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原本她還以爲顧子淵不在的話,這個女人會不會對自己怎麼樣呢,因爲平時顧子淵摟着林曼兒在她面前的時候,她也能感覺得到那個女人對她這個所謂的傭人還是有些懷疑的。

這也是她作爲女人的直覺,既然她能感受得到,那想必林曼兒也能感覺得到她和顧子淵之間的關係不一般。

而現在只有她們兩人在家,她還以爲林曼兒會對她進行審問之類的,沒想到她居然和平時親切可愛的樣子也沒什麼差別。

這讓許方佳在暗自爲自己鬆了口氣的同時,心底深處,也不免更多了份失落和澀然。

林曼兒不是那種表裏不一,刁鑽可惡的人,固然讓她可以少受一些折磨。可又正因爲對方是這樣一個招人喜歡,樣樣都強過她的女人,就說明顧子淵對她的感情也勢必不會是假的。

而她,只能這樣眼睜睜的看着自己那份剛開始萌芽,就已經被殘忍掐斷的感情在他們的甜蜜中,一點點灰飛煙滅。可悲的是,即使她可以認命可以放棄,那顆被他強勢奪去的心,卻已經找不回來了,在他們這場交易中,她到底,還是虧得血本無歸。


“今天的工作已經做完了,那……我就先回去了。”許方佳儘量的讓自己態度顯得恭敬一點,既然顧子淵都不想讓他們的關係讓林曼兒知道,那她當然也得要配合。省得又給他找到什麼理由來折磨她,因此她不得不把自己當成了在豪門打工做傭人的樣子。

想着可能沒過一會,顧子淵也會回來了,許方佳就想趕緊溜走,那種灼心的感覺,能夠不面對的話,就儘量不去面對。

“哎,你等等好嗎?”誰知,許方佳正要換了鞋子準備走的時候,已經拖了外套的林曼兒卻溫柔的出聲喊住了她。

“不好意思啦,我知道你的工作已經完成,但是今晚能不能再耽擱你一下呢?”林曼兒雙頰泛着緋紅的雲霞,那是專屬於一個處在戀愛中女人的甜蜜和嬌羞,然後她輕快的走過來,一點也沒有架子的伸手拉起了許方佳,用甜甜的聲音很是客氣的說着。

對於現在許方佳的工作來說,即使她口氣不好,只要有事情還要交代她做,那她都得留下,更何況人家還那麼溫柔客氣。

“林小姐有什麼事要我做麼?”

林曼兒依舊甜甜的笑着,然後一副親熱的樣子拉着她往自己房間裏面走去,一邊走一邊輕聲說道:“是這樣的,今晚我要和子淵哥哥去參加一個舞會。我那件禮服還需要熨燙一下,我看你平時給子淵哥哥的衣服就熨燙得很好,所以呢就想麻煩你一下,沒問題吧?”

舞會?許方佳心口微微一陣顫抖,完全就不受控制的,腦子裏就猛地閃現出了顧子淵帶她去參加宴會的那一天晚上。

那天,他在那麼多人面前,毫不顧忌的宣告對她的所有權,讓那麼多豔慕或嫉妒的目光停留在她身上。可是不管別人怎麼看她,只要當他伸手過來,一把將她攬在懷裏之後,所有的不安和惶恐,都似乎變得微不足道。

或許就是從那天開始的吧,她的所謂心動,被他那讓人毫不設防的霸道溫柔,和他那副魅惑迷人的姿態,瞬間就讓人淪陷下去。

“你怎麼了?是不是不方便呀?如果你不願意的話,我也不會勉強你的。”旁邊林曼兒的聲音響起,咻地一下將她從無時不刻都能飄遠的思緒中拉回來。

許方佳趕緊道:“不是的,如果林小姐放心的話,我可以幫你熨。”真是讓人懊惱,現在自己這是怎麼了,不管是什麼時候,但凡有點和他們以前相關的事情和東西,都會讓她思想拋錨。

林曼兒卻似乎並沒有在意她的失神,聽到她同意後,更是笑得一臉歡快:“那真是太好了,我怎麼可能會不相信你呢,那我這就把禮服給你。”

說着就放在一直拉着她手臂的手,喜悅的小跑着到了衣櫥裏,把她那件爲了今晚舞會精心挑選的晚禮服拿了過來。

“就是這件,那就麻煩你啦。”

“不用客氣,這是我應該做的。”許方佳略微顯得有些僵硬的說着,然後同樣僵硬的動作,拿着林曼兒這件淡粉色的晚禮服,就往自己用來工作的房間走去,準備給她熨燙衣服。

只是在轉過身後,她拿着禮服的手卻不由自主的輕抖起來,連帶着肩膀也不住的發顫。這件衣服,分明就和上次顧子淵帶她去參加宴會是挑的那件,是一模一樣的款式!

她到了現在,還記得那時他看到她穿着禮服出來時,眼中發着光的驚豔表情。還記得他緊貼在耳邊說是她勾引了他的話,那樁樁件件都分明還在眼前,怎麼一轉眼,他就可以用完全一樣的方式,去對另一個女人呢?

許方佳公式化一樣的動作着,不敢讓林曼兒看出自己的不同,一邊熨燙着衣服,眼淚瘋狂的在眼眶裏打轉,似乎一個不小心,就會決堤而出。

“我真是很好奇,那些迷戀你的女孩子們,要是知道你這個在她們心中完美無缺的好男人,私下裏卻是個奇葩又無賴的傢伙,不知道會不會因爲美夢幻滅而傷心欲絕呢?”

“可惜她們永遠都不會有機會發現,因爲,我只會對你一個人無賴……”

是誰說的呢?如此曖昧至極類似於情話的聲音,響在虛空之中,似近似遠,讓她能夠聽得清晰,卻始終抓之不住。

許方佳這會才突然有一種恍如隔世的感覺,不止是那個雖然霸道,但時常還顯得很有孩子氣一樣,無賴又奇葩的顧子淵。還是當初那個伶牙俐齒,總是一副不服輸樣子,和他脣槍舌戰的自己,也彷彿已經變成了是上輩子的事。

“你在幹嘛?怎麼還沒走?”

房間門口乍然響起一個聲音,許方佳渾然一震,趕緊擡手抹掉眼淚,轉過身,正是顧子淵手裏拿着剛脫下來的西裝外套,神情鬱郁的站在走廊往裏面看着她。

他是不想看到她了麼?果然還是厭倦了麼?所以才會有這樣似乎很厭惡的眼神看着她,還用那麼不耐煩似的聲音問她怎麼還不離開。

許方佳咽了咽口水,正想回答說什麼,隔壁房間正在梳妝打扮的林曼兒已經聽到聲音跑了出來。

她也依着顧子淵站在門邊,然後輕聲細語的幫許方佳解釋着:“子淵哥哥,她的工作已經完成了,是我麻煩她幫我燙一下衣服呢,一會我們不就要去參加舞會了麼,可我的禮服還沒弄好呢。”

顧子淵在看到許方佳手裏的那件禮服後,也似乎想起了什麼似的,眼神閃了一閃,隨即又很快的斂於無形中,再轉過臉看林曼兒的時候,已經換上了溫柔的面孔。

“我不是說了,已經請好了專門的造型師,一會就過來幫你弄麼?何必又要讓她來弄。” 他頎長的身子停在江可馨和劉勇身邊,涔薄的脣張啓,“江可馨,你這個有夫之婦,在陪誰吃飯?”

在這樣的地方,突然聽到這句話,江可馨有片刻的微愣,然後擡起頭,便看見了安子皓那張俊帥到人神共憤的臉。

安子皓的心情要多壞有多壞,臉色更是黑的像是鍋底,垂放在身側雙手緊握成拳,他努力壓制着胸腔裏的那把火,不然他不敢保證會一拳直接砸在劉勇的臉上。

安子皓下午都在醫院陪着夏餘的,也是在後來才想起約了幾個董事到這裏吃飯,卻不曾想看見了如此的一幕。

眼前的一幕很溫馨,江可馨慵懶的靠着沙發背,嘴角是淡淡的笑,而那個男人坐在她對面,雙眼落在她身上,亦或者是落在她優美的曲線上。

這樣的場景無論是落在誰的眼中,都會讓人感覺到和睦溫馨,而那女主角是絕對不能出現在這如此*的一幕裏面的。

那是他的妻子,是他前不久娶回來的,那個男人究竟是憑什麼這樣的看着她。

好似戀人般的看着她。

江可馨在一剎那的睜愣後便恢復了冷靜,她的眸擡起,看着突然出現安子皓,“請問安先生,這話是何意思?”

她是愛他的,可以愛到毫無尊嚴的地步,但是她絕對不能看着他這樣的侮辱他的朋友,他沒有欠他。

“什麼意思,字面上意思。”安子皓的胸口在劇烈起伏,他像是被人掐住頸間,眼前這一幕只讓他覺得刺眼,怒火中燒,只恨不得將它給破壞!

她倒真是越來越能耐了,在醫院裏遇見他的時候,連個招呼都沒有打就離開,這會竟和別的男人在這裏愉快的吃着晚餐,他倒是沒有想到她江可馨也會跟着別的男人用餐。

看來,他對她真的太過寬限了。

“我不認爲我有干涉到安先生的行爲?”相比於他的怒氣,江可馨卻是一臉平靜,甚至是嘴角都浮起淡淡的笑。

只是,在他看不見的角落裏,江可馨細長的指甲已經陷入到手掌心中,他這樣跑來興師問罪,這樣在她面前說她是有夫之婦,可是他何嘗知道自己是有婦之夫呢,下午在醫院的時候,他不是還將那個實習生摟在懷裏嗎,不是還愛憐的拍着她的後背,低語,“沒事的,不要怕。”她真的很想問問他,究竟是以什麼態度在她面前自居。

她的話,已然讓安子皓沸騰燃燒的火焰再也無法壓抑,他隱藏起來的暴躁情緒終於在此時迸發出來;“跟我回家。”

聞言,江可馨的後背一僵,家,他還知道他們有個家嗎,她苦笑道,“我有開車來。”

言下之意便是,我有開車來,你自行多福。

安子皓看着她還沒有要離開的意思,怒氣更是蔓延開來,他的手不管不顧的伸出,便扼住了她纖細的手腕,緊緊地攥在手心裏,隨即將她拉起來。

他的動作很大,力氣更是大,不出然,江可馨的手腕處便一片紅,她卻是一聲都沒有吭。

“安先生,您是不是有什麼誤會了啊,我和可馨只是普通的同事關係。”在這時,對面一直未說話的劉勇卻也是忍不住了,站起身子,便擋在了安子皓的前面。

他不說話還好,他一說話安子皓更是氣憤,特別是那聲可馨,可馨,他都不曾這樣叫過她,他一向都是連名帶姓的叫着江可馨,可是他居然這樣叫她了。

“滾開,我們夫妻的事什麼時候輪到你來插手。”安子皓的眸光掃過劉勇的聲音,聲音不禁愈發低沉了;“不要以爲自己是哪根蔥哪根蒜,便可以在我面前說話!”

這次,江可馨卻是有些生氣了,他有什麼火衝着她來發便可以了,憑什麼對她的朋友發。

她的手用力的向後拽着,想要逃開安子皓的束縛,只可惜他的大掌用力的扣緊,她連帶着動都無法動。

她的牙齒咬着下脣,因爲氣憤連發音都有些顫抖,“安子皓,不要將自己表現的像個妒夫,真是太可笑了。”

安子皓仰天長嘯兩聲,然後轉過身來看着她,脾氣也跟着暴躁起來,出口的話更是口不擇言,“不僅自己私會男人,現在被發現了,還絲毫沒有悔意,江可馨,這就是你大家閨秀的優雅?”

江可馨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聽着他污衊她的話,她也是氣憤的回道,“他是我公司的同事,你不要詆譭我們之間的關係。”

“同事?”安子皓深深地凝視着她,鼻孔中出着冷氣,捏住她手腕的手更是用力的按下去,江可馨直疼的呲牙,而安子皓卻視若無睹,幽幽地開腔道;“你以爲我是三歲的小孩子那般好騙,這種鬼話你以爲我會相信?公司的普通同事會出現在這樣高檔的場合,還是說你對每個同事都笑的如此*,你是在騙我,還是在騙鬼!”

“安先生,您真的誤會了,可馨不是這樣的人。”站在一側的劉勇也是被安子皓的話而刺激到了,他們只是簡單地來吃頓飯而已,雖然他對江可馨是有心思的,可是自從她拒絕他,說她已經結婚後,他便一次都沒有做出越軌的事情來。

“你他媽……”安子皓最後的兩個字還沒有說出來,便被江可馨猛然打斷了,只見她氣喘吁吁的開口,“安子皓,你不要再無理取鬧了?”

“袒護他?江可馨,我還沒有怎麼他呢,你就開始袒護他了?你要知道我安子皓要想在香城動一個人,就是天皇老子都幫不了。”安子皓此時也是被江可馨給氣着了,她居然當着他的面就站在了別的男人身邊。

“劉勇,你先走吧,這是我和他之間的事情,我不想牽扯到你。”江可馨有些無奈,對於安子皓的胡攪蠻纏。

“我走了,你怎麼辦?”劉勇卻是緊張的問着她,很顯然安子皓是喝了酒過來的。

安子皓看着在他面前站着的兩人,眉來眼去,你一言我一語的,火氣就怎麼樣都壓抑不住。

“呵呵,還真是你儂我儂啊?”如果不是在大廳裏,他肯定一拳早已砸在劉勇的臉上了。

江可馨也終於有了脾氣,發怒了,“你能不能不要再這麼胡攪蠻纏?我和他真的只是同事的關係,我們只是出來吃一頓飯而已。”

胡攪蠻纏?是嗎?他來這裏趕明還是錯了的,他就應該不出現,讓她兩人繼續發展下去,是吧?

一想到這個男人有機會壓上她曼妙的曲線,撫弄她傲人的雙胸,然後她美麗紅豔的脣瓣被他吞噬着,那口中的芬香被他佔據着,他心中的火焰那個,如同是火山爆發出來的岩漿。

他沒有看錯,她剛纔對着那個男人,笑的那麼好看,面對他的時候卻像是針尖對麥芒,刺力的很。

“吃飯?吃完飯後呢,是要接吻還是上.*?”他已經不知道自己說出的話是什麼了,只知道他胸腔裏的怒火再不噴射出來,他便會毒發身亡。

“混蛋,不要臉。”江可馨怒極,對着他便破口大罵起來,

安子皓本就氣憤的不得了,此刻聽着她爲了維護他而對他破口大罵,他就那麼在乎那個男人,只是這樣一想便想要將對面那男人給揍的滿地找牙,這樣好像還不夠,於是,他用力拉着她,硬是將她的身子拉離開那座椅,然後頭也不回的帶着她走出了大廳。

“喂,喂……”他走的很快,江可馨跟在後面有些吃力,她穿的又是高跟鞋,走快起來,雙腳一高一低,有些跟不上。

劉勇一看江可馨被拽了出去,他不知道安子皓會怎麼對待江可馨,他只感覺這麻煩是他給江可馨惹來的,所以他定當要出面去解決好。

“先生,請您先買單在離開。”待他追到門口的時候,服務員卻伸出可手攔住了他的去路,他這才想起還沒有買單,便跟着服務員一起走到了收銀臺邊。

等到他結好賬之後,便再也看不見江可馨的身影了,他有些挫敗的一拳打在門把手上。

而安子皓一路拉着江可馨,全然不顧她在身後不停的叫囂着,直接將她帶到了他的車邊。

他本就是生氣的,而這會江可馨還不知消停,依然不停的說些令他煩躁的話語,他目光沉沉的盯着她那紅豔嬌嫩如花瓣般的紅脣,此時卻又如鋒利的刀刃般一閉一合。

他大掌一揮,江可馨柔嫩的身子便被他推到在車門邊,他的力度很大,她的後腰重重的撞在門把手上,頓時疼的她眼淚都在眼眶裏打轉起來……

只是,還沒有來得及驚呼,他身體便一動,腳步向前跨着,俯身,薄脣直接堵住她的紅脣,吻着…… 本來莊嘉兒趴在窗沿上煩的是葉信的事,沒有想秦晟天。可被母親這麼一提醒,不由又揭開了她的舊傷口。

“那種喜歡是不一樣的,晟天對你就像妹妹一樣,這個我和你爸爸都是知道的。因爲之前我們看晟天一直沒有喜歡的人,你又那麼喜歡他的樣子,所以你秦姨說到這個事的時候,我們很高興地贊同了。我們本來就把他當親身兒子,如果他回到秦家還能當我們的女婿,我和你爸爸當然非常高興!但是,如果早知道晟天有喜歡的女人,我們和你秦姨之間也有不會有這個承諾了。感情是相互的,我們不能因爲秦家心裏有虧欠,就勉強晟天做自己不喜歡的事,你知道嗎?”莊夫人不得不承認,因爲自己的溺愛讓莊嘉兒變得這樣的任性,不會站在別人的角度考慮問題,想要得到的就一定要得到,現在才會讓局面變得如此難堪。她試着語重心長地告訴嘉兒一些道理,雖然不知道有沒有用。

“爲什麼要說勉強?之前哥哥一直在忙着復仇,怕影響我們,所以在他畢業後和我們相處的時間非常少。而黎緋緋就是在這個時候進入他的生活的。如果我能經常陪着哥哥,在他身邊,他也一定會喜歡上我的,不是哥哥對妹妹,而是男人對女人!”莊嘉兒不甘心地說着。其實媽媽說的這些她知道,但她就是不能輕易放手,等候了這麼多年,怎麼能把自己心愛的哥哥雙手奉送給別的女人!

“嘉兒,你不要這麼任性了!有的感覺已經定性就很難再改變了,你這樣固執讓他們秦家人很爲難!你也知道,只要你不鬆口,你秦姨就不會讓那個女孩子嫁入秦家的,你想眼睜睜看晟天和他的母親吵架、冷戰嗎?”自從上次聚會後,每次秦琴或者秦晟天來看他們夫婦,都是單獨前來,而且對另一方都只字未提,吵得很厲害的樣子。莊氏夫婦心裏很難受,原本是想兩家親上加親,促成好事,沒想到晟天早有了自己的打算,他們反而弄巧成拙了。

莊嘉兒咬咬牙,還是說:“我不管!哥哥最後會聽秦姨的!”

“你這孩子氣死我了!”向來溫柔的莊夫人終於還是被任性的莊嘉兒惹惱了!

母女倆正在僵持,莊嘉兒的電話響了。

莊嘉兒一看來電顯示,高興地揚起嘴角,聲音卻故作冷淡。

“喂,哥哥。”

莊夫人疑惑地蹙了蹙眉。秦晟天來了好幾次,都是看她和莊教授,兄妹兩個人見面總是冷淡得不得了,怎麼突然給莊嘉兒打電話了。

那邊在說着,莊嘉兒應了幾句,神色也飛揚起來。

掛了電話後,莊嘉兒笑着把莊夫人推出房間:“媽媽,我要換衣服了,你先出去吧。”

“你要去哪?”

“哥哥約我去吃飯。”莊嘉兒笑米米地,“你看,時間長了,他自然知道我對他的重要性了,怎麼可能會一直不管我呢!”

說完,她關上房門,開始精心挑選適合約會穿的衣服。

可是門外的莊夫人可沒她那麼樂觀。她養大的兒子她會不知道嗎?向來只有別人屈服於他,他還沒向別人低過頭的。

秦晟天走進餐廳時,莊嘉兒已經在那裏等候了。

“哥哥!”莊嘉兒看見他,高興地笑着。

秦晟天稍稍斂了斂黑眸,隨意也揚起嘴角,對莊嘉兒淺淺一笑:“對不起,我遲到了。”

“沒關係,等哥哥到什麼時候我都願意。”她一語雙關。

秦晟天低頭坐下,對她說的這句話並不在意。

“哥哥,你找我有事嗎?”莊嘉兒雀躍着,哥哥主動來找她,肯定是願意妥協了!

“先吃飯吧。吃完飯再說。”正好服務生也走了過來,秦晟天專注地看着菜單,似乎此刻吃飯的事情更加重要。

“oK!”莊嘉兒抿抿嘴,他遲早要說的,不急在一時。

餐盤撤下,服務員端上了飯後甜品。是莊嘉兒最喜歡的焦糖布丁。秦晟天什麼都沒要,繼續到了點紅酒,慢慢地喝着。看莊嘉兒開心吃甜品的樣子,他眼裏閃過一絲不忍。

“這家餐廳的布丁味道真不錯,哥哥以後經常陪我來吃吧!”莊嘉兒滿足地眯起眼睛。

“我對甜品沒什麼興趣,不過,葉信對這個倒是挺有研究,他可以來陪你。”秦晟天不經意地說着。

莊嘉兒拿着勺子的手頓時僵在那裏。那個落寞的身影又浮現在眼前,還有他哀痛的呼喊。。。。。

莊嘉兒回過神來,勉強地笑了笑:“怎麼突然提到葉大哥了?他。。。。。還好嗎,好像很久沒看到他了。”

其實相隔的時間也不是很長,但她真的覺得過了很久了。

秦晟天不着痕跡地看了看她手中微微顫抖的小勺,嘴角閃過一絲笑意,說:“那是當然。我看他氣色很不好的樣子,就讓他休息了。”

“。。。。。哦。”莊嘉兒低着頭,連聲音也低了下去,慌亂地掩飾着自己的擔心。

“嘉兒,你覺得葉信怎麼樣?”看到一提葉信,莊嘉兒就閃躲的樣子,秦晟天更加確定葉信的異樣和她有關。李錦國的事情已經結束了,是時候幫葉信撮合撮合,雖然他知道自己這個妹妹比較偏執,但凡事不試試又怎會知道結果?

莊嘉兒擡起頭看着秦晟天,不明白他爲什麼現在問這個問題。

“其實葉信喜歡你很久了。”

什麼,哥哥早就知道葉信喜歡自己了!

“哥哥,你到底什麼意思?難道叫我出來就是爲了告訴我這些的!”莊嘉兒忍不住問道。

“嘉兒,我是希望你能幸福。葉信是個好男人,他對你一直很用心。”

“我的幸福就是嫁給你!”莊嘉兒傷心地掉下眼淚。她知道葉信好,對她也好。但是她堅守了這麼多年的感情是不會輕易改變的。哥哥怎麼能這麼殘忍地想要把她推給別的男人!

“那是不可能的。我說過我的妻子只會是黎緋緋!”秦晟天的語氣更是堅定,“等鼕鼕做完手術,我們就會結婚。”

原來是這樣。。。。。因爲他要結婚了,覺得有愧於自己,有愧於莊家,所以想把她塞給葉信,好早點擺脫她對不對?難怪他總是讓葉信來接近她。他給不了她想要的愛,就讓別人來代替嗎!她不要他這樣來施捨!

莊嘉兒激動地幾乎跳起來,“哥哥你。。。。。。秦姨知道你的決定嗎?”

“母親已經同意了,所以我來正式地告訴你這個消息。”秦晟天早就預料到她的反應,淡淡地說着,“以後你和緋緋就是姑嫂的關係,希望你能和她好好相處。我和她會一起疼愛你的,和以前一樣。”

莊嘉兒臉都白了。秦姨怎麼可能會同意!她怎麼什麼都不知道!。。。。。。難怪說先吃飯,是怕她聽到這個消息後什麼都吃不下吧!

“不可能,秦姨什麼都沒對我說,她不會這樣食言的!”秦晟天,我會不相信你說的話,我要去問秦姨!”莊嘉兒扔下勺子,激動地跑了出去。

看到妹妹如此的偏執,秦晟天苦惱地搖了搖頭,將杯中酒一飲而盡。

——————————————————————

“秦姨!”莊嘉兒不顧祕書的阻攔,衝進了秦琴的辦公室。

“秦總,不好意思,莊小姐執意要進來見你。。。。。”祕書知道莊嘉兒深得秦琴的歡喜,在她要進來時也不敢真的阻攔。

“沒事,你們都先出去吧。”對於莊嘉兒的突然出現,秦琴表現的不那麼意外。

“心情不好,是因爲知道了翼揚是我的弟弟嗎?”雷御風沉聲問。

Previous article

她睜開眼,看着剛剛回來的傅景遇,“老公。”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