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但今天你讓我徹底失望了。你一直宣稱你並不愛的一個女人得了乳.腺癌就讓你遭受這麼大的打擊,你就自怨自艾起來。你就否定自己以前的人生和婚姻,甚至否定我和周靜,我覺得你太不值得!

說起你的第一任妻子柳銀姬,她完全是自作自受,她的病和她的去世和你沒有任何關係。她只是放.縱過.度。所以上帝才懲罰她、帶走她,這和你的命運沒有任何聯繫。

而我,我原來還自信地以爲,你愛我是因爲你對我們倆以前的婚姻曾經感覺很幸福,所以你才留戀我。現在看來,我想錯了,你現在將我們的婚姻全盤否定。我實在無話可說。

再說說周靜吧。她得的子.宮癌是因爲她家有這個遺傳傾向,她姥姥也是得這個病去世的,她的遺傳也與你無關。她曾經告訴我,她感覺和你在一起幸福過。但你今天對你們的婚姻也全盤否定。

最後說說李琳吧。你口口聲聲說不愛她,但她的病卻使你遭受重挫,讓你對自己的人生和婚姻自怨自艾起來,讓你否定過去。看來她在你心中還是有重要地位的,至於這是不是愛,我沒有興趣去考證。

明成,不是我嫉妒李琳和貶損她,我只是實話實說而已。她雖然學歷高、人很聰明、長得也漂亮、非常能幹,但她爲人真的很自私!

李琳知道自己得了癌症還堅持要嫁給你,她不懂得愛的真諦和內涵。如果你堅持守護她,我不反對,我也沒有資格反對。我只能祝願你能陪她治癒乳.腺癌,祝願你們一起生活幸福!

明成,今天我走出這個房間後,我們從此只是再無瓜葛和聯繫的普通朋友。你今後過好你的生活,我和明哲過好我們自己的生活。希望你說到做到,從此以後不要再來騷擾和干擾我們的幸福生活。”

琴兒說完這些話後冷靜地走向門口,她不再回頭看王明成一眼:她以前心目中那個高大的男人形像已經倒塌,她的愛情也一併破碎。

王明成心碎地目送着琴兒絕望地離開,他的心底在流血:寶貝兒,我只能對你說聲對不起!從此以後我不會再騷擾你,因爲我給不了你幸福生活,而年輕的明哲他能給你美滿幸福的婚姻。

當天晚上,小飛回家後很想關心地詢問媽媽:她和爸爸的關係今天有什麼重大進展嗎?但李明哲叔叔一直在場,小飛不方便問媽媽。小飛只能探詢地看着媽媽,但琴兒平靜的表情讓小飛琢磨不透。

整個晚上,琴兒都和李明哲親暱地呆在一起,甚至陪小雲學英語和看書的時間,他們兩人也是形影不離。

這個晚上。琴兒和李明哲又瘋狂地親熱溫存。琴兒精心侍候着明哲,她使出渾身解數爲他周到服務,她牀上的各種高招一個接一個地拋出,讓李明哲欲.仙.欲.死、欲.罷不能。他感覺自己做完後神清氣爽。


在整個晚上的親熱溫存過程中,李明哲總感覺琴兒心事重重,她眼裏的憂鬱更重、更深。

李明哲深情地吻着琴兒的長長眼睫毛:“寶貝兒。告訴我吧,你在擔心什麼?還是我的身體狀況?你眼裏的深深憂鬱讓我心痛。”

琴兒第一次主動地:“明哲,小飛休假回來忙碌地工作了,我現在不太忙,我們明天去辦理結婚登記手續,好嗎?”

李明哲心裏狂喜,但他卻猶豫了:“寶貝兒,你今天主動提出要和我辦理結婚登記手續,我特別高興。但是。我出院時候陳醫生囑咐過:我的身體必須半年後複檢沒問題才算恢復健康。所以我想等複檢後我們再辦理登記手續。”

琴兒內心裏暗自嘆惜:李明哲比李琳高尚多了!他雖然已經做了骨髓移植手術,但他仍然擔心自己身體不能恢復健康。他不希望拖累自己和孩子們,他不確認自己徹底康復之前他不會和自己結婚的。

幾天後,在北京王明成的家裏。王明成直截了當地問李琳:“琳琳,你爲什麼不告訴我你得了乳.腺癌呢?在你心目中,我不能和你同甘苦、共患難嗎?”

李琳急忙分辯:“明成,對不起!我對自己沒有足夠信心。我健康美麗時候你都不願意接受我的愛情,我得絕症了你怎麼還能同意和我結婚呢?所以我必須瞞着你才能有希望讓你娶我。”

王明成溫柔地將李琳摟在懷裏:“琳琳。明天我陪你住院治病吧!你放心,我會一直陪在你身邊、關心你、照顧你。即使你的病治癒後我也永遠陪着你!所以你儘快地治好病早日成爲我的新娘吧!”

李琳喜極而泣:“明成,謝謝你!你對我真好!我明天就住院治病,我一定早日恢復健康,我每天都夢想成爲你的美麗新娘。”

半年後,在陳志遠醫生工作的北京大醫院。

琴兒忐忑不安地等在病房外面:陳醫生正在給李明哲做骨髓移植手術後的徹底複檢。

巧合的是:這一天,王明成也等在同一家醫院的美容整形手術室外面。

李琳的乳.腺癌已經被陳志遠醫生徹底治癒。因爲她只是早期,她的乳.房被切掉後保住了性命。今天,王明成陪李琳來做美容整形手術,醫生將給她裝上“美麗的”假。

琴兒懷裏揣着自己從著名的寺廟裏爲李明哲求來的平安符。她坐立不安地等在病房外面,像在等待宣判的罪犯一樣受着煎熬:這半年來。自己千方百計地調理明哲的飲食,加強他的營養,提高他的免疫力,爲他用盡偏方中藥,只希望他能徹底康復。

王明成在離琴兒不太遠的地方凝視着心急如焚的她,他從兒子小飛那兒已經獲悉琴兒今天陪李明哲來醫院做複檢,他才決定陪李琳來醫院做最後的美容整形手術的。

王明成很想走上前安慰忐忑不安的琴兒,但他終究停住腳步:自己早已向她保證不再騷擾她的平靜和幸福生活的。

李琳的美容整形手術很快完成,她已經來過很多次,這是最後一次,她走出手術室後完全像正常女人一樣漂亮和性.感。

李琳走出手術室後不見王明成的身影,她給他掛電話:“明成,你在哪兒呢?”

王明成很快接聽電話:“琳琳,我去洗手間了,你已經出手術室了?我馬上回去接你。”

琴兒非常敏感地回頭:她聽見了王明成接電話的聲音。

ps:??親,對不起,因爲這幾天出門在外不太方便,所以更新不太及時,有點慢,希望你們諒解。等我回家後就恢復正常了。祝你們新春快樂!恭喜發財!大吉大利! 琴兒已經看見王明成的身影:他好像比半年前蒼老不少,他的身邊沒有別人。

王明成快步向琴兒走去:“琴兒,真巧呀!今天在醫院碰到你!”

琴兒面無表情地:“明成,你好!確實很巧。你陪她來治病?”

王明成點點頭:“琴兒,李琳的乳.腺.癌已經治癒。這還得感謝你!我今天陪她來只是做美容整形手術。”

琴兒語氣嘲弄地:“明成,還是你的愛情威力大呀!這麼快就幫她治癒絕症,如今她經過美容整形後又還原成美麗的健全女人。”

王明成的心底在哭泣:“琴兒,你對明哲的愛情的力量也很偉大,他的白血病也在你的支持下治癒了。我們彼此情況差不多,所以彼此誰也不用嘲笑對方。”

琴兒臉上浮現一絲苦笑:“明成,希望借你的吉言,希望明哲今天的最後複檢沒問題,希望明哲身體完全康復。我沒有嘲笑你和李琳的意思,既然她已經治癒乳.腺.癌,那麼我真誠地祝願你們下半輩子生活幸福!”

王明成很想告訴琴兒事實真相,但他還是忍住了:“琴兒,我也希望借你的吉言,希望我和李琳下半輩子的生活美滿幸福。”

王明成的手機再度來電話,他一看還是李琳的電話:“琳琳,我馬上就去接你,你稍等我一會兒。”

琴兒冷漠地:“明成,你快點去吧,別在這兒和我白費口舌,你的愛.人着急了。”

王明成聽到“你的愛.人”幾個字眼受到刺激,他一字一句地:“琴兒。你是我永遠唯一的愛.人,別人配不上這個稱呼。”

琴兒對王明成愛的表白絲毫不心動:“明成,你說的只是前塵往事。人不能活在過去,只能活在現在和將來,所以你還是趕快走吧,今後別再故意製造這樣的機會,我對你已經沒有感覺。”

王明成並不急着離開。相反卻走到琴兒面前。他霸道地將她摟進自己的懷裏。他的雙脣已經蓋住琴兒紅潤的香脣,正想撬開她的銀牙皓齒。

琴兒瞬間愣住,但她很快恢復理智。她突然用牙狠狠地咬了王明成一口。王明成痛得馬上放開琴兒。

琴兒發出勝利的微笑:“明成,你記住今後別再騷擾我,否則我會讓你更好看。”

王明成用手摸摸疼痛的雙脣,他發現自己手上竟然有點點血跡:琴兒竟然這麼狠心將他的嘴脣咬破了。她真的不再愛自己?否則她不會這麼狠心!

王明成並不生氣,他訕笑着:“琴兒。你什麼時候變成咬人的怪物了?你對我這麼狠心,說明你心底還愛着我,因爲愛之深才恨之切!”

琴兒正想再教訓王明成幾句,此時病房的門打開了。李明哲激動地走出來。他猛然看見王明成站在門外,他似乎馬上明白什麼。

李明哲快步上前將琴兒攬進自己溫暖的懷裏:“寶貝兒,我的檢查全部結束了。還有一些化驗結果沒出來。到目前爲止,陳醫生說我的所有指標都已恢復正常。我的身體和正常人一樣了。”

琴兒興奮地:“老公。祝賀你徹底康復!等所有的化驗結果都出來後,我們就回家。我迫不及待地想嫁給你!”

琴兒這是故意說給王明成聽的,否則她不會這麼直白地向李明哲求婚。

王明成的臉迅速罩上絕望的陰影:“明哲,恭喜你身體康復!也恭喜你馬上要成爲幸福的新郎官。我嫉妒你和羨慕你!”

李明哲很配合琴兒的行動,他更緊地摟住琴兒,在她的香脣上輕啄一口後炫耀地告訴王明成:“王大哥,謝謝你!你如果有時間歡迎你參加我和琴兒的婚禮。”

王明成垂頭喪氣地準備離開,他臨走前還不忘祝福:“琴兒,祝你和明哲能白頭偕老!祝願你們婚姻美滿幸福!我永遠不可能參加你們的婚禮。因爲我的愛.人又要成爲別人的新娘。”

琴兒目送着王明成匆忙離開的背影,她心裏非常失落:他說自己還是他的愛.人!

在手術室外面等急的李琳終於看到王明成的身影,等他走近後,她突然發現他滲血的雙脣。

李琳奚落地問:“明成,你剛纔侵犯哪位美女了?你竟然被人家狠心地咬破雙脣!她沒說要控告你吧?”

王明成惱怒地:“琳琳,我是那種男人嗎?看來你還是不能真正瞭解我!除了我愛的人以外,別的女人我根本不感興趣!”

李琳受傷地:“明成,你的意思是說,你剛纔強吻了你愛的女人?你在醫院裏還有愛的女人?她是醫生還是護士?”

王明成憤憤不平地:“琳琳,你越說越離譜了!我是那種濫.情的男人嗎? 鳳凰涅盤:遺女蛻變 除了琴兒,我不再愛別的女人!”

李琳大受刺激:“明成,那個女人怎麼這麼賤?我到哪兒她跟到哪兒!你說你還愛她,可她根本不再愛你,她只愛她年輕的小.男人。你根本滿足不了她的需要,只有那個小.男人才能滿足她的性.飢.渴!”

王明成臉色大變,他“啪”地狠狠賞了李琳一個耳光:“李琳,不準你這麼詆譭和侮辱我愛的女人!如是不是她的及時告知,你的乳.腺.癌不可能這麼快痊癒!如果不是她的退出,我不可能和你在一起。”

李琳捂着被打紅的臉蛋,她強壓着滿腔的怒火:“王明成,這是你第一次打我,這是你第一次爲了她打我!原來你一直不同意和我結婚是因爲你只愛她,因爲你放不下她,你從來沒有愛過我!”

王明成還不解恨:“李琳,你說的對!我只愛她一個女人,我忘不了她所以我絕對不會娶你。你很清楚我爲什麼和你生活在一起而放棄她。你永遠得不到我的真心和愛情!因爲你確實不如她高尚。”

王明成扔下李琳不再管她,自己一人開車離開。

李琳仍然捂着臉蛋:她明白自己的白皙臉蛋上肯定有王明成打出的手指印。

李琳滿腔的憤怒急於找到發泄的方式,她撥通了琴兒的電話:“喂,我是李琳。我現在正在醫院,王明成告訴我你也在醫院。我想馬上見你。”

琴兒能感覺到李琳的怒氣:“對不起,李琳,我和你不再有任何關係,我不想見你。我沒有時間。”

李琳狠狠地:“楊書琴,你如果現在不見我,我現在就堵在醫院門口,我不信等不到你。如果這招還不管用,我會去醫院廣播室播報你勾.引別人老公的事實,讓大家都來認識你。”

琴兒不禁啞然失笑:“李琳,你果然比我有手段,你果然比我精明,難怪王明成會選擇你。只是他怎麼沒看出來你是這種爲了達到目的不擇手段的女人呢?我還在上次見面的地方等你。”

琴兒和李琳又在半年前見面的地方相見了。李明哲堅持陪同琴兒前往,他實在放心不下善良的琴兒。

琴兒和李明哲同時看到李琳的白皙臉蛋上若隱若現的手指印,他們兩人互相交換一下眼色:原來她剛纔怒氣沖天是因爲她捱打了。

李琳沒有站起來迎接琴兒和李明哲,她指着自己對面的椅子:“你們坐吧!楊書琴,你確實比我厲害,你身邊還帶着個奶油.小生做保鏢。”

琴兒還來不及反駁李琳,李明哲已經替她說話:

“李琳,我鄭重地警告你,我是琴兒的未婚夫,並不僅僅是她的保鏢。我愛她,我必須保護她。再順便告訴你,我不是奶油.小生,我是有陽剛之氣的男子漢。請你對我們說話放尊重點。”

李琳鄙夷地:“楊書琴,你們倆別在我面前秀恩愛,我覺得噁心。你年輕的小老公也許不知道你剛纔在醫院裏勾.引別人老公的事實吧?他知道你是水.性.楊.花的女人嗎?”

琴兒嘲笑地:“李琳,據我所知,王明成還沒娶你吧?他好像還不是你老公吧?他現在還是單身吧?他現在和任何女人在一起,你都無權過問。因爲你沒有資格。”

李琳被琴兒點了軟肋,惱羞成怒:“楊書琴,你別得寸進尺!你別以爲身邊有人保護你,你就仗勢欺人!我告訴你,我總有手段讓王明成一直呆在我身邊,因爲我比你聰明多了。

楊書琴,你真的很傻!上次見面我騙你說我得了乳.腺.癌,你果然爲王明成着想主動告訴了他,而我又在他面前假裝要爲他自.殺,他不得不放棄你最後選擇和我在一起。

楊書琴,你和王明成都很笨!你們自認爲很善良,你們實際是僞善,對付你們這樣的人就得耍手腕。你和王明成肯定不知道,我沒得乳.腺.癌,我根本沒有病,我請我醫院的同學幫忙一起演戲騙你們的。

你和王明成果然上當了,我利用你們的僞善得到了王明成的人。雖然我得不到他的真心和愛情,但我每天能和他睡一張大牀上,我每天都能和他親熱溫存,你卻不能。所以在這點上我比你強。”

琴兒驚訝得張大嘴巴:“李琳,你剛纔所說的都是事實?你竟然和醫院的醫生一起騙我們?你果然不是一般的女人!我確實佩服你,我更爲明成抱屈和喊冤!”

李琳嘴角上揚,臉上掛着得意的微笑:“楊書琴,正所謂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我幾十年來從事銷售工作,什麼樣的人沒碰過和對付過呢?對付你和王明成這樣的人是小菜一碟了!”() 琴兒鄙夷地:“李琳,我曾經在明成面前說過,你雖然學歷高、人很聰明、長得也漂亮、非常能幹,但你爲人很自私!今天你的表現證明我的判斷確實很準。

你不僅自私,而且你不懂得愛的真諦和內涵。你永遠只想算計別人,包括你喜歡的男人!你不覺得你這樣活着太累嗎?你知道你爲什麼得不到明成的真心和愛情嗎?因爲你的惡劣人品不配得到。”

李琳惱羞成怒地:“楊書琴,我的人品確實惡劣,你的人格很高尚。所以男人們都喜歡你這個大衆情.人,你也愛這些男人們。說好聽點,你是多.情;準確地說,你是濫.情!

而我呢?我不企望很多男人愛上我,我只要自己愛的男人愛我就行。我會等明成真正地愛上我,因爲我只死心塌地地愛他一個男人,我不像你心裏裝的男人那麼多,明成在你心裏的位置還不如眼前這個小.男人!

楊書琴,我這個惡劣人品的女人很專.情。明成如果娶我會很放心,他心裏會很踏實,他不用擔心我和別的男人勾.搭。

而你卻不能讓他放心。據我所知,你愛過的男人和嫁過的男人很多,明成對你極其不放心。你們兩人婚姻兩次失敗肯定與你濫.情有關!你自己沒反省過嗎?你以爲明成真的想娶你嗎?

楊書琴,你大錯特錯!男人都很自私,他們希望娶的妻子單純和專.情,他們希望自己的情.人多.情而性.感。你只適合做他情.人,你不適合做妻子。明成實際上不是真的愛你,你只是他的安全性.伴.侶而已!

明成對與他上牀的女人很挑剔。他嫌那些專業女人太髒。而你瞭解他,你能充分滿足他的心理需求和生理需要,所以他總願意和你糾纏不清。

楊書琴,你如果聰明點、識趣點,你就應該從此以後遠離明成。你最好今後永遠不要和他來往。因爲你給不了他幸福的婚姻和專心的愛情。”

琴兒聽完李琳惱羞成怒噴出的話後心裏五味雜存:她總結的自己濫.情之說確實很貼切,自己真的愛過好幾個男人、也嫁過幾個男人。自己幾次結婚、幾次離婚這也是千真萬確的事實。

所以琴兒已經輕信李琳的判斷:明成確實對自己很不放心。自己和他第一次離婚就是因爲他不放心自己和歐陽平的幾次見面。況且他已宣佈不會再向自己求婚,實際上他心裏根本不打算娶自己!他真的不再愛自己。

琴兒正在黯然神傷時候。旁邊的李明哲憤憤不平地斥責李琳:“李琳。你不要在這裏胡說八道!你自己心裏陰暗,你就以爲大家都像你一樣心裏陰暗。你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琴兒不是你說的那種女人,王大哥更不是你說的那種男人。

李琳。你如果再這樣誹謗琴兒和王大哥,小心我用法律替他們討回公道。你這種女人真的已經無可救藥!我替王大哥寒心,他的身邊怎麼會有你這樣不.堪的女人!”

李琳輕蔑地“哼”了一聲:“楊書琴的小.男人,我剛纔還沒罵你呢。你倒來勁了。你自己才可憐和不.堪呢,你不是依靠楊書琴和她去世的老公才成功的嗎?

你和楊書琴的所有過去資料我都找人專門打聽過。你一直和楊書琴勾.勾.搭.搭,你愛上和追求別人的老婆,你也不是什麼好東西!”

李明哲的火氣更旺,他簡直想衝上前揍這個不要臉的女人一頓。但琴兒已經牽着他的手站起來:“明哲。你別生氣!生氣對你身體不利。我們走吧,我們沒必要再和她這種女人爭論,有失我們自己身分。”

琴兒心裏擔心李明哲身體剛剛康復。她堅定而誠懇地勸李琳:“李琳,我剛纔已經看出你捱打了。 漢血長歌 你被打後的怒氣現在朝我們兩人發泄後,你心裏總算平衡了吧。

我希望你回去後和明成好好過日子,不要再算計他,也不要再欺騙他,因爲他比誰都精明。如果你不再騙他,我會替你保密。

李琳,希望你的癡心和專.情真能打動明成讓他最終愛上你。我今後不會再和明成聯繫,不是爲了你,而是爲了明成的平靜晚年幸福生活。我們走了,希望從此以後和你不再相見。”

李琳目送琴兒和李明哲十指緊扣着牽手離去,她剛纔因爲勝利而得意的心情蕩然無存:她內心很羨慕和嫉妒李明哲和王明成對琴兒的摯愛,此生還沒有哪個男人對她這麼好,包括離婚的前夫在內。

李琳在回去的路上一直在琢磨到王明成的家後怎麼向王明成道歉、怎麼打動他讓他愛上自己、怎麼哄他娶自己。

李琳回到王明成的家後,發現他的所有用品全都消失不見,在客廳的茶几上留有一封信:

“琳琳,我首先向你說聲對不起!因爲剛纔我太衝動打了你,還因爲你現在康復了我必須離開你。我們兩人還是分開吧,因爲和你在一起的時間越長,我對琴兒的思念越深。

你和琴兒是完全不同的兩種女人,她才是我從內心裏喜歡的那種女人。和你生活這段時間以來,我一直在你身上找她的影子和你們的相似之處,可惜我能找到的很少,因爲你就是你,你不可能成爲她。

琳琳,我已經將你調離北京公司,送你到美國公司總部就職。下週你就辦理出國手續吧。我這周開始出差,我就不送你了。

這些年來,謝謝你的付出和陪伴。所以當你用自.殺威脅我讓我娶你、讓我離開琴兒時候,我假裝答應你,只爲了穩住你讓你好好治病,這也是對你付出的最好回報。

琳琳,愛情和婚姻是不能施捨的,所以我和你命中註定不能結合。很多年前,我將愛情全給了琴兒,所以我不能再對別的女人付出愛。不管琴兒接受與否,也不管她需要與否,愛就是愛了,無怨無悔!

琳琳,你到美國後盡力忘了我重新開始吧,我這種人不值得你付出和等待。請你不要恨我和怪我,我這麼做完全是爲你好,你沒有必要在絕.情的我身邊浪費寶貴的光陰。

最後,祝你永遠身體健康和開心快樂!明成”

李琳絕望地跌坐在沙發上,她心裏有苦說不出:她剛纔還對琴兒和李明哲炫耀自己和明成的準夫妻生活,如今明成就徹底擊碎了自己的夢想,一點機會都不留給自己。男人的心一旦狠起來,冷酷無.情!

三天後,李明哲的所有化驗檢查結果都出來了,他所有的健康指標都恢復正常,他現在是標準的健康男人了。

琴兒忍不住興奮地抱住告訴他們好消息的陳志遠醫生。陳志遠醫生調侃他們:“琴兒、明哲,你們應該雙喜臨門吧。明哲康復這是第一喜;接下來第二喜應該是你們早日結成夫妻、百年好合吧。”

琴兒不好意思地放開陳醫生:“志遠,你和周靜婚後生活幸福嗎?我有段時間沒和周靜聯繫了。”

陳志遠書卷氣很濃的臉上漾起滿足和幸福的笑容:“琴兒,我和小靜的婚後生活非常恬靜和溫馨,我們都知足常樂。所以我們感覺現在的婚姻生活比我們倆以前的婚姻生活更幸福。我們才是彼此合適的真正一對。”

琴兒聽到這個消息後既高興又感傷:她爲陳志遠醫生和周靜的幸福婚姻高興,但對自己和明哲不可預知的未來很感傷。明哲已經徹底康復,自己救他的使命已經完成,自己應該退出他的生活舞臺了。

琴兒和李明哲回到上海。

李明哲因爲身體完全康復,他在牀上又生龍活虎起來,他成了酣戰的主力。

在牀上李明哲放.肆和瘋狂地吃着琴兒,彷彿要將他得病後失去的所有機會和時間都彌補回來似的。他生病這段日子以來,琴兒爲他付出太多、也忍耐太多,他現在必須盡情地寵她、愛她和滿足她。

李明哲一想到自己即將娶琴兒爲妻,他在牀上渾身充滿活力和熱情。他狂野地律.動着、衝刺着和碰撞着,將活塞運動的速度加快、力度加強。

琴兒在李明哲的身下已醉如貴.妃、軟如海綿、柔若無骨。

琴兒分.泌的泛濫成災的神.器之水滋潤着李明哲的武器,像給他加油助威的潤滑劑;他們只聽見水聲和搧打聲此起彼伏,像旋律優美激昂的進行曲一直伴隨着他們的沉醉、興奮和幸福之旅。

李明哲一邊挺進着,一邊氣喘吁吁地向琴兒求婚:“寶貝兒,咱們明天去領結婚證,好嗎?”

琴兒已意亂情.迷,她已不會思考,她已完全放鬆自己的身心,只想跟着李明哲瘋狂地遨遊在情.欲的海洋裏,就讓愛的海水將他們包圍。

琴兒發出心醉的喃喃囈語:“好,老公,我答應你,我愛你!”

李明哲驚喜若狂,琴兒的答應彷彿像吹起下一輪衝鋒進攻的號角。李明哲挺進和律.動衝刺的頻率加快,他馬上就要像活火山一樣激情噴發。

琴兒比李明哲提前進入高.潮.期,她全身顫.慄、劇烈收.縮,彷彿像念了緊箍咒一樣箍緊他的強大武器。()

ps:親,對不起!出門幾天才回家,所以影響正常更新,請你們原諒。從今天開始正常更新,希望你們高興。謝謝你們的訂閱、推薦、收藏和支持!

你可以在點擊下方的";收藏";記錄本次( 第8回 你是濫情)閱讀記錄,下次打開書架即可看到!請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薦本書,謝謝您的支持!! 李明哲馬上熱血沸騰、欲.望暴漲、渾身輕飄、如癡如醉、全然忘了自己身在何處!

李明哲情不自禁地發出最深情的告白:“寶貝兒,我愛你!”

懷了那個男人的孩子?他瞪大眼睛,咬牙切齒地問:“那個男人是誰?”

Previous article

瞿墨比以往任何一次都用力,我能夠感覺到之前的疤痕又被他的牙齒咬穿,疼痛加劇。可我的嘴角卻因這疼痛越拉越高,一直延伸到耳角。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