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跟葉臨天的手碰到的剎那間,沃頓的胳膊骨骼都折斷。

「什麼情況,你身體里怎麼有這麼可怕的能量?」

沃頓聲音裏帶了畏懼。

葉臨天向前靠近,把手豎着劈過去,馬上劈到沃頓脖子裏,然後伸根手指,瞬間抵住沃頓喉結。

沃頓感覺嗓子很疼,朝後撤退幾米,長大嘴巴可不能說話了,在前一秒,葉臨天都把他聲帶完全弄壞。

葉臨天揚起胳膊就擊中沃頓肚子上,那沃頓讓他擊的蜷縮下去,把早晨的食物全部吐出來。

接下來葉臨天就抓緊沃頓頭,抬起腿一直碰他的臉。

連續的碰撞,真正表示了什麼是力量。

無人預料,開始讓眾人不看好的葉臨天,居然把沃頓壓着打。

「什麼情況……」

「我草,莫非我看錯了?沃頓竟然叫葉臨天壓着揍!」

「做的好,葉臨天你真厲害!」

下面的群眾開始很是詫異難以置信,接下來就不禁替葉臨天鼓勵加油。

沃頓跟葉臨天對戰,根本沒招架之力。

他現在打不贏葉臨天,可打算開口投降都發不出聲音。

由於他聲帶讓葉臨天的手指弄壞,因此他如今打算求救也不行。

「那會你很猖狂開口,我們國人體型比不了你們,講我們是廢物嗎?」

「為何如今叫我揍的不能還手?」

「你剛才認為你肯定能打敗我?如今怎麼這麼難堪?」

葉臨天邊不停攻擊沃頓面容,邊嚴厲質問他。

沃頓只覺得眼冒金星,接下來人就躺下去,面容全部是獻血。

到現在,葉臨天才鬆手,立於他眼前,用勝利者姿態望向他。

沃頓勉強撐住手打算起身,可讓葉臨天單腳踢向他胳膊,把他剩下的胳膊同樣踢廢掉。

沃頓又一次摔向地面,基本是不能再起身了。

葉臨天沒留情面,又踹到他腰部,此腳就把沃頓腰部只能弄廢。

沃頓完全未料到,葉臨天實力如此強。

那估計是北境王的水平吧?

「你膽敢闖進我企業,弄傷我很多下屬,今天我就代表他們向你討回公道。」

葉臨天抬腳就踩着沃頓前胸,然後使勁,把他胸骨全部弄折。

他打算把沃頓骨骼挨個弄折,叫沃頓嘗試讓蠻力打敗的滋味。

「真可怕……此並非表演吧?表演不可能如此的,除了會弄死人,還讓自個進監獄去。」

最初很多人猜測,認為假若葉臨天可以戰勝沃頓,那絕對沃頓收受回落,跟葉臨天一起演戲。

剋星,如今瞧見葉臨天非常可怕的實力,擂台賽一直響起的骨折聲音,還有下面連續流出的血。

所有情況證明,兩人確實在真打實戰。

此次並非擂台的打鬥,屬於生死搏鬥。

哪怕他們全部知道勝負,可惜裁判未開口說葉臨天贏了。

由於沃頓未求饒,沃頓哪怕此刻非常願意認輸,可他完全發不出聲音。

還有裁判未到上面把兩人分開,由於他認為沃頓挨揍完全是罪有應得。

最終,沃頓全身鮮血淋漓的躺擂台上。

可葉臨天表情平靜的離開擂台。

醫護人員就馬上過去查看,最後察覺沃頓早斷氣,那沃頓竟然在擂台上,讓葉臨天活生生揍死了。

「沒氣了。」

「確實死了……」

別人開始挺同情的,接下來就誇獎葉臨天了。

「做的好,太有實力了!」

「此完全是我的偶像!」

葉臨天往下走,就聽見很多恭維聲音。

到了外面,葉臨天掏了手機,跟凌雪薇聯繫,打算跟她說他擂台結束。

但是,那邊沒回應。

葉臨天擰起眉毛,內心有不好的預感。

他聯繫撥打好幾回,全部沒人回應。

葉臨天凌亂起來,內心有非常不妙感覺。

他馬上聯繫了別墅守衛隊長,但,仍然無回應。

發生事情了!

差不多同時,葉臨天馬上搶走外面停放的車,然後把速度開到最大,車子嗡鳴作響,向別墅狂奔過去。

可半小時前,一群一身黑服的死士,就闖到別墅里。

別墅里的守衛,完全打不過那些死士,很快喪命於此。

有人打算對抗,瞬間讓對方弄死。

凌雪薇這個時候坐沙發里,發現猛地出現眼前的一群殺氣騰騰的死士,哆嗦下開口,「你們什麼人?你們打算做什麼?」

可惜,未讓她有任何動作,裏面幾個死士跑過來,飛起一腳把凌雪薇踢倒到地面,接下來把她捆綁起來。

。 想到這點,我不相信的看向他道。

「我二叔,真的能夠回來?」

聽到我這話,丘延翰笑笑沒有回答,可我卻從他的笑容中,已經完全反應過來。

他是誰?他可是原本屬於唐代之人,相隔了幾百年都能重新活過來的人。

照他這意思,我二叔,那就是能夠重新復活,回到我的身邊!

而他,卻一直在讓我尋找返魂香,忽然間,我全都明白了!

要知道,他活出了第二世,就是依靠了返魂香,可以很明確的說,沒有返魂香,也就不會有如今的丘延翰!

只是,他為什麼要幫我?或者更為直接的說,要幫我二叔?

對於一個已經死去的人,想要重新復活,有多大難度,這我清楚知道。

如果世間沒有返魂香這種神奇東西的存在,那死而復活,根本就沒有可能!

而丘延翰,也是在了藉助了返魂香的前提下,籌謀等待了幾百年,才有了如今的他!

想著這些,我不由生出了一絲憂慮,如果照這樣,那我二叔豈不是得幾百年後才能重新活過來?

丘延翰看著我臉上陰晴變化,像是知道了我心中所想,微微一笑道。

「沒有你想的那麼複雜。」

我一愣,轉頭望向他,想知道,他到底是有著什麼底氣,使他對於復活一個人說的這麼輕鬆?

可我卻註定得不到答案,因為他臉上只有微笑,微笑中藏著對復活我二叔這件事的篤定!

「需要多久?」最終,我選擇相信了他,出聲問道。

「返魂香集齊之時!」

丘延翰回道,面部神情難得認真起來,而我,卻是心中微微一愣,隨即出聲道。

「您是說,只要我把返魂香全部找到,我二叔就能重新活過來?」

對於我的焦急問話,丘延翰沒有作答,只是微微點頭。看到這一幕的我,心中則頓時一震。

「還有三顆!」照他的意思,只要我將剩餘這三顆返魂香找到,那我二叔就會復活!

想到這裡,我心中打起了精神,如果丘延翰就只是一個術法造詣很高的道士,那我也不至於會相信他,也自然對二叔復活這件事不抱有希望。

因為人的生老病死,天經地義,在正常不過。普通人眼中,甚至就連我們這些人,也不會認為一個死去的人,能夠復活!

可如今,有了丘延翰,有了一個藉助返魂香,活出了第二世的人,我不得不選擇相信!

也許,這就只是一絲希望,可人活著,不就應該有希望嗎?

「小楓,還有三顆返魂香,那天,很快就會到來的!」

丘延翰忽然出聲,像是感嘆般說道,將我從沉思中拉回。

我望著他,想了一下,最終開口問道。

「為什麼要幫我?」

「為什麼?」丘延翰一愣,隨即笑道。

「世間之事,有因必有果,等到了那天,所有一切,你都會明白!」

對於他這種類似敷衍的回答,我不想去聽,也不想去想,可現在,我卻只能聽著,因為,你再問他,得到的也只能是類似這樣的話語!

忽然,我心中一驚,想著他剛才這句話,難道,二叔的死,另有其因?

就在我想著,感覺抓住了一條極其重要的線索時,丘延翰出聲道。

「好了小楓,不要想太多,世間之事,一切自有定數,如果你真要問我個為什麼,那我問你,為什麼我會和你相遇?白淺又為什麼會和你相遇?還有顧婉如,還有你身邊的所有人。」

我起先聽的一愣,感覺他所說不無道理,可隨即反應過來,他這不是在和我扯皮嘛!

照他這樣說,那他怎麼不問問自己,為什麼自己是丘延翰,而不是別人?

難道他還得給我來一句,『我就是我,顏色不一樣的煙火?』或者,『天機不可泄露?』

至此,我算是明白了他叫我出來的真正目的,我望著他直接道。

「說吧,又有什麼任務?」

雖然我看似漫不經心,可心中卻在憂慮,他到底是真的想幫我復活二叔,還是只是以此為借口利用我為他辦事?

原本,我打算從此和他撇清關係,過自己的生活,可今天他拋出二叔,不得不說,這是一張很好的牌!

有了二叔這絲希望,就算我再不怎麼願意,也得要為他盡心儘力!

只是,正當我想著這些時,丘延翰卻嘆了口氣,輕聲說道。

「小楓,如果你認為我在利用你,或者是在騙你,我無話可說,但你要知道,我是絕不可能傷害你的!」

被他直接戳穿心思,我沒有尷尬,因為這件事很明顯就像是個圈套,如果我再沒點小心思,那還真是傻到家了,或者裝作誠懇的回答他,我沒有這樣想,那豈不是太過虛偽?

也許他真的是為我好,而我卻疑心太重,可他每次說話都這麼遮遮掩掩的,從來都不說透,我能不起疑心嗎?

我點點頭,以示明白,他微微一笑,一副坦蕩的神情,隨即認真起來看向我道。

「這兩天你好好休息,等白淺回來,你們就去找剩下的那三顆返魂香!」

「剩下三顆?」我一愣,隨即頭疼起來,中華大地綿延近千萬平方公里,三顆返魂香,豈不是猶如滄海一粟?怎麼找?

再說了,拉薩這次,完全是憑了運氣,否則根本就得不到返魂香的消息,而且得到的返魂香,也已經用來救人!

等等,返魂香救人?那豈不是已經沒了兩顆?忽的我心中一震,連忙看向丘延翰。

可他卻像是明白我心思般擺擺手道。

「你儘管去找就是!」

我有些遲疑的點點頭,雖然不知道他有什麼辦法,能替代已經沒了的兩顆返魂香,但還是選擇相信!

隨後,他再次道。

「上次,我給了你一個目的地,這次,我也只能給你一個大概的方位,至於怎麼找,那就得你想辦法了!」

我點點頭,雖說這樣,但總比給我說,讓我順著中華大地,一個一個城市要找的強不是。

只是,等他開口,聽到他口中所說的一個地名后,卻讓我直接愣在了原地!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等到新郎以及伴郎來到新娘的房間前,琪琪幾人早已經準備好了。

二,真正對她重要的人給她發了消息。

Previous article

「陛下——!」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