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秦風若是不知道,那也就罷了。

但是現在秦風知道了,就絕對不可能袖手旁觀。

秦風踢開了最後一個房間的大門。

眼前的一幕,堪稱不堪入目!

兩個東瀛男人,抓着一個楚楚可憐的女孩子!

女孩此刻滿臉都是淚水,瑩瑩反射著屏幕的光亮。

那一刻,秦風彷彿隔着遙遙的空間與時間,看到了險些被秦君臨侮辱的林允兒!

秦風頓時怒不可遏!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之下!

東瀛人,居然如同畜生一般!

秦風當即一個箭步沖了上去,一把揮開兩個東瀛男人。

女孩似乎還沒反應過來眼前的一幕,已經呆住了。

「你們,在做什麼!」

秦風眸光冷冷,殺機四溢。

兩道眸光,猶如兩道薄薄的刀片,下一秒,就要激射而出!

被秦風掀翻在地的東瀛人,愣了一瞬間,隨後勃然大怒。

直到此刻,他們還沒察覺到近在咫尺的死亡威脅。

「你小子,哪個部門的,我們的事情,不用你管!」

哪個部門?

見到一個大夏人,第一反應居然不是有人入侵,而是他們內部的人?

看來,在這個組織里,有不少來自大夏的走狗啊!

當然,也有可能是在大夏潛伏多年的人,就連話語口音,穿着氣質,都徹底融入了大夏。

如此看來,這個虐殺白澤的組織,除了潛伏——不,明著在雲城紮下據點,無惡不作之外,背後還有着什麼極大的陰謀!

秦風思忖之間,不過是眨眼的工夫。

他回過神來,再次說出那句,自己已經不知道說了即便,但是依舊不厭其煩的話語——

「我是——來殺你的人。」

「小妹妹,閉上眼睛。」

秦風對着抱着抱枕,手足無措的女孩,說了一聲之後,雙足提勁,整個人猛地飛起,然後直接越向了倒在地上的兩個男人!

「咔嚓!」

「咔嚓!」

伴隨着兩道聲響。

兩人的脖子,已經直接被秦風扭斷!

他們甚至連一聲求救的聲音,都來不及發出來。

當場死絕!

秦風看向坐在沙發上,神色獃滯的女孩,盡量放軟了聲音。

「你是和你朋友一起,被帶過來的,對嗎?我帶你去找你朋友吧。」

女孩久久沒有回過神來,死死地盯着兩具屍體看,目光獃滯,瞳孔渙散。

半晌之後。

女孩似乎剛剛反應過來,眼神中恢復了幾分神智,嘴唇翕動,喃喃問道:

「他們,死了嗎?」

。 張凡這樣一來,相當於當面認了熊包,使得連山非常得意,差點把鼻孔朝天。

他左右聳聳肩,斜一眼彤丹。

彤丹比連山更得意,輕輕瞟了一眼林巧蒙,嘴上雖然控制,沒有說出什麼,但表情上複雜而詭異,有一縷很輕蔑的倨傲神情。

這幾人在演表情啞劇,姜經理全部看在眼裡。他不宜加以評論,只想趕緊把張凡和連山兩人之間的緊張關係趴死過去,便笑道:「時候不早了,該出發了。如果去晚了,天一黑,兔子都回窩了,打不到。」

連山一臉的牛逼,道:「我有豐富經驗!在部隊搞野外生存訓練,我是全軍第一名。我可以在夜裡嗅到兔子窩的位置,你們跟我走,還怕吃不上兔子肉?」

草,連山這人也太能吹了!軍區第一名?八成是扯謊!得過那麼高榮譽的人,不至於急於跟別人比試!

看來,他這「第一名」很不靠譜!

不過,既然大家是出去玩的,不是跟連山叫勁兒的,表面上張凡也只有笑笑,說:「出發吧。」

連山開著彤丹的一輛大皮卡,姜經理開一輛七座麵包,兩車裡總共坐了六個人。

路寬車快,一路無阻,一個小時后,已經到達大野山腳下。

大野山名不虛傳,天蒼蒼,野嶺橫亘,高聳入雲,林海滔天……好一派莽莽山野!

站在山腳下,涼風陣陣拂面,風中含著寒意透骨,令人聯想到山中的神秘和兇險。

兩輛車停靠在路邊草地上,六個人魚貫下車,提槍的,背包的,沿蜿蜒小道,向林中走去。

林巧蒙來京城之後,日理萬機,沒有精力去健身館,體力有所下降,再加上昨夜春風數度,林巧蒙久旱遇雨,傾情投入,被張凡幾次托上雲端再拋下深淵,可以說是幾死幾生,弄得今天整個白天全身舒適懶慵,爬起山來頗感吃力。

張凡在山裡長大,對爬山相當內行,山路雖陡,他走來卻如覆平地,一路扶著林巧蒙,幫她助力,到了坡坎略陡的地方,幾乎是把她拖著往上走。

六人往上爬了幾百米,進入一片茂密的黑松林。

這時,彤丹小聲驚叫:「看前面,樹下有兔子!」

張凡尋聲看去,在二十幾步之外一棵小橡樹之下,有一隻灰色的兔子,正在豎著雙爪,驚慌地看著這伙來人。

連山斜了張凡一眼,嘴角掛出一抹笑容,「張兄,開槍呀,爭個頭彩!」

張凡的獵槍斜背在背上,聳肩笑笑,他不想跟連山比試。

總想跟你比試的人,一定是實力有限的人;

真正有實力的人,根本不想跟別人比試。

張凡對於比試,了無興趣,他不喜歡無懸念的比試!

「連山兄,我槍法不濟,恐怕把兔子驚跑了。連山兄既然是軍中高手,那何不露一手給大家打個樣兒?畢竟,我長這麼大還沒有見過軍區第一名的手段呢。」

「呵呵呵呵,」連山發出一串冷笑,然後從容地把獵槍平端起來,又加了一句,「我就知道你不敢比。」

這時,野兔已經看清這邊有人舉槍瞄準,它一彎腰,向後跑去。

「嘣!」

一聲槍響。

裝著鐵砂的散彈,撲向野兔。

二十多步的距離,散彈半徑一米多,連山的槍法再差,野兔也是無法逃脫。

無數鐵砂粒,鑽進它的身體。

它「吱」地一聲尖叫,有如觸電一般,身子一挺,栽倒在草叢裡抽搐了。

彤丹心花怒放!

自己的男友槍法這麼准,射擊時的姿式又是那麼迷人了,彤丹看得心跳臉熱,叫起來:「好槍法,好槍法!」

然後,撲過去緊緊地給了連山一個熊抱。

連山很滿足地在她的腰下部位拍了兩下,臉上是春風得意。

彤丹鬆開連山,跑過去,從草叢中把野兔子提著耳朵,舉了起來。

大家紛紛圍上去看個究竟。

彤丹故意把兔子送到林巧蒙面前,然後又是倨傲地看著她,意思是說:「我的男朋友比你的男朋友厲害一大截吧?」

林巧蒙見對方這麼得瑟,生氣地白了張凡一眼,意思是責怪他為什麼不出手,讓連山這小子如此猖狂!

張凡倒是有點後悔,讓林巧蒙不舒服了,便小聲道:「等機會吧,他要是再找虐,我就逗他玩玩。」

大家又向山上爬了半個小時,一路上打了一隻野雉。

看看獵物差不多夠吃了,而且,張凡以他在山裡的經驗判斷,再往前走,應該就有大牲口了!因為他從林中看到了一些大腳印。

於是,他建議大家到此為止。

「怎麼?張兄不敢往前走了?」連山好奇地問。

「再往前走,遇到大野獸不好辦!我們手裡的獵槍都是鐵砂散彈,對付小動物可以,對付大野獸用不上。」張凡分析道。

彤丹和姜經理,還有另外一位朋友,都贊同張凡的建議,因為他說得很有道理,他們六個人,有兩個女的,要是遇上熊、野豬什麼的,很被動。

不過,因為這建議是張凡提出來的,連山便很不屑,鄙夷地斜了張凡一眼:「張兄,打獵打獵,打的就是獵物!要沒有膽量的話,我們何必進山來?烏市城裡有好幾家不錯的野味飯店,我們花錢去飯店不就得了?」

冷言嘲笑。

張凡這回有些不高興了,冷冷地回看了他一眼,「連山兄,你是城裡長大的吧?山裡暗藏的危險,你聽說過嗎?」

連山不耐煩地打斷張凡的話,斥道:「張兄,別以為你是山裡長大的,就嚇唬別人,難道我手裡的獵槍是燒火棍?大野獸有什麼呀?公園裡不是沒見過!再厲害,它難道不怕槍?」

說著,又沖彤丹、姜經理和另一位朋友大聲道:「張兄害怕,你們幾位也跟著他害怕?要是大家都害怕,我一個人上去,有什麼了不起的!」

連山的自信給了彤丹勇氣,她感覺只要跟他在一起,就是來只猛虎也沒事,便決定跟著連山:「山哥,我跟著你。」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大樓的人都捂著口鼻,從裡面衝出來。

只有葉臨天繞過衝出來的人,朝著樓梯衝去,跑上樓頂大樓,裡面全是煙塵和火焰。

終於,葉臨天來到了瑤瑤集團,整層樓都燃燒著烈火。

映入眼帘的全是煙塵和火光,溫度高的嚇人。

葉臨天進來之前就用水把衣服都打濕了,用水捂著鼻子和嘴,冒著火焰沖了進去。

砰!

葉臨天直接一眼踹開凌雪薇的辦公室,門轟的一聲,辦公室的門直接坍塌。

一股火焰的衝擊力撲面而來,炙熱的氣息直接把葉臨天給擊飛了。

葉臨天倒在桌椅上很疼,但葉臨天根本顧不上疼痛,站起身子就朝著辦公室里沖。

「雪薇!雪薇!」

葉臨天大聲喊著,屋裡都是濃煙和火焰,什麼都看不清。

屋子裡很少沒有凌雪薇的身影,凌雪薇不在辦公室,那她在哪裡?

葉臨天很著急,快速的跑出了辦公室,把瑤瑤集團的每一個辦公室都找了。

雜物間也沒有放過,葉臨天來到雜物間想打開門,但這個門怎麼也打不開。

葉臨天微微皺了皺眉頭,直接退後幾步,抬腳把門給踢開了。

撲面而來的火光,葉臨天捂住口鼻沖了進去,看到倒在了地上的凌雪薇。

「雪薇!」

葉臨天大喊一聲沖了上去,把凌雪薇抱了起來,卻發現她已經昏迷了。

葉臨天抬手摸了摸凌雪薇的脖子,卻發現凌雪薇的脖子上有些血,很明顯是被人打暈的。

葉臨天細心的發現,凌雪薇的脖子上有一個很小的針眼。

凌雪薇被人打了針?葉臨天想到這個結果,全身上下散發出滔天殺意。

無比猛烈的火焰像是化作了火影一樣,發出咆哮的嘶吼。

這場大火不是事故,是人為。

有人針對凌雪薇,想讓她死在火海裡面,葉臨天想到這裡,眼神里全是殺意。

「雪薇,雪薇,醒一醒。」

葉臨天摸了摸凌雪薇的臉蛋看了看外面的火勢,來不及了,葉臨天抱起凌雪薇就朝著外面衝去。

葉臨天剛衝到門口樓頂的吊頂就墜落了下來,把葉臨天的逃生路給堵住了。

畢竟翡翠這玩意假貨太多了,什麼b貨、c貨、d貨。

Previous article

身上還被踹了好幾腳,更是被滾燙的茶水,將前胸的衣服濕透。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