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戲園子門口,那粗壯的男子好不容易緩過了勁兒,跟了出來,就看見自己的人全部都躺地上了,這還了得,立馬扯着自己的嗓子怒吼道。

楚嬙睜開眼,捂着耳朵,委屈的看着穆澤羲,“聲音太刺耳了。”

穆澤羲默默的朝着安言使了個眼色,安言一個小石子打過去,那粗壯漢子就捂着嗓子,卻發不出半點聲兒。

“安言,處理好。”

說罷,穆澤羲鬆開捂着楚嬙的耳朵的手,扭頭看了穆元祈一眼,冷冷道:“回府禁足,若是敢違抗,以後你都別想再踏出府門半步。”

“六哥,我是受害者,你不能這樣對我。”

穆元祈哭嚎道,剛纔還那麼溫柔的哥哥,怎麼到了自己這就這麼一副冰冷冷的模樣?難道就是因爲嫂嫂可以給他暖被窩而自己不行?

“穆澤羲,你看穆元祈這一副老弱病殘的樣子,讓他好生休養便是,他畢竟快成年了,又不是我,動不動還得被你禁足。”

楚嬙的話說的頗爲可憐,就好像自己時常被穆澤羲禁足一樣。其實穆澤羲也就禁過她一次,但是她就記住了。

“隨你。”

穆澤羲說完,便轉身上馬車。

“還不走?”

見楚嬙沒跟上來,不由得蹙眉道。

楚嬙一怔,急忙屁顛屁顛的跟了上去。

“六哥,我呢?”

穆元祈見兩人都走了,叫道。

“我覺得,你先擔心一下,等下去宮裏怎麼跟皇后娘娘解釋你臉上的傷疤。”

安言冷不丁的出現冒出來這麼句,頓時將穆元祈打入冰窖。

“啊——不要啊——” 重生之天命貴妻 父親

蕭欽翰不動聲色的打量着眼前這個突然出現在他面前的女人,這裏是貴賓病房,所以一般出現誤闖的機率幾乎不可能,在短暫的時間裏,蕭欽翰已經確定了眼前的女人究竟爲什麼會出現在這裏,那麼就只有一個可能,那就是真的是找他。

眼前的男人有着一張冷峻嚴肅的臉,就算是那眼神中已經出現了警惕,可是臉上依舊是沒有任何的改變,沈青曈幾乎有一瞬間的呆愣,本來確實是見過這個男人年輕時候的照片,也知道跟沈宴的長相非常相似,可是就這樣親眼看到這個男人之後,沈青曈還是不得不說,眼前的這個男人,真的跟沈宴長得很像,只要是一看,就知道是父子了。

低頭看着懷中的沈宴,沈青曈不知道該如何開口,房間裏面十分靜謐,沈宴卻是真正的聽到了自己親生父親心中的想法。

“你是誰?”冷冷的三個字,蕭欽翰可以看到眼前女人眼中那掩飾不了的驚訝,但是卻覺得早就已經習慣,很多女人在看到他的時候都會露出十分驚訝的模樣,甚至接着就會帶着一種愛慕的眼神,而眼前的女人,眼中卻沒有任何的愛慕,有的就只有驚訝。



將沈宴換一個姿勢,讓沈宴看到眼前的男人,沈青曈其實也不知道自己究竟爲什麼要過來看這個男人,但是她卻是來了,還帶着沈宴,難道真的是那些資料讓她心軟了麼?沈青曈知道不是,卻找不出其他的原因。

沈宴也是一雙漆黑的眼眸看着蕭欽翰,對他來說,眼前的男人並不陌生,每當午夜夢迴的時候,總會看到眼前這個男人那捂住心臟痛苦無力的模樣。眼前的這個男人,就是他的親生父親,可是沈宴卻並未感覺眼前這個男人與其他男人的不同,除了聞人青夜之外和沈青曈之外,沈宴已經不在乎任何人。

“我馬上就走,我是誰你就不用知道了。”沈青曈在看到了蕭欽翰的那一刻,心中已經有了決定,也就不打算糾纏了,說完這句話之後,就打算離開。

沈宴此時也已經收回了目光,將頭埋在了沈青曈的肩頭,他以爲他不想要遺忘的東西,在真正見到的時候,最想要做到的事情,竟然是遺忘。

剛剛沈宴已經看到了蕭欽翰的內心想法,也知道現在面對的這個男人,並不知道母親的存在,也不知道他的存在,無論當年他被挖去心臟的真相是什麼,他想做都不想要多跟這個男人相處,因爲,男人那痛苦中帶着解脫的模樣只要在沈宴看到這個人的時候,就會浮上心頭。

沈宴不得不承認,哪怕他已經活了那麼多年的時光,可當年那心中偷偷期待着的幻想,依舊是如同曾經一樣。在親眼看到母親嫁給另外一個男人的時候,沈宴曾經想過,他的父親會是一個怎麼樣的人,也曾經期待過自己會不會在有生之年找到自己的父親,可是後來都變了,變得已經是他不能夠控制的模樣。

對於這個親生父親,沈宴過了這麼久的時光再次相見,他已經不再怨恨,也沒有了其他的期待。

蕭欽翰看着這個面容冷淡的女人說完話之後就轉身離開的背影,本來想要說什麼,可是卻突然對上了那女人抱着的孩子那雙黑色的瞳孔。那雙瞳孔就像是一雙漆黑的黑寶石,卻讓蕭欽翰覺得莫名的熟悉,只能夠眼睜睜的看着女人抱着孩子離開,而他的腦海中卻是浮現了夢中少年的那雙漆黑的眼眸……

守在門外的狐狸沒想到沈青曈竟然這麼快就出來了,有些疑惑。

“裏面沒人?”

這就是唯一的可能了,因爲距離沈青曈進去還不到一分鐘,現在竟然就這麼出來了,這怎麼會不讓狐狸奇怪。

“有。”沈青曈知道狐狸的疑問,卻是說道。“已經見到人了,沒有什麼可說的,小宴也是這麼認爲的。”

聽到這話,狐狸看一眼精神奕奕的沈宴,他一直覺得沈宴是他見過最聰明的孩子,所以他相信沈青曈的話沈宴絕對是能夠聽懂的,甚至說這次來看蕭欽翰可能就是沈宴的想法。

人都說靈智及妖,在狐狸的眼中,沈宴大略就該是這樣的人,從出生之後就不像是一個普通的孩子,或許其中跟聞人青夜有很大的關係,但是狐狸卻是真的覺得沈宴雖說還不到一歲,可是卻是極其聰明的。

“那就好,我們走吧。”狐狸點點頭,他對這樣的一個消息表示知道,之前他倒是想去看看那個被家人坑的無語的蕭欽翰,可是現在這醫院裏面的防衛還是挺厲害的,所以他必須在這裏留着。

翠鳥已經從那邊聽到了狐狸的話,在看到電腦上的監視器之後,說道。

“兩分鍾之後換崗,你們就可以重新回到電梯那裏,一路到樓下都沒有人。”

狐狸聽到話之後轉告給了沈青曈,兩分鍾之後帶着沈青曈重新坐着電梯下了樓,雖說最後遇上了一個導護,但是也沒有被注意到,一直到離開了醫院,沈青曈的心情這才豁然開朗。

被沈青曈抱在懷中的沈宴怎麼會沒有感覺到沈青曈的變化?上了車子之後,翠鳥已經悠然的躺在沙發上,正在等着他們。

“看完了?”其實當時房間裏面的事情翠鳥都能夠看到,特別是兩人根本就沒怎麼說話這件事情他更是清清楚楚。

“恩。”沈青曈點點頭,此時已經十分的放鬆,抱着沈宴坐在她的膝蓋上,沈宴臉上面無表情,依舊是平常的模樣。

“那蕭家的大少爺怎麼樣?”狐狸這個時候問道,他雖然看過照片,但是實際上真人是沒有看到的,相比於能夠看到監控的翠鳥,狐狸反而沒見過蕭欽翰了。

沈青曈愣一下,不知道該如何形容蕭欽翰,更不用說她在見到蕭欽翰之後,心中有怨恨,也有害怕,怨恨眼前這個人會拿走沈宴的心臟,卻也害怕眼前這個人想要奪走沈宴……

“不怎麼樣。”沈宴突然開口,讓翠鳥和狐狸都是一愣,紛紛看向沈宴,很多時候,沈宴是不在他們面前說話的,就算是說,也是一些平常孩子的話,而現在這句話,明顯已經暴露了他不似平常人的成熟了。

“小宴……”低頭看向沈宴,沈青曈不知道該怎麼跟沈宴開口,之前的時候她一直想着的就是想要讓蕭欽翰付出代價,可是見到蕭欽翰之後,她卻覺得,一切好像都沒有意義,重生而來,最重要的,就是保護好小宴,無論做什麼,只要讓小宴開心就好。

“媽媽,我不喜歡他。”沈宴開口,覺得如果可能,他再也不想要見到這個男人,上輩子那一幕實在是難以忘懷,他並不恨,也知道了很多關於自己這個親生父親的事情,上輩子他的死也是那些貪心不足的人做出來的,正是因爲如此,他才不恨。

不恨並不代表就要接受,他已經不是那個憧憬着自己有一個完美父親的少年沈宴,在殺戮和陰謀中成長起來的沈宴,早就不需要父親,只要能夠讓母親幸福,就是他的所有想法了。

翠鳥也看着沈宴,總覺得,沈宴是知道什麼的,聞人青夜的出現已經是一種不可能,更不用說一直跟着聞人青夜在一起的沈宴,翠鳥從來不把沈宴當做是一個孩子。

“那我們以後就不見他。”這一刻,終於放下心中的執念,沈青曈是恨過,可是也知道這件事情跟蕭欽翰並沒有多大的關係,現在聽到兒子這樣說,沈青曈這才算是心中有了決定。

蕭欽翰,這個是沈宴親生父親的男人,以後不會是她的敵人,卻也不會是親人,只是,一個陌生人罷了。

翠鳥和狐狸都非常聰明的沒再說什麼,很明顯,蕭欽翰這個名字,恐怕就會在不久之後消失在他們的調查信息裏,哪怕,這個人跟沈宴有無法切割的血緣關係。

車子飛快的前進着,狐狸有些無聊的看着車外,突然想起了什麼,拿起了手機打開,小青馬上就出現在他的面前,狐狸本來還打算說什麼,結果小青就馬上開口了。

“主人主人,下午好~”

狐狸聽到小青的聲音心情就愉悅起來,馬上回道。

“小青也下午好~”

小青可愛的轉了一個圈圈,接着立刻歡喜鼓舞的說道。

“明軒哥哥和小煊說晚上要過來一起跟小青玩,可以麼主人?”

聽到這話,狐狸挑眉,夏明軒手機上的全息投影人物叫做小煊,跟小青一樣,‘芯片’特別高級,互相之間也有自己的聯繫方式。

“可以啊。”對於夏明軒這個小孩兒,狐狸是喜歡的。

小青看到狐狸答應,馬上就開心的笑起來,可是這個時候身上突然發出了紅色的光芒,狐狸一愣,就聽到小青慌張的說道。

“主人,不好啦不好啦!小煊說明軒哥哥遇到危險了~”

翠鳥和沈青曈以及沈宴,聽到這話都是朝着小青看過去,結果發現小青頭頂的紅色警告還沒有消除,這是蘇瑾特別製作的危險警報器。

“主人,小煊現在在距離我們三萬六千四百五十二米處的錦銘會所,正在緩慢移動中……”

------題外話------

更新……昨天受涼全身痠疼,從小腿蔓延到了脖子,今天去按摩,所以回來比較晚,親們抱歉了,難道真的是年紀大了,人老了麼……


另外,有些卡文,憋了好長時間也寫不出來,寫寫刪刪兩三次,劇情也是來回翻弄,終於想到了後續劇情, 左氏大廈。

左承浦整個人歪在黑色的皮椅內,臉上是透支體力的疲憊,昨天他在辦公室整整忙了一夜,其實像這樣的事每週都會發生,他似乎喜歡上了這種自虐的方式。

她走了快一年了,他也找了快一年了,可就是沒有她的消息,望着外面下雨的天空,他的心又被扒開,疼痛在胸口漫延。

當希望變失望,最後是絕望,一個人再去面對什麼的時候,就會變得無所謂了。

昨天老太太打來電話,說是他承諾的日期到了,這兩天就要對外宣佈婚訊,左承浦也麻木了,對她說了一句,隨便她好了。

可是今天早上,他就看到了報給和電視都在說這件事,這樣的速度讓他都震驚,同時也想笑,看着報紙上,他和白欣妍的照片,左承浦都記不起這是何時拍過的?

左承浦知道自己是公衆關注的焦點,可是那個逃開的她,那個不知道躲在世界某個角落的她,還有關注自己嗎?

如果她看到了婚訊,是不是他和她也徹底劃上了休止符?

左承浦一想到這個,就覺得心像被別人掏走了一般的疼,“雪兒,你真的不要我了嗎?”他再問時,卻不像從前那般有信心。

——

醫院永遠只有一種味道,歐雪不喜歡,從以前害怕打針,到現在做產檢,她只要一來到這裏,就眉頭皺的緊緊的,可想到生寶寶要在這裏住好多天,她就頭痛。

“太太你不舒服嗎?”女傭是個很細心的人,看出了歐雪的情緒。

她搖搖頭,“我討厭這裏的味道。”

女傭沒有說話,只是小心的攙扶着她前行,婦產科前已經有人在排隊等候,那些和她一樣大肚的女人都是老公陪着,而她則顯得另類。

新加坡是個法制健全的國家,上到國家大事,小到女人生孩子,這些都有法律約束,懷孕的女人在新加坡是完全受保護的,老婆生孩子,老公要在一邊陪着。

歐雪一直把目光看向空白的建築物,她迴避着那些探究的眼神,可她仍能感覺到身後火辣辣的,灼燙燙的將她後背燒了個大洞,歐雪眼睛酸酸的。

她高估了自己,也高估了這個社會,雖然未婚生子並不是什麼新聞,可對於才十八歲的她來說,這樣的承受力還是不行。

“才多大的樣子,就這樣挺着大肚子,一定是被人包了,或者是見不得人的小三……”

“現在的女孩子也太不自愛了,年紀輕輕的做什麼不好,非要這樣……”

“就是、就是……”

議論聲不大,歐雪卻聽的足夠清楚,她坐不住了,扶着椅子起來,連腿都哆嗦了,如果放在之前,她一定會罵過去,現在她竟然連反駁的勇氣都沒有。

腳步匆忙而倉皇,跟着她的女傭狠狠的瞪了一眼說話的女人,然後快速去扶着她,歐雪只覺得雙眼模糊,所有的東西都看不清了。

從婦產科一路走到大廳,歐雪整個人連哭帶累都走不動了,女傭扶着她坐在休息椅上,卻不想看到了更另她心痛的一幕。

“商界奇子左承浦今日正式對外公佈婚訊,定於下月十六號結婚,這個三十多歲的鑽石男人……”

“喀嚓”一聲,歐雪只覺得的心像長在藤上的瓜,還沒成熟就被人硬生生的摘下,那種痛連着筋……

她的眼睛直直的盯着電視上的畫面,小鳥依人的女人,臉上洋溢着幸福,他雖然沒有多少表情,但一隻手卻與那個女人十指相扣。

十指相扣,那是扣在一起的心。

歐雪連呼吸都覺得困難,她彷彿是只被海水丟在沙灘上的魚,一口一口的喘息,卻終還是要承受被拋棄的命運。

她的手緊緊的抓着腹部,那一秒鐘她恨自己,恨那個男人,甚至連肚子裏的孩子也跟着恨了……

她躲在異國他鄉,他卻軟玉在懷,這樣的情景任誰都不能接受——

“咔……”她彷彿聽到身體發出一聲脆響,接着肚子傳來一陣劇痛,是某個部位與身體撕裂的痛。

歐雪咬着嘴脣,不讓自己發出痛苦的聲音,現在她連叫痛的勇氣都沒有了,她的痛沒人疼惜。

她整個人面如死灰的坐着,直到身體都顫抖起來——

“太太……太太……”女傭發現了她的異常,連聲的叫着,可她卻始終不迴應。

“你怎麼了?太太……”伴着女傭的一聲尖叫,她看到了歐雪身底下流了一大片血。

“醫生……醫生……”女傭在人來人往的醫院大廳裏亂叫,有人過來圍觀,對坐在那裏如石化的女人指指點點,可歐雪卻感覺不到了。

她像是一個被掐斷意識的人,整個人沒有了知覺,也沒有了反應,世界於她而言一片灰色……

李基炫在墓地上跪祭着自己的親人,每年他都會在這裏跪很久很久——

雨還在下,似乎這一陣更急,他任雨水將自己澆透,任雨水打溼面容,那樣就分不清到底是雨水還是淚水?

男人也是脆弱的,在外人面前,大家都看到他的堅強,而只有在這裏,他的脆弱才能表露。

在遠處等着他的人,撐着傘等待,三月的天氣還透着涼意,他看着被淋溼的人都覺得後背發冷。

急促的電話鈴聲響起,他皺着眉頭接過,“什麼事?先生今天不接任何電話的……”

“什麼?”經理人嚇的連手裏的傘都掉在地上。

“李先生,歐小姐出事了,”經理人跑了過去。

索愛無度:女人乖乖讓我寵 跪在地上的人猛然回頭,眼睛紅紅的,“說清楚點,她怎麼了?”

“去醫院產檢,突然大出血,現在醫院急救……”經理人的話還沒說完,李基炫就從地上爬起來。

血,這個字讓他想起了父母的車禍,以至於後來,他連紅色一起討厭。

“醫生,她怎麼樣?”李基炫狼狽的出現在醫院裏,起初並沒有人認出來,可是才一會的功夫,就有護士尖叫,“李基炫……是李基炫……”

這樣的消息總是傳的很快,狗仔隊也有跟來,一時間,整個醫院熱鬧起來。

醫生的辦公室,李基炫聽完醫生的話,整個人癱坐在椅子上,“必須要選擇嗎?”

“李先生,我很抱歉,”醫生也明白自己現在處理的不是一位普通病人,她是明星李基炫的人,甚至有可能是他的女人。

“大人……孩子……”李基炫眼神迷茫,他不知該如何選擇。

這樣的問題怎麼選擇都是痛苦,就算左承浦在這裏,恐怕也難以抉擇。

“李先生冒昧的問一下,她是你的……”醫生不是八卦,他們有責任問清他們的關係。

李基炫嘴脣動了動,他知道新加坡是個法制社會,如果說他和她沒有關係,他連選擇的權利都沒有。

良久,他輕輕的開口,“她是我太太,我們在中國註冊結婚。”

醫生點點頭,似乎明白這樣的行爲,因爲對於明星來說,愛情和婚姻永遠是禁忌的,“請儘快做決定並簽字吧,否則兩個都有可能保不住。”

——

一個月後。

春天的陽光如金子般透過寬大的落地窗照進房子,室內籠罩在濃濃的暖意中,那個將頭髮隨意盤在耳後的小女人,一身寬大的家裝,腳上是一雙Kitty卡通拖鞋,這樣的她看上去有些慵懶,她比從前豐腴了一些,甚至都長出了雙下巴。

這樣的她不僅沒有給人臃腫的感覺,反而讓她多了一些胖胖的可愛,此時的她正半跪在小牀前,目光緊緊的盯着熟睡中的寶寶。 區少辰看着她蒼白的臉色,驚恐到渙散的目光,甚至是因爲害怕而微微發抖的身體,心疼的抓住她的雙臂,聲音低沉且擔憂的望着她,“是我!穆井橙,你看清楚,我是區少辰,你老公!”

穆井橙微微一怔,渙散的目光漸漸的擡起,當她慢慢的看清眼前的人是誰時,當她意識到自己現在被救,再無危險的時候,所有緊繃的情緒瞬間鬆懈了下來,隨即便眼前一黑,整個人暈了過去……

與此同時

同一片天空下,氣氛卻沉的令人壓抑。

區仕拓坐在客廳的主坐上,眉頭皺成了一條線,他嚴厲的望着不遠處同樣坐在輪椅上的男人,聲音陰沉卻充滿着怒意,“你膽子越來越大了,竟然敢背着我做事了!”

區洪峯的眉頭同樣皺着,但和區仕拓比,卻少了一些怒意,相反神色竟淡然的像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一般,“不就是囚禁一個普通女人嗎?!這世上還有我們區家擺平不了的事?!更何況……您也不可能讓我出事,對吧?”

她的想法段家瑞自然是明白,每次兩個人見面話都不多。

Previous article

懷了那個男人的孩子?他瞪大眼睛,咬牙切齒地問:“那個男人是誰?”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