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畢竟翡翠這玩意假貨太多了,什麼b貨、c貨、d貨。

但既然白薇懂行,以後想買的話,倒是可以讓她幫著看看。

接下來,張瓊、張優、劉麗、沈曼她們也都紛紛送上了生日禮物。

劉麗送的是一個很漂亮的八音盒,沈曼送的是一瓶香水,價格都不便宜,都在兩三百塊左右。

因為李哲和小喬在一起以後,隔三差五,他就會給她們宿舍送一大堆水果零食。

典型的一個舍友的男朋友,養活了一個宿舍。

所以現在小喬過生日了,禮尚往來,太便宜的禮物,她們也不好意思拿出手。

張瓊送的是一個一人高的超大泰迪熊毛絨玩偶,很漂亮。

看著張瓊抱著大泰迪熊,從卧室里走出來,張優忍不住直接笑出了聲。

「你笑什麼?」張瓊被她笑的莫名其妙。

「小喬睡覺要抱東西,直接抱李哲就行了,哪用得著你送的這玩意!」張優好笑的說。

說完,她還問了小喬一句,「是吧小喬?」

張瓊不服氣的說:「小喬在宿舍也可以抱啊!」

「宿舍?就我們那90厘米寬的床,你再讓她抱個這玩意?」張優一臉你是不是傻的表情。

張瓊「……」

「別光說我,那你呢?又準備了什麼有意義的禮物。」

「你就等著瞧吧!」張優輕笑一聲,走進了卧室。

然後,很快她就搬著一個半人高的相框走了出來。

看到相框中的照片,劉麗、沈曼同時驚呼:「好漂亮!」

這是小喬的一張半身照,秀髮披肩,巧笑嫣兮,抓拍的太好了,比真人還漂亮了一兩分。

小喬看著照片,嘴角帶著笑意,顯然對這份禮物也是很滿意。

「小優,這張照片是你拍的?」白薇問張優。

「我拍的,技術不錯吧!」張優自信、得意的笑笑。

然後,她又對張瓊說:「小瓊,怎麼樣,我這份禮物還可以吧?」

張瓊看了一眼得意的張優,卻也無話可說了。

「李哲,你的禮物呢?就差你這個男朋友沒送禮物了。」白薇笑著看向李哲。

「對,快把禮物拿出來吧!」

「別讓小喬等著急了!」

張瓊、張優她們也都笑著催促說。

李哲笑了笑,拿出錢包,從裡面抽出一張銀行卡來。

然後他拉起小喬的手,把銀行卡放在她的手中。

「喬寶,這張銀行卡是我收稿費的卡,我平時花銷都用這張卡,現在我把這張卡交給你保管了,以後零花錢也管你要。」

周子瑜那邊他給了一張銀行卡,所以小喬這邊也必須安排上。

而這張收稿費的銀行卡,算是最富有意義的。

「李哲,這卡你還是自己拿著吧!卡里那麼多錢,我怕拿丟了,萬一被偷了怎麼辦?」小喬拿著銀行卡,好像燙手一樣,連忙又把卡推給了他。

李哲笑著把卡硬塞進了小喬的手裡,然後把她的手合上,握緊,有點強硬的說:「我讓你拿著,你就拿!喬寶,你現在是我的朋友,以後就是我妻子,肯定要幫我管理一部分財產,你要學會適應。」

白薇、張瓊她們都看愣了,李哲送的這生日禮物,手筆也太大了點。

她們不清楚李哲寫書到底能賺多少錢,但也聽說一個月大概有七八萬,他就把這麼多錢都交給女朋友了?

就算李哲只是把卡象徵性的交給小喬,那也很難得了。

多少男人結婚後都不願上交公司卡,更別說男女朋友了。

張優更是羨慕嫉妒的要死,她要是一個月有六七萬,可以買多少衣服、包包,化妝品?

說真的,要是李哲能看得上她,就算是當第三者、第四者她也願意。

問題是,李哲看不上她。

聽完李哲的話,小喬看著他堅定的態度,猶豫了一下,點了點頭說:「那這卡我就幫你拿著,不過每個月稿費一到賬,我就把錢給你轉過去。」

「要不然拿著這麼多錢,我睡覺都睡不踏實。」

「也行,那你慢慢適應。」李哲笑著說。

張優在一旁看著,心裡直嘆氣。

在她看來,小喬太傻了,既然李哲這麼有錢,又捨得給她花錢,那就使勁花啊!

現在在一起的時候不花,以後分手了就花不到了,省下的錢也全都便宜了後來的女人。

沒錯,張優並不看好李哲和小喬兩人的未來。

兩人的地位太不平等了,小喬所倚仗的只有李哲的喜歡。

可是要是有一天,李哲膩了,厭倦了,不喜歡她了呢?

男人都是喜新厭舊的,何況李哲這樣的有錢人。

到時,小喬只有被甩的份。

送完禮物,大家開始吃飯。

因為在場的,除了李哲以外都是女生,所以他只準備了飲料和品酒,而且啤酒只準備了幾罐。

幾個女生,只有張優選擇了喝啤酒,剩下全部都選了飲料,李哲也喝的飲料

大家吃著飯,聊著天,氣氛很熱鬧。

白薇、張瓊她們對李哲做菜的手藝都很是稱讚。

張優還說要和李哲拼酒,但被李哲拒絕了。

飯吃了將近一個小時,吃完飯後,白薇、張瓊她們又從卧室推出來一個18寸的三層大蛋糕。

大家一起唱起來生日歌。

李哲笑著給小喬戴上了粉色的生日帽,示意她許願吹蠟燭。

7017k 極宴。

崔越站在包間門口,隔著一扇門已經能聽見裡面勁爆的音樂。

這裡是三樓的私人包間,走廊上並沒有人來人往,只有幾個服務生規規矩矩地站著,看見有客人就恭敬地彎腰問好。

經理帶路到包間門口就走了,金晨敏拍了拍崔越的肩膀,微微抬起下頜示意他,「走吧,進去。」

「嗯,」崔越淡淡點頭,臉上沒什麼情緒。

系統已經啟動了特殊專屬模式,此時的崔越就跟一個貨真價實的男人沒有什麼區別,所以即便是在這種魚龍混雜的場合,也不用擔心性別的秘密會被發現。

金晨敏沒讓何鬆鬆跟上來,而是讓她就在車裡等,如果過了晚上十二點還沒看到崔越和金晨敏回車上,就上去找人。

這樣做一是留後手,二是何鬆鬆本身是個年紀輕輕的小姑娘,金晨敏想她能不接觸就盡量不接觸這些,就像當初對崔越那樣。

只是很可惜,如今的崔越還是站在了這裡。

金晨敏微微嘆了一聲,調整好自己的表情,率先推開門走了進去。

「不好意思來晚了,路上有點堵。」

燈紅酒綠的光線在昏暗的包間里閃爍,躁動的音樂震耳欲聾,空中瀰漫著濃郁的酒氣。

茶几上擺滿了各種酒,崔越跟在金晨敏身後走進去,粗略掃了一眼。

她雖然不是很懂酒,但世面總還是見過不少,那裡面最便宜的酒都是八千多一瓶。

包間里男男女女坐在一起喝酒聊天,看到有人進來就都抬頭看了過來。

崔越知道金晨敏此時的表情應該非常的無懈可擊,畢竟是混跡娛樂圈十多年的王牌經紀人,這種小場面自然不在話下。

相比起她的遊刃有餘,崔越雙手插在褲兜里,只想轉身就走,一秒都不想多待。

尤其是在看到霍景然的時候。

風車娛樂的霍總是霍景然他爸,這點崔越是事先知道的。

但商人重利,金晨敏也說霍總是個很利益至上的商人,只要有利可圖就什麼都可以談。

所以在霍景然這件事上,應該不會對這次的簽約造成太大的影響。

可霍景然也來到這裡,這是崔越和金晨敏都沒料到的事。

「崔越,真是好久不見啊。」

霍總還沒說話,霍景然就率先開了口。

他穿著一件黑襯衫,領口敞開了兩粒扣子,身體微微往後仰,雙手撐在沙發上,抬頭望著崔越,滿眼嘲弄和戲謔。

其實像他這樣的外形條件,只需要一個好契機,在娛樂圈佔據一席之地非常簡單。

只可惜出了上次試戲的音頻事件后,他就不得不淡出公眾視線了。

霍總並不介意霍景然的挑釁行為,甚至自顧自地倒了一杯酒,擺明了是縱容的意思。

如果崔氏還在,崔越連一個眼神都不會給霍景然,但今時不同往日,她只能淡淡回了一句:「好久不見。」

金晨敏是知道崔越脾氣的,怕霍景然把人惹毛,當然也抱著護犢子的心思,舉起酒杯打斷了霍景然還沒說出口的奚落。

。 徐真擊殺眾人,隨手一掌,排出一個深坑,將眾人的屍首皮囊埋入地下,這才上了搖光峰。

三路的戰鬥也是早就結束,此刻秦觀等分身正將那十五名大戰皇的屍身交給徐真,一番吞噬之下,徐真的境界來到七級戰王,身體各個屬性也是得到極大增幅。

【徐真,我勸你還是儘快地將戰神九脈經第一條凝練完畢,不然你這樣迅速的提升實力,越到最後,越是困難,所消耗的壽元也會成番增加。】

彌雅提醒道。

「彌雅,那你給我算算,凝練出第一條九脈需要多少壽元?」

【一百萬年。你現在的壽元還有三百萬年,完全足夠你凝練九脈第一條。】

「那你趕緊,先把第一條凝練成出來。」

彌雅同徐真一樣,做事必然雷厲風行。

隨後,徐真便感受到在自己的體內隱隱約約出現了一個新的力量。

這股力量之強,完全不下於百萬龍力。

百萬龍力,相當於大戰皇的一界之力。

戰神九脈經,每一條經脈的凝練,都會讓修鍊者獲得一界之力,九脈大成,便可平添九界之力。

如今的徐真,力量已經是相當於大戰皇十界之力,這一條經脈的凝練,直接讓他獲得十一界的力量,真正的超脫千萬龍力。

徐真的氣息突然增強,上宮林等人覺得驚訝卻又有些無語起來。

徐真的境界,的確只是戰王境界。但是其真正的戰力,卻可以擊殺大戰皇如同砍瓜切菜。

如何不讓眾人無語?

“你又變強了?”

上宮林見徐真從修鍊狀態種結束,馬上開口問道。

“變強了一點點,現在即便是九級大戰皇,在我手中也討不到任何便宜。”

這還是變強了一點點?

不問了。

上宮林打算以後再也不要問這種傷人的問題了。

戰力提升,如今的徐真可以肯定,這場水晶守衛戰,已經可以畫下句號了。

“我打算提前結束這場比賽,你們是繼續留在這裏看守水晶,還是跟我一起?”

上宮林搖了搖頭:”如今的你,加上三道分身,恐怕沒有任何一個勢力能抵擋你。我還是留在這裏和書香兄弟下棋吧!”

就在這時。

“徐真,麻煩來了。”

「我,難道說錯了嗎?這女人就是握著賺錢的法子不告訴咱們,家家戶戶都吃不飽穿不暖,這個冬天如何過?」

Previous article

秦風若是不知道,那也就罷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