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記得後來因為稻草翁太過BUG,官方特意修改了數據,給它增加了一處弱點克制,也不知道平行世界會不會也存在這個弱點…』

身為名場面主角之一的江一帆,此時正上下打量著那隻稻草翁。

「既然大家都到齊了,我也就不賣關子了,開門見山地講解一下這次活動的安排。」

李森笑容滿面地朗聲說道,「因為老師我是教生物的,所以也一直奉行在實踐中出真知,喜歡帶著同學以實踐的方式去了解妖靈。

正好呢,這個暑假期間我也契約了一隻新的妖靈,實力方面跟各位同學完全站在同一起跑線,剛好可以藉此機會,以公平公正的方式摸一下大家的底。

待會兒我會按號數來念名字,念到名字的同學,便帶著自己的妖靈,與我的稻草翁進行一場對戰。

在對戰過程中,大家既可以加深一下對新同學的印象,我也會在一旁講解相關妖靈的一些知識點,一舉兩得。

而且!倘若有人能夠戰勝我的稻草翁,我也有豐厚的獎勵奉上…」

說著,李森將一直背在身後的手,緩緩伸了出來…

。 邱鵬放下杯子,朝梓暢走了過去還邊對着電話那頭的人說着:「你幫我帶套衣服。」

「你在哪呢?」

邱鵬說了梓暢家的地址和房間號,說完后,示意梓暢回房間去。

梓暢一臉懵,不知道他這一下什麼意思。

邱鵬見她一動不動的傻樣,只好伸手拍了拍她的頭:「進屋把鞋穿上。」

梓暢恍然大悟:「哦好!」

梓暢馬跑回房間了,稀飯看她這麼急也跟着好奇的跑進卧室,而邱鵬看着梓暢那慌裏慌張的背影,忍不住勾唇笑了一下。

半個小時后,林凱到了。

「給,換上。」

邱鵬接過衣服,便走進浴室去了。

林凱見此將目光放在了旁邊乖乖吃早餐的梓暢身上:「阿暢,我叫阿暢吧,你昨天可是很鬧騰啊。」

梓暢一僵:「啊?」一面是驚訝林凱的自來熟,一面是驚訝林凱都知道自己昨天在酒吧!

林凱其實只知道梓暢醉了,但並不知道昨晚什麼情況,他就是想逗逗她。

「哎呀,你不記得啊?昨天你喝的爛醉在鵬哥面前放聲歌唱,那氣勢那場面……嘖,你知道你唱的什麼不?」

梓暢面色略顯微白:「什,什麼?」

林凱清了清嗓子,張口就來:「套馬的漢子你威武雄壯,飛馳的駿馬像疾風一樣,一望無際的原野隨你去流浪,你的心海和大地一樣寬廣,套馬的漢子你在我心上我願融化在你寬闊的胸膛,唱的草原歌曲啊?」

啪——

梓暢手裏的筷子掉在了餐盤上。

林凱嘿嘿一笑,湊上前道:「我唱的還可以,你昨天唱的可比我難聽多了!你都不知道,鵬哥被你唱的臉都綠了!」

梓暢:「……」

這時浴室的門響了,邱鵬換好了衣服。

從裏面出來的第一眼,他就看到了林凱湊上梓暢邊上稀稀疏疏地說着什麼,邊說邊笑,笑得他邊上的女孩臉色通紅。

邱鵬走上前去,隨意地踢了一下林凱的小腿:「說什麼說這麼開心。」

林凱回頭看他,憋笑憋得厲害:「沒,就,就說說工作。」

邱鵬明顯不相信他,不過也懶得理他。

他看向梓暢,淡淡道:「回上班嗎?送你過去。」

梓暢沒有動,臉色明顯是驚慌的:「我,我昨天,給你惹麻煩了……」

邱鵬頓了頓,想起昨夜窩在他脖子上哭且死活不撒手的梓暢,心裏有些發悶:「知道就好,下次別喝成這樣。」

梓暢臉色白了幾分:「對不起……」

邱鵬看了她一眼,他這麼說可不是讓她成這樣的,於是他放緩了語氣:「也沒什麼,自己注意安全。」

「喔……」梓暢嘀咕,「我也不知道我醉了會這樣,我,我平時……不唱歌的。」

邱鵬擰了擰眉奇怪的看着她:「什麼?」

「誒誒沒什麼沒什麼,快出發吧!」林凱連忙起身,「鵬哥,邱總,再不走可要遲到的,我可不想被你扣工資。」

「……」

三人下了樓,邱鵬和林凱先送梓暢去上班,然後才開車去了公司。

到了雜誌社后,雜誌已經發行,手頭還有些時間,梓暢便拿起自己的相機,鼓搗了起來,竟發現了一張照片,七年前的!

照片上溫和的陽光灑滿水面,邱鵬一件白T恤牛仔褲的簡單隨意的穿着,悠哉自在地坐在石雕扶攔上,側身抱着一把結他,髮絲黑亮細軟,映着陽光躍着淡淡的光暈,一張青澀的少年面容乾淨清透,7年的光景過去,身旁垂下的柳枝依舊在照片上綠的人心軟,怎麼看,那個高中時的少年,都不會是今天那個看起來冷漠犀利的人,可是記憶總是那麼深刻,深刻到即使他一臉冷漠,眼睛犀利,梓暢也會想起他那桀驁不馴又青澀的青春模樣。

原來以為自己對他的想念,已經到了極致了,已經不可能想念更多了,結果在某一個意想不到的時刻,自己又成功地比原來想他的程度,再更多的想念他一點點。

梓暢看着盯着這張照片,心裏的苦澀越來越重,明明早上還在一處的人,如今卻覺得如此遙遠,遠到兩人之間始終有另一個女人的存在。

自打邱鵬把酒後的她送回家,梓暢便一直躲著邱鵬,基本上他的電話總是不說幾句話邊草草結束,邱鵬的主動示好也一概不接受,邱鵬察覺出梓暢對自己的躲避與抗拒,感到深深的無力,不知怎麼才能把再次縮回自己殼裏的小女人給拽出來。

「梓暢,上次你說想去的圖書沙龍今天有活動,下班一起去怎麼樣?」施澤的qq消息蹦了出來。

「好啊,謝謝施主編,沒想到你還記得。」上次施澤送梓暢回去的路上,兩人提到過這個話題,當時梓暢也只是一帶而過,沒想到施澤記得這麼清楚。

正值下班時間,公司樓下口停了不少車子,李陽走出樓下門口后找了好一會,總算看到了停在一旁樹下的黑色越野車。

「林凱,蘇恩沒來嗎?」李陽看到車上走下來的人後一臉欣喜地迎了上去,然後又看了看,沒發現蘇恩的影子。

「挺早的呀。」林凱笑着說到,「蘇恩讓我來接你,公司臨時有些事走不開,一會跟我們去吃飯的地匯合。」林凱暗暗的搖搖頭,要不是車裏那個把自己手裏的事甩給蘇恩,蘇恩早就自己來接女朋友了。

李陽溫柔的點點頭,轉眸間,看到坐在車後座上的邱鵬。透過沒關的車窗,她看到邱鵬正將冷淡的眸光落在自己身後來來往往的人身上。

李陽沒想到邱鵬竟然跟林凱一起來的,整個人一瞬間從溫柔轉變成了警惕。

「唔,邱鵬也在呢。」記得剛跟蘇恩處朋友時,叫邱鵬邱總,蘇恩便告訴她不用對邱鵬客氣,直接稱呼名字就行,什麼總不總的。

林凱攤攤手:「這傢伙懶得開車所以就坐我車了。誒,對啦,阿暢呢,沒跟你一塊出來?」

「她們文編剛剛去開會了,估計主編又拖了一會兒,而且我還沒來的及告訴她今天蘇恩生日,她們就去開會了。」李陽懊惱的看了看時間,「不過這會也應該出來了吧。」

正這麼說着,林凱突然朝她後面一指:「說曹操曹操到,那不是阿暢嗎。」

這下不止李陽,坐在車上的邱鵬也順着他的方向看去。

不遠處,確實是梓暢。

她和施澤一塊走出來的,施澤走在她身邊不知說着什麼,把梓暢逗得眉眼彎彎。

林凱眨了眨眼,意味深長地看向邱鵬:「嘶……咱們阿暢還真吃香哈。」

邱鵬瞥了他一眼,收回了目光。

林凱見邱鵬又是一副「你很無聊」的表情,自討沒趣地摸了摸鼻子:「誒,這男的誰啊?」

李陽不動聲色地看了邱鵬一眼,故意道:「我們新來的**主任施澤,人特別溫柔紳士,對梓暢很照顧的。」

邱鵬沒動靜。

李陽略微拔高了聲音:「你不知道,我跟盛理私下裏聊過,覺得他可能喜歡梓暢!」

其實李陽根本不知道施澤是不是喜歡梓暢,這會子只是借他來用一用,看看邱鵬會不會有什麼反應。可結果還是讓她失望了,邱鵬甚至眼睛都沒抬一下。

李陽撇了撇嘴,好氣!

「李陽,」說話間,梓暢和施澤也走近了,沙龍地點距離雜誌社不遠,又是下班時間,兩人便決定走着過去,等結束再回來開車,梓暢看看李陽和林凱,又看到了後邊車裏坐着的邱鵬,「你們……怎麼都在這。」

李陽上前拉過梓暢的手:「阿暢,今天蘇恩生日,他組了個大局呢,我們等會都要去他生日宴會,下午忘記跟你說了,蘇恩特意囑咐我,要帶上你的。」

「梓暢上車吧。」李陽將梓暢往車上拉。

梓暢愣了一下:「我?」

「對啊,反正咱們都要去的,你難道還自己打車去啊。」

「我,我也要去嗎?」

「怎麼,你還有別的事呀。」梓暢問道。

「有啊。」梓暢還沒回答,一旁的施澤便接道,「我們準備去一個圖書沙龍,梓暢盼了好久了。」

邱鵬眉頭微微一動,眼帘一掀便將目光放在了施澤身上,他的眸光總是說不出的平靜,但此刻,平靜中還有些許探究和不滿。

李陽:「這樣啊,下次再去吧,急嗎?」

梓暢聽罷有些為難地看了施澤一眼,她一向看重真正把她當朋友的人,李陽是,施澤自然也是。她答應了朋友的事很難做出反悔的舉動,所以這會是真的有些尷尬了。

「可是我們……」

「梓暢。」就在梓暢猶豫不決時,坐在車裏一直沒吭聲的邱鵬突然開口了,眾人皆朝他看去,只見邱鵬手臂一動,將車門打開了,「上來。」

「……」

「…………」

見人沒動,邱鵬眉頭淺淺一皺:「愣著做什麼,上車。」

「上,上車吧?」林凱連忙坐進駕駛位,然後對着施澤招招手道,「主任,我們這有點急事,不好意思了。」

梓暢看看邱鵬,又看看施澤,最後只能滿臉抱歉地說道,「我不知道今天有人生日,那,咱們下次再一起去吧?」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請記住聶先生又蘇又撩的閱讀地址:https:///157538/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聶先生又蘇又撩最新章節、聶先生又蘇又撩卡卡西、聶先生又蘇又撩全文閱讀、聶先生又蘇又撩txt下載、聶先生又蘇又撩免費閱讀、聶先生又蘇又撩卡卡西

卡卡西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隱婚總裁:女人,這次來真的、火影之最強老師、聶先生又蘇又撩、

。 這一切都在電光火石間發生,根本連給那老頭反應的時間都沒有留下!

等他反應過來,整個人已經徹底倒飛出去!

「你到底是誰?」

原先問話的那個老頭,聲音冷冽無比,至於他身旁的兩人,已經分散站了開來,對李玄一形成圍攻之勢!

而且看站的方位,好像還是某種陣法!

李玄一依舊沒有回話,甚至連頭都沒轉動,目光還是在望著倒映出月亮的湖面。

他的再次無視,無疑徹底激怒了另外三個老頭。

我甚至連他們的動作都沒有看清,一個陣法在他們中心就已經隱隱浮現了出來。

殺意滔天!

這是我唯一能感覺得到的,原本平靜無比的湖面,開始泛起了陣陣漣漪!

李玄一像是在思考著什麼極為重要的東西,容不得一刻分神,就連這種最為關鍵的時刻,他也絲毫不為所動。

而此時,我的心,卻早已經捏緊成了一塊。

他剛才的反擊,的確非常驚艷眼球,我也發誓,自己還從沒見過,這麼華麗的反擊。

可眼下,準備對付他的,是魂門中看似極其不一般的三個老頭。

而且所布陣法,我更是前所未見,只能隱隱感到無比磅礴的地氣在波動。

因為李玄一的平靜無比,局勢開始變得詭異起來,三個布置出陣法的老頭,並沒有立即作出攻擊。

或許他們是在蓄勢,等到達頂點時,就會發出致命一擊!

顧宛如悄悄拉了我一把,失意往後退去。

我略微沉思了一下,悄悄挪動步伐。

眼前的形勢,根本就不是我這麼一個和他們這些人有著天壤之別的小人物,能插得上手的。

所以,也不必作出無謂的逞強!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氛圍,一刻比一刻變得壓抑!

終於,蓄勢到頂點的那三個老頭,發出了驚天一擊。

招生老師一副就知道的樣子,態度更加敷衍了。

Previous article

「也不知道她有沒有喜歡的人……」蘭御越想心越慌。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