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二,真正對她重要的人給她發了消息。

划重點!!!

對她真重重要。

就比如說她心中的男神或者是仰慕已久的人,這種事情也很好解釋。就好比,你正在跟個長相一般,並不是特別的女孩子虛度著時間,突然你的女神給你發了條消息,這時候你會選擇跟誰聊?

女神啊!

對不對,人嘛,都是會有選擇性的,你當然要選擇自己喜歡的人去聊天啊。誰會選擇跟一個不喜歡的人聊天,反而晾著喜歡的人呢?

同理,也是如此。

你女神的男神上線了,而你這個備胎也就被捨棄了。

划重點!!!

備胎,

而且,很有可能,備胎都不是,就是個閑着沒事兒浪費消磨一下時間的玩具。

扎心不?

當然,還有第三種可能性,就是……

她死了!

這時候你不需要等待,買好花圈和紙錢,祭奠一下就好。

小菊花媽媽課堂總結。

愛情,從來都不是一個人當方面的付出,而是雙向奔赴。當你覺得,在感情中你付出的佔比,包括金錢、精力、時間要比另一半更多,而且你得不到回應時。

放手吧!

她,其實並沒有你想像中那麼愛你。

或者說,她不值得你這樣拼盡全力的去愛她。

愛一個值得你愛的,委屈求全和不停的放低底線,得到的只會是迷失自我還有到塵埃中的卑微。

這也是為什麼趙信要拉黑嫦娥仙子的理由。

???

想讓他當備胎。

不存在的。

身邊妹妹這麼多,幹嘛非在她一顆歪脖樹上弔死,難道她香么?

慵懶的伸了個懶腰,房間中紅燒玉兔的味道還沒有散去。趙信坐在辦公室的沙發上,哀大莫過於心死。

他痛啊!

可愛的玉兔寶寶就這樣離他而去。

以後,誰給他發晨露、月桂花,誰給他買菩提子,誰會甜膩膩的喊他一聲趙信哥哥,誰會不遺餘力的為他在仙域收羅廢品。

么得了。

全都么得了。

「妹妹,我想你啊。」趙信欲哭無淚,就只能坐在沙發凝望着前方,回憶着他和玉兔的點點滴滴。

「局長!」

咚的一聲,郭泰將門推開。

「誰讓你進來的,趕快把門關上。」

趙信凝眸怒斥,現在玉兔的存在的意義就是空氣中的香醇的氣息,如果這些氣味也散光,兔兔就真的從這個世界徹底消失了。

「嗷……」

郭泰愣頭愣腦的將門關好,趙信抬頭看了他半晌。

「什麼事兒?」

「到點下班了。」郭泰指了指手腕上的表,又指了指趙信辦公室的掛鐘,「五點了局長,咱該走了。」

「是嘛?」

趙信抬頭看了一眼時間,蹭的一聲就站了起來努嘴。

「撤!」

沒有一絲絲留戀,也沒有一絲顧慮,飄然的離去。留下可憐的兔寶寶,兔肉遺留的香氣留在這裏揮之不去。

兔寶寶:你存在,我深深的腦海里,我的夢裏,我的心裏……

兔寶寶:你真不是個東西!

趙信?!

他從來都不是那種忘恩負義的人。

他怎麼捨得不理兔寶寶。

在回去的途中,他特意買了一盒紅燒兔肉,準備解解饞。郭泰這小子實在太不是個東西了,兩口兔肉一點都沒給他留,這一盒紅燒兔肉就權當是對玉兔的祭奠。

「小信,回來了。」

柳言從客廳迎了出來,蘇衾馨她們也都跟着起身看向門口的方向。小靈兒換好鞋就咚咚的跑到客廳,被柳言摸了摸頭后,聳動着鼻子。

「好香啊。」

「大廚來了。」柳言笑吟吟低語,「趙信今天在城邦管理局沒做什麼壞事兒吧?」

「沒有,主人一直待在辦公室的。」靈兒輕聲低語,趙信聽后長嘆一聲,「姐,靈兒是你留在我這裏的卧底么?」

「是啊,怎麼了?」

柳言的回答理直氣壯,「不能說是我的,應該說是所有人的。你現在位高權重,誰知道會不會有什麼小職員想讓你潛規則一下的,總要提防一下。」

「不用想了,你們這些就夠了。」

趙信無力的走到沙發處坐下,擠在蘇衾馨和江佳的中間,「我倒是想潛一下,主要也不過審啊。」

「哈?」柳言聞言一愣。

「沒事兒,不重要。」趙信笑了笑,突兀地感覺到身旁有着數道不善的目光朝着他盯了過來。

「你……還想潛規則?」蘇衾馨抬手就拽住趙信的耳朵,「你給我說清楚。」

「我沒有!」

趙信將蘇衾馨的手給拽開。

「我潛規則誰啊,我有功夫潛規則你們不香么,這麼的……今天衾馨,你就跟我一起住吧。」

「去死!」

蘇衾馨用力的打了下趙信一下,又莫名其妙的在他後背拍了三下。

「嗯……今晚三點,來我房間?」江佳小聲翻譯著,王慧也跟着瞪大雙眼,「咦,這還用上西遊記套路了,失敬失敬。」

「你們要死啦。」

蘇衾馨臉頰滿是羞赧,隔着趙信就朝着江佳撲了過去。被壓着的趙信就時不時的感覺自己這被蹭一下,那又被蹭一下,生無可戀。

老蹭什麼啊,又不能過審。

嘶!

足足鬧了得有五分鐘,還是柳言將話題給岔開,朝着趙信一直前面放着的餐盒努嘴。

「你買的那是個什麼?」

「紅燒兔肉。」趙信拎着餐盒放到茶几上,柳言聽后微微一愣,「你也買紅燒兔肉了,咱家今晚上也做的紅燒兔肉。」

「啊?!」

趙信不禁一怔。

玉兔:得,我們兔子就那麼香是么?我確實不是人,可你們是真的狗! 李過挑選精兵兩千,在今晚突襲清軍軍營,目的是清軍左營,這裏是清軍八旗兵軍營。

眾將領並不同意立功帶隊突襲八旗兵軍營,八旗兵戰力強悍,要是突襲不成,折了主帥,后營豈不是群龍無首?

可李過堅持突襲八旗兵軍營,要給清軍營造大順軍仍然有能力駐守雁門關假象,讓清軍不會想到大順軍會在今晚突圍,

這一次突襲可是關係到后營生死,后營全軍將士很是重視,李過親自帶隊從正面突襲清軍軍營,張能為左軍,高一功為右軍,從兩側殺向清軍軍營,鏖戰之際,其他兵馬從西側王承允部方向突圍。

后營是大順軍老營部隊,兩千精銳更是精銳中的精銳,半夜,李過下令打開城門,以八百騎兵為先鋒,一舉衝進清軍八旗兵軍營,張能和高一功在兩側突刺,給清軍放放血。

阿濟格今晚恰好在左營住宿,他再一次和圖賴,王承允等人商議怎麼處理姜瓖,還把姜瓖意欲勸降唐通和諸位將領說了,如果唐通部隊能夠成為大清兵馬,山西唾手可得。

圖賴和他說道:「郡王,博洛不久前回京城,這些天會帶兵去大同府剿滅殘餘大順軍,要不要讓博洛佔領大同府,逼迫姜瓖成為一隻流軍?」

阿濟格看着圖賴,覺得圖賴這麼做有些急促,至少在姜瓖還沒有勸降唐通之前,暫時不要惹怒姜瓖,也不要因為一個姜瓖,讓天下其他勢力不敢投降大清。

圖賴想想也是,於是就放棄突襲大同城計劃,阿濟格等眾人一邊喝酒,一邊制定明日攻打雁門關計劃。

突然,營地外傳來數十聲炮響,這是明軍獨有的虎蹲炮聲音,此時大獎已被沒有明軍作戰部隊,這些大炮是大順軍繳獲明軍的虎蹲炮,在李過發起突襲后,向著城外遠處開炮,擾亂清軍視線。

阿濟格還有些迷糊,突然一個牛錄從外面衝進來,滿臉血污和他彙報,大順軍突襲,正在猛攻軍營。

阿濟格大怒,提着馬刀衝出去作戰,出門一看,見大順軍一員大將領着一群騎兵在軍營內橫衝直撞,殺得八旗兵叫苦連天,很多八旗兵還沒有醒來,就被大順軍一刀殺死,更多八旗兵則是亂鬨哄的進行無秩序抵抗。

八旗兵雖然被偷襲,死傷眾多,可強悍的個人作戰能力,還是硬生生擋住后營騎兵進一步衝殺,阿濟格召集附近士兵,聚攏成一個半圓形盾牌,越來越多被打散八旗兵往這裏聚攏,李過見到八旗兵在重新集結,大呼一聲,殺。

帶着數百后營騎兵猛衝阿濟格剛剛組建的防線,兩軍碰撞到一起,在夜空中濺起血花,兩軍鏖戰,阿濟格趕到巨大壓力,這大順軍怎麼這麼彪悍,明顯比明軍強很多。

李過也是感覺到像是撞到一塊鋼板,部下死傷慘重,仍舊沒有殺散這條清軍防線。

八旗兵着實有着滿萬不可敵的威名,李過和部下再一次發出戰鬥命令,全軍最後一次衝擊八旗兵防線,沖不破就撤回去,掩護主力部隊突圍,這一次他鉚足勁,和數百騎兵舉著長槍猛地扎進八旗兵防線。

又是矛和盾的碰撞,交戰中順軍和八旗兵死傷無數,后營騎兵損失大半,仍舊沒有捅破八旗兵防線,李過被迫決定撤退,好在這時,高一功和張能領着兩部兵馬從斜側殺出,就像是兩把匕首捅進清軍左右腰眼,讓清軍酸爽的欲仙欲死。

阿濟格帶着部隊繼續死戰不退,他知道大順軍人數並不多,只要頂住前面幾次進攻,其他軍隊就會形成合圍,吃掉今晚突襲的大順軍。

可高一功和張能兩部兵馬拚命在八旗兵中絞殺,殺得圖賴都勸說阿濟格暫時撤退,等其他兵馬趕來,大順軍一樣會被趕走。

可阿濟格今晚非要殲滅感觸成偷襲的大順軍,他和圖賴說道:「都給老子頂上去,老自己今晚非要滅了這群雜碎。」

圖賴見他一心死戰,也只好帶着親兵頂上去,雙方殺成一團,李過的騎兵部隊也終於殺破八旗兵最堅硬的一道防線,全軍往阿濟格所在軍營衝來。

阿濟格看着大順軍鐵騎越來越近,也舉著大刀和大順軍廝殺。

可李過衝到一半,麾下騎兵已是強弩之力,李過也沒有餘力繼續進攻,今晚殺傷大量八旗兵,已經夠了,下令撤退,大順軍像是潮水一樣,在清軍其他軍營形成合圍之前,迅速撤走。

大順軍后營戰鬥力之強悍,阿濟格咂舌不已,要不是后營人數少,八旗兵巴牙喇也就和后營精銳部隊半斤八兩。

看到其他營軍衝過來支援,阿濟格長呼口氣,圖賴請求他追擊大順軍,阿濟格搖搖頭,和他說道:「下令諸軍做好應戰,防止被大順軍在一次突襲。」

數萬清軍在雁門關城下擺好陣勢,等到第二天一早再一次進攻雁門關,就在阿濟格等待天亮后復仇,在西側佈防的王承允部隊遭到大順軍突襲。

王承允看着部將急急忙忙跑來和他彙報,一腳踹過去,拔出腰刀領着親兵去指揮戰鬥,阿濟格也連忙讓其他部隊去支援王承允營軍,清軍三大軍營,只有姜瓖部軍營不動如山。

倒不是姜瓖部隊有多能打,而是李過根本就沒有突襲姜瓖軍營,突襲王承允部的部隊是大順軍主力部隊,馬重僖,路應標為先鋒,秦烈,黃道忠,王堡等三部兵馬領着石營軍民為左翼,李道力領着本部兵馬為右翼,三軍用命,一鼓作氣打垮王承允部。

王承允數萬兵馬在夜間被殺得潰不成軍,被戰馬踐踏死,火燒死,刀劍砍死者數千,阿濟格和王承允等清軍高級將領,領着一大群援軍前來支援,竟然被也被亂軍衝散。

看着王承允的部隊如此無能,阿濟格怒髮衝冠,下令無差別射殺,只要是亂軍全部殺死,以此來穩定軍營秩序,以免被大順軍越沖越散。 「怎麼樣,人是不是都在裏面?」

「回稟師叔,從我們留在那幾人身上的標記來看,他們還在客棧!」

「好!很好!」

客棧外不遠處的早點攤上,以李化元為首的幾人圍坐在一起。只見此時的李化元,臉上流露出意味難明的笑。嘴裏連聲稱好!

「師叔,我們是否直接衝進去?」

一個弟子打扮的青年人頗有些急切的開口。看這人的年齡,大概也只有十七八歲左右。此言一出,其他人也跟着附和!

只是李化元卻並沒有急着做出表態,而是摸索著端起眼前的粥喝了一大口。放下碗,這才幽幽道:「既然他們在裏面,再等等也無妨。哼,我倒要看看他們想搞什麼鬼!」

客棧內,劉離離徐北辰四人聚集在二樓的一間房裏圍坐在桌子旁。四人臉色都極為鄭重,就連平時隨意慣了的衛北耀,此刻也神情緊繃不發一言!

在四人面前桌子上,放着三件東西。一隻巴掌大小通體漆黑的烏龜殼,一塊黃色的紗布以及一根通體銀白的細針。正是無道子贈送給他們的三件法寶,玄龜殼、疾風紗和魂針刺!

「阿辰,你確定你要使用魂針刺?」

一片沉默中,劉離離突兀的開口。

沒有任何的遲疑,徐北辰鄭重的點頭。

「只有這個辦法!」

李景昊奮力一甩,甩開飄帶的同時,解藥也拋到空中。

Previous article

跟葉臨天的手碰到的剎那間,沃頓的胳膊骨骼都折斷。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