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招生老師一副就知道的樣子,態度更加敷衍了。

「沒有!」

墨白也是直接回答道。

「你難道不知道,我們學院只招擁有貴族頭銜道學生嗎?」

「好了,看來你是不知道的,要不然沒有貴族頭銜,就不會痴心妄想的想要來加入我們學院了!」

「你走吧,沒有貴族頭銜的學生我們學院不收的!」

聽到意料中的回答,招生老師頓時笑了起來,然後拒絕了墨白的報名。

面對招生老師如此傲慢的態度,墨白心中也是來氣。

甚至想直接走了算了,不過墨白知道自己是來學習的,所以沒有直接離開,而是看著招生老師,冷冷的說出了要點:「我今年12歲,32級魂尊!」

墨白就不相信,當他把自己的天賦說出來之後,招生老師還能那麼傲慢。

「你說什麼?你再說一遍!」

果然,聽到墨白的話,招生老師瞬間站了起來,臉上帶著驚疑的表情,似乎不相信自己剛剛聽到的。

「我今天12歲,32級魂尊!」

見到招生老師的樣子,墨白心中嗤笑一聲,然後緩緩開口,把剛剛的話重複了一遍。

「12歲的32級魂尊?」

「嘶~」

聽清楚墨白的話后,招生老師頓時倒吸了一口涼氣。

這樣的天賦,就是他們天斗皇家學院建校以來,都還沒有出現過啊!

知道墨白的天賦后,招生老師對墨白對態度確實改變了,不過最後還是可惜的對著墨白說道:「你的天賦確實很驚人,不過真的很可惜,我們學院的招生條件,第一條就是必須擁有貴族頭銜!」

「你會到這裡來,是因為聽說了什麼流言吧?實話跟你說吧,不管你聽到的是什麼說法,我們學院的招生第一條件就是必須擁有貴族頭銜!」

招生老師耐心的向墨白解釋著。

「真的必須要有貴族頭銜,就不能有特例?」

墨白聞言這次真正的皺眉起來,這點真的是他沒想到的,就連院長都跟他說,以他的天賦,是可以讓天斗皇家學院破例招收的。

哪知道,院長所知道的,也只是聽說的留言而已。

可能也太偏遠了,所以院長誤以為是真的吧!

「沒有,天斗皇家學院從來沒有過招收平民的特例!」招生老師遺憾的搖搖頭,要是可以的話,墨白這樣的天才,他也不想放走。

「有沒有其他辦法?」

「畢竟校規是死的,人是活的,老師能幫我想想辦法嗎?」

墨白繼續向招生老師請教起來。

「這個……」聽到墨白的話,招生老師也心動了起來。

要是真的能幫到墨白的忙,他就能獲得墨白的一個人情,以墨白展現出來的天賦,未來不敢說成為封號斗羅,魂斗羅是沒問題的吧?

一名未來魂斗羅的人情,那可不小。

「這樣吧,今天雪清河殿下剛好也來我們天斗皇家學院了,我去幫你問問太子殿下!」

「我們的太子殿下一向仁厚禮賢,我去幫你問一下!」

緊接著,招生老師的雙眼便是一亮,然後對著墨白說道。

他也是才想起來雪清河在天斗皇家學院,把墨白這樣的天才介紹給太子,在太子那裡他也是一份功勞,何樂而不為呢?

「可以,那就謝謝老師了!」

墨白聽到招生老師這麼說,也就答應了下來。

「嗯,那你在這裡等著,我這就去幫你問問太子殿下!」

招生老師給墨白交代完之後,就迅速的離開招生處,留下墨白一個人在招生處了。

至於招生處為什麼這麼冷清?墨白就不得而知了。

反正看到招生老師離開了,墨白就自己找張凳子坐下,等待了起來。

除了等待,他也沒有其他辦法了。

「還真沒想到這個天斗皇家學院是這樣的,只招收貴族,把一切平民拒之門外。」

「這種理念,明顯是不對的啊!」

「不過算了,學院的理念又不關我的事,我只要能進去就好了!」

「希望這個太子,是個有眼光的人吧!」

…… 賽娜感覺自己的整顆心臟都被塞住了,琳和傑一臉悲壯的走了。不明就裡的人還以為他們是被人脅迫的,一場驚險刺激的闖關遊戲直接變成了道別會。

不過仔細一想兩人的顧慮也不無道理,至少賽娜已經看見兩人第三次出現在自己的眼前了。當時為了保證通關效率,柯令提議四人一前一後的出發,說不定會有驚人的效果。

作為保障,賽娜和慕易帶著約翰在起點等通知,也很快等來了兩人的見面會。小約翰緊張的看著一次又一次出現在自己眼前的父母,整個人都不好了。

「約翰不要害怕,要相信爸爸媽媽知道嘛!」賽娜直接坐在地上,輕聲的安慰約翰,這件事情她心裡也沒有底。

之前兩人的託付,只要不是傻子,都能聽出來言外之意。當事人約翰就更加害怕,不知道說些什麼,生怕自己每一次看見爸媽都是人生最後一面。

「可是……」約翰欲言又止的看著前方,「生怕自己錯過任何一點關於兩人的回憶。」

「你看,之前我們猜測每個人都會有三次機會。現在你爸媽都回來四次了,方畫和柯令也回來過一次了。那就說明我們之前的推測是不正確的,說不定這一關是無限次循環的。」

「真的?!可是玩遊戲的時候總生命都是有限制的,不是三次也有可能是十次。」

「約翰,你這樣想。你們從八樓來到了現在22樓,說不定大樓會獎勵你們21條命。畢竟前面你們已經那麼努力了。」慕易也坐在了賽娜的身邊,開始安慰約翰。

約翰是一個懂事的孩子,自從被困在這裡之後。他越來越懂事,甚至有時候還要自己去緩解父母的情緒,防止他們變成惡魔。

「話說,這一關那麼簡單粗暴。和你之前形容的不太一樣,你是不是記錯了什麼線索。」慕易靠著賽娜悄悄的說著自己的疑惑。

「之前生化蜘蛛那一關和吸血G那些,也都是簡單粗暴的通關。這一關算是比較有難度了,畢竟是你帶給我們的驚喜。」

從目前來看,每一次出現的新鮮關卡,都和新出現的人物有關係。賽娜猜測最開始的生化蜘蛛應該對應的是柯令的職業或者是內心,吸血G應該是琳一家人心中的魔鬼。

海灘幻境可能是約翰的童心和掙扎,至於校園的那個暫時不知道和慕易有什麼關係。不過現在眼前的機關,可是和他有著莫大的聯繫。

「你這是在醜化我的智慧,我怎麼可能會設計這種……」話說到一半慕易才發現賽娜在套自己的話,立刻閉上嘴沉默了。

「沒事,之後你就會好好和我們聊天了。」賽娜也不著急,慕易只要不是站在對立面的,她有的是耐心和他相處。

「方畫他們還有六個格子就到對面了,你們可以準備了。」柯令突然的出現在身後,嚇的賽娜直接原地起立。

「怎麼是你?」按照柯令的身手,他不應該會出現第二次。

「為了救人,自己跳下來的。你們也快點準備吧,我先走了。」柯令面無表情的交代了方畫的事情,一個多餘的眼神都不願意給兩人。

「你們有過節?還是你欠他錢了?!」慕易之前就發現了兩人之間的不對付。

「說起來比較複雜,過一會兒我走前面,你再後面好好保護約翰。」

「小約翰,你記住大部分的機關,只要原地蹲下就都能處理。實在不行你就往慕易哥哥的懷裡跳,知道了嘛!」

約翰是他們所有人之中最難處理的,畢竟是唯一的孩子,要考慮的因數有很多。

「你們先出發,等到約翰第一次返回起點的時候,我再和他一起出發。這樣就能避免他一個人闖關的尷尬。」

「你確定,那你一個人要在這裡等很久。實在不行,我和約翰一起就行了。他要是不小心中招了,我就直接陪著他跳下來不就好了。」

賽娜這個『同歸於盡』的辦法,算是目前來說最直接的,也是最安全的。只要本人不介意,慕易倒是也不介意。

「這樣好了,你跳一次我跳一次。這樣就不會覺得我太無情了,也能平攤傷害。」

兩人你一言我一語的就定下來了『同歸於跳』的方法,約翰很是無語的看著兩個大人,就這樣直接的在自己眼前討論誰陪自己死的事情,是不是不太好。

大家在原地又等了一會兒,確認沒有人回來了,就開始牽著約翰的手走上了格子。

這一關卡和遊戲之中的機關一模一樣,基本上都是左右來回晃的鐵球(木樁之類的)。要麼就是藏在牆壁兩側的利劍、飛刀之類的暗器,還有就是噴火噴水的機關。

只要大家的身手靈活,反應能力快,基本不會有什麼大的問題。對於賽娜和慕易這種老手來說,只要自己不浪,過關絕對沒有問題。

而約翰的表現也大大超出兩人的預期,約翰要麼是緊緊的抓住前面的賽娜。要麼就是抱著慕易不撒手,最讓人擔心的三人組合,居然無傷的渡過了這一關。

「行啊,你小子,看不出來。」在終點的時候慕易忍不住擁抱了一下約翰。

「約翰,總是這樣讓我們安心。之前在我們兩個快要崩潰的時候,也是他在安撫我們的心情。」琳忍不住親了一下自己懷裡的約翰,兒子永遠是他們的驕傲。

「太好了,大家安全的渡過了這一關。我們原地休息一下,養精蓄銳。」

他們連續闖過了兩關,目前還沒有好好的,正式的,休息一下。之前因為和慕易不熟悉的關係,方畫都沒敢讓大家好生休養,現在看慕易和賽娜一起共同進退,也放心了不少。

加上慕易絕佳的身手和機智,自然也多多少少有了一些信任。

機關的盡頭有一個小隔間,礦泉水和睡袋一應俱全。這還是慕易第一次看見,如此齊全的補給站。之前聽賽娜講起的時候,還以為是誇大其詞。

「這個背包不會那麼巧合,就是給我的吧!」看著桌子上孤零零的一個雙肩包,慕易看了一眼賽娜示意她自己理解的對不對。

「一人一個,很正常的。你帶點水就可以了,其它物資並不是很重要。」賽娜直接把背包丟到慕易的懷裡,她還真是看不慣這貨的陰陽怪氣。

「方畫你們先休息,我站崗,之後我兩再互換一下。」

「這個慕易你悠著點,他要是欺負你了,和我說。」方畫拉著賽娜在角落裡悄悄的交代。

方畫能感覺到慕易對於自己的不滿,好在大家還有共同的利益。不然她是真的很想各自分開行動,省得大家互相覺得彼此礙眼。

。 「我有一種話說太多的感覺。」

走廊上呂布邊走邊說。

「呂布先生,其實我也很好奇,泥梨塔的劍客到底對你們說了什麼。」身邊是阿爾緹妮斯。

「現在細細想來,他好像什麼也沒說,只是告訴了我們看似重大,其實無關緊要的所謂秘密。」

「這還不算緊要的秘密么……那什麼才是真正的秘密。」

呂布搖搖頭表示自己不可能知道他們要做什麼。

「今夜,不論誰下去,光就居都不會說太多,因為是我和內親王殿下,所以才多談了些。他們的目的確實是,向居庸堡壘上的本州和宮內廳高手發出挑戰。」

「然後呢……」

呂布冷笑:「或許只是為了戰爭找一個冠冕堂皇的理由罷了。」

「呂布先生,其實我也不太確定自己是否正確理解了您的意思。」阿爾緹妮斯抿嘴淺笑。

「人心是很複雜的,特別當我也一頭霧水的時候,說出的話自然也是讓人一頭霧水。」

「說出來會好一些的。」阿爾緹妮斯停下腳步,側身說。

呂佈道:「好吧,那我就告訴你,那位泥梨塔劍客光就居對我們說了什麼……」

……

……

呂布開口道:「泥梨塔的創建者影子天皇,在泥梨塔內部被稱為聖主,在許多年前,上一次氣武者大戰之後,他苦心經營,擴大泥梨塔勢力。並且……用這股勢力在全球地下世界創造出巨大財富,然後將資金聚攏在日本,用以他自認為偉大的研究計劃……」

阿爾緹妮斯驚呼道:「是鼠妖!」

「沒錯阿爾緹妮斯,你果然和我一樣聰明。」

阿爾緹妮斯忽然靦腆地說:「沒有啊,還是呂布先生更聰明……」

呂布笑道:「我從回到堡壘的時候就一直在總結,現在終於可以把一切串聯起來了。在過去十一年,我們的人生軌跡偶然與這個計劃相短暫觸碰,首先是當年還就讀千葉堂時候的那次千葉郊外的任務。」

阿爾緹妮斯點點腦袋說:「記憶已經很模糊了……」

「是啊,畢竟那時我們的生理年齡才四歲。」

「呂布先生比起那時候,日語水平不可同往日而語呢。」

呂布微笑,接著道:「當年我們在某個風從級捉妖師帶領下來到千葉某個村落,偶然撞見泥梨塔的一個研究基地的外圍人員,並且發現了他們培養妖族胚胎的秘密——雖然彼時我們並不了解其中有什麼隱秘——那時我們還是准從,被狠狠暴打,你們也被抓走了。

「我費儘力氣,在山林之中跋涉,找到了他們的工廠,那座工廠應該就是鼠妖的生產基地!但是已經被提前撤空,裡面空無一物。

「橘雅弘、阿福、還有矢玉二郎那個傢伙也都在那次任務中……說起來他好像沒參加氣武者大會,好像突然消失一般。」

阿爾緹妮斯回憶道:「呂布先生,我們被抓走後,路上碰見無數的高手,那些人都很強大,但是橘雅弘突然爆發出一股很強大的力量,我們趁機四散逃跑,也不知過去多久,我看見白色工廠,於是躲進去,直到遇見您……情緒才穩定下來。」

「橘雅弘那個傢伙,手上有一把妖刀,不知從哪兒來的,確實厲害。」呂布也是回憶道:「不知為何,那個叫黑澤育二的風從級捉妖師我記憶尤為深刻。」

「我們能平安活下來,應該是阿福、橘雅弘學長的父親,以及那位協會的前首席捉妖師的出現。」

「或許吧。」呂布又接著說:「在千葉堂和千葉堂捉妖部修行十年後,我學業上有了進步,於是老師安排我入學東京大學附屬中學。十年捉妖修行,我還是小有名氣的,那天剛到東京就接到東京捉妖師協會的直接委託任務,說東京街頭有妖族出現,但是等我趕到時,那隻鼠妖已經被斬首。斬它的人你猜是誰?」

那些食肉的凶獸也好還是異獸也好,幾乎看不上他們這瘦弱身板,食草的動物更甭提!

Previous article

『我記得後來因為稻草翁太過BUG,官方特意修改了數據,給它增加了一處弱點克制,也不知道平行世界會不會也存在這個弱點…』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