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李不忘大將軍沒再吭聲,只是輕輕的點了點頭。

眼神一直都在那些小鬼的身轉悠,像是在掂量着那些小鬼的本事一樣。

這種眼神讓李不忘心裏越來越慌亂了,將軍這是要幹什麼?

還有,好好的,把自己這些小鬼折騰出來做什麼?是想要查驗嗎?

李不忘心裏着急,也很害怕,但是又不敢真的去問,只能默默的等在這裏,看看將軍一會是否會跟自己說實話。

只是,這種等待真的是太難受了,好像是站在了懸崖的邊,隨時可能掉下去一樣。

將軍伸手指了指自己身邊的鬼,“你去挑選一個。”

那隻鬼不明白將軍的意思,詫異的看着將軍,又看了看李不忘,最後才把目光落在了那些小鬼的身,像是在問將軍,這是什麼意思?好好的,爲什麼要讓自己過去挑選什麼小鬼,自己貌似並不是很需要啊!

但是既然是將軍的命令,那隻鬼也只能遵從,在不知道將軍什麼目的的情況下,那隻鬼保守的選了一隻並不是很強大,但是也不是很弱小的鬼。

“將軍,他了。”指着那隻小鬼,恭敬的說着。

“可以,這隻鬼以後跟着你了,你要好好的教導一下。”大將軍笑呵呵的說。

“將軍,這是什麼意思?”李不忘有些看不下去了,這些鬼都是自己的啊,也全都是自己辛辛苦苦養出來的,現在爲什麼要交給被人?

“你看看,你次弄得這些鬼亂七八糟的,很顯然,你管理的能力還需要提高一些,在你真的提高之前,我看啊,還是讓他們幫你帶着好了。”

將軍直接拿之前的事兒說事兒了。

反正這個李不忘都管不好這些鬼了,那讓別人來管理好了。

李不忘大將軍沒再吭聲,只是輕輕的點了點頭。

眼神一直都在那些小鬼的身轉悠,像是在掂量着那些小鬼的本事一樣。

這種眼神讓李不忘心裏越來越慌亂了,將軍這是要幹什麼?

還有,好好的,把自己這些小鬼折騰出來做什麼?是想要查驗嗎?

李不忘心裏着急,也很害怕,但是又不敢真的去問,只能默默的等在這裏,看看將軍一會是否會跟自己說實話。

只是,這種等待真的是太難受了,好像是站在了懸崖的邊,隨時可能掉下去一樣。

將軍伸手指了指自己身邊的鬼,“你去挑選一個。”

那隻鬼不明白將軍的意思,詫異的看着將軍,又看了看李不忘,最後才把目光落在了那些小鬼的身,像是在問將軍,這是什麼意思?好好的,爲什麼要讓自己過去挑選什麼小鬼,自己貌似並不是很需要啊!

但是既然是將軍的命令,那隻鬼也只能遵從,在不知道將軍什麼目的的情況下,那隻鬼保守的選了一隻並不是很強大,但是也不是很弱小的鬼。

“將軍,他了。”指着那隻小鬼,恭敬的說着。

“可以,這隻鬼以後跟着你了,你要好好的教導一下。”大將軍笑呵呵的說。

“將軍,這是什麼意思?”李不忘有些看不下去了,這些鬼都是自己的啊,也全都是自己辛辛苦苦養出來的,現在爲什麼要交給被人?

“你看看,你次弄得這些鬼亂七八糟的,很顯然,你管理的能力還需要提高一些,在你真的提高之前,我看啊,還是讓他們幫你帶着好了。”

將軍直接拿之前的事兒說事兒了。

反正這個李不忘都管不好這些鬼了,那讓別人來管理好了。

李不忘大將軍沒再吭聲,只是輕輕的點了點頭。

眼神一直都在那些小鬼的身轉悠,像是在掂量着那些小鬼的本事一樣。

這種眼神讓李不忘心裏越來越慌亂了,將軍這是要幹什麼?

還有,好好的,把自己這些小鬼折騰出來做什麼?是想要查驗嗎?

李不忘心裏着急,也很害怕,但是又不敢真的去問,只能默默的等在這裏,看看將軍一會是否會跟自己說實話。

只是,這種等待真的是太難受了,好像是站在了懸崖的邊,隨時可能掉下去一樣。

將軍伸手指了指自己身邊的鬼,“你去挑選一個。”

那隻鬼不明白將軍的意思,詫異的看着將軍,又看了看李不忘,最後才把目光落在了那些小鬼的身,像是在問將軍,這是什麼意思?好好的,爲什麼要讓自己過去挑選什麼小鬼,自己貌似並不是很需要啊!

但是既然是將軍的命令,那隻鬼也只能遵從,在不知道將軍什麼目的的情況下,那隻鬼保守的選了一隻並不是很強大,但是也不是很弱小的鬼。

“將軍,他了。”指着那隻小鬼,恭敬的說着。

“可以,這隻鬼以後跟着你了,你要好好的教導一下。”大將軍笑呵呵的說。

“將軍,這是什麼意思?”李不忘有些看不下去了,這些鬼都是自己的啊,也全都是自己辛辛苦苦養出來的,現在爲什麼要交給被人?

“你看看,你次弄得這些鬼亂七八糟的,很顯然,你管理的能力還需要提高一些,在你真的提高之前,我看啊,還是讓他們幫你帶着好了。”

將軍直接拿之前的事兒說事兒了。

反正這個李不忘都管不好這些鬼了,那讓別人來管理好了。

李不忘大將軍沒再吭聲,只是輕輕的點了點頭。

眼神一直都在那些小鬼的身轉悠,像是在掂量着那些小鬼的本事一樣。

這種眼神讓李不忘心裏越來越慌亂了,將軍這是要幹什麼?

還有,好好的,把自己這些小鬼折騰出來做什麼?是想要查驗嗎?

李不忘心裏着急,也很害怕,但是又不敢真的去問,只能默默的等在這裏,看看將軍一會是否會跟自己說實話。

只是,這種等待真的是太難受了,好像是站在了懸崖的邊,隨時可能掉下去一樣。

將軍伸手指了指自己身邊的鬼,“你去挑選一個。”

那隻鬼不明白將軍的意思,詫異的看着將軍,又看了看李不忘,最後才把目光落在了那些小鬼的身,像是在問將軍,這是什麼意思?好好的,爲什麼要讓自己過去挑選什麼小鬼,自己貌似並不是很需要啊!

但是既然是將軍的命令,那隻鬼也只能遵從,在不知道將軍什麼目的的情況下,那隻鬼保守的選了一隻並不是很強大,但是也不是很弱小的鬼。

“將軍,他了。”指着那隻小鬼,恭敬的說着。

毒醫悍妃 “可以,這隻鬼以後跟着你了,你要好好的教導一下。”大將軍笑呵呵的說。

“將軍,這是什麼意思?”李不忘有些看不下去了,這些鬼都是自己的啊,也全都是自己辛辛苦苦養出來的,現在爲什麼要交給被人?

“你看看,你次弄得這些鬼亂七八糟的,很顯然,你管理的能力還需要提高一些,在你真的提高之前,我看啊,還是讓他們幫你帶着好了。”

將軍直接拿之前的事兒說事兒了。

總統少爺,跪地求婚! 反正這個李不忘都管不好這些鬼了,那讓別人來管理好了。

李不忘大將軍沒再吭聲,只是輕輕的點了點頭。

眼神一直都在那些小鬼的身轉悠,像是在掂量着那些小鬼的本事一樣。

這種眼神讓李不忘心裏越來越慌亂了,將軍這是要幹什麼?

還有,好好的,把自己這些小鬼折騰出來做什麼?是想要查驗嗎?

李不忘心裏着急,也很害怕,但是又不敢真的去問,只能默默的等在這裏,看看將軍一會是否會跟自己說實話。

只是,這種等待真的是太難受了,好像是站在了懸崖的邊,隨時可能掉下去一樣。

將軍伸手指了指自己身邊的鬼,“你去挑選一個。”

那隻鬼不明白將軍的意思,詫異的看着將軍,又看了看李不忘,最後才把目光落在了那些小鬼的身,像是在問將軍,這是什麼意思?好好的,爲什麼要讓自己過去挑選什麼小鬼,自己貌似並不是很需要啊!

但是既然是將軍的命令,那隻鬼也只能遵從,在不知道將軍什麼目的的情況下,那隻鬼保守的選了一隻並不是很強大,但是也不是很弱小的鬼。

“將軍,他了。”指着那隻小鬼,恭敬的說着。

“可以,這隻鬼以後跟着你了,你要好好的教導一下。”大將軍笑呵呵的說。

“將軍,這是什麼意思?” 通天神途 李不忘有些看不下去了,這些鬼都是自己的啊,也全都是自己辛辛苦苦養出來的,現在爲什麼要交給被人?

“你看看,你次弄得這些鬼亂七八糟的,很顯然,你管理的能力還需要提高一些,在你真的提高之前,我看啊,還是讓他們幫你帶着好了。”

將軍直接拿之前的事兒說事兒了。

反正這個李不忘都管不好這些鬼了,那讓別人來管理好了。

李不忘大將軍沒再吭聲,只是輕輕的點了點頭。

眼神一直都在那些小鬼的身轉悠,像是在掂量着那些小鬼的本事一樣。

這種眼神讓李不忘心裏越來越慌亂了,將軍這是要幹什麼?

還有,好好的,把自己這些小鬼折騰出來做什麼?是想要查驗嗎?

李不忘心裏着急,也很害怕,但是又不敢真的去問,只能默默的等在這裏,看看將軍一會是否會跟自己說實話。

只是,這種等待真的是太難受了,好像是站在了懸崖的邊,隨時可能掉下去一樣。

將軍伸手指了指自己身邊的鬼,“你去挑選一個。”

那隻鬼不明白將軍的意思,詫異的看着將軍,又看了看李不忘,最後才把目光落在了那些小鬼的身,像是在問將軍,這是什麼意思?好好的,爲什麼要讓自己過去挑選什麼小鬼,自己貌似並不是很需要啊!

但是既然是將軍的命令,那隻鬼也只能遵從,在不知道將軍什麼目的的情況下,那隻鬼保守的選了一隻並不是很強大,但是也不是很弱小的鬼。

“將軍,他了。”指着那隻小鬼,恭敬的說着。

“可以,這隻鬼以後跟着你了,你要好好的教導一下。”大將軍笑呵呵的說。

“將軍,這是什麼意思?”李不忘有些看不下去了,這些鬼都是自己的啊,也全都是自己辛辛苦苦養出來的,現在爲什麼要交給被人?

“你看看,你次弄得這些鬼亂七八糟的,很顯然,你管理的能力還需要提高一些,在你真的提高之前,我看啊,還是讓他們幫你帶着好了。”

將軍直接拿之前的事兒說事兒了。

反正這個李不忘都管不好這些鬼了,那讓別人來管理好了。

李不忘大將軍沒再吭聲,只是輕輕的點了點頭。

眼神一直都在那些小鬼的身轉悠,像是在掂量着那些小鬼的本事一樣。

這種眼神讓李不忘心裏越來越慌亂了,將軍這是要幹什麼?

還有,好好的,把自己這些小鬼折騰出來做什麼?是想要查驗嗎?

李不忘心裏着急,也很害怕,但是又不敢真的去問,只能默默的等在這裏,看看將軍一會是否會跟自己說實話。

只是,這種等待真的是太難受了,好像是站在了懸崖的邊,隨時可能掉下去一樣。

將軍伸手指了指自己身邊的鬼,“你去挑選一個。”

那隻鬼不明白將軍的意思,詫異的看着將軍,又看了看李不忘,最後才把目光落在了那些小鬼的身,像是在問將軍,這是什麼意思?好好的,爲什麼要讓自己過去挑選什麼小鬼,自己貌似並不是很需要啊!

但是既然是將軍的命令,那隻鬼也只能遵從,在不知道將軍什麼目的的情況下,那隻鬼保守的選了一隻並不是很強大,但是也不是很弱小的鬼。

“將軍,他了。”指着那隻小鬼,恭敬的說着。

“可以,這隻鬼以後跟着你了,你要好好的教導一下。”大將軍笑呵呵的說。

我家太子妃超凶的 “將軍,這是什麼意思?”李不忘有些看不下去了,這些鬼都是自己的啊,也全都是自己辛辛苦苦養出來的,現在爲什麼要交給被人?

“你看看,你次弄得這些鬼亂七八糟的,很顯然,你管理的能力還需要提高一些,在你真的提高之前,我看啊,還是讓他們幫你帶着好了。”

將軍直接拿之前的事兒說事兒了。

反正這個李不忘都管不好這些鬼了,那讓別人來管理好了。

李不忘大將軍沒再吭聲,只是輕輕的點了點頭。

眼神一直都在那些小鬼的身轉悠,像是在掂量着那些小鬼的本事一樣。

這種眼神讓李不忘心裏越來越慌亂了,將軍這是要幹什麼?

還有,好好的,把自己這些小鬼折騰出來做什麼?是想要查驗嗎?

李不忘心裏着急,也很害怕,但是又不敢真的去問,只能默默的等在這裏,看看將軍一會是否會跟自己說實話。

只是,這種等待真的是太難受了,好像是站在了懸崖的邊,隨時可能掉下去一樣。

將軍伸手指了指自己身邊的鬼,“你去挑選一個。”

那隻鬼不明白將軍的意思,詫異的看着將軍,又看了看李不忘,最後才把目光落在了那些小鬼的身,像是在問將軍,這是什麼意思?好好的,爲什麼要讓自己過去挑選什麼小鬼,自己貌似並不是很需要啊!

但是既然是將軍的命令,那隻鬼也只能遵從,在不知道將軍什麼目的的情況下,那隻鬼保守的選了一隻並不是很強大,但是也不是很弱小的鬼。

“將軍,他了。”指着那隻小鬼,恭敬的說着。

“可以,這隻鬼以後跟着你了,你要好好的教導一下。”大將軍笑呵呵的說。

“將軍,這是什麼意思?”李不忘有些看不下去了,這些鬼都是自己的啊,也全都是自己辛辛苦苦養出來的,現在爲什麼要交給被人?

“你看看,你次弄得這些鬼亂七八糟的,很顯然,你管理的能力還需要提高一些,在你真的提高之前,我看啊,還是讓他們幫你帶着好了。”

將軍直接拿之前的事兒說事兒了。

反正這個李不忘都管不好這些鬼了,那讓別人來管理好了。

李不忘大將軍沒再吭聲,只是輕輕的點了點頭。

眼神一直都在那些小鬼的身轉悠,像是在掂量着那些小鬼的本事一樣。

這種

將軍伸手指了指自己身邊的鬼,“你去挑選一個。”

“將軍,這是什麼意思?”李不忘有些看不下去了,這些鬼都是自己的啊,也全都是自己辛辛苦苦養出來的,現在爲什麼要交給被人? 第183章這位寵妻狂魔,在下甘拜下風

莉莉絲忍不住在內心為姜南初鼓掌,不愧是自己的朋友,夠腹黑!

警察一聽是間黑心診所,立刻將裡面所有人都帶上了警車。

如果換做是以前,王醫生和那十名打手一定會激烈反抗,但是對於如今的他們而言,比起被抓走,他們更怕被那兩個凶神打!

整個診所終於恢復了清凈。

莉莉絲邁著小碎步走到沈承身邊。

「剛剛打你的可是鐵棍,要不我陪你去醫院外科檢查身體吧。」

「多謝莉莉絲小姐好意,但是不用了。」

莉莉絲微微顰眉,真是一塊大木頭,不解風情。

「沈承,就讓莉莉絲陪你去看醫生吧,這樣我們都放心。」

未來的少夫人都開口了,沈承只能夠應下來,與莉莉絲前往醫院。

姜南初與陸司寒則一起回到了悅龍灣。

悅龍灣內,江白朮已經在等待著他們兩人。

看到姜南初,江白朮立刻就開始教訓起來。

「南初,這一次你實在是衝動了,怎麼隨便相信了其他醫生的話,幸好你沒有吃那些破葯,不然只怕身體都要吃出毛病來。」

「白朮,我已經知道錯了,我保證這是最後一次。」

姜南初自責的說。

陸司寒聽到兩人之間的對話,直接將姜南初護到了自己身後。

「雖然接下來南初的病還需要靠你,但是請你客氣一點。」

陸司寒就是容不得任何人說姜南初一點不是。

這一次要不是姜南初以身犯險,那家黑診所還不知道會存在多長時間,所以從另外一方面看,南初也算是做了一件好事,為民除害。

屍妖的腳以加速自由落體往下落來,直接遮住了我整個眼睛,我只能看見一塊巨大的屍斑,斑上還爬滿了無數條白色的小蟲子,不停蠕動着。

Previous article

我一瞧原來這些陰靈都是紙做的,膽氣也就撞上來,一番拼了小命地廝殺,待我停下手來時,到處紙片飛揚,猶如我從未見過的北風風雪,還別說,要不是這地方真特麼不是人呆得地方,我還真有興致什麼“雪”啊“梅花”啊,翻騰幾首詩來念叨唸叨,裝出點兒腔調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