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藍曦若看著這小小的小奶包,笑著開口:「誰欺負你了?」

夜白璃穿著一身粉色的小裙子,上面的刺繡是一隻全身雪白的九尾狐,看起來很是可愛。小傢伙的頭髮被鳳傾歌紮成兩個小小的包子,更是顯得有靈氣。

這樣的小孩子,大概是人人羨慕的吧?

小傢伙其實還不大,大概只有不到一歲,這正常的孩子才剛會說話呢,這貨就已經可以撒嬌了。

正好鳳傾歌進來,夜白璃很是激動的指著她:「娘親,就是她……她……她欺負寶寶。」奶聲奶氣的話加上她皺成一團的小臉,看起來更是要把人給萌化了。

鳳傾歌聳聳肩,看起來很是無奈的樣子:「看吧,還是和你親,我這算是養了兩個小白眼狼?」

夜白璃年紀太小,不太懂她說的是什麼意思,但很清楚一點:這絕對是在說她的壞話,於是撲進藍曦若的懷裡就開始哭。

唔,被說壞話了,好委屈。

娘親會不會嫌棄寶寶,好難過。

這大概就是這小傢伙的心聲了。

藍曦若也是有些無奈,拍拍夜白璃的後背:「好啦好啦,不哭好不好?我們家小璃兒最乖了,娘親最喜歡你了。」

於是小傢伙就很神奇的止住了哭聲,眼淚汪汪的看著藍曦若,又一次把她給萌到了。

啊……自家孩子太萌好像也不是什麼好事啊,不管她做了什麼,只要用無辜的小眼神看著她,估計她就繳械投降了。

夜白璃看看藍曦若,然後嘟著小嘴再次親了親她的側臉:「娘親這麼乖……寶寶……寶寶就獎勵你一下好了。」

藍曦若承認,她被萌壞了。

一旁的夜白赫倒是安靜的很,他瞅瞅親昵的母女兩個,然後咳嗽兩聲:「咳咳。」

於是,藍曦若就把目光看向這個小傢伙,發現這小傢伙的眼中竟……帶著幾分勾魂的嫵媚?

藍曦若被嚇住了:這麼小的孩子……

再之後,藍曦若就看到這小孩子緩緩的走到自己身邊,笑的燦爛:「娘親~」然後就……蹭蹭藍曦若的臉蛋。

藍曦若覺得自己快要把持不住了。

啊啊啊啊,自家孩子好帥氣好魅惑啊,絕對是一個小妖精啊!而且那聲線也是很魅惑,特別是微微上揚之後……

就像是有一隻手在撓,全身都痒痒的。

心裡更癢。

「娘親,我能問你一個問題嗎?」夜白赫眨眨眼睛,那雙已經具備了雛形的狹長的桃花眼也帶著亮光。

藍曦若點點頭,一隻手抱著夜白璃,另一隻手摟住夜白赫。

夜白赫賊兮兮的看看站在一旁的夜華傲,然後又看看藍曦若,聲音壓低:「娘親……你覺得是爹爹更帥,還是我?」

說著,他還眨眨眼,那初具雛形的桃花眼似乎在煽動人心。

藍曦若已經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了,她看看夜華傲,又看看懷裡的小傢伙。總覺得……好像是兩種不太一樣的帥氣。

夜華傲這種帥氣是邪魅中帶著威嚴,高高在上。而這夜白赫,雖然年紀還小,但是已經能看出來,他的帥氣是邪魅妖嬈,慵懶撩人的那種。

十足的妖孽!

見藍曦若遲遲不說話,這小孩子忽然眉頭一皺:「哼,就知道娘親只喜歡爹爹,不喜歡我們。璃兒我們走,不要和娘親爹爹生活在一起了。」

這小孩子年齡不大,脾氣到不小,他直接拉住夜白璃,冷哼兩聲。

藍曦若傻眼:這是鬧啥?

夜白璃好像是捨不得藍曦若,直接甩開夜白赫的手:「哼,我才不走,要走你自己走。」她撅著嘴,一臉的不開心。

「反正我最喜歡娘親了,你不喜歡正好沒有人和我搶。你快走吧。」夜白璃用小小的手推著夜白赫,一臉的高興。

這怎麼看,怎麼都不像是親的。

藍曦若忽然懷疑……這兩個孩子真的是她的嗎?怎麼一個比一個精明?

夜白赫忽然緊緊的抱住藍曦若:「不,我才不走,我就要和你爭,就要和你搶。」小傢伙傲嬌的扭過頭。

忽然看到夜華傲,夜白赫的眼珠子轉了轉,然後拉過夜白璃,小聲的開口:「哎哎哎,我們應該把爹爹趕出去,都是爹爹的錯,占著娘親不讓我們見。」

夜白璃也很贊同夜白赫的話,小小的人兒很是嚴肅的點點頭:「好!」

於是,兩個小人兒就很是執著的趴在藍曦若的身上:「娘親娘親,你能多呆兩天嗎?」

「娘親娘親,你和我們玩吧。」

「娘親娘親,我要抱抱。」

「娘親,我也要,我還要親親。」

……

藍曦若表示孩子太聰明不是什麼好事,會累死人的。

再之後,兩個孩子可算是把藍曦若給黏住了,死活就是不讓她和夜華傲說話。兩人只要一說話,兩個孩子就很有默契的哭了,搞得他們根本聽不見對方說了什麼。

於是他們想要眼神交流,兩個孩子直接把藍曦若的眼睛捂住。

「娘親娘親,難道你不愛我們了嗎?我們這麼乖,你為什麼不看我們?是不是你更喜歡爹爹一點?」

這奶聲奶氣的話讓藍曦若哭笑不得。

她幹嘛了?不要搞得就像是她拋棄了他們一樣好嘛?

藍曦若算是發現了,只要她和夜華傲沒有過多的交流,兩個孩子就很是省心。只要兩人一說話什麼的,兩個孩子要多鬧騰有多鬧騰。

夜華傲是受不了了,這是什麼鬼意思?這是他娘子,連說話都不讓了?而且,他還是這兩個熊孩子的爹爹呢!

藍曦若覺得……應該讓他們和夜華傲培養一下感情,就借口離開一下,讓夜華傲看著。

兩個孩子出奇的沒有鬧騰,只是點點頭:「娘親你要快點回來,不然爹爹會哭的。」

藍曦若撇撇嘴,點點頭。

再之後,藍曦若就和鳳傾歌一起出去了,開始聊天,還有混沌大帝,也在一起聊天。

但是這卧房裡……簡直畫面太美。

一看藍曦若走了,兩個小傢伙就對視一眼,然後小胳膊小腿蹬了蹬,站起來。

「爹爹,到這邊來,這裡有好玩的東西。」夜白璃抓著夜華傲的手就往一個方向走去。

畢竟也是自己的孩子,夜華傲自然不會起疑心,只是跟著他們一起走。夜白赫跟著,然後點點頭。

再下一秒,夜華傲就……悲劇了。

不知道什麼時候,腳下忽然冒出一口大鍋,把他整個人都裝在了裡面。

再之後,有水進來,還有各種……菜?

夜華傲懵逼了:這兩個小傢伙想幹什麼?

如果夜華傲仔細看的話,大概會驚訝死:因為這兩個孩子全程都是用靈力在控制。

一歲多的小孩子就能如此控制靈力了……說出去會嚇死人的吧?

「是不是還需要什麼東西?」

「大概就先這樣吧,快點火。」

於是,夜華傲就感覺到水慢慢的升溫了。他連忙站起來想要出去,哪成想兩個小傢伙又哭又鬧。

「啊啊啊,果然爹爹就不是親的,都不陪我們玩。」

「就是就是,還是娘親最好了。」

。 考慮很久,江離也沒想出什麼好主意,只能決定再去商場轉轉,挑選一些新衣服送給南笙,嘗試著去討好她。

江離又一次遊走在商場內挑選著女裝。

江離正認真地觀察著面前的服裝,卻聽到身後傳來了一個嬌滴滴的女人聲音:「子航,你幫我看看這件衣服好看不好看嘛?!」

江離下意識地回頭看去,出現在他身後不遠處,一個妙齡女子李夢潔帶著幾分嗲氣拿著一件衣服,正在招呼著不遠處,一個身材高大,容貌俊朗,卻冷著臉的男人鄭子航。

鄭子航冷冷地看了一眼李夢潔手裡的衣服:「還好!」

李夢潔不甘心地又拿起另外一件:「那這件呢?!」

鄭子航依然冷冷地:「還好!」

李夢潔一臉為難地:「每件你都說還好,到底哪個更好,我總不能都買了呀!」

鄭子航冷冷地:「都買了也沒什麼不可以,快點就好!」

李夢潔不高興地:「你答應了今天陪我逛街買衣服的,才這麼一會兒你就煩了?!」

鄭子航無奈地:「好,我可以陪你繼續逛,但請你自己買,不要再問我意見!」

鄭子航說著,轉身走向了一邊,李夢潔無奈地看著鄭子航撅起了嘴。

江離遠遠地看著鄭子航和李夢潔夫妻,微感疑惑,這麼漂亮的媳婦兒,這個男人怎麼這樣呢?!

江離好奇地繼續遠遠地看著他們。

李夢潔繼續在商場中隨意的逛著,鄭子航保持冷漠,遠遠地跟隨在李夢潔的後面。

李夢潔放慢腳步,小心地對身後的鄭子航:「子航,跟你商量個事呀。」

鄭子航依然冷漠地:「說。」

李夢潔試探地:「今天中午,公公特意找我問了話,說咱們倆已經結婚好幾年了,問我有沒有身孕?」

鄭子航:「你怎麼回答的?!」

李夢潔委屈地:「我只能跟公公說,結婚以後,我們一直忙著生意,所以……(試探地)子航,你說我們是不是可以同房了,其實我也希望能儘早為鄭家延續香火……」

鄭子航停下腳步,語氣嚴厲地:「李夢潔,你別得寸進尺!」

李夢潔嚇了一跳,趕忙向鄭子航擺手,嬌滴滴地:「你別生氣呀,我也就是一說嘛……」

鄭子航嚴肅地:「我的態度你很清楚,我根本不喜歡你,如果不是我父親一再堅持,我根本不可能和你結婚,結婚當天,我和你有過什麼約定,難道你都忘了?!」

李夢潔委屈地:「沒有,你當時就跟我說了這番話,還說只跟我保持夫妻之名,不會和我同房……」

鄭子航冷漠地:「既然你都記得,以後就不要再有非分之想,去強迫我做不願意做的事情。否則,就算是被人說我忤逆,我也不惜離婚!」

鄭子航說完,大步向前走去。

李夢潔趕忙跟上,哄著鄭子航:「好了,子航,你別生氣了,我答應你,我以後不提了就是了……」

江離遠遠看著二人,思索著,一個想同房要孩子,一個卻冷若冰霜,兩口子矛盾這麼大,看來,我們又要有生意上門了……

李夢潔挑選好衣服,鄭子航陪他來到收款台,將錢交完之後,冷漠地對李夢潔:「好了,我答應陪你逛街,已經完成任務了,你自己回家吧,我還有事要去忙。」

李夢潔委屈地:「你不是就這樣把我丟下吧?」

鄭子航卻根本不理他,直接大步離開。

李夢潔提著大包小包,一臉委屈地向商場外走。

江離現身,擋在李夢潔的面前:「小姐,請稍等。」

李夢潔停下腳步,疑惑地回身看著江離:「你是誰,你要幹嘛?」

江離帶著和善的微笑上前:「我們並不認識,但是我知道,你和你的先生,似乎在感情上遇到一些問題……」

李夢潔立刻有些不高興,偽裝著:「胡說什麼?我和我先生關係好的很。」

江離微笑著:「那就當我是胡亂揣測,亂說話了。」

江離拿出一張名片遞上去:「未雨綢繆總是沒錯,如果將來你們之間真的出現問題,可以來找我,任何問題都能幫你解決。」

李夢潔接過名片看著,小聲嘀咕著:「超能交易所?」

在趙磊的研究室內,他在向周鶴鳴和崔麗展示著的武器:「經過改進,這次的武器至少可以使用5次,而且威力比原來更強大……」

趙磊正介紹著,桌子上的接收器發出了收到信號的提示音。

周鶴鳴有些激動:「又有超能交易所的名片出現了。」

崔麗著急地:「走,我們趕過去阻攔他們……」

趙磊趕忙地:「別呀,我這還沒完工呢,現在還不能……」

周鶴鳴對崔麗和趙磊:「你們別去了,我自己去看看……」

崔麗擔心地:「你自己,那太冒險了!」

周鶴鳴安慰:「放心,我不會蠻幹,我只是暗中了解一下,這個想要交易的人,到底是什麼情況,再做打算。你們抓緊調查江離的底細就好了。」

周鶴鳴說著大步往外走去。

「陛下——!」

Previous article

見簡向緋又要開口反駁,顏所棲當即加了一句:「爸~」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