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女孩並沒有離開的意思,而是直接躺倒在地上開始哭喊。

「你為什麼要這樣?你有錢有顏值,你找男朋友好找的很,為什麼偏偏要勾引我的老公?我知道我自己躺在病床上現在的樣子很醜,可你也不能趁虛而入啊。」

女孩的哭喊引起了路人的注意,行人漸漸的圍了過來,開始竊竊私語。

看向裴菀菀的目光也不太友善。

裴菀菀都蒙圈了。

這兩人,果真是一對,操作一個比一個騷。

「你放開我。」

女孩死死的抱住裴菀菀的腳踝,「我求求你,求求你了好不好,我孩子已經沒了,你別再搶走我的老公了好不好?求求你離開她,還給我一個完整的家庭好嗎?」

靠!

裴菀菀已經忍不住了,她氣急攻心,話還沒經過腦子就已經吐出來了。

「你到底有完沒完啊,編故事編上癮了是嗎?誰搶你老公了,明明是那個渣男欺騙我的感情。」

旁邊一個大媽冷哼一聲,對着裴菀菀陰陽怪氣的說道:「喲,小姑娘,看你打扮的花里胡哨,長得妖里妖氣的,果然不是什麼好東西,勾引人家的老公你還有臉了?」 經過羊山上的事,張寧知道了姜星竹的存在,張寧是大門不出,二門不邁,天天就在鼠山上,那都不去了,就算是華淵找也不出去了,還告訴華淵最近別闖禍了,有人使壞。

張寧消停了,他的一幫死黨也就都消停了,沒人闖禍了,生肖山和百越城過了一段安穩日子,可是好日子並不長,就又有人搗亂了。

姜星竹一看,已經沒有人搗亂了,她告不成狀了,也就看不到那幫以張寧為首的混小子們,被抓時候那生無可戀的表情了,她覺得有的無趣,隨後姜星竹靈機一動,心聲一計。

那時候在羊山上,他明明舉報了華淵,可是後來聽說那個張寧回家也挨了一頓揍,應該是他作惡太多了,大家潛意識裏已經認為,搗蛋的事必跟張寧有關係,姜星竹嘴角露出陰險笑容,「你們不搗蛋,我來。」

從那天開始,姜星竹就重複著張寧以前做的事情,偷雞摸狗,放飛禽,弄毀丹藥,把牛山的燒鐵爐弄滅,這些事情屢屢發生,並且還會留下字跡,張寧手下姜星竹留。

然後張寧就三天愛一小打,五天挨一大打,張寧也從來不接受,因為沒用啊,人家都留字了,他爹也不會相信他說的話的,反正張寧就這麼咬牙挺著,華淵他們都紛紛來問,是不是張寧單獨行動了,不帶他們,張寧罵着讓他們滾蛋。

張寧心裏憋屈啊,絕對反擊,總不能就這麼平白無故挨這麼多打吧,最起碼也的把這小丫頭片子給攆出去,讓她回家。

張寧不與姜星竹來陰的,就正面剛,找來華淵等人,眾人商量后都覺得幫助張寧,把這小丫頭片子趕出生肖山。

說干就干,張寧讓華淵去找姜星竹,就說要跟她決鬥,根據張寧的判斷這小丫頭片子是個愛玩的,這麼說她肯定過來。

果不其然,不久后,華淵回來,身後跟着姜星竹。

張寧看到倆人回來,直接開門見山:「小丫頭片子你屢屢告狀我們,我們忍了,你又栽贓陷害,我們也不跟你計較,今天找你來,就是想跟你比試比試,我們人多,也不欺負你,項目讓你隨便挑,但是只要是你輸了,你就要離開生肖山,百越城也不行帶,你回你的西楚國。」

姜星竹鼻孔朝天,不當回事,說道:「行,那要是你們輸了呢?」

張寧一愣,張寧根本就沒想到這,他覺得他們這邊根本不可能輸,難道一幫大男的,還能讓一個小丫頭片子贏了?但是姜星竹提了,張寧只好回答:「只要不觸碰底線,你說怎麼樣都行。」

姜星竹切了一聲,「你們還有底線啊?一幫混小子。」

張寧看着姜星竹,笑着說道:「當然,不然你讓我們投靠妖族我們也去啊?」

姜星竹說道:「行行行,等著吧,我想好比什麼就來通知你們。」然後轉身出去。

華淵問道:「寧哥,咱們不會真輸吧?」

張寧一巴掌拍在華淵的腦袋上,「放屁,別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

又過來三天,這三天姜星竹沒搗亂,過了三天之後,姜星竹過來找張寧,告訴他想好了,就比喝酒,張寧一聽這話,趕忙站起身來,看着比自己個子高不少的姜星竹說道:「我就怕給你喝死,到時間可別讓我賠錢。」

姜星竹白眼一翻,「快準備酒吧你,在把你那幫狐朋狗友叫上,別到時候在沒人送你回家。」

張寧也不急,張寧的酒量那是出名的,僅此與他瘋子名號,很多大人都喝不過張寧,那些大人被喝到第二天都要說一句,「這張小子不緊是瘋子,還是個酒瘋子。」

張寧去了一趟猴山,在那裏取來二十壇酒,猴山的猴兒酒,非常好喝,度數不低,張寧跟眾人搬來酒,在鼠山一處石桌上擺開,張寧跟姜星竹一人十壇,張寧看着桌對面的姜星竹,叫囂著:「你要是喝不了,可別硬喝,真喝壞了,我們可賠不起你這公主的命。」

姜星竹翻了個白眼,以實際行動來反駁,直接揭開泥封,仰起頭,咕咚咕咚的喝起來。

張寧一看這架勢,可不能輸啊,站起來一腳踩着石凳,一手提起一壺酒,咕咚咕咚的喝起來。

倆人誰也不服誰,最後倆人都把十壇酒喝完,隨後倆人紛紛跌到,眾人把兩人送回的家。

回到家之後,張寧第二天早上才醒過來,張寧晃了晃腦袋,感受到腦和頭分離一樣,張寧忍着頭痛,給自己到了一杯水,喝了一口。

然後又翻箱倒櫃找了一壇酒,張寧美曰其名,透一透。

隨後華淵到來,張寧趕緊問道:「怎麼樣?我贏沒贏?」

華淵搖搖頭:「你倆都是喝完十壇才到的,算平手。」

突然聽到外邊敲門聲音,張寧去打開門,姜星竹咱在門口,「昨天沒有分出勝負,我們在比一場。」

張寧點點頭:「好,比什麼?」

姜星竹一指龍鼠江,「就比游泳,但是你們生肖龍傳承人不能上。」

張寧點頭答應:「當然,她要是上的話,你不過沒希望,這場華淵跟你比。」

張寧一拍華淵肩膀,華淵抬頭看着張寧,張寧說道:「加油華淵,游泳你還比不過他?開玩笑,慢點奧,別給他游廢了。」

華淵重重點頭,表示一定不負眾望,時間很快來到,眾人聚集在龍鼠江邊,龍鼠江流水非常洶湧,所以是很難游泳的。

張寧站在江邊,兩邊分別是姜星竹和華淵,華淵光着膀子,姜星竹沒有,穿了一件貼身的衣服,張寧喊到:「從這裏游到對岸,要上岸才算,然後在跳入水中游回來,誰先到岸上誰贏,聽懂了么?」

旁邊倆人都點頭,張寧也不在廢話,手舉高,然後放下,旁邊倆人隨着張寧的手放下,一躍入水,倆人奮力往前游,等了半個時辰后,張寧看見水面上飛奔回來一個人,真的就是飛奔,在水面上跑一樣。

進前來看,是葉良懷裏還抱着姜星竹,張寧傻眼了,問道:「怎麼了?」

姜星竹從葉良懷裏跳下來:「沒怎麼呀,我這不是回來了么?我贏了啊?」

張寧丈二摸不著頭腦,「什麼你就贏了,你也不是游回來的啊?」

姜星竹抖摟抖摟身上的水,蹦蹦跳跳的說:「你說不讓找人幫忙了么?」

張寧傻眼了,趕緊讓人把華淵接回來。

接下來幾天,張寧這邊又和姜星竹比了好幾場,這小姑娘鬼精的很,她擅長的她就好好比,不擅長的她就鑽空子,反正到最後她是一局也沒輸過,現在張寧等人見到姜星竹就跑,也不想比了,了咋地咋地把,她總有一天會回家的,張寧等人是服服帖帖的了。

就這樣姜星竹一直在生肖山住了三年,三年來,剛開始跟張寧等人斗,後來漸漸的也成為了好朋友,成為朋友之後,張寧才真正認識到姜星竹,姜星竹是真愛玩啊,也是認識姜星竹之後張寧才知道,這小姑娘也練武,葉良就是他的師傅,其實葉良根本也沒比她大幾歲,但是沒辦法,有時候天才就是天才。

張寧知道姜星竹練武之後,就與她切磋了一場,嗯,意料之中的落敗,張寧在生肖山上就是那個天賦最不好的那個,雖然搗蛋的事,是他領頭,但是小時候,張寧是誰也打不過的,就連非常願意跟着他的華淵也是,這次他知道了姜星竹練武,他就想,一個外邊的小丫頭而已,我還打不過?然後就被打的鼻青臉腫。

張寧的天賦是到天神山上才可是顯露的,之前在生肖山,都已經十七八歲了,還是堪堪黃金中品而已。

在三年裏,姜星竹也加入張寧團伙,並且處於領導地位,因為張寧輸了么。

三年後,姜星竹因為一些事離開,是他們真的闖了大禍,不然西楚國皇帝沒有當回事,姜星竹一直都是散養,只有兒子姜星辰才留着身邊。

直到一天姜星竹提議去龍鼠江以北去,要去看看妖族生活的地方是什麼樣的,這就是姜星竹的初生牛犢不怕虎了,張寧他們就不會有這種想法,因為他們了解妖族的恐怖,所以姜星竹一提出來,就遭到張寧的強烈反對,其他人也是紛紛附和,姜星竹這才作罷,張寧等人也鬆了口氣。

但是張寧等人沒想到,姜星竹決定了,就一定要做,她趁著夜色自己出去了。張寧等人一連好幾天都沒看見姜星竹,最後得知她已經回家,張寧等人得到的說法是,姜星竹要趁夜色渡江,但是被龍叔攔下來,然後交給葉良,葉良一刻都沒有停留,直接自己親自護送姜星竹回國。

張寧等人全部傻眼,這也太虎了,要不是有姜星竹是個小孩,還是葉良帶來的,龍叔直接斬殺她都有可能吧,趁夜色渡江,這完全可以理解為叛徒行為。

張寧等人也怕生肖山的人誤會,還特意去找鼠爺,龍叔,等人全部解釋了一番,得到最終的真實情況,張寧等人震驚之餘,也鬆了一口氣。 邁巴赫在靜夜裡一個強行的右轉,然後,「咔嚓」一聲的停在了路邊,齊墨川衝進了一旁的巷子里。

他的身影還沒在巷子口消失,楚子陽也到了,眼尖的看到了齊墨川的身影,他不等車停穩就跳下車追了過去。

巷子深深,遠處傳來驚叫的聲音,攪得齊墨川一顆心都要碎了。

楚子陽居然敢不接他的電話。

他把佳美交給了楚子陽,楚子陽居然把佳美給弄丟了。

倘若佳美出什麼事,楚子陽,他不會饒過他。

飛一樣的衝進巷子深處,可等他衝到傳出聲音的那個位置,齊墨川站住了。

那不是佳美的聲音。

是一個完全陌生的女人的聲音。

到了這一刻,才發現關心則亂。

一聽到佳美被人拖進了這個小巷子,他就全亂了。

對方劫了人,怎麼可能任由佳美髮出這麼大的聲音呢。

那是自己往槍口上撞,不要命了。

齊墨川深呼吸,再深呼吸,接下來,他再不能亂了。

否則,十幾分鐘的時間,佳美完全有可能被……

轉身,齊墨川正準備回頭一處一處的找過去,正好對上迎面飛奔而來的楚子陽。

「佳美呢?」楚子陽急急的問。

「走開。」齊墨川無視的往回走去,一邊走一邊仔細的掃視著巷子兩邊的低矮的建築物。

「你沒有看到佳美嗎?」楚子陽眼看著齊墨川四處審視的眼神,立刻就明白了過來,隨即拿出手機低頭看下去。

「楚子陽,我把佳美交給你,她要是丟了,她要是發生點什麼事,我齊墨川絕對會讓你生不如死的。」雖然知道這個時候說這些不合時宜,可齊墨川實在是氣極。

明明之前是楚子陽問他『你沒有看到佳美嗎』,結果,現在他說話了,楚子陽居然不理他了的繼續看手裡的手機。

齊墨川突然間更氣了,一拳揮向楚子陽,凌厲的風也射向了楚子陽。

可楚子陽沒感覺似的,依然低頭看手機,「嘭」的一聲悶響,這一拳直接招呼在了楚子陽的面門上。

楚子陽一個踉蹌,手裡的手機一個沒拿穩,「啪」的掉到了地上,可他顧不得疼痛,顧不得鼻子上已然流出來的血,彎身就去撿地上的手機。

齊墨川越來越氣了,可也知道這個時候不是找楚子陽算帳的時間,「還撿什麼手機,還不快跟著我找人。」

他都要瘋了。

真的要瘋了。

想到即將可能的結果,齊墨川第一次的無奈了。

倘若讓他抓到那兩個小混混,他絕對會讓那兩個小混混生不如死的,絕對。

他齊墨川說到做到。

「在這裡,快,在這幢出租樓里。」忽而,楚子陽指著手機屏幕上的地圖中的一點,衝到齊墨川面前說到。

齊墨川掃了一眼,那幢小樓的樓下是一個店面,剛剛經過的時候他有看到,「跟我來。」顧不得詢問楚子陽為什麼認定佳美在那裡,齊墨川撒開大長腿,狂奔而去。

先找到佳美,其它的後面再說。

十幾米的距離,他只跑了幾秒鐘的時間,可他到了,楚子陽也到了。

越過他上了樓梯,直奔二樓的那個房間。

到了。

這裡是T市的城中村出租屋,樓道狹窄混亂。

「你確定佳美在這裡?」齊墨川跟了上來,不明所有的問到。

因為看眼前的這扇門,裡面安安靜靜,並無半點聲音傳出來。

楚子陽根本顧不上回答他,不止是齊墨川急瘋了,他也急瘋了,隨手一抹鼻子里流出來的血,「齊墨川,我撞門,門開了我往最裡面沖,你從進門就開始搜,嗯?」

聽著楚子陽篤定的語氣,齊墨川沖著楚子陽點了點頭。

剛剛還劍拔弩張的兩個男人,此時為了救出佳美終於意見一致的達成合作意向了。

楚子陽退後一步,然後猛地撞向了眼前這扇門。

已經有些破舊的門了,再加上他撞門之前已經觀察過了。

這一撞,只許成功不許失敗,所以,楚子陽用了十分的力氣。

「嘭」的一聲重響,門被撞開了,直接摔在了地板上,發出巨大的響聲。

楚子陽直接往最裡面衝去,齊墨川微微眯眸,還是有些不相信楚子陽真的只看了幾眼手機就能定位到佳美的方位,只不過在自己遍找不到的情況下,死馬當活馬醫的勉強相信罷了。

畢竟,從進了小巷子,洛風那裡還沒共享到局子里在這條巷子裡布防的監控,所以,暫時的洛風也沒發現佳美的下落。

與其一家一家的搜,還不如信一次楚子陽。

可雖然不相信楚子陽,但是腳下的步伐卻是極快的,先是客廳,再是一側的廚房,還沒進到洗手間,就聽到最裡面傳來了打鬥聲,「你TMD,去死。」

楚子陽爆粗口了。

這是齊墨川第一次聽到從來都是翩翩公子風的楚子陽爆粗口,他直接放棄了搜查洗手間,直奔楚子陽的方向。

卧室里,楚子陽以一對二,一邊打一邊脫下外衣丟向角落,角落裡,佳美簌簌發抖的抱著頭,她嚇壞了。

「佳美,把衣服穿上。」楚子陽顧不得一個小混混招呼過來的一拳,先催促佳美穿他脫下的外套。

佳美耷拉著腦袋瓜,在聽到他聲音的時候,迷惘的抬起了頭,正好楚子陽的衣服拋落了過來,她下意識的伸手一接,正要穿,另一個小混混一伸手就搶了過去,「小丫頭,你這樣挺好的,穿了就不美了。」

「媽的,去死。」齊墨川一拳招呼過去,這小混混就直接撞到了迎面的牆上,再沿著牆壁滑下,頓時,白色的牆壁就染了紅。

「啊……」佳美嚇的尖叫,抱著頭整個人都迷亂的顫抖起來,「別過來,別過來……」

楚子陽聽著她細碎的已經崩潰的聲音,一步衝過去,撿起自己的外套重新裹住了她嬌小的身體,隨即擁進了自己的懷裡,「別怕,子陽哥哥來了。」

不遠處的走廊位置,還有兩個壯漢堵在那裏,不然保安進來。

Previous article

那些食肉的凶獸也好還是異獸也好,幾乎看不上他們這瘦弱身板,食草的動物更甭提!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