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那些食肉的凶獸也好還是異獸也好,幾乎看不上他們這瘦弱身板,食草的動物更甭提!

對付他們的都是一些蟲類,像蠍子蜈蚣蟾蜍這種東西。

對付這些玩意兒,她不在話下。

「小丫頭你想的太天真了,你們現在還只是在鴻蒙之地的外圍,那些生物都是最弱小的,可越往裡,裡面的生物等級越高。」

戰鬥神雞也跟自己說過,鴻蒙之地的深處獸類強悍,它們根本不是對手。

如今看來……

「這位火鳳小姐姐,你既然知道鴻蒙深處肯定是去過那裡,既然如此,不如你帶我們前往,我相公找他生母上千年了,如今好不容易知道人在什麼地方,自然是不能放棄的,再困難我們也要去。」

「鴻蒙深處是黑鳳的地盤!」

「不管黑鳳白鳳,只要阻礙我們救人,就跟他們干到底。」

花琉璃這話說的戾氣十足,絲毫不將黑鳳放眼裡。

黑鳳地盤又如何?

即便他們會身受重傷又如何?

不管是司徒錦還是帝北冥尋找生母多少年?

這其中多少心酸無法言喻?

「是誰將我婆婆封印在這個地方的?」

「……是鳳君!」

鳳君?

那是什麼鬼?

在鳳凰界難不成還有君王?

似看出花琉璃的疑惑,火鳳解釋道:「鳳君其實是黑鳳的王,數萬年前,鳳君與鳳舞本有婚約,結果鳳舞被人陷害掉進靈界記憶全無,還在靈界成婚生子,鳳君找到她后,一怒之下就將她帶回了鴻蒙之地,並封印在洪荒之地!」

「這鳳君難不成是因為吃醋?」

「呵!吃醋?如果心中有鳳舞又豈會捨得將她封印在荒蕪之地?」

「荒蕪之地?」

「荒蕪之地寸草不生,鳳舞在那裡已經受了數千年的苦楚,我們火鳳一族想將她救出來,結果除了我之外,前去救鳳舞的火鳳們全部被殺!」

全部被殺?

花琉璃捏著下巴思索片刻,心中疑惑萬分,隨後拍著胸脯道:「你放心小姐姐,我會保護你的。」

火鳳聞言噗嗤一聲笑出聲來,道:「小丫頭,你連我一招都過不了,又如何保護我?」

「這你就不懂了吧?你們靠的是武力,而我是用腦。」

說完真就坐在地上開始苦思冥想起來。

「想到什麼沒有?」

花琉璃搖頭道:「鳳君既然不好對付,但如果能近身得他信任,說不定能裡應外合的救出鳳舞。」

「我最近聽聞鳳君在招會煉丹的化形異獸!」

花琉璃聞言,雙眼閃閃發亮!

會煉丹的異獸?

那感情好啊~

煉丹是她的強項!

只是這異獸~

難不成還要自己披著一張獸皮不成?

。 關係好?

哪裏好了?

莫柳月緊了緊拳頭。

不過這個時候翩翩的話,算是成功的轉移了話題,她不自覺的揚唇一笑:「姐姐和我自幼一起長大,我們打打鬧鬧慣了,讓兩位妹妹見笑了。」

翩翩目光看向了莫柒柒:「我很羨慕太子妃呢,有宸王妃這麼好的姐姐,想來一定是件幸福的事情。」

起舞繼而挑眉一笑:「羨慕的話,不如我們一起也認個姐姐?」

「認個姐姐?」

翩翩卻頓時表現出了滿臉的喜悅:「這個是個好主意的,不知道宸王妃願意接受我們么?」

「不可以!」

莫柳月忽然來了一嗓子。

待看向她的時候,她瞪着一雙眸子,那樣子簡直如同一隻炸毛的公雞。

說起來莫柒柒印象里莫柳月一直都是枚在人前裝柔弱的綠茶,壞人永遠是她莫柒柒好人永遠是莫柳月。

可現在竟然氣成了這個樣子,還真是有趣極了。

這是不是叫一山還比一山高,賤人還需賤人磨?

正當莫柒柒幸災樂禍的時候,竟忽然接到了提示音——

叮,憤怒值加100。

恭喜,距離第四層打開已經過半,開啟吸收憤怒值模式十分鐘。

吸收?

這兩個字讓莫柒柒有些莫名。

待看到莫柳月氣得發抖的樣子時,她便一下明白了。

這意思是她現在你不需要做什麼,只要在這裏帶着看着三個人斗便可坐收漁翁之利了,那豈不是相當於躺賺了。

這時,莫柳月看向二人的樣子充斥着怒火:「你們兩個不過是賤婢,憑什麼認她當姐姐!」

翩翩眨了眨眼睛,滿是哀怨:「太子妃,我……我知道我身份低賤,可現在怎麼……怎麼也是一家人了,你這樣說我真的讓我太難受了。」

「誰和你這個賤人一家人!」

莫柳月情緒完全是收不住了,她上前就狠狠抽了那個翩翩一巴掌:「你記清楚我是堂堂正正過門的太子妃,你不過是個奴籍的妾室罷了!」

翩翩被打了之後捂著臉、紅着眼,接着便開始嚶嚶的哭了起來。

「有什麼好哭的?」

起舞相比較來說則是硬氣很多:「咱就是奴籍妾室又怎麼樣,可我們是皇後娘娘親自挑選賞給了太子殿下的,要是某個人可以的話,哪裏有我們什麼事情?」

言語到這裏的時候,她上前去給翩翩擦了一下眼淚,才問:「翩翩,你是不是忘記皇後娘娘當時怎麼說的了?」

翩翩看向起舞,滿是委屈。

起舞則是單手叉腰,眉眼的弧度均是上揚出了傲嬌的氣息:「來,我教你皇後娘娘讓我們做的事情。」

「啪!」

忽然,反手就是一巴掌。

這一下直接重重的打在了莫柳月的臉上,隨之立刻浮現出了一個大大的手掌印。

莫柳月完全沒想到起舞竟然會打自己。

她瞪着一雙眸子滿是不敢相信的看着起舞:「你……你竟然敢打我!」

「皇後娘娘吩咐的。」

起舞不但不怕,反倒是直了直身子:「皇後娘娘說若是太子妃德行有虧,我可以隨意教訓你。」

「……」

莫柳月感覺自己臉火辣辣的。

與此同時,莫柒柒得到了100點憤怒值,能一下貢獻這麼多點,這倒是讓她極為滿意了。

這時莫柳月的憤怒情緒算是被徹底激發了:「少拿皇後娘娘壓我,我已經受夠了你們兩個了!」說到這裏的時候,她直接下令讓人將二人按到了地上。

翩翩馬上求饒:「太子妃,起舞性子太急了,求您大人不記小人過。」

起舞則是態度截然不同:「翩翩,你不必這個樣子,我們可是皇後娘娘的人,今兒若是在莫府真的受了什麼委屈,那某個人回去距離被休也就不遠了。」

叮。

憤怒值加100。

可以看出莫柳月真的被氣到要吐血了,她攥緊拳頭咬牙切齒:「你竟然個就威脅我!?」

「我這可不是威脅,只是想讓太子妃最好掂量掂量事情應該怎麼辦才好。」起舞說到這裏的時候,她下巴微微上揚,態度可謂是傲慢極了。

莫柳月則是說不出話來了。

她現如今的臉色一陣青一陣白再一陣紅的,簡直是比變臉還要精彩。

其實也不怪起舞態度這個態度。

主要是她這次算是得罪了她的婆婆也就是皇後娘娘,現如今對方不過是看在她爹的面子上才沒有做什麼,若是不小心再落了把柄的話那就真的完了。

起舞看到莫柳月不說話了,眼中演過了一抹得意:「好了,太子妃都不說什麼了,你們還不趕快放開我?」

「……」

丫鬟小廝們面面相覷。

接着便齊齊的看向了莫柳月。

莫柳月現在可謂是進退兩難,一方面自己被打實在是氣不過,另一方面她清楚的知道若是這次被起舞威脅到了,那她以後不管做什麼事情都要被牽着鼻子走了。

這樣的想法讓她簡直是憤然極了!

叮。

憤怒值+150

憤怒值+200

這兩聲提示對莫柒柒來說天籟之音。

同時她看向了莫柳月竟奇怪的覺得順眼多了。

那一瞬,她掃視了一眼之後,忽然開口問:「莫柳月,你要不要我教教你該怎麼做?」

「……」

莫柳月愣了一下。

接着她看向莫柒柒的眼睛紅紅的,顆顆淚珠一粒粒的滾落下來:「姐姐,你救救我好不好?」說着她指了指那兩個人:「這兩個賤婢真的欺人太甚,我從嫁到了太子府第一天起就沒有開心過,每日每夜都要被她們兩個折磨的。」

一番話說得聲淚俱下。

要不是莫柒柒聽到了憤怒值+100的提示,怕是都要信了莫柳月的鬼話了。

不過想到現在是吸收模式中,莫柳月的情緒估計是已經達到了頂點了,繼續壓榨怕是也不多了的時候,她的目標便轉向了另外兩個人。

翩翩:忽然害怕了。

起舞:我也忽然害怕了。

僅僅一個眼神便能讓空氣凝結成冰。

這樣的莫柒柒看向莫柳月時,聲音中蘊含着幾絲玩味兒的氣息:「既然這麼不滿意,為何不殺了?」

。 說不難過是假的,盛夏的心徹底涼了。原來不是她見不到言景祗,而是因為言景祗根本不想見到自己。

盛夏唇邊溢出一聲輕呵,她冷靜的看着笑笑道:「他的喜好是什麼跟我沒關係,你和他進展到哪一步也沒關係。至於這言太太的位置,你要是有本事的話儘管來拿,我絲毫不介意。」

說完,盛夏轉身要走。

看盛夏要走,笑笑攔住了她,笑笑靠在門邊看着盛夏道:「你也不要生氣,畢竟景祗不喜歡你的事情也不是一天兩天了。我惦記你這位置也不是一天兩天了。就憑着景祗現在對我的喜歡,以及我肚子裏的孩子,你覺得景祗娶我還會變的很遙遠嗎?」

「當然了,景祗可是親口跟我說過不會讓我大著肚子穿婚紗的。所以盛夏,你如果有自知之明的話,還是早點和景祗離婚吧!免得到最後鬧得很難看,什麼都沒有了,那就可惜了呢。」

笑笑話中嘲諷的意味很清楚,盛夏不是聽不出來,她握緊了拳頭盯着笑笑。她雖然心裏有氣,但是也明白笑笑為什麼會這麼有底氣的和自己說話,還不是因為言景祗給了笑笑足夠的膽子。

如果言景祗沒有給她足夠的膽子,讓她這麼在自己面前放肆,現在自己也不會被笑笑這麼嘲諷這麼欺負。

盛夏心裏不舒服,但是也沒辦法,這些都是她自找的。她明知道今天來找言景祗就會遇到這些問題,但她還是來了。

女孩並沒有離開的意思,而是直接躺倒在地上開始哭喊。

Previous article

招生老師一副就知道的樣子,態度更加敷衍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