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戰盼夏狼狽的蹲在地方,眼淚不住的流下來。

已經數不清,為傅自橫流過多少眼淚。

身邊好友總說她很堅強,但她的心並非鐵的,而是柔軟的,其實只要輕輕一紮都會感覺疼痛。

南初上去的時候,傅自橫已經安慰好希貝爾,讓她坐在餐椅上面,給她重新點上一份牛排。

南初直接上前,一把扯過希貝爾的手腕。

「希貝爾,這都什麼時候,怎麼還能吃得下飯?」

「作為這場事件的導火索,現在的你,應該和我一起去找戰盼夏,一起去和盼夏道歉!」

「南初,這樣弄疼我啦,姐夫都說讓我不用道歉!」

「那是因為傅自橫根本就不知道前段時間,你做的事!」

「盼夏生日,好端端的送死狐狸過去,觸她霉頭,半點不知道收斂!」

傅自橫站在一邊,正要讓南初不要過於寵著戰盼夏。

可是聽到南初這話,傅自橫有些茫然。

希貝爾給戰盼夏送去過死狐狸,怎麼這件事情,自己半點都不知情。

「死狐狸?」

「希貝爾,死狐狸是怎麼回事?」

「南初說的是真的?」奧利芙開始嚴肅起來。

「是不是那個賤貨給你告狀?」

「真是可惡,等到改天見到,看不狠狠教訓教訓她!」

「希貝爾!給我住口!」

「南初,真是對不起,希貝爾做的這些事情,做姐姐的我完全不知情。」奧利芙帶著歉意看向南初說道。

「姐姐,有什麼好道歉的,那個戰盼夏原本就是該——」

「不準亂說!不用給我吃飯,現在就回房間面壁思過!」

奧利芙很難這樣生氣,希貝爾擔心氣壞姐姐身體,只能乖乖回到房間。

「你們放心,這件事情一定給盼夏一個交代。」

「現在讓我和希貝爾好好說說,希貝爾不是不懂事,好好和她說說,會懂的。」

奧利芙與希貝爾離開以後,傅自橫一直沒有說話,感覺喉頭乾乾的。

過去很久,傅自橫的視線落在姜南初身上,沉聲開口詢問:「戰盼夏現在怎麼樣?」

「當然是不怎麼樣,根本就找不到,不知道躲在哪裡。」

「真不明白,為什麼哥哥總是對戰盼夏抱有偏見,盼夏不是不講道理的,盼夏的性格明明就是,別人敬她一分,她敬別人三分。」南初不滿嘟囔說道。

房間裡面,希貝爾扁著嘴唇,就是不肯服軟。

「要是不肯道歉,那就一直留在這邊,不用參加南初的生日宴,免得給我丟臉!」

「姐姐,我們要是道歉,那樣才是丟臉,憑什麼要給戰盼夏說對不起,戰盼夏就是在破壞姐夫和你的感情。」

「要是姐夫和戰盼夏真的沒有什麼,為什麼前段時間這麼長時間,姐夫都不肯回到W國?」

「為什麼過去這麼長時間,姐夫都不肯結婚?」

「還有為什麼姐夫錢包裡面有偷拍戰盼夏的照片?」 幾分鐘後,一個鐵皮箱子就被他們撈到了岸上來,在洛河橋下,旁邊的草地上,三四個警察圍着一個密封的鐵皮箱子,正在發愁,這個鐵皮箱子是有密碼的,現在找開鎖的過來也要等上個兩三個時辰,畢竟是鄉下,道路不通,行動不便。

他們只能一個密碼一個密碼的試,試了好多個密碼,鐵皮箱子還是沒有打開。接着他們又開始採用砸的方式,拿大石頭打砸,想將箱子給砸開!

擋不住的緣份 楊省叫來了村長,問道:“周老村長,你們村裏有沒有會開鎖的鎖匠?”

“你們要找鎖匠啊?有,村東頭的楊二皮家就是常年開鎖的。我馬上打電話。”周世林老村長趕緊給楊二皮打了個電話過去,結果真遺憾,楊二皮沒有手機,他家只有座機,所以能不能找到楊二皮還是個未知數。

“喂,楊二皮在家嗎?!”

“你說什麼,你喊大聲點,我耳朵不好使,聽不見。”

村長的電話打過去,楊二皮不在家,只有楊二皮他老母親在家,他老母親已經80高齡啦,耳朵近乎失聰,座機話筒拿在手裏還抖啊抖的,就算接到電話也聽不清他們在說什麼。

“我說楊二皮他媽啊,我是村長,周家老村長啊!你家的二皮不在家啊?”

“噢…你是老村長啊,你…你找我有啥事啊?”

“我不是找你呀,我是找你家的二皮!我找他開鎖,我要找他開鎖啊。”

周世林老村長扯着嗓子大喊了起來,聽到楊省他們這些警察的耳朵裏面他們就像在吵架一樣,紛紛感嘆了起來,果然年紀大了,耳朵不好使,交流起來還是挺痛苦的。

“哦哦,你找我家的二皮狗啊!”

“不是找你家的二皮狗,是找你家的二娃子。找你家二娃子開替我們開鎖啊?!”

“找二娃子啊!老村長啊,二娃子,他不在家。”楊二皮他的老母親總算是聽懂了老村長的話了。

可是她卻告訴了他們幾個人一個噩耗,楊二皮現在不在家,那事情就不好辦了,村裏也沒有其他會開鎖的。別家的村裏倒是有鎖匠,可是也沒有聯繫方式啊。就算有聯繫方式,等他們來了,遠水也解不了近火,估計等他們趕來了,還不如讓警察打電話到城裏去請會開鎖的鎖匠過來。

“楊二皮他媽啊,你知道你家娃子去哪裏了嗎?多久能夠趕回來啊?我這裏的事情比較急呀。”村裏面發生了這種人命案,周世林老村長心裏也是火急火燎的,這箱子裏面要是真的裝的是什麼人的屍體,那他們村子可就脫不了干係了,也不知道是哪家的姑娘這麼倒黴,被別人給害死了,還拋屍河中?!

“不,不知道,他走的比較急,早上接了個電話就走了。村長啊,出什麼事兒啦?”楊二皮他老母親聲音斷斷續續的,聽得出來有一種很疲憊和打瞌睡的感覺。

“沒出什麼事兒呢,柳大姐姐啊,打擾到你休息了,你快去休息吧。”周老村長掛斷電話,周正正同另一方的打撈隊一起趕過來,看見周老村長和楊沈警官站在一起,並且有一羣人圍着一個鐵皮箱子。他立刻就湊了上來,然後問道:“村長啊,怎麼樣了?事情查得有線索了嗎?”

“是這樣的,小正啊,你來得正好。我剛和楊警官正在商量怎麼打開那個鐵皮箱子,咱村裏唯一的鎖匠外出幹事去了,也不知什麼時候能回來,你人脈廣資源多,能不能找到一個快速過來開鎖的人啊?”周世林一見到他們村新來的這個村支書,頓時眉開眼笑了起來,緊皺着的眉頭終於才舒展了一下。

因爲他清楚的知道,他們村從城市裏心調下來的這個村支書周正正,背景可不能小覷,正所謂權力大辦事也方便。而且他一到村裏面,爲他們解決了不少村裏的難題,想必法子肯定也很多,反正這個周老村長是這麼想的。

“找個開鎖匠?!”周正正重複了一遍,然後和楊警官進行了一次眼神交流,楊省他也鬱悶的皺着眉頭點了點頭,指着旁邊的正被一羣人拿着各種的石頭啊,工具來開鎖,反正結果都失敗了,因爲這個密碼箱實在是太強悍了,還有的直接是密碼,一次又一次的事,大概已經試了五十幾次了,還是沒有打開箱子。

老村長和楊省都對他寄予了希望,從他們的眼神中都看得出來,他們渴望他能夠解決這件事情。周正正衝他們點了點頭,然後道:“我可以來試試,不過,我也不知道我能不能夠打開它。要是不行的話,我再幫你們找人吧,也只能這樣了。”

周正正走了過去,蹲下身子,埋頭仔細的觀察着那個箱子,這個鐵皮箱子四面都是密封的,只有鐵皮箱子的側面一個小角有個三角形的密碼鎖。密碼鎖的組成數字1234567890,形成了一個五角星的字符圖形,在五角星的每一個交叉點都可以有一個數字組合,斜三排、橫三排、叉三排、豎三排,一排都是由三個數字組成的。所以要想開開比較困難,如果不是密碼箱的主人,需要嘗試的次數就會特別的多。成千上百的次數都有可能。

不對,還有點不對勁的地方!

爲了證實自己的猜想,周正正他隨手提了提,感覺箱子特別的沉重,看得出來“藏屍”的人在箱子的選擇上特別的用心。如果沒有猜錯的話,殺人兇手。他在選擇箱子的時候,是刻意用了雙重箱子,將一個一般大小的小箱子鎖在了一個大的密封的鐵皮箱子裏面。

所以若是這個箱子不小心被人給撿到了,比如說被打魚的漁夫,他們就算費盡千辛萬苦打開了第一個外面的鐵皮箱子,可是裏面還有一個密碼箱子,一般的人都不會那麼的有耐心把他一一的打開,就算等他打開了要等很久很久,除非找到專門的開鎖人。

擁有如此心機的人,不愧是殺人兇手,看來遇害者剩下的屍體肯定就藏在這個鐵皮箱子裏面了。 第1135章對女兒應該多寵些

「姐姐不願意爭奪,那我幫忙,請問做錯什麼!」希貝爾用力的喊,臉上滿滿是倔強。

「這件事情,是我和傅自橫間的事情,和你無關,不用你管!」

「姐姐!」

「住口,什麼時候想通,什麼時候再出去!」奧利芙冷聲呵斥。

來到錦都的第一天,所有朋友都鬧得不愉快。

南初已經半天沒有見到桃子,索性就和陸司寒一起回家,不在摻和他們的煩心事。

傅自橫一直站在窗邊,保持一個姿勢不動,不知道心裡在想什麼。

一個小時,兩個小時。

就在傅自橫準備回房間休息的時候,看到樓下一抹熟悉的身影。

戰盼夏一直都沒離開錦都酒店,原來剛剛一直都在錦都酒店,只是不知道躲在什麼角落。

直到現在,戰盼夏才是終於決定離開錦都酒店。

傅自橫剛剛和戰盼夏吵過架,但是從南初那邊已經得知都是自己誤會。

傅自橫沒有辦法拉下臉,去和戰盼夏說聲對不起。

可是擔心戰盼夏想不開出事,所以傅自橫決定悄悄跟在戰盼夏周圍。

只要傅自橫不想讓戰盼夏發現,那麼戰盼夏絕對無法發現。

從酒店出來,戰盼夏並沒有直接回家,而是先去造型室洗漱換衣化妝。

傅自橫在外面一等就是三個小時。

等戰盼夏出來的時候,已經再次變得光鮮亮麗。

當年的黃毛丫頭,現在已經亭亭玉立,打扮好後足以吸引所有視線。

只是躲在暗處的傅自橫目光接觸到戰盼夏的服裝,開始皺眉。

這個丫頭今年應該只有二十三歲,至於穿的這麼暴露嗎,看看這個黑色緊身連衣裙,遮住上面遮不住下面,遮住下面遮不住上面的。

從造型室出來已經是晚上六點,傅自橫心想這個時候應該回家。

誰知戰盼夏絲毫沒有回家打算,在外面用過晚餐以後,直接前往龍蛇混雜的酒吧裡面。

傅自橫看著戰盼夏喝酒,看得出來,戰盼夏心情非常難受。

傅自橫的心中漸漸的同樣感到不是滋味。

只是傅自橫非常清楚,現在應該好好和奧利芙在一起,已經傷過戰盼夏的心,不能再傷奧利芙的心。

這次一直跟著戰盼夏不過就是因為想要彌補中午做的那一切。

「美女,一個人喝悶酒,多無聊。」

「哥哥們,陪陪你,好嗎?」

一個染著黃色頭髮的公子哥,拿著一杯龍舌蘭,來到戰盼夏面前說道。

戰盼夏醉醺醺的看著他們,輕哼一聲,然後直接揮開那杯龍舌蘭。

龍舌蘭最後通通灑在黃頭髮公子哥的褲上,引起他的謾罵:「真是給臉不要臉,拽個十萬八萬的,照樣是要讓男的睡的。」

「讓誰睡都不讓你們睡,怎麼不去洗手間照照鏡子,就你們那副鬼樣,看的讓我想吐!」

「通通給我滾遠點,知不知道我的哥哥是誰,說出來嚇死你們!」

戰盼夏喝的有些多,說話的語氣自然變得不好起來。

幾個公子哥哪裡受過這種氣,當下一把拉住戰盼夏的手腕,就想將她拖走。

「你們讓開,滾,滾啊!」

戰盼夏想要抵抗,只是喝這麼多酒,已經渾身無力,根本沒有辦法掙脫開來。

傅自橫不過一會功夫沒有注意到戰盼夏那邊,沒有想到就有不入眼的敢找麻煩。

沒有猶豫,傅自橫直接拿起一瓶洋酒過去。

「砰!」

玻璃瓶直接砸在那個一直拉著戰盼夏手腕的流氓頭頂。

頃刻間,鮮血直流。

「這是誰呀,敢來搶我們看上的獵物。」

「兄弟們,一起上!」

為首的黃毛公子哥發話,幾個不怕死的朝著傅自橫走去。

對付幾個流氓混混,對於傅自橫來說,根本不在話下。

片刻功夫,幾個混混通通倒在傅自橫腳下,不過幾個酒囊飯袋,哪裡來的什麼真功夫。

五彩斑斕的燈光照射下。

戰盼夏眯著眸,逆光打量著眼前出現的天神。

怎麼是傅自橫,傅自橫不是應該陪在奧利芙和希貝爾身邊,怎麼可能出現在這,拯救危難中的自己。

「陸司寒就是這麼教育你的嗎?」

「父母難道就讓你穿著這種不三不四的衣服,來這種地方鬼混嗎?」

「戰盼夏,要是今天沒有遇到我,那你有沒有想過將會遭遇什麼?」

嗯,是傅自橫沒有錯。

只有傅自橫這個混蛋,才會用這種一點都不客氣的語氣和自己說話。

那些混混因為畏懼傅自橫打架的手段已經逃跑,戰盼夏沒有後顧之憂,直接一把推開傅自橫。

「他們都不管,那你更加管不著,去管你的希貝爾還有奧利芙吧!」

「她們都是楚楚可憐,都是非常需要你的安慰的!」

說話間,戰盼夏跌跌撞撞的朝外走去。

醉眼朦朧,腳步凌亂,這樣的戰盼夏好像一隻醉貓。

要是身邊沒有傅自橫,很有可能直接就讓酒吧里的男人撲上來,撕咬的一乾二淨。

傅自橫聽到戰盼夏這番話很氣,可是他沒喝酒,他得理性,不能因為生氣,就真的將戰盼夏留在這邊不管。

於是傅自橫上前一步,一把摟住她的腰,一手拍拍她的頭髮。

「不要和我吵,剛才是我有點凶。」

「唔,唔,嗚嗚嗚嗚。」

傅自橫從背後抱著戰盼夏,聽到戰盼夏傳來奇怪的聲音,於是將她轉過來。

轉過來后,傅自橫就看到戰盼夏哭的上氣不接下氣。

原本精緻的妝容,因為戰盼夏這樣一哭,然後用手一抹,立刻變得紅一塊黑一塊,非常搞笑。

戰盼夏很委屈,在這樣極度的委屈下,傅自橫一服軟,全部的情緒終於無法控制,爆發出來。

「戰盼夏今年是二十三歲,不是十三歲,不準哭。」

「凶,好凶!」

「還潑我蜈蚣!」

傅自橫從沒有這樣窘迫的時候,四周奇怪的眼光紛紛看過來。

「這人應該是這個女的家長。」

「嘖嘖,對自己女兒就該好點,要是多寵著點,女兒至於這麼叛逆嘛。」

「沒錯,臉這麼黑,難怪把女兒嚇哭。」周圍議論紛紛。

傅自橫氣的額頭青筋都要顯露出來。 這不湊近還沒什麼,一湊近,頓時感覺到了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和屍臭味,時不時的從鐵皮箱子的底部三個小孔躥悠了出來。其他的人聞不見,可是他卻聞得見周正正的嗅覺本就易於常人,嗅感比常人要強烈好幾倍。

魔魅 周正正將鐵皮箱子翻了一個面,平鋪在了地上,然後他在箱子的四個角落尋找了一番,果然就發現了有三個小氣孔,看來這個鐵皮箱子並不是真正的密封箱子,這就說明裏面的箱子也是這種類型的,有小口袋有小孔的密封箱子,否則他就不會聞到血腥味和腐臭味。

小時候他最喜歡研究這之類的一些密碼箱子,或者說是密碼箱,因爲他的老爸最喜歡把一些金條之類的藏在密碼箱裏,他以前好奇就喜歡去亂開他老爸掛在牆上的古畫背後的密碼箱!這才讓他有了一點小經驗,不過這種小經驗也不一定就能夠對付這種箱子。

“你確定你能對付這種箱子嗎?這可不是鬧着玩的,要是你打不開,你就給我們說,我另找人來開鎖。”楊省頭頂上頂着的壓力還挺大,他手下這麼多人看着,他就隨隨便便相信這些外人,也不給上級稟報他們的需求,讓上面派一個開鎖匠下來。畢竟在這些人的心裏多多少少還是有一點納悶和不太放心的。

“你放心吧,我姑且一試,不會耽擱你們多少時間的。對了,你們誰有牙籤借我試試?”周正正他居然放棄了那些各種尖利的開鎖工具,居然問別人要牙籤?!

“牙籤,誰有啊?你們有嗎?”

“沒,我們沒有,誰可能出門把牙籤帶在身上。”

白傾君很激動,雙眸瞪大的看着被一片紫色的迷迭之翼圍着的蘇紫陌,丫頭,這一次出來,你一定要修煉到玄魂階巔峯,只有你修煉到玄魂階巔峯,你的人生纔會徹底的改變,你才能保全自己不會受到傷害。

Previous article

唐牧北也忙回禮。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