距離華夏遙遠之地的某座巨大的地底世界內,一名中年男子臉色陰沉不已。

「都死了?怎麼可能?」

中年男子身前,一名黑衣老者見狀臉上有些懼意。

「具體還在核查中,不過六人全部失聯,只怕肯定是遭遇不測了,畢竟那是華夏地盤!」老者開口解釋了一句。

中年男子聞言,頓時臉上極為不悅。

我從美漫歸來 「哼,不管是誰,那東西本座一定要拿到,立刻派人進入華夏,務必抓到人,找到寶貝!」

老者聞言,雖然還想提醒幾句,不過最終還是沒敢多言,生怕觸及了這位王者的眉頭。

華夏,那可不是什麼人都敢進入逞凶的,不好惹啊。

與此同時,這一幕還在地底世界的其他幾處出現。

地下城,地球黑暗中的王者!

掌控龐大的陰暗面,以歐洲各地為主,幾乎遍及全球。

無數年來,它早已發展到一個極致,堪稱一個完整的地下世界。

莫說是普通的政府,即便是強大的修士宗門、家族遇到它也要低頭。

一切都因為它的強大,甚至在世界一些偏僻之地,它能掌控一些政權為自己所用,能量極其恐怖。

即便是數十年前聚靈島曾經對它進行過討伐,最終也不了了之,它幾乎無孔不入,滲透太深,隱藏也極深。

五大黑暗王者,共同掌控。

這五人,清一色的大修士巔峰之境,手下還有著其他大修士高手,其他中低品,高品修士數量不菲,極其恐怖。

如此恐怖數量,自然造就了它的恐怖之處。

先前的那位中年男子,便是地下城的一位黑暗王者,同時也是對林秀榮不斷追殺的幕後之人。

而一切,也都是因為那件重寶,儘管林秀榮師傅已然極其小心了,但還是泄露出去,最終招來滅門之禍。

而今,這個消息同樣也被另外幾位黑暗王者探查到。

「好機會,立刻派人進入華夏,東西本王要了!」一位位黑暗王者派遣高手,皆是以大修士高手為首,數位高品修士輔助。

這個陣容著實不弱,顯然對那件東西勢在必得。

即便是冒著得罪華夏的麻煩,他們也要得到。

那東西,極其重要,而且從流傳出來的消息來看,極可能有上古秘寶和功法遺留,不得不搶奪。

燕京,從林楠將林秀榮從東海救回來之後他陳聽雨就得到了稟告。

殺幾個敢在華夏作亂的修士不算什麼,但問題是他們屬於地下城,這讓他也不敢有絲毫大意。

「誰心理有問題,你才心理有問題,你才是神經病……」蘇菲菲使勁踹著趙以諾。

Previous article

趙楚然表情十分激動的掙扎著。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