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見簡向緋又要開口反駁,顏所棲當即加了一句:「爸~」

簡向緋:「……」

簡向緋的臉色終於有些變化了,微微皺了皺眉。

顏所棲給簡向緋到了一杯紅酒,「你知道你把很多人不放在眼裡,但是有人走近你的心了,你也不用這樣的排斥嘛。」

簡向緋的表情變化,也是一瞬即逝,雖然年紀輕輕,但是經歷了很多人都不曾經歷過的事情,不是什麼情緒都掛在臉上,簡向緋更是學得很好。

他走過來,接過顏所棲遞過來的紅酒杯,搖晃著酒杯,看著紅色的液體撞擊著玻璃的杯壁,濺起一些紅色的小水花。

簡向緋的眼神有些恍惚,他喃喃道:「顏所棲,我知道你說的是誰,但是我很清楚,我不喜歡她。」

顏所棲皺眉。

「我只是看到有人靠近芳馥香,有一點點不爽。」簡向緋抬頭,認真地看著顏所棲,他說:「如果你有一個朋友,跟你很熟很熟,忽然有一天,來了另外一個人。你會發現,你朋友除了你之外,還有其他好朋友,你是不是會不爽?這難道不是很正常的情緒,所以,你懂我說的了嗎?」

這是簡向緋剛剛打了顧舟之後,想到的。

「喜歡,愛,我這輩子,都沒有體驗過,但是我很清楚,我現在對芳馥香的感覺,不是喜歡。」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唐龍,金景勝……你們這是在故意的跟我作對,是嗎!」

「好,好,好得很啊。」

「我原本還想饒你們一次,現在看來沒這個必要了。」

「我天馬聯盟,勢要將你們兩家徹底的碾死。」

馬元波目眥欲裂的吼道。

聲音冰冷,滿是威脅。

然而!

就在他威脅的聲音落下之際,又有車隊開來。

隨著車隊停在新李氏門口,幾張馬元波熟悉的面孔,出現在他的面前。

「你,你……你們怎麼來了?」

馬元波臉色陡然蒼白,意識到不好。

因為這三位,正是天馬聯盟的骨幹,也是最先表態加入天馬聯盟的三位。

「馬元波,我們不能來嗎?」

德通集團董事長,滿臉不屑的看著馬元波道:「今天新李氏開業,我們前來送上賀禮,不行嗎?」

啪!

他的話,再度如同耳光,狠狠的抽在馬元波的臉上。

別人前來支持新李氏集團也就罷了,可跟他是一夥的劉洲,現在也來給新李氏送來賀禮,這不是在故意打他的臉,這是什麼。

「新李氏集團開業,德通集團,龍樹集團,康陽集團特送來賀禮。」

劉洲拿著禮物名單,震聲開口。

他的每一句話!

都如同耳光,重重的落在馬元波的臉上。

打臉,瘋狂的打臉。

馬元波顫抖起來,他這是被氣的顫抖。

「啊,啊……該死,你們是最先加入天馬聯盟,表示要跟我一起對付新李氏,對付雲霄集團和金山地產的人。」

「現在你們竟然背叛我,選擇站在他們哪一方。」

「你們該死!」

馬元波聲嘶力竭的吼著。

「哼,馬元波你少在這裡嘚瑟,我們什麼時候說要跟你一起對付新李氏了。」

劉洲冷聲罵道:「你這樣的無恥小人,給葉先生提鞋都不配,我呸!」

說著,一口唾沫,直接噴在馬元波臉色。

馬元波心中火山洶湧!

但,他還來不及說話!

便是又有車輛行駛過來。

這些人,全都是來送賀禮的,而每一位都是天馬聯盟的人。

「這是怎麼回事,難道他們都提前知道,馬元波會給我送棺材來?」

「所以提前做好準備,準備打臉馬元波了?」

葉天傾眉頭皺緊,不明所以。

但當他看到遠處,滿臉冷笑的龍一后,當即意識到肯定是龍一提前得到消息,所以策劃的這些。

「馬元波,你活該被打臉。」他輕聲呢喃。

此刻!

馬元波,看著這些前兩天還都爭先恐後的加入天馬聯盟,表示要和他一起對付新李氏,對付雲霄集團,金山地產的公司各大公司的老總和董事。

現在都站在葉天傾一方,並且前來恭賀,送來賀禮。

他的臉色難看到極致。

無形的耳光,瘋狂的抽在馬元波的臉上。

抽的他的臉皮火辣辣的,無地自容,

恨不得找條地縫鑽進去。

「哈哈,馬元波驚不驚喜,意不意外?」

葉天傾看著臉色難看的馬元波,大笑起來。

「我意外你麻痹。」

「葉天傾,你以為你贏了嗎?」

「你沒有贏,你根本就沒有贏,想要贏我你還太嫩了。」

馬元波面目猙獰的吼著。

他目光掃過全場,牙關緊咬:「哼,我實話告訴你們吧,我背後可是有一位無敵強者的,現在你們背叛我,我只需要請鬼老出手,他朝夕間便可讓你們全部都命喪黃泉。」

說這話的時候,他的五官都扭曲在一起。

「葉天傾!」

他猛地看向葉天傾,怒聲吼道:

「姓葉的,你根本就不知道,你身上發生過什麼,我也不怕告訴你。」

「鬼老,早已經在你們一家人住的地方,動過手腳了。」

「你們會霉運不斷,然後在煎熬當中死去的。」

「現在,我給你一個機會,只要你跪下來求我,我可以讓鬼老饒過你一次,否則的話……你必死無疑。」

此刻的馬元波,圖窮匕見。。 是沈虞臣???

卧槽!

在場的人全部都驚了,甚至好些都沸騰,特別是年輕的女孩子,一個個自掐人中的激動樣子,完美詮釋了什麼叫,鑽石王老五榜排名第一的男人的魅力。

顏所棲有些懵。

此刻不是擔心沈虞臣為什麼會來,而是沒想到沈虞臣的魅力居然會這麼大。

其實也好理解,她天天跟沈虞臣呆在一起,對他的美貌和身份都麻木了。

但是單單擰出來看,媽的,沈虞臣是多少人消尖腦袋都得不到的男人呢?

不知道為啥,顏所棲心裏有一點小得意。

畢竟,這麼優秀的男人,貌似對她確實上心的。

顏洛雨已經開始激動了,沈虞臣來了!簡直就是意外之喜啊!

她特意佩戴行子瑜的首飾,沈虞臣等會見到,一定能知道吧!

被溫知寒弄壞的情緒,立馬緩解了,只要沈虞臣是為她而來的,其他人算什麼?

陳冠玉自然知道鼎鼎大名的沈半城,年紀輕輕,已經少有人可及了,實在是難得的青年才俊。

立馬吩咐顏西辰去接人。

顏西辰自然願意去,沒想到顏洛雨也跟着一起。

陳美華問:「洛雨,你去幹什麼?」

顏洛雨解釋:「沈總對我很好,我一直想要感謝他。」

陳美華可以接受這個理由,畢竟工作的推薦信是沈虞臣親自寫的,去了公司第一天,沈虞臣還出面讓大家多照顧顏洛雨的。

顏所棲笑了。

顏洛雨到現在都沒有跟顏鴻和陳美華提過沈虞臣結婚的事情吧,她跟顏家決裂當晚,顏洛雨還讓顏鴻警告她別招惹沈虞臣!

顏鴻不知道沈虞臣結婚了,所以一心把沈虞臣當自己的金龜婿,當然,金龜婿是給顏洛雨準備的,可沒有她顏所棲的份兒。

可一旦沈虞臣結婚的事情暴露,顏洛雨的行為,可是值得讓人嚼味一番的。

所以,這當口,顏所棲來了一句:「就沈總一個人么,沈太太有沒有一起來?」

顏洛雨整個人都僵掉了。

陳美華也是明顯一愣,估計是想到了顏所棲離開顏家當晚發生的一切,開始懷疑顏洛雨對沈虞臣已婚這件事是否知情。

如果知情,那顏洛雨……就是心術不正!搶人老公!

下一秒,顏所棲道:「姐姐你也知道這件事,如果沈太太也一同前來,你去迎接沈總,怕是不妥當吧。」

陳美華:「!!!」

天,顏洛雨這麼年輕的一個女孩子,怎麼會這樣?

她已經知道沈虞臣已婚,居然還讓顏鴻和她誤會沈虞臣單身,想着是否可以撮合兩人。

顏洛雨這心思……真的太可怕了!

連對她那麼好的顏鴻都能算計,還有什麼做不出來的?

陳美華壓住心底的怒氣,忽然嚴厲道:「洛雨,你不準去!」

顏洛雨震驚地看着陳美華,不相信她會用這樣的語氣跟她說話:「阿姨,我只是想感謝……」

「我說了,不準去!」

顏洛雨狠狠捏成拳頭,回頭看了顏所棲一眼,眼裏盛滿了怒意!

如果眼神可以殺人,顏所棲已經碎屍萬段了。

顏西辰飛快的跑過庭院,看到沈虞臣了,開心地問道:「姐夫,你怎麼也來了?」

。 這李老頭一個人生活,家裏面連個冰箱都沒有。

七月把西瓜買回來后只好綁在木桶裏面,然後放到井裏面。

出門前七月擔心下雨把瓜給砸爛了,提前已經把那口井給蓋上了,雨還下得大,七月撐著傘,走到井邊:「在裏面。」

傅言把傘遞給她,她伸手接着,隨後傅言把井蓋掀開,看到一旁的井環上綁了繩,他想應該是沈初綁的西瓜,於是把井蓋放到一旁,解了繩索,用力往上拉着,很快,傅言就把那桶拉起來了。

十多斤重的西瓜被沈初五花大綁地綁在那木桶裏面,木桶裏面還滲了水,上來就成三十多斤重的了。

幸好傅言臂力好,不然就吃力了。

他把繩子解開,「現在切嗎?」

七月點了點頭,視線落在他無名指上的戒指:「你跟我分手了嗎?」

傅言聽到她這話,抱着西瓜的手一抖,沾了水的西瓜本來就滑,滑了幾下,他還是沒抱住,那西瓜直接就摔在地上,四分五裂的。

七月見狀,挑了一下眉:「怎麼,我猜對了?」

傅言看了一眼地上那摔碎的西瓜,搖了搖頭:「不是,你以後不要跟我提這兩個字。」

藍曦若看著這小小的小奶包,笑著開口:「誰欺負你了?」

Previous article

「執事大人,沈明……在我這裏!救我!」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