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至少騎士團這邊,是沒消停下來過。

發完最後一通加急信,提摩西看著空空如也的桌面,終於有種活下來了的感覺,他揉了揉脹痛的太陽穴,朝著倫薩克的房間走去。

「團長。」

進門后的第一時間,提摩西就打開了隔音結界。

確認結界生效之後,他歇了歇耳朵,然後才走到倫薩克面前,向他報告了迪恩和防線處的情況。

「……目前來看,迪恩會長的行動準備還是比較充分的,不僅清除了許多難纏的高階魔獸,還藉此機會,對各個魔獸族群造成了重創,大大緩解了騎士團接下來一段時間抵禦獸潮的壓力。這是我們之前在進行防線模擬的時候沒有預計到的情況,如果加上這個條件,那麼駐守新防線的代價,將會大大降低,完全在我們的承受範圍以內。」

這也意味著新防線是可以穩定下來的,單純從結果論,這可比迪恩將防線拉遠,讓提摩西振奮得多。

「還有對於公信力的挽回和提升……」

「所以……」

此處無聲勝有聲,提摩西揣測著倫薩克的心思,沉默下來。

……所以從結果上來看,迪恩確實是做了件利國利民的大好事,13區的全體居民,都能從中獲益。

他們得感謝迪恩。

如果他沒有玩這手先斬後奏就更好了。

提摩西抬起眼皮子,看了眼倫薩克,一時間竟然分辨不出他現在的情緒是好是壞。

說起來,迪恩這套行事作風,隱隱透露出一股熟悉的感覺。

讓提摩西想起了白霧殺人事件中,倫薩克的一系列操作。

——在沒有知會選育屋的情況下,把聖光舞天鵝推了出去,等一切已成定局以後,再告訴迪恩背後的牽扯。

跟今天發生的這一切,不能說是毫無關係,只能說是一模一樣。

把這兩件事聯繫起來,提摩西敢打包票,迪恩一定是故意的。

他一手操辦了起源公會的開放儀式,沒有通知任何人,更沒有知會倫薩克,就是為了回擊他在白霧殺人事件中先斬後奏的決定。

外人或許聯想不到,但他們這些知道內情的人,卻很容易參透這一點。

而很顯然,迪恩成功了。

這招確實是打了提摩西他們一個措手不及,因為事發太過突然,騎士團什麼措施都沒來得及做,那一大片魔鬼浮遊魚剛飛出來的時候,提摩西差點以為是迪恩終於忍不了團長,準備反了。

沒想到魔寵們竟然直接奔著魔獸所在的防線去了。

他都來不及去找當事人打聽情況,就陷入了通信地獄當中,整個人忙得跟陀螺一樣,一直到剛剛,才勉強解放出來。

讓提摩西隱隱有種自己成了犧牲品的錯覺。

要不是知道他跟迪恩沒仇,提摩西都以為對方是專門來報復自己的。

感受到手下怨念的眼神,倫薩克轉了個椅子,難得的有些接不上話來。

事實上,不用提摩西說他心裡也清楚,那小子就是在報復之前白霧事件中自己先斬後奏的舉動。

而倫薩克不得不承認的是,他這次還真讓迪恩給報復到了。

不過不是像提摩西那樣,以為迪恩要反了,而是……

提摩西湊到他近前,低聲道:「他弄出這麼大的動靜,會不會幹擾到您的……」

顯然,這個話題,才是他打開了隔音結界的真正原因。

倫薩克抬了抬眼皮,冷嗤一聲,「你未免也太看得起他了。」

提摩西低下頭,不敢當真。

他的大腳趾頭都能聽出來,團長這評價明顯帶有個人情緒。

非常不客觀。

提摩西在心裡小聲嘀咕。

不是他太看得起迪恩,是他不敢再看不起迪恩了。

之前幾次,打臉打得還不夠慘嗎?

提摩西甚至覺得一提起迪恩,自己的臉就開始隱隱作痛。

遠的不說,這次的賭局,他就被迪恩給狠狠坑了一把。

想起自己精心布置的賭局,提摩西臉上的笑容都都變得有些勉強起來。

在他莫名包容的眼神中,倫薩克繼續道:「小打小鬧而已,能壞的了什麼事。」

提摩西很想壓著這個人的脖子,扒開他的眼皮,讓他看看自己口中的「小打小鬧」已經造成了什麼程度的混亂,可惜終歸還是想要活下去的慾望佔據了上風,提摩西沉默地點頭應下,然後在團長不耐的眼神催促中,離開了他的房間。

……

連騎士團這邊都炸開了鍋,居民們的反應就更加劇烈了,他們看著遠處激烈的戰況和越飛越遠的魔鬼浮遊魚,激動得面紅耳赤。

毫不誇張地說,整個13區的人,都沸騰了起來。

身旁跑過的魔寵,身上依舊還纏著那土氣十足的橫幅,紅色的布條隨風而動,滑稽異常。

然而居民們看著那好笑的標語,心中卻再也升不起半點輕視之意。

這些穿行在街道中的鮮紅布條,就像是在13區中奔流的血液一樣,從一點開始,向四面八方擴散,最終貫穿了這片生機枯竭的大地。

彷彿昭示著某種沉睡已久的東西,已經從長眠中蘇醒。

恍惚間,13區的居民突然有了一種深刻的感知,大概無論過去多少年,自己都忘不了今天這個特別的日子了。

那個傳聞中喜歡干大事的迪恩,確實沒有辜負他們的期望,不僅沒有辜負,還遠遠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

他沒有舉辦什麼華而不實的慶典,也沒有像某些起源公會那樣,聯合權貴人士,開展一場註定只能存在於普通居民議論中的交際舞會。

他選擇以13區為舞台,獻上了一張盛大的……表演。

是的,表演。

人們不知道該怎麼形容那天發生的一切,想來想去,用「表演」來概括,似乎是最恰當的了。

一場血腥暴力,又讓人忍不住鼓掌叫好的……精彩表演。

昭示著一個生機勃勃的新勢力,即將登上大陸的舞台。

書閱屋 三十三天造化寶塔乃是姜塵用先天清氣所煉,就當時來說,這是沒有問題的,甚至可以說是開創性的。

此寶一成,立即就與天界產生了共鳴,更是引得天界本源的垂青,使得此寶的威力更盛三分。

從未有法寶有過這般威勢,可以調動天界之力。所以說,三十三天造化寶塔是開創性的。

但此刻,姜塵想要將三十三天造化寶塔轉化成神器,僅是有先天清氣就不合適了。

神器的根本在於世界,而世界講究的均衡,是清濁相對卻又共存。但三十三天造化寶塔只有先天清氣,並無先天濁氣。

這就是它的缺陷,需要彌補。

而息壤,是土行祖源,大地精氣高度凝結所化,可衍化出先天濁氣,正是姜塵重煉三十三天造化寶塔所需要的神物。

當然,就算只有先天清氣,也是能衍生出世界的,天界就是這樣的世界。

不過,這樣的世界,屬性太過單一,重元神而輕肉身,與姜塵的道不符。他要的世界,是像洪荒天地一般的世界,清濁共存,陰陽五行俱全。

一開始,姜塵的打算是先湊合著,先把三十三天造化寶塔轉化成神器再說,至於先天濁氣之事,那就等離開此地之後在做解決。

但此刻,姜塵既然發現了息壤,有了讓三十三天造化寶塔圓滿的機會,那他又豈會錯過?就算冒險,他也要搞到一些息壤,以供寶塔吞噬。

對,沒錯!

此行要是有危險的話,那姜塵的目標就是抓起一把息壤就走。至於九天息壤?那不急,等他煉製好三十三天造化寶塔之後,再來尋找也不遲。

三十三天造化寶塔轉化成神器之後,就是面對先天道尊,姜塵也算是有了底氣,雖然打不過,但逃走是絕對沒問題的。

靠著變成神器的造化寶塔,姜塵基本上可以在五行秘境橫著走了,取走九天息壤,那還不是輕而易舉的事嗎?

為了之後能夠橫行五行秘境,此刻冒點險,在姜塵看來,完全是值得的。

姜塵的心裡算盤打得精得很,若無巨大的利益,他又豈會親身涉險?

……

…………

悄無聲息的,姜塵就在掠過了數十萬里,距離那九天息壤所在,愈發的近了。

同時,姜塵也更加的小心了。因為他發現,自己到了什麼地方。

這是五行秘境的中心區域,裡面居住著很多強大的凶獸,空氣之中,更是流動著濃郁的五行元氣,幾乎要凝結成液體滴落,遠不是外圍那貧瘠的環境可比的。

生活在這裡的凶獸,最弱的都有著道君圓滿的修為,最強的,甚至到了半步道尊的極限,無限接近先天道尊的境界了。

是的,五行秘境沒有先天道尊級別的凶獸,但卻有很多半步道尊級別的凶獸。這些,都是姜塵目前招惹不起的存在,遠遠的碰見了,都要繞著走。

關於秘境中心區域的事,還是玉帝告訴姜塵的。言及此地乃是五行魔神掌心的位置,也是道祖布置先天五行大陣時,用來轉化混沌之氣的中樞所在。

所以,此地的先天五行本源異常的濃郁,也因此催生了大量實力強大的凶獸。

當然,先天五行本源濃郁,催生出來的,不止是實力強大強大的凶獸,還有各種各樣的機緣。

姜塵一路走來,倒是看到了不少先天靈物。如外界難得一見的先天靈藥、先天神金、先天神水……種種五行靈物,在此地隨處可見。

更有甚者,姜塵還看到了幾棵先天靈根與先天法寶。那先天靈根雖然都是下品的,但也頗為的不凡,放到三界之中,勢必能引發一場慘烈的廝殺。

就是姜塵看了,也很是心動。不過,心動歸心動,可他卻沒有上前去摘的意思。

那先天靈根的身旁,都有半步道尊級別的凶獸存在,姜塵根本就不敢上前,以免驚動了他們。

眼下,還是取得息壤最重要,什麼先天靈物、先天靈根、先天法寶,都是次要的,完全不重要。

「等我將三十三天造化寶塔轉化成神器后,這些寶物,都將會是我的。」默默的記下這些寶物的位置,姜塵如是想到。

五行秘境存在不知多少萬年了,期間雖然沒有先天道尊誕生,但誰知道其中積累下來了多少半步道尊?

要是此刻,姜塵身上的盤古氣息泄露出來,怕是等待他的,就是數十乃至上百頭半步道尊級別的凶獸的圍攻。

真要落到這種局面,那真是不死也要殘廢,下場堪憂啊。

所以,姜塵來到這裡之後,是能有多小心,就有多小心,絲毫不敢泄露出半分氣息。

要知道,此地的凶獸也與外圍的不同,外圍的凶獸,屬性比較單一。

但此地的凶獸,常年沐浴在先天五行本源之下,逐漸發生了變異,擁有兩種或者兩種以上的屬性,這就使得他們的實力更為強大了。

「乖乖,這裡也太危險了吧。」感知到周圍一道又一道強大的氣息,姜塵暗暗乍舌不已。

他怕不是被玉帝給坑了吧。

什麼叫五行秘境對他來說,並沒有危險,此地,不全都是危險嗎?

若姜塵沒記錯的話,玉帝讓他幫七仙女尋找的天道紫氣,就在此地最中心的位置。

嘶~~

念及至此,姜塵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氣。

乖乖,這可了不得,這麼多半步道尊級別的凶獸的圍攻,怕不是能把他活生生的吃了。

一想到這樣的畫面,姜塵就忍不住頭皮發麻。真是草率了,他不該如此輕易的就答應玉帝的請求。

他早該想到的,玉帝怎麼可能憑白送他這麼大一個好處,定是知道此地的兇險,玉帝才會這麼大方。

得到的越多,付出的也就越多,無當聖母此刻對這句話有了更加清晰的認知。

這次,他怕是被玉帝給坑了,枉他之前還感覺玉帝人不錯,真是瞎了心。

要是不幫七仙女取得天道之氣,五行秘境對於姜塵來說,確實毫無兇險,堪稱福地。但一與天道紫氣扯上關係,此地就變成了龍潭虎穴,兇險無比。

可惜,姜塵已經答應了玉帝,一定要幫七仙女取得天道紫氣,倒是不好食言。不然的話,姜塵肯定會在收集到足夠多的先天五行本源后,直接拍拍屁股走人,白嫖玉帝一次機緣。

咦,等等。

默默回憶一番,姜塵突然發現,玉帝給他提供的六個寶物的地點,其中等級最高、威力最強的一個,堪稱五行俱全的先天靈寶,其所在的位置也是在這附近。

不,應該說就在此地的中心範圍區域。而且,姜塵估計,那五行屬性的先天靈寶,應該離天道紫氣不遠,或者說,二者就是在一起的。

念及至此,姜塵突然明白,玉帝為何會突然告知他五行屬性的先天靈寶的事了。那天道紫氣與先天靈寶在一起,他要取得先天靈寶,必然也要將那天道紫氣一同取到手。

這是算準了他不會放棄五行屬性的先天靈寶。

玉帝這是將他吃的死死的。

想通了這一切后,姜塵露出了一抹自嘲的笑容,枉他以為自己足夠聰明,可到頭來,還不是被人算計的死死的?

不過,轉念一想,姜塵又釋然了。無論玉帝有何算計,他此次都不會吃虧,反而會獲得不小的機緣。

他們兩個通緝犯也好相互有個照應。

Previous article

「我,難道說錯了嗎?這女人就是握著賺錢的法子不告訴咱們,家家戶戶都吃不飽穿不暖,這個冬天如何過?」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