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她的想法段家瑞自然是明白,每次兩個人見面話都不多。

段家瑞很多事情要忙,溫柔就一個人待在家裏,本來她應該要去藍思辰那上班,但現在,段老夫人的事情出了,她想陪段家瑞幾天。

藍思辰自然也知道了段老夫人的事,表示理解。

轉眼到了段老夫人出殯的日子,段家三兄弟以及段家瑞段家棋段家欣等人都在現場,段家瑞也叫了溫柔。

溫柔穿着黑色的衣服跟段家瑞站在一起。

段老夫人出殯的日子,很多媒體都會關注,段家瑞要給溫柔正名。

段老夫人的葬禮很鄭重,帝都有頭有臉的家族都有主事人親自參加,還有很多只有電視才能看到的軍政要員。

肖振遠、肖振洋、溫家人都有參加。

冷御和冷夫人也到場。

蕭祁、蕭橙。

徐磊和徐月嬌也都出現在了葬禮上。

徐月嬌看着跟在段家瑞身邊的溫柔,眸底閃過冷嘲的光。

冷御的目光始終跟着溫柔,她嬌小的一個人站在段家瑞身邊,兩個人的互動很少,但始終牽着手,有一種默契,讓人羨慕。

蕭橙臉色還不是很好,但比吸毒的時候恢復了許多,她看見段家棋快步走了過去,蕭祁擰眉,急忙跟了過去,他本來沒打算帶蕭橙一起去,但,蕭橙自己直接過來,他不得不看着她。

“家棋,你還好嗎?”蕭橙上前關心的問道。

段家棋淡漠的看了蕭橙一眼,“沒事。”

“沒事就好。”蕭橙像是鬆了一口氣。

段家棋看着蕭橙開口,“蕭橙我從來沒喜歡過去你,今天是我奶奶的葬禮,我想她走的安生些,你不要糾纏我。”

我從來沒喜歡過你!

你不要糾纏我!

段家棋的幾句話像刀子一樣尖銳的刺在蕭橙的心上,蕭橙眼眶紅的厲害,身體晃了幾下。

蕭祁伸手扶住蕭橙,眸光不善的看着段家棋,“橙橙,我們走。”

“我不走,哥,你不知道家棋,他嘴硬心軟的,他心裏是有些喜歡我的。”蕭橙低頭說着,聲音很小,帶着幾分乞求。

蕭祁心疼不已,擡手拍了拍蕭橙的背,無聲的安撫。

段家棋轉身,轉身的瞬間,眸底閃過一抹愧疚,他已經毀了蕭橙一次,無論如何都不能再毀一次,忘了自己她才能快樂。

段家棋緩步走遠。

蕭橙終於剋制不住自己,伏在蕭祁的肩上痛哭失聲。

葬禮現場的哭聲並不會引起別人過多的注意,所以蕭橙才會如此的放肆。

段老夫人下葬之後,衆人魚貫離開。

段家瑞和溫柔走在最後。

“還好嗎?”溫柔收緊了握着段家瑞手的手。

“嗯。”段家瑞應聲,這幾日他疲憊極了。

兩個人上了車子。

“回去之後好好休息,在家休息兩天,我給你補一補。”溫柔說道。

“好。”段家瑞應聲,老夫人離世之後,很多事情是必須要搬上檯面處理的,他要在家幾天。

兩個人正說着話,段家瑞的手機響起。

段晟打來的。

“爸。”

“過來老宅。”段晟沉聲說道。

“好。”段家瑞應聲,他猜得不錯的話,是有些事提前了。

“我送你過去,之後在車子裏等你。”溫柔說道。

“你跟我一起進去,沒關係的。”段家瑞看着溫柔說道。

溫柔心裏暖暖的,段家瑞時刻都在顧及自己的感受,“家瑞,有些事,我們都知道,不適合我在場。”

“我不想你委屈。”段家瑞看着溫柔說道。

“這有什麼委屈的,你今天已經帶我出現,別人不會再說什麼,你們家裏的事,我確實無權參與。”溫柔看着段家瑞,話說的認真。

段家瑞想了想,最後還是點了點頭。

溫柔開着車子很快到了段家老宅。

段家瑞下車,管家走了過來,“大少爺您回來了。”

“嗯。”段家瑞點點頭,此時的段家老宅,莫名的顯得有些蕭條。

“大老爺請溫小姐也一起進去。”管家對段家瑞說道。

段家瑞頓了一下,“好。”看深夜福利電影,請關注微信公衆號:ok電影天堂 段家瑞叫了溫柔,把段晟的意思說了一遍。

溫柔心裏劃過一抹暖意,她明白段晟的意思,他是在接受自己。

兩個人進門的時候,客廳裏已經坐了很多人。

段晟夫婦,段慶夫婦,段墨夫婦,段家欣、段家棋以及段家棋的小妹妹,大家都在,還有幾張陌生的面孔。

段家瑞拉着溫柔跟大家打過招呼,找了個位置坐下。

段晟看了一眼中間上了年紀的男子,點點頭。

“各位,我是周魏,段老夫人的代表律師,段老夫人生前立下了遺囑,叮囑我在她葬禮的當天跟她的子孫公佈。”周魏一臉的沉重。

“周律師,請說吧。”段晟應聲,段老夫人過世之後,段家的股份必然要重新洗牌。

“好的。”周魏應聲,把封好的遺囑打開,緩緩的念了起來,“段老夫人的遺囑,將她的財產做了劃分,段家洛先生的股份佔老夫人總股份的60%,其餘兒孫平分餘下的40%,孫女沒有任何股份的贈與。”

段家欣眸底一涼,她早就想到老夫人根本不會顧及她們。

“段家洛先生已經過世,根據繼承法,他名下的股份由直系親屬繼承,也就是段晟夫婦以及段家瑞,三人按照比例分配。”周魏接着說道。


大家都沒說話,靜靜地聽着周魏說話,周魏陸陸續續又說了一些無關緊要的事。

等他說完,段晟讓管家送周魏等人離開。

“阿慶阿墨,媽的意思,你們的都聽到了,就按媽的意思辦。”段晟看着衆人開口說道。

“媽的安排,我們自然沒有意見,以後段家就要辛苦大哥和家瑞了。”段慶開口說道,語氣微微有些異樣,不過各中滋味大家都懂。

段晟和段家瑞都可以繼承股份,加之段家洛壓倒性的比例,自然段家瑞就成了最後的受益人。

“是,大哥讓人準備就好。”段墨跟着說道,自從段家棋出了事之後,他整個人的心態都不一樣了,變得無欲無求的。

“既然大家都沒什麼意見大家就在文件上籤個字。”段晟說道。

衆人應聲,陸續的籤了字。

事情也就算到此告一段。

段慶的目光落在溫柔身上,“這位小姐是?”

“我未婚妻,溫柔。”段家瑞開口介紹的鄭重。

段慶上下打量了一下溫柔,“能讓浪子回頭,溫小姐肯定不簡單。”

“二叔,柔柔的生活很簡單。”段家瑞先溫柔開口,段慶眸底浮上一抹笑意。

“到底是年輕情侶,倒是恩愛。”段慶緩緩的說道。

“爸,柔柔真的很厲害,性格也好,和家瑞很合適。”段家欣走過來說道。

段家瑞眸光始終平和,現在還看不懂他們兩個一唱一和是何目的,他能確定的就是他們肯定有目的!

“知道了。”段慶悶悶的應聲。

段家棋始終坐在一旁不說話。

段墨幾步走到段家棋的身邊,輕輕的安撫了幾句,人世無常,誰都不想,他不想段家棋有什麼心裏負擔。

“公司現在正式交給家瑞管。”段晟開口說道。

段墨和段慶對視了一眼。

段慶開口,“大哥怎麼現在的想法又不一樣了?”

“是,現在才想明白很多。”段晟應聲。

段慶沒再說什麼,段家瑞自然看的出段慶對股份分割的不滿,他從小就認爲段老夫人非常不喜歡自己,而且被扔在了國外,一年回來幾次,他對段老夫人早就沒了感情。

“爸,二叔,三叔,你們都累了一天了,今天早點休息,有什麼事,咱們明天再說。”段家瑞開口說道。

“好。”

段家瑞帶着溫柔回公寓,其餘人住在老宅。

“在想什麼?”段家瑞見溫柔一直沒說話,問道。

“在想你的叔叔們,他們會這麼輕易的就接受今天的股權分割嗎?”溫柔側眸說道。

“我猜不會,我的重心本來也不在段家的公司上,他們如果想要,給就是了。”段家瑞淡淡的應聲。

“伯父會介意吧。”溫柔遲疑了一下說道。

“我爸,根本不在乎那些。”段家瑞應聲,倒是,秋楚紅會在乎一些。

“按你的想法就是了,我都支持。”溫柔看着段家瑞鄭重的說道。

段家瑞脣角勾了一下,“柔柔,有你真好。”

溫柔笑笑。

段家老宅,書房。

段晟、段慶、段墨兄弟三人相對坐下。

“大哥,找我們來什麼事?”段慶開口問道。

“二弟,三弟是不是對媽的遺囑有些不滿。”段晟開口問道,語氣誠懇。

“誰不知道家洛是媽的心頭寶,媽會這麼分,我一點都不意外。”段慶說道。

“大哥,三哥,我家裏的情況你們有知道,我現在對什麼都沒興趣,只希望家棋能平安。”段墨沉聲說道。

“家棋的事我也聽說了一些,媽發病跟家棋也多少有些關係。”段慶開口說道。

段墨低頭垂眸。

“阿慶,家棋是個孩子,那時候的事是意外,誰都不想。”段晟開口說道。

段慶看了看段晟和段墨,脣角微微動了動,但話並沒有說出口,氣氛有些低沉。

“大哥,我看了剛剛周律師留下的股權分割書,現在段家可以分割的股份比例很低,其餘的都在家瑞名下。”

段晟擡眸,“家瑞的能力是有目共睹的,他想拿到什麼,誰也攔不住,小孩子根本不聽咱們老人的話。”

段慶輕笑了一下,“是的,家瑞確實才能卓越,所以對自己家人動起手來,才一點都不含糊。”

段晟頓了一下,他最討厭人說話陰陽怪氣,偏偏他還不能直接走人,他留下他們就是爲了說明股份的事,現在,反倒是被人剋制住的感覺,很不舒服。

“大哥,當初股份是怎麼沒的,你心裏清楚的很,現在,媽已經過世了,是不是該給我們一個說法。”段慶看着段晟說道。

“這,二弟,我會讓人查。”段晟不得不應聲。

“明天把家瑞叫出來,我只想要屬於我們自己的那部分。”段慶緩緩的說道。

段晟擰眉……

“大哥不早了,我們回去休息。”段慶說着起身。看深夜福利電影,請關注微信公衆號:ok電影天堂 段慶大步直接走了出去。

房間裏剩下段晟和段墨。

“大哥,二哥的心情我能理解,家瑞之前的事,確實做得比較激進,你和家瑞商量一下,一家人還是不要傷了和氣的好。”段墨遲疑了一下說道。

“我知道。”段晟應聲。

段墨也起身,“我也回去了,大哥。”

“好。”段晟應聲,段墨也離開。

空蕩蕩的房間剩下段晟一個人,從未有過的悲涼慢慢的浸透了心脾。

曾經老夫人在的時候,段慶跟大家就不親近,他其實是習慣的,只是段慶並沒有把這種不親近端到臺面上,而現在,段慶已經不想顧及什麼。

段晟悶悶的吐了一口氣,他們沒有人是缺錢的,只怕難填的是慾望的鴻溝。

良久之後,段晟撥了段家瑞的電話。

電話很快被接通。

“爸。”

“家瑞,你知道我要跟你說什麼嗎?”段晟問道。

段家瑞輕笑了一聲,“大概猜得到。”

“你會怎麼做?”段晟問道。

“爸知道,我得到的一切都是靠自己的能力,沒有任何的投機取巧。”段家瑞緩緩的說道。

段晟不做聲,段家瑞說的是真的,段家瑞的能力卓越,一點都不比當年的段家洛差,只是當年家瑞的志向在部隊,而家洛是在商場。

“爸,你知道我想要的是什麼,你也在幫我,既然是幫我能不能幫的徹底一點。”段家瑞接着說道。

“你想我公開承認溫柔的身份。”段晟沉聲說道,眉心輕蹙。

“是的,爸,我愛柔柔,我們會一直在一起,你幫我一把,我也幫你一把。”段家瑞說道,“不是威脅,是商量。”

段晟握着手機的手收緊又鬆開,半晌沉沉的出聲,“你奶奶百日忌之後,我會舉辦酒會,正式介紹溫柔。”

什麼手一留情?留什麼情?

Previous article

戲園子門口,那粗壯的男子好不容易緩過了勁兒,跟了出來,就看見自己的人全部都躺地上了,這還了得,立馬扯着自己的嗓子怒吼道。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