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艾曉寧很想上去直接捂住利歐路的嘴,難道他沒有注意到現在的場面有多複雜嗎?他一定要火上澆油?

果然,雲凱風在聽到了他的話之後目光冷了十度。

剛纔就聽到他那個稱呼非常不爽,現在更是像一根刺一樣刺得他渾身難受,雲凱風緊緊地盯住了他,低聲說道:“要是你想要被人從這裏扔出去的話,你可以再挑釁一句,我保證你不會失望。”

艾曉寧立刻在利歐路出聲之前喊道:“凱風,不如我晚點在回國?”

現在雲凱風的樣子,她怎麼可能會放心回國?

他們兩個人之間明顯的已經有了誤會,難道還要讓這個誤會自由的發展越來越大不成?

艾曉寧是想着要和雲凱風好好地解釋剛纔的事情,但是停在雲凱風哪裏卻是因爲剛纔利歐路的話,所以艾曉寧現在才想留下來。


倫敦這邊出了一個楊澤文之外還有利歐路這個眼中釘,無論如何他也不打算讓艾曉寧繼續在這裏待着:“你回去。”

艾曉寧沒有想到雲凱風還是這個態度,但是儘管艾曉寧現在還是有些擔心,卻不好再在利歐路的面前不給雲凱風面子了。

“那好,我現在先回去。”艾曉寧皺了皺眉,又對着利歐路說道,“利歐路,我現在還有事和我未婚夫說,你能不能先回去?”

利歐路下意識的就要拒絕,但是

艾曉寧馬上又說道:“等以後我們有機會在倫敦或者是國內見面的時候,我一定會和我的未婚夫好好感謝你這段時間的幫忙,但是我現在真的有事情和我的未婚夫說,我們夫妻兩個將要別離,你也不能一直打擾。”

利歐路很想說他現在就是想要打擾,但是過猶不及的道理他也是懂的,剛纔攪和了一陣,就算是現在艾曉寧沒有說什麼,但是心中總是有些不高興的,要是他繼續糾纏下去,恐怕會降低艾曉寧對他的好感度。

但是儘管是要走了,利歐路還是強調了一句:“曉寧,你在和他說的時候一定要注意問題爲什麼要阻止你調查,這事很重要,你自己要記得。”

他是真的爲了她好,艾曉寧嘆了一口氣,也不好再說什麼,只能點點頭:“好了我知道額,你可以先走了。”

在利歐路離開了之後,艾曉寧才繼續說道:“凱風,你是在生氣嗎?”

雲凱風的臉色難看的厲害,在聽到了她的問題之後根本連回答都懶得回答:“你還不走?”

他很明顯是在生氣,她真的看不出來?

艾曉寧在問出了這句話之後也有些猶豫,其實他只是想找一句話來開場,但是在得到了雲凱風趕人似得回答之後,她又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思考了幾秒之後,艾曉寧猶豫了一下,又說道:“剛纔的事情真的不是你聽到的那樣,只是因爲剛纔有些誤會,你聽我解釋好不好?”

雲凱風現在一點都沒有打算繼續聽下去,他覺得自己再看到艾曉寧一眼,他就忍不住要發火了。

剛纔她居然當着別的男人的面說只是因爲現在不能任性所以才將就了和他在一起?

他雲凱風這輩子什麼時候從別人的口中聽到過將就這個詞?!

從來都只有別人想着會不會高攀他,他什麼時候真的委屈了別人?!

他們在一起這麼長時間以來,他對她不好嗎?真是個小白眼狼!

“你要是沒有別的話跟我說的話,我走了。”

艾曉寧立刻拉住了他,要是她現在真的放了雲凱風走的話,雲凱風恐怕就真的會黑臉了。

“凱風,你聽我說!”艾曉寧走到了雲凱風的面前,看着他的眼中認真的說道,“你知不知道,我艾曉寧這輩子做的最任性的一件事,就是答應了要和你在一起!”

雲凱風的臉色僵了一瞬,突的轉過了身來狠狠地瞪着艾曉寧:“你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和他在一起是件任性的事情?

她覺得和他在一起不理智是不是?她後悔了是不是?

這個念頭一冒出來,就像是打翻了一瓶辣椒一般,心底裏火辣辣的疼,幾乎燒成了一團。

他看了艾曉寧一眼,直接甩手就走,冷冰冰的交代了身邊的人一句話:“把她送回去!”

艾曉寧驚了,想要去追雲凱風,但是武安卻攔住了她,幾個保鏢未在艾曉寧的身邊說道“艾小姐,請你先回國。”

武安是雲凱風身邊的人,所以他根本不會違抗雲凱風的命令。

(本章完) 聽言,蘇遇暖搖了搖頭,“沒有。”奶奶的後半輩子幾乎可以說是在醫院度過的,外面的世界哪曾用心去看過,就算沒有在醫院的時候,他也都是忙活着自己的事情,忙着賺錢養她給她交學費,哪曾去看過,就只呆過這個城市。

“那你想不想帶你奶奶出國去看看?”

蘇遇暖低下頭看着手中的瓶子,白嫩的手指在上面摩擦着,奶奶這輩子太苦了,如果能讓她去國去走走看看,那好像是一件不錯的事情。

想到這裏,蘇遇暖點點頭。“想,可是……”她並沒有多餘的錢可以帶奶奶出國,再說他不是已經限制了她的自由麼?她有那個機會可以出國麼?

似乎是看出了她內心的想法,遲玄釋然一笑,輕聲道:“我已經訂好了機票,明天早上我們便去英國。”

“英國?”蘇遇暖的眼睛有些迷離起來,說起英國,她就想起自己在書中電視上看到的那個美麗的城市倫敦,那裏是所有女人的嚮往,倫敦的風景是最美的。

“對,好好睡一覺,明天早上我們就出發。”

蘇遇暖緩緩地看向他,“你真的願意帶我和奶奶去?”

“笨女人!”遲玄的大手揉上她的秀髮,寵溺地說道:“你是我的女人啊,我不帶你去我帶誰去?”

聽言,蘇遇暖只是低下了頭,沉默不語。

第二天一早,遲玄便交待了徐承亦照顧好公司的事情,他有事出差去英國,歸期無定,之後便帶着蘇遇暖以及她的奶奶坐上了私人飛機。

飛機上。

因爲是私人飛機,所以飛機裏面的乖客只有蘇遇暖和遲玄兩個人,以及……她的奶奶。

蘇遇暖抱着瓶子,她從來沒有坐過飛機,這升在高空中的感覺還真有點讓人措手不及,而且……她好像感覺呼吸困難。

遲玄像是感覺到了她的難過,便伸手將她攬入懷中,柔聲道:“你要是覺得難受就睡一會兒,等醒了就會好多了。”

聽言,蘇遇暖暈暈沉沉地靠在他的肩膀上,無語地點點頭,感覺他拿着一顆藥丸塞到自己的嘴邊,她張嘴就咽了下去,之後喝了點頭,就感覺眼皮沉得很,幾乎要睜不開了,手裏將奶奶的骨灰瓶子抱得更緊,終於抵不過眼皮的沉重,睡了過去。

遲玄低下頭,看着懷中的小人兒已經閉起了眼睛,睡得極沉了,但她手中還是緊緊地抱着瓶子。

看來,這丫頭真的很在意她的奶奶,如今才會這樣,真不知道……她什麼時候才能夠走出來。

因爲那顆藥片,蘇遇暖睡得很熟,等她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了。

緩緩地睜開眼睛,看了看周圍的環境,蘇遇暖本以爲應該還在飛機上,卻沒有想到已經到了酒店。

酒店?蘇遇暖四下看了看,下一秒她立刻低下頭去,懷中的瓶子已經不見了。

奶奶!

蘇遇暖急得臉色一下子就泛白了,掀開被子就跳下了牀,卻因爲跑得太急,整個人啪的一聲摔倒在了地上。

“奶奶……”蘇遇暖掙扎着起身,一邊喚着,眼角的餘光卻瞥到了牀頭櫃上的瓶子,那不是奶奶的瓶子麼?蘇遇暖趕緊爬過去,伸手就把瓶子拿了過來抱在懷中,一副如得珍寶的模樣,緊緊地抱着。

遲玄一推開門就看到蘇遇暖坐在地上抱着蘇奶奶的骨頭瓶子,臉上是一片剎白,再看看凌亂的牀單,他已經猜了個大概。

放下手中的袋子,遲玄快步朝她走了過去,急道:“地板上涼,快起來。”

把她抱起來的時候卻發現她的手腕一片烏青,擰了擰眉頭,“你的手是怎麼回事?”

聽言,蘇遇暖低頭看了看自己的手臂,因爲剛纔跑得急,所以摔倒撞到的,不過她只是搖了搖頭,表示自己沒事。

看了看地上的痕跡,遲玄擰起眉頭,徑自將她抱起來放置在牀上,“你奶奶的瓶子我會幫你放好的,你根本就不用擔心。”

反正已經拿到了奶奶的骨灰瓶,所以蘇遇暖也不再多說什麼,只是緊緊地抱着。

“別再抱着了,你這樣老是抱着你奶奶,粘久了她也會煩的,而且你要讓她看到你天天魂不守舍的模樣嗎?你老是這個樣子讓你奶奶怎麼安心?”

說着,遲玄伸手要從她手中拿過瓶子,蘇遇暖一開始沒有掙扎,可是又突然害怕什麼一樣縮了回去。

“難道你還不相信我麼?”

聽言,蘇遇暖擡起頭看着她,自從奶奶過世之後,都是他一直陪在她身邊,什麼事都替她處理好,剛纔睡着了,他也替她把奶奶的骨灰保管得好好的,自己,應該相信他麼?

看她的表情似乎有所改變,遲玄再次伸出手去,從她的懷中拿走那個瓶子,輕聲道:“我會替你保管好的,先吃飯吧。”

蘇遇暖一開始有些猶疑,但是見他神情堅定,便緩緩地鬆了手。

遲玄接過瓶子之後,便將它小心翼翼地擱在旁邊的桌上,然後走回來,“走吧,我們出去吃飯。”

“要出去吃?”蘇遇暖問着便看向那擺在牀頭頂的瓶子。

“對,你放心,這裏是我的私人酒店,不會有人進來的。”

說着,遲玄起身拿了件外衣替她披上之後便達牽着她往外走。

遲玄帶她來的是一個專用的餐廳,偌大的餐廳裏有一張長長的椅子,蘇遇暖奇怪地看了一眼遲玄,明明只有兩個人,可是卻隔着那麼遠的距離。

看着侍者一樣一樣地將東西端上來,蘇遇暖看着那些西餐,有些無力,她根本就不會用刀叉。

遲玄自然是知道她不會用的,所以當東西一樣一樣端上來之後,他就已經將自己這邊份切好了,然後吩咐付侍者將他的那份和她的那一份換一下。

於是侍者只好走過來,端走了蘇遇暖的那一份,再把遲玄的調換回來。

恭敬地放在桌面上,對蘇遇暖說道:“蘇小姐,請慢用。”

聽言,蘇遇暖朝桌上那份西餐看了過去,又有些詫異地看向遲玄,他居然都已經幫她切好了,像他這種性格的人怎麼會做這樣的事情?

“想什麼呢?趕緊吃吧。”

見她呆呆地坐着發愣,坐在對面的遲玄不禁出聲提醒道。

“哦。”蘇遇暖應了一聲,然後拿起叉子叉起一塊牛排就送到嘴裏,剛吃了一口,胃裏就開始翻滾,想吐的感覺極其強烈,蘇遇暖趕緊丟下叉子直接捂着嘴巴就衝了出去。

遲玄疑惑地看了她一眼,趕緊放下刀和叉也跟了過去。

蘇遇暖轉了好久都沒有找到廁所,慌亂之間拉了一個侍者問道:“洗手間在哪?”

侍者被她蒼白的臉色嚇到了,趕緊轉身帶她往洗手間去。

蘇遇暖衝進洗手間,對着馬桶不斷地乾嘔着,嘔了半天卻只嘔了一點酸水出來,感覺胃裏好空,好難受。

好不容易這種感覺沒有了,蘇遇暖才從洗手間裏出來,站到洗手盆旁邊,看着鏡中的自己。

臉色蒼白如紙,頭髮有些散亂,額頭還出了一層層密密麻麻的汗。

蘇遇暖擰開水龍頭,水放在水下任涼水沖刷着,然後捧了一捧水對着鏡子拍了拍臉頰,之後她的手緩緩地撫上臉,呆呆地看着自己。

不過幾天的時間而已,她竟然就瘦了這麼多麼?

正想着,門外傳來急促的腳步聲,遲玄已經追到了門外,但是沒有進來。

“笨女人,你沒事吧?”

蘇遇暖拍了拍臉頰,準備回答他說沒事的時候,一股噁心的感覺又衝上喉嚨,她只好捂着嘴巴又衝進了洗手間,對着馬桶乾嘔着。

遲玄在外面叫了半天,裏面居然半點反應都沒有,一顆心都懸了起來,反正這裏是他的酒店,而且今天也清人了,自己進去也不怕。

想着,他推門而入,一進去之後就聽到蘇遇暖的乾嘔聲。

蘇遇暖吐得腿腳無力,身子幾乎就欲癱軟下去的時候一雙有手的大力托住了她,熟悉的淡淡的菸草味闖進她的呼吸,擡起頭就看到遲玄擔憂地看着她。

“笨女人,你怎麼了?”

蘇遇暖搖搖頭,“可能是胃比較空,我不想吃太油的東西。”

“好,那我讓他們給你弄點別的。”說完,遲玄便將她打橫抱了起來,蘇遇暖一點力氣都沒有,只能軟軟地靠在他懷裏。

被遲玄抱回了房間,蘇遇暖就癱在牀上,根本一點動都沒有了。

連日來的折磨,把她的身體弄得垮了許多,現在根本提不上一點力。

沒一會兒侍者就把煮好的小米粥端了過來,蘇遇暖半靠在牀邊,端過粥小心翼翼地吃了起來,唯恐自己的胃會受不了。

一碗清淡的小米粥一下子就被吃光了,可是胃裏好像已經很漲了的樣子,於是蘇遇暖推推了碗,對還要給她盛粥的侍者說:“謝謝,我不要了。”

喝完粥,又感覺睏意一陣陣襲來,於是她就半眯着眼睛,靠在牀邊,一副昏昏欲睡的樣子。

見她略顯疲憊,遲玄便向侍者擡了擡下巴,示意她出去。

“困了麼?”遲玄坐到她身邊輕聲問道。 男人的語氣冷漠,再次表達自己的立場,他絕不會同意的事情,林雨霏說什麼都沒用!

霸道的扔下這句話,秦慕抉離開房間,也許只有這樣,才能讓林雨霏不在亂想。

想到她清麗的臉龐,一向睿智的秦慕抉心中抽痛,事情發展到這一步,不是沒有自己的責任!

但這背後,一定另有推手!薄脣緊抿,秦慕抉周身籠罩着肅殺之氣。

他已經派人調查陳奕康的背景,甚至查到非洲方面,那個所謂的豪門家族,早已經因爲財產爭奪,成爲外強中乾的軀殼。

根據他拿到的情報,他們對陳奕康大力支持,一定是另有所圖!

秦慕抉的目光陰沉起來,臉上充滿殺氣。

他一定要伺機而動,將陳氏公司連根拔起!只有這樣,他和林雨霏才能過上安穩的生活。

抱怨和懷疑是懦夫的行爲,一個真正的男人,就應該從根本上解決問題!

秦慕抉急匆匆的走出大廳,他還有一番計劃等待部署。

秦母卻開口攔住秦慕抉:“慕抉,早餐已經準備好了!”

秦慕抉回頭:“媽,我公司還有事,先不吃了。”

秦母關切的問:“你臉色怎麼那麼差?和雨霏到底怎麼了?”心中卻早已憤憤不平,娶了一個只會惹是生非的女人進門,林雨菲本是二婚,但看在兒子喜歡的份上,她讓秦家臉上無光就算了。

誰知道好日子過不了幾天!秦母看着秦慕抉不快的樣子,既心疼又怪罪:“要不是她……”

秦慕抉不耐煩的回答:“媽,你別說了!”

目光凝住,指着秦母問道:“你拿這些做什麼?”

秦母看他依舊如此袒護林雨霏,沒好氣的說:“這是給雨霏拿的早餐!滿意嗎?”

秦慕抉略微掃視一眼,突然皺起眉頭說:“我和您說過,雨霏腸胃不好,不喝牛奶。”

母親對雨霏的不上心,讓秦慕抉的臉色不悅。

“怎麼能不喝牛奶?牛奶對寶寶有好處的!這是我專門訂的澳大利亞鮮奶,很健康的。”秦母一心想着自己的孫子,並不在意秦慕抉說的話。

秦慕抉無奈,只好回身走進房間,重新拿一份早餐。

“這些是雨霏愛吃的。”交到秦母手上,他再次鄭重的強調:“媽,拜託你照顧好雨霏。”

再三挽留秦慕抉,吃過飯後再去上班,他卻仍然拒絕了。

秦母答應下來,看着兒子離開的背,無奈的嘆了口氣,秦慕抉本就不常在家中吃早飯,只有陪林雨霏時才會在家。

難道林雨霏有什麼獨特的魅力?秦慕抉從小就性格冷淡,秦父秦母甚至還逼他去看過心理醫生,當然,心理醫生沒看出什麼問題,反倒是他短短幾句話,就讓資深的心理學教授稱讚不已。

這是自從遇到林雨霏之後,這孩子真的是性情大變,看得出秦慕抉是真心愛她。所以,雖然秦母牴觸她是個二婚女人,還是不得不尊重兒子的意願。

秦母拿着秦慕抉取得那份早餐,走向林雨霏的套房。 誰啊?

原本在院子裏懶洋洋曬太陽的人都往鐵門方向看。

所以,才全都給出一種答案。

Previous article

所以,他的臉色黑了些,本來他是不打算說話的,但是老爺子說到離婚了,他眉頭皺了下,態度堅決的說:“爺爺,我承認事情是我的錯,但是那個女人的孩子不可能是我的,我敢肯定,因爲我們什麼都沒有發生,還有,我不可能跟小然離婚。”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