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陛下——!」

「陛下——!」

「陛下——!」

……

巨大的歡呼聲,激蕩而起,在瞬間席捲蒼穹而上,這一刻,站在車架之上的秦皇,突然在心中生出一抹衝動。

國勢如潮,邯鄲國人並非全部敵對自己,真正與大秦帝國成為死敵的只有最高層,這一點,早已毋庸置疑。

「大秦萬年——!」

車架之上,秦皇如神,手持天問,長劍指天。

「大秦萬年,陛下萬年——!」

萬民氣勢滾滾,猶如浩蕩長龍,這一刻,在嬴政的刻意點燃下,達到了一個極致,氣勢如龍。

可以說,邯鄲長街之上,君民同心同德,如此驚天氣勢,讓隱藏在其中遊俠以及暗殺者,有些膽戰心驚了。

他們太低估了秦皇在國人百姓心目之中的威望了。

大秦滅國之戰,那是國戰。

事關國運,自當是全力以赴,為了自己的國家拋頭顱灑熱血。從這一點上來,嬴政沒有做錯,反而做的很好。

曾經他們是六國之民,對於嬴政自然是仇恨,但是如今他們是大秦國人,有這樣的帝王作為君上,自然只有好事,沒有壞事。

「張耳,站在怎麼辦,秦皇與萬民同心同德,氣勢貫穿蒼穹,此刻若是出手,只怕不僅會激怒大秦朝廷,也會激怒邯鄲萬民……」

人群之中,陳余目光閃爍,他沒有想到嬴政如此恐怖,更是如此霸道,而且在天下萬民之中的威望,高如泰山。

「你說的不錯,我們小覷了這位,畢竟是橫掃六國,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絕世皇者,如今也不會是最佳的時候。」

張耳目光如炬,看了一眼在車架之上,威風凜凜,猶如天帝一般巡視自己的天下以及萬民的秦皇,心中一陣恍惚。

男兒當如是!

什麼諸侯,什麼周天子,曾經強大無雙的,高高在上的權勢人物,在秦皇面前黯然失色。

這才是真正的王,全天下的王。

「陳余,讓兄弟們別動手,只怕是黑冰台早已經控制了這裏,嬴政敢如此光明正大的出現,必然是做了萬無一失的準備。」

「若是我們貿然出手,得到的只有死亡,只有損失!」

張耳注視着君臨天下的秦皇,長嘆一聲,道:「而我們輸不起……」

。 簡向緋臉上的笑還未褪去,聽到這個問題,似乎沒有絲毫的變化,也就半掩在髮絲下的一雙眼眸冷了不少,還是不易讓人察覺的變化。

兩人都不動聲色,但這兩個男人之間的氣場,已經發生了某種強烈化學反應,開始壓抑起來,無端讓人心一提,呼吸的頻率也自動降低。

步淮深有感觸。

簡向緋笑了一下,似乎也挺滴水不漏的,他一雙眼睛看着沈虞臣,忽然反問:「沈總,為什麼會問這個的問題?」

而就在這句話落下,簡向緋的臉色僵了一下,因為沈虞臣已經收起打量的眼神,像是獵豹漫步一般,漫不經心的道:「我已經確定了。」

簡向緋身體似乎僵了一下,不過掩飾得很好,他反問:「你確定什麼?」

沈虞臣似乎很有耐心,解釋道:「顏所棲如果不是星途娛樂的總裁,在我發問后,你的第一反應只應該好奇,我為什麼會跟你打聽顏所棲,會懷疑我和顏所棲的關係,而不是問題本身。」

沈虞臣睨著簡向緋:「除非,你已經有了心理預判,你的潛意識告訴你,顏所棲的身份不允許告訴任何人。當我的問題有潛在危機,你的大腦會下意識忽略我跟顏所棲根本不熟這件事,將所有注意力放在你擔心防備的事情上……這是人的本能反應。」

簡向緋:「……」

「如果顏所棲不是星途的總裁,我問你的只是一個奇怪的或者無中生有的問題。」沈虞臣淡淡的說:「而簡先生的反應,未免對我太過緊張和防備了。」

簡向緋反應過來了,沈虞臣居然是在詐他。

還讓他猜對了!

因為第一次跟沈虞臣偶遇,對簡向緋來說是非常震驚的。

他對這一點毫不知情,問顏所棲,顏所棲也不回答,所以會非常好奇兩人之間的關係。

如果沈虞臣找他來詢問關於顏所棲的事情,簡向緋當然會反問「你不是跟顏所棲很熟么,為什麼來問我」,從而從沈虞臣口裏試探出兩人有什麼牽扯。

可是沒想到,沈虞臣一來就問顏所棲是不是星途的總裁,他立馬起了危機意識,告訴自己絕對不能透露半分,從而回答錯誤了。

如果讓他再一次回答,他應該會說:真的沒想到沈總找我是來詢問關於顏所棲的事。

回答的重點,從是否是星途的總裁,轉移到沈虞臣和顏所棲的關係上。

兩種不同的回答,透露出他對「顏所棲身份保密」的敏感程度。

所以,自然而然的,被沈虞臣猜到了!

真是該死。

或許,剛剛一連串發生的事情,都很讓他驚訝,畢竟真的沒有想到沈虞臣會找到他頭上,心態不如平時的冷靜,稍微不小心就糟了道。

簡向緋一來就輸了一籌,但是也沒有讓他顯得非常的慌亂,他似乎有些嘲諷的態度說了一句。

「我真的沒有想到,沈總想要打聽一件事,居然還要費盡心思來試探我,還用很不靠譜的方式,如果我的反應都不如你所預想是,豈不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你不會。」沈虞臣聲音沉穩而冷淡:「你重視顏所棲,一旦重視了,我有關於她的問題,你都會認真的對待,所以,你的反應只會在我的預料之內。」

簡向緋:「……」

「如你所說,我沒必要費盡心思向你打探……我請你來,是想告訴你。」沈虞臣話一頓,看了簡向緋幾秒鐘,唇一扯,開了口:「顏所棲是我的。」

簡向緋終於笑不出來了,緊緊抿著唇,眼神銳利地盯着沈虞臣。

沈虞臣聲音冷沉,一字一句的砸向簡向緋:「這,才是我叫你來的目的。」

。 「對,我們早就認識了。」

周蓉一點都不避諱這件事情:「我們剛開始是在藥房裡面認識,後來他家裡出問題了,是我一手幫助的他,所以天佑一直將我給當成長輩一般親近。這件事情可能放在其他人身上的話,他不會管,但是如果是我開口的話,他一定會管的。」

聽到這些話,時宜頓時喜笑顏開,當即就抓住了周蓉的手。

「周奶奶,真好,還好有你在,如果不是你在我身邊的話,我真的不知道到最後會是一個什麼樣子的局面了,幸虧你出現了,不管是公司還是我的個人生活都可以得到很好的結局了。」

時宜眼裡盛滿了開心與感激,看的周蓉心裡卻有些酸澀。

「你不應該這麼想的。這些事情是我虧欠於你。」周蓉手撫摸上時宜的臉頰,「如果是現在的我當年不管發生什麼事情,我都不會離你而去。」

周蓉當時也年輕,自己又是時老爺子身邊的得力幹將,怎麼能夠容忍有人詆毀自己呢?

一個生氣,就直接離開,時老爺子還好,可是時宜當時還那麼小一點,都不知道她到底經歷了什麼恐怖的事情。

「周奶奶,我一直都很好的。雖然傅婉清的確不疼愛我,一直跟時箏在害我,但是爺爺一直都在幫助我,就跟這次一樣,如果沒有爺爺為我保駕護航的話,我根本就走不到今天的,所以周奶奶,你不需要感覺到任何歉疚。」

時宜的確是怨過,但是當現在重新看到周蓉重新出現在自己面前的時候,她心裡就剩下開心了。

「過去的事情都已經過去了,周奶奶,往後我們一定要好好的在一起生活,再也不要分開了。」

時宜抱住周蓉:「我從來都沒有感受到家庭中女性長輩的溫暖,是你讓我感受到了這份溫暖,我一直都非常感激,我希望你也不要介意這些事情了。」

周蓉知道時宜小的時候是什麼樣子的,看到時宜成長為現在這個模樣,當真是十分欣慰,而又十分痛心。

如果不是因為經歷過太多太多殘忍的事情,又怎麼會有這樣子的心性呢?

不過人生在世,總歸是要經歷很多艱難困苦,才可以到達幸福的路上。

「好,時宜,我保證,我不會再離開你了,就算是離開,我也會讓你知道我的行蹤,不會再消失了。」

周蓉早就結婚,有了自己的孩子,也有了自己的孫子孫女。

但是她最放心不下的就是時宜,這個從一開始就讓她心疼的孩子。

「周奶奶,那天佑這方面的事情我就不想了,全部都仰仗你了啊。」

「好,沒問題。你現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該想一想自己到底應該如何立足,還有就是該怎麼在MR.章的比賽中獲得冠軍。」周蓉說完才意識道,「如果我要是不知道天佑在哪裡的話,你是不是就要專心的找他了?可曾想過比賽怎麼樣?」

時宜照實回答:「我想過,但是答案卻是比賽會有很多次,我想要出頭,也會有很多機會,但是席聿衍就只有那一個。如果失去他了,那我可就再也找不到了。」

「你就算找不到天佑,席聿衍也不會有性命危險,不是嗎?」

「是不會有性命危險,但是能夠讓雄鷹痛苦的事情,不是奪取他的性命,而是讓他再也不能飛。我知道對外,席聿衍沒有任何異常,他出色到極致,可是回來后我卻知道在這繁華后的落寞。」

時宜一臉認真:「周奶奶,我小時候你曾經對我說過,愛情是這個世界上可遇而不可求的事情,雖然說傅婉清不夠愛我,但是總會有一個足夠愛我,我也愛他的人出現。現在我認為席聿衍就是這樣的一個人。」

「他值得我拿出所有的一切去愛他,因為他會給予更加強大的回饋。」

愛情一直都是這個世界上不可多得的東西,遊戲兒呢可以遇見,但是有些人卻可能一輩子都無法遇到。

周蓉感慨:「你真的長大了,既然你都已經想好了,那麼我就只剩下支持你了,你放心,我不會給你添亂,也不會阻止你做這些事情,因為我認為你做的事情都是對的。」

這個世界上其實永遠沒有對與不對,能做與不能做。

有的只不過是要費儘力氣將自己的選擇變成是對的,是沒有錯誤的。

「對啊,周奶奶,之前是你們為我們撐起一片天空,現在也應該我們為你們撐起一片天空了。」

「我相信你可以做到,那麼現在我們就開始正式進入工作狀態?」

這句話說出來,時宜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原本是想要一過來就進入工作狀態的,但是誰知道拉著周蓉說了那麼多的閑話。

「好,周奶奶,我現在想的是讓幾個董事之間發生內戰,讓他們去爭,去斗,而這段時間我就跟著周舟去燕市。」

周蓉幾乎立刻反應過來:「你之前想去燕市不是為了找到天佑嗎?現在我可以為你找到天佑,你還去燕市幹什麼呢?」

「我知道周奶奶你十分厲害,可以為我找到天佑。但是我想這種麻煩人的事情還是應該我去做的。只要你給我一個地址,允許我提起你的名字,保證天佑不會將我趕出來就可以。」

時宜原本就想著通過周蓉才做到這些事情的,但是後來想了想,這樣子的話的確是有些過分了。

需要天佑的人是她,那麼就應該她去做這些事情,如果真的讓周蓉做這些事情的話,她算是什麼呢?

「你真的長大了。」

周蓉再次感慨:「公司這邊的事情你放心吧,只要你一離開,他們認為你不堪重任,自然就會竭力的表現自己,到時候我會選中一個人,讓他們內戰,等你回來的時候也就到了查不多收網的時候。」

「好,周奶奶,我還有一件事情需要麻煩你。」

「什麼事情?」

時宜左右看了看,確定辦公室周圍沒有人,這才低聲道:「我想要知道傅婉清在我爸爸去世后,分別跟哪些男人有過聯繫。」 走出於思甜的休息室,任蘇敏看向這場活動的具體策劃人,說:「其他的藝人,誰能夠先上場,一個一個地問,這麼多的藝人,難不成沒有一個能先救一下場的?!」

策劃人一臉為難,說:「其他藝人都已經知道徐思瑤和于思甜兩個人不肯上紅毯,沒有人願意先走。」

「沒有走的藝人還有誰,名單!要是紅毯繼續空下去,今天晚上乾脆所有人都別走了!」任蘇敏咬牙切齒地說道,「還有,徐思瑤的車到哪裏了!你給她打電話,問問她,是不是非要我親自去接她,她的車才能到!」

她從助手手上接過一份名單,一個名字接一個名字地看下去。

「讓所有負責對接藝人的人,全部再去溝通!」她發號施令。

很快,一個個反饋都回來了。

「蘇煙那邊說她的造型還沒有做完,不能上紅毯。」

「江玉珍那邊說她希望您能夠給她安排一次封面。」

「古槐春那邊拒絕了。」

「柳青青也拒絕了。」

「衛茹雪聯繫不上。」

……

一個個糟糕的消息反饋回來。

任蘇敏的臉都要徹底黑了下去。

「周雲說她可以走。」忽然,一個戴黑框眼鏡的女孩快步走過來,帶來了這個好消息,「她現在就可以。」

任蘇敏一聽,立即吩咐:「帶我去她的休息室,我親自接她上車,還有,把這個消息告訴于思甜和徐思瑤,如果周雲走完紅毯我還看不見她們候場的話,今天就不用再出現了!」

收到號令的人立即轉身去傳消息。

任蘇敏親自來到周雲的休息室,臉上露出笑容,說:「多謝,親愛的,你幫了我大忙。」

「沒事,我們走吧。」周雲說,她說着,招呼金塑一起。

任蘇敏親自把周雲送上車,紅毯區在大約五十米之外的地方。

紅毯那邊已經議論聲頻起,每個人都在轉頭交談,議論後台是不是出了什麼問題,為什麼藝人這麼久還沒有出來。

一直在努力暖場、緩解尷尬的主持人到最後也無話可說了。

甚至還有自媒體在自己平台的直播里直接說:「現在看來,網上流傳的消息十之八九是真的了,有人不肯按照原定的次序下車走紅毯,導致現在出現了沒有人走紅毯的尷尬場面,不知道這場尷尬什麼時候才能夠結束,我現在在現場真是替《Victor》尷尬得腳趾都摳地了,按照我拿到的次序表,原本要走紅毯的應該是最近這段時間因為《第八次心動》第二部而走紅的徐思瑤,大家應該還記得她,幾個月之前,她在一次直播活動中對周雲的綠茶婊行為震驚了全網……等等,姐妹們!有車開過來了,終於有藝人要上紅毯了!讓我們來看看,是不是徐思瑤最終沒有頂住壓力,要上場了!」

車停在紅毯前面。

跟葉臨天的手碰到的剎那間,沃頓的胳膊骨骼都折斷。

Previous article

藍曦若看著這小小的小奶包,笑著開口:「誰欺負你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