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件事不要讓顧少知道。”她叮囑了醫生一遍。

她在醫院裏面已經修養了一個月了,身體的狀況還是時好時壞的,眼見着雲擎的臉色也一日比一日差。

“唉。”醫生嘆了一口氣,眼角餘光望向站在門口的俊美男人道:“我想,你還是親自和顧少解釋吧。顧少。”

醫生朝俊美男人點了點頭,開口道:“顧少,我想你和顧太太之間有事情需要溝通。顧太太,你的身體狀況,我可不敢隱瞞顧少。”

說完,他便走了出去。

顧雲擎提着雞湯進來,若無其事的坐在牀邊,像是沒有看到唐若甜爲難尷尬的臉,淡淡道:“這是媽媽爲你煲的雞湯,你馬上快要生了,她很擔心。不過,我想你也不希望讓她看到你身體這樣不好的樣子吧。”

他把雞湯倒進碗裏,端到唐若甜的面前,喂她。

這一個月,除了那枚肚子越來越大之外,唐若甜的體重並沒有太過明顯的變化,原本圓潤的小臉,現在又變尖了。

她心中有事,他知道。

他想要她主動的告訴他,他以爲兩個人之間已經徹底說開了,應該不會在隱瞞彼此什麼事。

唐若甜默默的喝湯。

顧雲擎的眸光一直放在她的臉上,她知道他在等她把心中的事告訴他,可讓她怎麼說餘晨臨死之前說是他買通的自己去到張林那裏翻出樑音的事?

她眉頭不由得又皺了起來,餘晨口中的那個人指的應該是路易,路易是他的保鏢,和他有着同樣一張臉,無論如何,這至少都表明他和樑音的事情脫離不了關係。

唐若甜心亂如麻,喝湯的速度越來越慢。

“你到底是有什麼事瞞着我?是不是餘晨臨死之前對你說了些什麼?”顧雲擎低聲問道。

唐若甜的手一抖。

精明的男人。

她嘆了一口氣,放下湯碗,靠在牀上,轉移話題道:“雲擎,樑音的事情處理的怎麼樣了?”

顧雲擎定定的看了她片刻,然後開口道:“穆洋已經出面,向樑音道歉了。當初毀謗樑音的報社和媒體,也已經公開向樑音做出了道歉的聲明。餘晨的後事,我也處理好了。重光把樑音照顧的很好。”

“餘晨的死引起了軒然大波,警方也已經介入調查。餘晨臨死之前曝光了一段錄像,正是上官敏月和克勞迪婭綁架威脅你和樑音的錄像,我已經給警方施加了壓力,上官敏月被上官煬連夜送出了a市。至於克勞迪婭……”他冷笑了兩聲。

“她怎麼了?”唐若甜心中一跳。

“她現在就是過街老鼠,上官煬何等精明,上官敏月走到今天這一步,都是克勞迪婭害的。他怎麼可能會放過她?而我也絕對不會放過她!”

唐若甜沒有多說什麼。

克勞迪婭走到今天這一步,只能說是自作自受。 你喜歡葉寒遠嗎?聽到這句話的時候,梅輕舞愣了一下,許久之後才輕輕點了點頭,聲音如同是蚊蠅一般微不可聞,“是的,孃親。”她可以在葉寒遠面前從容不迫地輕鬆說出,“我發現我有些喜歡你”,但是現在卻無法直視孃親的眼睛。

其實她之所以這麼快就能夠接受自己重新喜歡上葉寒遠的事實,一方面是因爲越是接觸她就越是明白葉寒遠究竟有多少的無奈,有多少身不由己,另一方面卻是因爲她清楚地知道如今的葉寒遠並不是前世的那個韓遠。不是那個笑容溫柔舉止有禮,在她的面前永遠都溫潤如玉,最後卻狠狠地將她捨棄的戀人,而是一個真真實實的葉寒遠。

他會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他會在她明確地表示厭惡的時候表情黯然,他會在身受重傷的時候還笑着告訴她,不是故意要違背對她的承諾出現在她的面前。她也是弄清楚自己的心意之後,才恍然察覺到前世的時候她和他其實彼此之間都並不瞭解,她眼中的他是英俊瀟灑武功高強的韓遠,而她在他的眼中,只是梅無雙想要用來拴住他的一枚棋子吧。

想一想她前世的時候竟然還想過要與他白頭偕老,如今看來也不過是因爲受過太多的冷漠,所以才會在遇到溫柔的他時那麼無法抗拒吧。細細想來,她前世的時候,對於韓遠確實是心動的,只不過那心動之中更多的是對於溫暖和關愛的嚮往,而此時的葉寒遠才是她真真切切喜歡上的。

不管他出現在她面前的時候,是溫柔的還是冷酷的,是英俊的還是狼狽的,她都不會太過在意。因爲她所喜歡的就是他而已,不是所謂的忠勇王爺,而是葉寒遠。那個明確地表示出喜歡她的葉寒遠,那個武功與她不相上下的葉寒遠,那個答應了不再見她就不再主動出現的葉寒遠。

梅輕舞不知道,在她低着頭回想這些事情的時候,脣角早就已經溢出了一抹笑意。柳眉看着梅輕舞脣角上揚的表情,眉頭也舒展了開來,“舞兒,娘知道你一向都是有主意的,娘也幫不上你什麼。不過,不管你想要做什麼,娘都會支持你的,如果不開心的時候就告訴娘,總比悶在心裏好很多。”

葉寒遠和舞兒的事情,在之前舞兒訴說前世的事情之時,只是簡略地訴說了一下。但是其中的殘忍不過寥寥幾字便足以顯露了,相戀、權勢、犧牲,兒女情長這種事情向來都不屬於爭權奪利的野心家。

所以,她其實是不想要看到舞兒重新和葉寒遠在一起的,她一直都認爲江煒才是最能夠給舞兒幸福的人,他對於舞兒的關心和愛護從來都沒有半分的掩飾。 梅府有女初成妃 只是想起之前梅輕舞那輕柔的笑容,柳眉便不忍心反對了。既然舞兒與前世完全不同呢,或許葉寒遠也改變了呢?

梅輕舞伸手握住柳眉的手,笑着點點頭,“孃親,您放心吧,我不會像之前那樣的。”前世的事情,她又怎麼可能會忘記,如今雖然明確了對葉寒遠

的心意,卻也不會再像是以前那樣毫不防備了。

半月之後,梅輕舞看着眼前的密信,脣角泛起冷冷的笑意。

當時與葉寒遠、師兄他們回到東離國境內之後,葉寒遠和江煒因爲必須按照聖旨回京,所以並沒有敢停留,馬上就趕回了運城軍營之中。而她則是帶着玄一他們先行趕回了盛京城,她們孤身匹馬自然是好趕路,但是葉寒遠他們卻是要班師回朝,自然要耽誤許多日子。

葉寒遠他們是在五日之前趕回盛京城的,原本葉寒遠他們打敗了南明國,應該是由葉君臨親自迎接,風風光光地返回盛京城的。但是葉寒遠和唐林他們趕回盛京城之後,見到的不是盛大的迎接,反而是一個手持聖旨的公公。

那公公握着聖旨搖頭晃腦地宣讀聖旨,言辭很是華麗,但是去掉修辭之後,大致就是“雖然此次是勝仗,但是主帥忠勇王無故失蹤,副帥唐林接到聖旨之後遲遲不肯進京,藐視聖意,均有罪在身。打勝仗是功,但是功過不能相抵,所以罰忠勇王和唐林在忠勇王府閉門反省,其他的士兵們一律駐紮在城外三十裏處,不準接入盛京城。”

而葉寒遠和唐林這一閉門反省,便是整整的五日。這五日之中葉君臨一直在忙活着安排人與南明國派來的使者進行商量賠償條款的事情,葉寒遠打下了一場勝仗,他自然不會錯過這大好的機會。

所以朝廷之上基本上每日都在討論簽訂賠償條款的事情,但是領兵打下了勝仗的葉寒遠和唐林卻似乎被遺忘了。直到現在,葉君臨才終於又再次下了一道聖旨。只是這道聖旨卻讓看到的梅輕舞忍不住冷笑着。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忠勇王葉寒遠能征善戰,英勇無雙,乃國家之棟樑。奈何身爲三軍主帥,無故失蹤影響軍心,故罰俸一年,以儆效尤!”

明明是打了勝仗,最後得到的卻也不過只是懲罰而已。梅輕舞忽然很想要見到葉寒遠,不知道他現在又是什麼表情呢,現在聖旨應該已經到了他的手上吧。

這個葉君臨,真是一點都不顧及面子了啊,還是葉寒遠的存在已經讓他感覺到絕對的威脅了。她早就已經知道葉寒遠與葉君臨之間的關係是水火不容的,但是真的看到葉君臨如此表現還是忍不住冷笑兩下。這個她曾經的夫君,還真是讓她越來越看不起了。

夜晚。

原本安靜地躺在牀上的梅輕舞猛然飄身而起,左手在腰間輕輕一拍,右手已經將腰間的軟劍給抽了出來,將手中的軟劍架在了突然來到她房間之中的黑影。

那黑影也並不還手,只是一動不動地任由她將軟劍架在脖子上,然後才開口道,“舞兒,是我。”那聲音很是熟悉,是聽過無數次,所以絕對不會弄錯的聲音。

梅輕舞將手中的軟劍收了回來,聲音之中帶着欣喜,“師兄,你怎麼這個時候來了?”自從回到盛京城之後,她便已經

沒有再見到江煒了,沒想到江煒卻在這個時候突然出現在她的房間之中。

梅輕舞將房間之中的燈重現點好,讓江煒坐下之後,這才欣喜地看着江煒。先是毫不客氣地握住江煒的手爲他拔了把脈,然後又摘下江煒的面具查看了江煒臉上的傷,梅輕舞這才滿意地說道,“不錯,看來師兄你是按照我要求的在包紮傷口,傷口已經基本上都痊癒了,”以後不會再像今天這樣仁慈了。

“舞兒,你和葉寒遠究竟是怎麼回事?”江煒目光灼熱地看着梅輕舞,他對於梅輕舞的心思,從來都沒有的掩飾。以前沒有掩飾過,以後也不會掩飾,但是梅輕舞與葉寒遠之間的互動,卻讓他有些心慌。

梅輕舞沉默了一下,然後才微笑着說道,“沒有什麼啊,不過只是朋友而已。”若是直接告訴師兄的話,師兄肯定會難以接受的,但是江煒卻根本就不想要她這樣做。

“舞兒,師兄能夠看得出來,你們之間肯定發生過一些事情,難道你連師兄都要瞞着嗎?”江煒斂眉看着梅輕舞,語氣慢慢地全是不悅,若只是簡單的朋友,梅輕舞又怎麼會任由葉寒遠那般親暱。舞兒,是獨屬於她的親人的稱呼啊。

梅輕舞看着江煒那固執的眼神,只能嘆了一口氣,然後簡單地將她與葉寒遠之間的情況敘說了一下。梅無雙宴請葉寒遠讓她彈琴伴奏,所以無意之中碰到;義診的時候又碰巧碰到;她離開梅府是找了葉寒遠幫忙演了一齣戲。

江煒聽到梅輕舞的訴說之後,變得越來越沉默,臉色也沉了下來,只是眼神仍舊很是明亮。他只覺得自己的心彷彿在慌張地跳動着,他等待了那麼久期待了那麼久的寶貝,原來不是只有他一個人知曉她的好。

而且在他所不知道的時候,舞兒與也葉寒遠之間早就已經有了許多的故事。江煒的聲音似乎有着微微的顫抖,“舞兒,你喜歡葉寒遠嗎?”他從來沒有想到過舞兒竟然會喜歡上別人,哪怕這個別人是他最好的朋友,同時也是他的主子。

同樣的一句話,但是聽在梅輕舞的耳中卻完全不同。梅輕舞一直在糾結着該怎麼委婉地告訴師兄,她一直都把師兄當做是最親的哥哥來看待,所以她並不想要傷害到江煒。但是江煒這麼直截了當的提了出來,讓她連繼續裝糊塗的機會都沒有了。

梅輕舞遲疑了一會兒才狠狠地點了點頭,“喜歡,師兄,我喜歡葉寒遠。”就算是現在不說又如何呢,師兄從來都不是讓她心動的人,而她也並不想要隱藏對於葉寒遠的感情開始。

江煒的笑容很是苦澀,“如果這是舞兒你想要的,那麼師兄祝福你們。王爺雖然看上去榮華富貴,很是幸福,但是實際上卻很需要別人的關心和愛護,希望你們能夠幸福。”只要是舞兒想要做的,他不管怎麼樣都會爲她做到的。既然她選擇的是葉寒遠,那麼不管他有多麼地難受,也絕對不會讓她爲難。

(本章完) “當然是交易,按照他們的需求來交易。s8只能被我們m國擁有,這是原則問題。”

林珍妮的聲音忽然有些發顫,“他們要什麼都可以嗎?”

“對!不惜一切代價!”卡爾的語氣很堅定。

放下手機,林珍妮看着電腦屏幕。

上面因爲超過操作時間,已經黑屏了。

既然是不惜一切代價,那麼,拿回靳澤明和洛星辰的記憶,應該可行吧!

雙龍爭世 她好像是看到了希望,只因爲這是楚漠需要的,所以她願意爲這個結果而去努力。

於是,她重開電腦,開始試探着破解第二層代碼。

在這個系統裏,錯誤的代碼只可以使用兩次,第三次會完全關閉系統並像主系統報警。

她的腦海裏不斷出現各種各樣可能的代碼,她迅速將它們組合起來。

“試一次吧!”

她嘗試着輸入自己組合的代碼,系統跳出一條信息:

代碼錯誤!

她有些沮喪,情報局的系統可是不容易入侵的。

她閉上眼睛,按照自己對代碼的熟悉程度,很快又輸入了一條進去。

通過,打開第二層信息。

“太棒了!”她忍不住誇獎自己。

打開第二層信息,她開始瀏覽。

裏面是靳澤明執行最後一次任務的細節,包括他被送入醫院後的病情診斷。

但是卻沒有一條是和靳澤明和洛星辰的記憶有關的。

於是,她硬着頭皮想要闖入第三層。

請輸入代碼!

系統彈出一條信息。

越往高層,代碼會越是複雜。

短時間裏,她不可能再想出更高級別的代碼了,於是,她層層退出了情報局的保密系統。

關上了電腦,她低頭看到了自己手腕上的鐲子。

心頭幾絲甜蜜中,又滲透着複雜的情感。

……

第二天,晚上六點半。

“好看嗎?”洛星辰穿着那件珍珠白的晚禮服,在鏡子前轉了一個圈。

晚禮服是裹胸式樣,露出了她白皙圓滑的肩頭。

靳可愛仰起脖子看着洛星辰背後的那一個深v,“媽咪,你的背好美哦!”

洛星辰低頭衝着她甜甜地一笑,“我女兒真是好眼光。”

“媽咪,我什麼時候可以穿上這樣漂亮的衣服啊?”

洛星辰蹲下身,看着她,“長大了,我的寶貝一定比媽咪還要美哦!那個時候,你穿什麼都很好看。”

“我現在不是穿什麼都好看嗎?”

“是,我的寶貝穿什麼都好看。”看着呆萌可愛的女兒,洛星辰的心都暖透了。

聽到媽咪的誇獎,靳可愛咯咯地笑了起來,“媽咪,現在什麼都好,除了一件事,我好操心哦!這樣,我會老的很快的,就不可愛了。”

“哦?那是什麼事?”洛星辰站起身,對着鏡子摸了下頭上的鑽石髮夾。

“就是你和帥叔叔的事情啊!”

“哦!那個啊!你小小年紀就不用操心了,媽咪謝謝你了。”

“媽咪的話,有情緒……不好的情緒。”靳可愛背靠着衣帽間的衣櫃,低垂着小腦袋,不開心了。

她覺得自己快要爲媽咪操碎了小心肝了。

“可愛,你喜歡叔叔嗎?” 大樓全面戒嚴。

夏冰傾和季修在經過身份驗證之後才被放進去。

慕月森一臉冷凝地站在頂樓的天臺上,風獵獵地刮着他的衣襬,昂藏的身軀上穿着一件銀灰的大衣,顯然格外的傲然尊貴。

這一次,連警察局長也來了。

夏冰傾和季修戴好手套和口罩走過去。

屍體還帶着溫度,沒有形成屍僵,軟軟地趴在頂樓的水箱裏,頭部侵入水中,髮絲飄散地浮在水面上。

夏冰傾看嚮慕月森。

他目光沉沉的,面部緊繃如凌厲的刀鋒。

這會他一定也很頭痛吧,短短幾天,死了兩個。

感覺到她的目光,慕月森轉過頭去,一眼撞入了她的眼底。

心,猛的漏了一拍。

仿若洶涌而來的火球,來的太快,無法躲開。

微微怔愣,她強裝鎮定的轉開視線。

“這次屍體是誰先發現的?”季修問。

“是我。”慕月森的視線從夏冰傾身上移開,轉而季修,沙啞着嗓子回答。

屍體,是他先發現的。

因爲這個水箱是整棟樓的供水系統起源地,他到了辦公室,開水龍頭的時候發現不對。

然後循着管道上來,就發現了屍體。

夏冰傾聽了微微蹙眉,她注意到了他的面色有些許不豫。

難道他有什麼隱瞞?

“這個女人,你認識嗎?”夏冰傾問他。

“我祕書室裏的人。”慕月森淡淡地答,沒什麼表情。

夏冰傾點了點頭。

一連死了兩個,已經不是普通的兇殺案了,這一次季修要親自來。

他讓夏冰傾提取了水箱中的液體封存,再把屍體翻轉了一下。


拿出溫度計。

肛溫可以判斷出死者的具體死亡時間,但是這具屍體在這麼冷的天氣中浸泡在水裏,這種測量也會有誤差。

夏冰傾仔細地撩開屍體的裙子——

黑色老舊的鋼筆赫然插在死者下體!

跟上一具屍體一模一樣!

她心口微沉。

“夏法醫,”局長在旁開口,得知她是季教授的徒弟,他說話更加客氣,“那個嫌犯昨晚到現在都在看守所,沒有出來過!肯定不會是他!可這手法也太像了!”

夏冰傾當然知道不是。

而且手法不是像.而是一致。

她用透明袋取出那只鋼筆,交給旁邊的警員,交代:“送到檢驗科,看看上面有沒有指紋,和嫌犯是不是一樣的。”

所以,他的臉色黑了些,本來他是不打算說話的,但是老爺子說到離婚了,他眉頭皺了下,態度堅決的說:“爺爺,我承認事情是我的錯,但是那個女人的孩子不可能是我的,我敢肯定,因爲我們什麼都沒有發生,還有,我不可能跟小然離婚。”

Previous article

掛掉電話的她,旋即笑靨如花的迎上前去,聲音儘可能的甜美:“夫人,這邊請!”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