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她哇的一聲就哭了出來:「啊~我剛才做了個夢,好可怕!我夢見我死了!啊啊啊啊!!怎麼辦!我好害怕!!!」

楊嘉:「。。。。」

她一邊嚷嚷著,一邊像抱著顆椰子似的拚命搖晃楊嘉。

幾下一搖,楊嘉感覺自己的腦漿都快被她搖勻了。

啊~我果然不該救這個智障的。

不過……

抬起頭,看著眼淚像水龍頭一樣的幽瑩,楊嘉輕輕一笑。

這個純娘們,難道忘了當初被我威脅到差點大小便失禁的事了?

難道她真的是斯德哥摩爾綜合征?有被迫害情節?

不管怎麼樣,這一戰,全靠了她捨命相搏,如若不然,我可能真的要交代在這兒。

也許…以後不應該再當她工具人了。

「幽瑩。」

「啊?」

幽瑩抽抽著低下頭。

迎面看到的,是楊嘉溫柔的笑容。

「謝謝。」

「唉?」

簡短柔和的兩個字,讓幽瑩有些猝不及防。

這是幽瑩第一次看到楊嘉露出這種笑,更是第一次聽到楊嘉對自己表示感謝。

一瞬間,她彷彿明白了什麼。

噙著淚,她回以了一個朝陽般明媚的笑顏:「哪裡,沒有你,我什麼都做不到。」

「呵。」

楊嘉伸出手:「我腿軟,扶一把。」

兩人相視一笑,準備動身,繼續前進。

然而就在這時。

「咦?那是什麼?」幽瑩注意到,剛才奈落史萊姆死亡的那堆廢墟說道。

楊嘉定睛一看。

只見奈落史萊姆死亡后,化作了一地的碎石。

然而這些冷卻的石頭已經漸漸失去光澤,可其中卻又一塊滴流圓的小石頭,自始至終都散發著明亮的紅光,久久沒有褪去。

「這是什麼?」

楊嘉下意識的讓幽瑩後退,自己上前查看。

伸手碰了碰。

不燙,只是有些溫熱。

拿在手中。

是一顆溜圓的珠子,散發著翡翠一樣的光澤。

「這是?」

【通告,獲得稀有素材:神核。】

真理的提示應聲而來。

神核?

啊,我確實記得你跟我說過,R4以上概率掉落,R6以上必定掉落的東西吧?

什麼生物的靈魂凝聚,吃下去可以得到一個技能的東西。

【答,肯定,但不僅於此,神核在本技能的加持下,服用也可用於提升指定技能的等級,恩典技能除外。

另,神核也是鍛造高級聖遺物,煉製高級藥材的材料,對於8星及以上的聖遺物,6星及以上藥劑,神核為剛需素材。

推薦:保留神核,用於鍛造聖遺物。】

這次這個坑逼系統…呸,坑逼技能解釋的怎麼這麼詳細?

以前問它問題,它大多都一筆帶過的,或者說一堆廢話不講重點。

今天居然直奔主題言簡意賅的直說了。

不過這麼一聽,直接吞下神核,好像確實有點浪費。

就為了一個技能?

不值得。

我先前剩下50解鎖點,這次殺了奈落史萊姆,得到了R4的突破權和400解鎖點獎勵。

這還是我第一次沒被卡級,提前拿到了突破許可權。

而解鎖點,目前也有450點。

輔助技能的話,解鎖3個沒什麼問題。

攻擊技能的話,也至少可以解鎖2個。

所以楊嘉現在其實不缺技能,想要什麼,打開技能樹形圖直接解鎖就是了。

倒是高級藥水和高級聖遺物最讓楊嘉頭疼。

藥水的話,藥劑師被鎖定在lv3無法升級,那是真的沒辦法了,只能用HP藥水將就一下。

鍊金術的話,目前lv4,按照極限越一級,楊嘉可以鍛造五星聖遺物。

鯤鵬作為最終boss,其實力不言而喻。

你不可能拿著一堆三四星聖遺物就肛的過它。

煉製高級聖遺物只是時間問題,這顆神核暫時留著,未來必有大用。

只可惜,史萊姆類魔物有個通病:死亡后屍體會瓦解,變成一堆和它屬性相同的元素。

不像其他魔物,死亡后屍體可以回收,吃吃肉,或者取些有用的器官。

真可惜。

收好神核,楊嘉站起了身子。

「走吧。」

回過頭,楊嘉對幽瑩溫和的說道。

幽瑩見狀,嘻嘻一笑,就像往常一樣,挽著楊嘉的胳膊,跟著他一路前行。

……

就這樣,時間一晃,又過去了兩個月。

這兩個月,是楊嘉過得最舒坦的時光。

提前得到了R4突破權后,楊嘉再也不用擔心會被卡級。

而奈落史萊姆作為六層BOSS,遇上它的地方,正好是通往七層的甬道。

以前越級戰,那是沒辦法,都是被真理逼的。

越整整一個Rank打,仔細想想,這得多不要命?

現在既然提前得到了突破權,楊嘉沒理由以R3的等級,就直接跑七層去。

於是,在幹掉奈落史萊姆后,楊嘉便帶著幽瑩,固定居住在了七層甬道附近。

然後以甬道為中心,開始了愉快的狩獵時光。

別看楊嘉和幽瑩的能輕鬆擊殺六層魔物,實際上兩人等級低,隨便殺什麼都能吃滿經驗加成buff,升級效率異常的高。

為求穩妥,兩人瘋狂刷級。

這段時間,幽瑩和楊嘉的等級,也因此水漲船高。

兩個月的時光,楊嘉的等級,便來到了R4lv40。

幽瑩因為跟著楊嘉,也分到了經驗,等級達到了R4lv35。

至此,六層的魔物,也開始慢慢無法滿足兩人的需求。

終於到了去探索七層的時候。

…………………… 「我們也知道公爵大人是在關心公主殿下,等殿下醒來,我們會告訴她公爵的心意。」

陸昭聽完這番話,面色變得十分難看。

他立刻甩袖離去,想去找唐柒柒。

結果人已經不在門口。

因為封晏那邊有消息了,醫生匆匆輸完血就去產房了,現在封晏身邊沒人照顧。

好在他現在已經脫離危險。

她守在床邊,緊緊的握住他的手,雙眸濕潤。

陸昭找到這邊,看到封晏躺在床上的時候,死死地捏緊拳頭。

他竟然也在這兒!

她們……她們……

陸昭怒火中燒,雙眸被血絲染紅。

他突然瞥見了醫生桌子上的手術刀,立刻上前緊緊握住。

「公爵……」

守著唐柒柒的傭人突然看到他滿是戾氣,要殺人的樣子,嚇得後退兩步。

唐柒柒聽到聲音,立刻回神轉頭看去。

當她看到陸昭手握手術刀,凶神惡煞的樣子,嚇得心頭一跳。

「陸昭,你要幹什麼!」

他彷彿聽不到自己的聲音,眼底只有封晏。

那眼神,彷彿要吞了他。

陸昭走到床前,竟然狠狠地一刀刺了下去。

唐柒柒死死地抓住他的手,阻止他落下去。

「陸昭,不要!」

「唐柒柒,讓開,讓我殺了他。他不在,我們就不會有任何問題。」

「你根本就沒變,你不可能回到以前,你現在就是徹頭徹尾的瘋子,你什麼都敢做!」

「是,我就是個瘋子,我要是瘋子也是被你逼瘋的!唐柒柒,你給我睜大眼睛看好了,封晏要是死了,就是因為你!」

陸昭驟然發狠,一把將她推到一邊。

他死死地盯著封晏,目眥欲裂。

「你早就該死了,我窮其一生,哪怕毀了自己,也要把你帶到地獄。我不得好過,你也……給我去死吧!」

陸昭雙手握刀,高高舉到了頭頂,然後蓄滿了力氣,重重落下。

可落下的瞬間,一個嬌小的人影突然撲了上來。

噗嗤——

鋒利刀鋒沒入血肉的聲音。

「唔……」

她疼得低聲呻吟,嗓子眼腥甜,一口血沒忍住吐了出來,打濕了他胸口的白襯衫。

「執事大人,沈明……在我這裏!救我!」

Previous article

這個該死的惡魔。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