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 黎非非離開G大之後,原本四個人的寢室只剩下了三個人。

張婉兒和徐莉佳對陸安安也是敬而遠之。

從之前的事情可以知道陸安安不好惹,也是她們惹不起的,對於這樣的女生她們只能離得遠遠的。

放學后,陸安安沒有回寢室,而是去了圖書館。

準備在圖書館看會兒書,這個時候回去也太早了。

「陸安安,好巧啊,你也來圖書館啊?」

南知行看著陸安安過來,便連忙起身打招呼。

陸安安看了南知行一眼,好看的眉頭輕輕皺了皺,「你是?」

有點忘記這個傢伙了。

眼熟,但不知道他叫什麼名字。

南知行臉上的笑容漸漸散去,他覺得陸安安是故意的。

前不久才跟她表白過,陸安安是魚的記憶嗎?這才多久就忘記了他。

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陸安安故意裝作不認識。

陸安安這麼做的目的一定是為了引起自己的注意。

南知行想到這裡,臉上多了一絲笑容,道:「我,南知行。」

聽到這個名字,陸安安這才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臉色。

就是那個被她拒絕過的傢伙。

難怪感覺這個傢伙長得有點熟悉。

「原來是學長。」

陸安安淺淡的笑了笑,禮貌的打了個招呼。

南知行看著陸安安,道:「吃過飯了嗎?」

「吃過了。」

陸安安沒吃過,但是她沒有胃口,也不想跟南知行說實話。

她朝著電梯走過去,南知行跟在她的身邊。

「上幾樓?」

「四樓。」

「好巧,我也是,一起吧。」

南知行笑著道。

電梯門打開,陸安安先進去,南知行在後面進去。

「當初看到學校論壇的那些謠言,我就知道是假的,沒想到黎非非這麼壞,竟然故意造謠……」

南知行說了一番為陸安安打抱不平的話。

一臉義憤填膺的表情,絲毫不記得自己在室友面前說過詆毀陸安安的壞話。

因為得不到,所以就想毀掉。

陸安安當著所有人的面拒絕了他,這讓他感覺很沒有面子。

在背後自然也會說陸安安的壞話,讓別人覺得不是自己被拒絕,而是陸安安原來就配不上他。

這樣一來,他才不會太難看。

但萬萬沒想到陸安安竟然有那麼厲害的後台,妥妥的千金小姐。

只要能夠攀上陸家的高枝,爸媽也一定會以他為榮。

先前只是看中了陸安安的美貌,現在覺得陸安安的家世也非常不錯。

陸安安就應該找他這樣的,不找他這樣的該找什麼樣的?

南知行在心裡打著小九九。

到了圖書室,陸安安拿著書翻看起來。

南知行坐在她的身邊,為陸安安擋住那些想要靠近陸安安的男生。

「安安,喝點熱咖啡嗎?」

只見南知行端了一杯熱咖啡過來,小心翼翼的放在了陸安安的旁邊。

陸安安看了眼咖啡,並沒有拿過來喝,只是禮貌的說了句謝謝。

接下來的幾天里,陸安安總是能夠『碰巧』的遇到南知行。

易小安也知道了南知行的故意接近。

。 我當時心裡根本沒有想太多,只是想能夠上去就好,可是在把手伸出去的那個時候我突然想到了什麼。

「不好,你趕緊回去,小心你身後的女鬼!」

「不用管她,她現在已經被我打暈了,快趁現在,我趕緊拉你上去,你現在這樣實在太危險了!」

我當時雖然覺得有些不太對勁,可是男人說的畢竟是實話,如果我一直處於現在這種狀況下的話確實十分的不妙。

一不小心就會摔下去。

我果斷的將手遞給了他,誰知道這男人根本沒有抓住我的手,而是果斷的將另一隻手伸了出來,那手裡握著一把明晃晃的刀,直接扎在了我的另一個手上,並且那隻本來要抓我的手用力的推了我一把!

我根本沒有反應過來,在意識過來不對勁的時候,已經摔了下去。當時的第一個反應就是肯定完蛋了!

我肯定掛了!

連身後有個龍王這個保命符的事情都忘記了。

另外令我感覺十分疑惑的是,我並沒有從他的身上看到過一分的鬼氣,難道說這男人是蓄意殺人?可是他殺我是為了什麼?

我意識很快的消失了。

等到我再次醒過來的時候,我是在自己的家中躺著,身邊一個人都沒有。

「你小子每天干不靠譜的事情,下次注意著點,可不是每次我都能救你的。」

龍王的聲音在背後響起,我知道這一次又是它救了我。

所有人之中,也就龍王最靠譜了,雖然也不能用人來形容他。

我在道了謝之後想要從床上爬起來,一起來覺得渾身沒有力氣,而且身上還有傷口。

索性一看就知道是皮外傷,可能是龍王施法或者我掉下去的時候不小心碰著什麼了,也不知道龍王是怎麼把我帶回來的。

既然龍王不說,那我也就不問了,這些並不怎麼重要。

我現在比較關心的是,之後的事情怎麼樣了,以及這男人為什麼要殺我。

當時我可看的清清楚楚,難道說……

我心裡有一個比較大膽的猜想,這弟弟的死,也和哥哥有關?可是為什麼哥哥要害死弟弟呢?是為了爭奪家族的遺產嗎?

可是這跟殺死我有什麼關係?

我越想越不明白。

這時候,我突然想起來一件更加重要的事情,那就是夏末。

夏末和老溫還在那個房間之中!

我準備給夏末打一個電話,確定一下她現在的情況怎麼樣了。

我這一激動,腦袋還有些疼。

使勁一蹭,居然蹭了一手的血,這可給我嚇了一跳。

趕緊跑到衛生間去查看。

腦袋上什麼傷口都沒有,就是沾了不少的血。

這時候在我後面的龍王接著說話了。

「你小子不用抹了,這是你掉下來的時候摔破了腦袋,而那些人都以為你死了,不信你自己看,你房子門口那兩個花圈就是那丫頭給你擺的。」

我以為龍王在開玩笑,不過心裡還是十分好奇,果斷的打開了門去看。

果真有兩個大花圈擺在門口的位置上,像是兩個門神一樣,上面還寫著字,上面系著小布條。

大致的意思是讓我安息之類的話,門口還放著一個鐵盆,裡面都是紙灰,看樣子才燒過紙錢不久。

我突然意識到有些不對勁。

「他們都以為我死了,可是我的身體就在這裡,他們沒見到我的身體不可能以為我死了啊!」

龍王在後面解釋道:「你之前確實死了,不過又被我救了,現在離你之前已經過去了好幾天,他們早把你下葬了。」

我點點頭,這次算徹底的明白了。

「這麼說我是進了棺材然後又出來了?」

龍王沒說話,那就是默認我說的是對的。

我為了確定再次看了一眼時間,確實離上次已經過了好幾天。

我唯一慶幸的是,幸虧他們沒有將我火葬,不然的話,我就連活著回來的機會都沒有了。

說不定燒著燒著,突然醒了過來,那真是一件恐怖的事情!

不過這種想法對於我來說有些多餘,有龍王在,他肯定不會讓這種事情發生。

我在暗暗的思考了一下之後,還是決定繼續調查這件事情。

龍王聽了也沒有勸說我,也知道勸我根本沒什麼用。

而我這次,變得比之前小心謹慎了許多,我不會從哥哥入手,而是決定從死去的弟弟入手。

等到晚上的時候,我從喪葬鋪子里將一切需要的東西都準備好。

桌子上放著一個香爐,在上面插好一根香,這香不是普通的香,而是專門招魂的香。

在之前進了弟弟他們家的時候,我曾經特意的查看過,弟弟的名字叫趙德柱,他哥哥的名字叫趙秀剛。

趙德柱的生辰八字在之前閑聊的時候我也曾經問過,當時是決定給他算上一卦,可是聊著聊著就忘了,然後就是取靈牌位的事情了。

當時主要因為夏末發現的靈牌位的事情讓我有些分心。

不然的話也不能將卦象這個事情給忘了。

不過這一次算是派上了用場。

還好趙德柱死的時間並不久,算起來並沒有超過七天,這樣能夠將他招魂招到這裡的可能性會非常的大。

如果超過了七天,可能性會變得十分的小,不過也還是有一定的可能性的。

其實這也要建立在這鬼沒有進行投胎的基礎上,一般來說,死去不超過七天的鬼魂是不會立刻投胎的,可是也有例外。

還有一種情況是人死了之後鬼魂因為某種原因被打的魂飛魄散了,這種靈魂都不存在了的,我也不可能見到了。

我將三枚銅錢放在正中,同時將窗戶打開,沒過多大一會,只見一縷魂順著窗戶的方向飄了進來。

我一看,確實是趙德柱沒錯。

他的眼睛一直是閉著的,等到進來這個屋子的時候,眼睛才刷的一下睜開。

在看到我的時候,十分的驚訝。

「你怎麼在這裡?」

「這是我家。」我說道。

趙德柱驚訝的環顧四周,發現真的是之前的喪葬鋪子。

他說道:「我記得我是去哥哥那裡取的靈牌位,可是半路上好像有人襲擊了我。」

。幸運的遇到你,幸運的與你重逢。

林雅慕把吹亂的碎發往後夾到耳廓,她睜着眼睛,看着他的動作,心底竟然瀰漫出一絲心疼。

「怎麼會。」她在心裏質疑自己,周廷鸞大概一直以來都是天之驕子,他不應該是現在這個模樣。

可同時,林雅慕又忍不住害怕,害怕自己的想當然會被全部推翻,害怕

《你知我三分心事》第146章 抱歉!…

這個該死的惡魔。

Previous article

他們兩個通緝犯也好相互有個照應。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