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王毅畢竟在擂台府衙當值多年,忙問道:「三弟,你有沒有留下什麼證據?」

「證據?」楊真一愣。

「就是,比如當時你和凌少鵬他們接觸的畫面,用留影符記錄下來。」王毅說道,「只要有留影符,那就可以當做證據。」

留影符,說白了就像是手機的拍攝功能,可以將即將發生的事情錄下來,之後進行回放。

其實當時楊真也想過要留證據,可問題是他身上沒有留影符,所以他只能搖搖頭:「當時我身上沒有留影符,所以並未留下什麼證據。」

「這……」王毅糾結道,「沒有證據,這就有點難辦了。」

楊真忙道:「對了大哥,其實這裡還有一個老師被凌家收買了,就是他故意安排凌少鵬他們進入妖獸山谷來殺我的。」

「是誰?」王毅和葛佳聰異口同聲。

李園、柳湘湘和吳依依三人齊齊瞪大眼睛看著楊真。

要知道他們在一起二十幾天,楊真可從來沒有跟他們說過這件事。

「李嵩!」楊真已經不想稱李嵩為夫子了,毫不猶豫地說道,「當時凌少鵬他們包圍我時,就說,是李嵩收受了凌家的好處,才故意把他們四個人安排到此次試煉。」

楊真此言一出,眾人唰一下扭頭,齊齊將目光看向對面。

不遠處。

李嵩獨自一人,站在懸崖邊上,一雙眼睛看著妖獸山谷,似乎在發獃。

葛佳聰嫌棄道:「賊眉鼠眼,猴腮嘴尖,這一看就不是什麼好人,再加上那兩撇八字鬍須,更像是一個陰險小人。」

一直沒有說話的柳湘湘忽然想起前些天,楊真問她對李嵩的印象如何,不由問道:「楊真,你很早之前就知道李夫子被凌家收買了?」

「你還叫他李夫子呢?」李園頓怒,「這樣的人就不配當夫子!」

楊真沒有理會李園,而是看向柳湘湘,搖頭道:「沒有,那時候我還不知道他被凌家收買了,我只是猜測,當時就感覺他似乎在針對我。」

柳湘湘釋然:「所以,當凌少鵬他們親口承認時,你並沒有太驚訝?」。 小龍與多人聯手血戰,也不是這頭猛獸的對手,此刻小龍已靈力耗盡,單拼肉身之力,小龍落於下風,不過小龍也敏銳的察覺到此地的妖獸都有主場優勢,冥冥之中受到某些法則之力的加持,故而才顯得格外強橫。

身負窮奇血脈的猛獸撲殺而至,小龍已無靈力可調動,眼神中滿是不甘之色,好不容易追隨大哥來到界王山,有望進入主城,難道今日就要栽倒在這裏了?

忽然間,雲層破開,從天而降一道遮天巨劍。

誅天之劍降臨,劍氣鎖定這頭異獸。

一道劍風洶湧而至,將小龍沖飛在了一旁。

異獸抬頭望天,頓覺渾身上下毛骨悚然,此劍之威,令他四肢發軟。

傅源到了,大呼道:「就你也敢動我小弟!」

異獸發出一聲怒吼,眼看必死無疑,索性直接爆發出全部靈力,頭也不回的向誅天之劍衝擊而上,興許還能謀求一個變數呢?

轟隆隆!

二者瞬息衝擊在一起,異獸頓時頭顱炸開,血灑當場,緊接着,誅天之劍悍然插入地面,貫穿這頭異獸軀體。

界王牌漂浮而起,傅源隔空取物迅速拿捏在手中,繼而一步瞬移來到小龍近前,環顧四野,防止有人暗中出招。

至此,三塊界王牌到手。

小龍見到傅源后,當即淚眼汪汪的說道:「大哥,真不是我弱,這裏的妖獸有主場優勢,戰力強大的離譜啊。」

傅源拍了拍小龍的肩膀,安慰道:「我知道,我懂,振作一點,界王牌咱們已經到手三個了。」

「我給你護法,你趕緊恢復一會兒。」

說是護法,便是真的護法,霸道劍魂分身就隱藏在暗處,防止有人玩陰的,傅源是真的怕了。

小龍聞后,頓覺滿滿的安全感,趕緊盤膝而坐,眼觀鼻鼻觀心,潛移默化恢復靈力。

再有一塊界王牌,就可以離開了,也不知道林依和徐柔兩位師姐如今戰況如何了。

半晌后,小龍長呼了一口氣,渾身上下一陣噼里啪啦,宛若炒豆子般的聲音響起,整個人透出一股銳氣,雖未恢復全部,但至少恢復了五成往上,而且現在又和大哥在一起,接下來也無需他打硬戰。

兄弟兩人沒有耽誤,直接御風而行離開,尋找林依與徐柔的下落。

經過幾戰之後,傅源也大致了解這座妖獸山脈的行情了,看了看自己手裏的十荒劍,心中萬分感激。

這裏的大道法則與外界截然不同,小龍火屬性的優勢近乎沒用,妖獸都有主場優勢,皮糙肉厚不說,還都是不弱的大妖,比如方才的那頭異獸,大致是可以與古境落神山裏的那隻裂天巨蝶一戰的,甚至有可能佔據上風。

傅源若非進入靈侯境界,又有十荒劍可無視諸多細微不可察的法則之力,憑他赤手空拳,絕不會如此順利,這樣的考核之下,所選出來的人才,硬實力都毋庸置疑。

與此同時,傅源也忍不住想到主城裏的那些年輕人,實力又都在什麼地步?

界王山,果然是聖地!

大河之畔,浪潮滔滔,共有五人圍住了林依與徐柔,四野一片肅殺之氣。

林依與徐柔背靠背,相處依靠,二女臉色蒼白,額頭上滲出豆大的汗珠。

「把界王牌交出來,可放你們一條生路!」一位身着錦衣的青年手握戰刀怒喝道。

林依柳眉倒豎,緊握手中劍,此次她與徐柔表現極其驚艷,兩人合力斗殺了一隻靈侯後期的泰坦巨猿,成功到手一塊界王牌。

可還沒來得及慶祝,就被這五人包圍了。

一位身着赤色長裙的嫵媚女子看着林依兩人怪笑道:「我知道你們姐妹情深,所以你才不願意催動界王牌拋棄同伴離開這裏,只要你交出來,你們姐妹就可以離開,我們這些人絕對不會對你們下殺手。」

五人各自心懷鬼胎,其實一直都沒有對林依與徐柔下黑手,就害怕其中一個人突然離開,那麼這塊界王牌就沒了,這絕非他們願意看到的局面。

故而之前的交手,五人一直都游擊為主,讓林依與徐柔疲於應對,卻又不得脫身,溫水煮青蛙慢慢來,長時間下去,這兩位姑娘遲早都要意志崩潰。

界王牌只有一個,卻有五人要分,至於到時候是怎樣的爭鬥,那就各憑手段,至少眼下要讓林依將界王牌交待出來。

林依與徐柔氣的沒脾氣,剛經歷惡戰,便遭遇圍攻,若兩人還在巔峰狀態,是完全有能力聯手殺出重圍的,可顯然這五人看出來林依與徐柔戰力不低,時不時出手,中斷她們恢復靈力。

徐柔怒斥道:「你們真夠不要臉的!」

錦衣青年輕聲笑道:「競爭便是這樣。」

言罷,一刀揮舞而出,勢大力沉的刀意向二女斬殺而去,林依憤然一劍,劍光清亮璀璨,轟隆隆,靈力交織,劍氣對沖刀意,綻放出絢爛的靈力氣浪。

然而這一招,卻將林依剛剛恢復的靈力消耗一空。

錦衣青年不厚道的笑道:「這可太有意思了。」

林依氣的臉色發青,卻又無能為力,圍而不殺,最是耗損心神。

就在此刻,兩道壓迫感十足的氣息襲來。

五人瞬息回身,只見小龍沖在最前方,一掌祭出,一片青紫色的火海碾壓而至,焚燒一切。

五人見狀不對,趕緊四散而去,這火焰有古怪,一旦沾染上,大概率就是滅頂之災。

小龍怒聲道:「你們的吃相未免太難看了。」

錦衣青年冷笑道:「你們也就兩個人而已,這兩個女的已經沒有靈力持續戰鬥,竟然也敢過來逞英雄!」

話音落下后,五人當即面如金紙。

傅源冷聲笑道:「是嘛,我倒要看看你們幾個人能有多厲害。」

傅源分出五道劍魂分身,同時祭出七殺劍氣。

洶湧磅礴的劍氣呼嘯而來,似是要滅山吞海,其氣勢難以言表。

五人心裏咯噔了一下,紛紛祭出最強的殺招,正面迎擊傅源的七殺劍氣。

轟隆隆……

靈力如海炸裂開來,瀰漫出絢麗的靈力浪花,覆蓋方圓十餘里地。

初次攖鋒,五人節節後退,對方劍氣之強,簡直匪夷所思。

此刻,傅源和小龍順勢來到林依和徐柔近前。

看見林依手裏的界王牌后,傅源會心一笑道:「師姐威武啊。」

林依心中大喜,又故作嗔怒道:「少來這套,說吧,你到手了幾塊?」

傅源嘿嘿一笑,給徐柔給了一塊,又給小龍給了一塊,自己拿捏了一塊,齊全了。

周圍的五位年輕人看到這一幕,當場就傻眼了,他們所遇到的究竟是怎樣的一支隊伍?

徐柔底氣上涌,睥睨向這五人,怒聲道:「有種等一下別跑,這口氣老娘怎麼着都得出了。」

傅源安慰道:「算了,別和這些小角色計較了,我們先離開吧。」

徐柔想了想,大局為重,冷冷的看了眼五人,這才不情不願的催動界王牌,旋即,四人同時離開妖獸山脈。

留下來的五人,彼此大眼瞪小眼,界王牌總共也才六塊,現如今眼睜睜看着四快沒了,心氣備受打擊!

。看着曹涇元步伐慌亂,玉姝像是發現了新大陸一般,對着他的背影揚聲笑道:「你最近若是有空,可以自己去瞧瞧那莊子,給你先挑處寬敞點兒的院子……」

話還沒說完,曹涇元就已經跑沒影兒了。

再次成功氣跑這位神經不大正常……

《鳳臨朝》第118章不要還沒成親,就給駙馬爺戴了綠帽子! 天瑜接著酒勁繼續道:

「當時我有一個初戀男友,從高中開始我們相處了好多年,後來無意中被我發現他劈腿了,與他單位一位新來的小姑娘偷偷好上了!本來我還想原諒他,後來我發現這個死賤人依舊想腳踏兩隻船,後來我就死心了!」

「我這人喜歡乾脆,要分手就要分得乾乾淨淨,所以當時我一心想離開那個傷心的城市!後來朋友介紹給我一家辦理新加坡歌手的勞務公司,也就是所謂的中介,說新加坡那裡在招正規歌廳的歌手,覺得我形象氣質與歌都不錯,可以去試試!」

「然後勞務中介公司的人先面試了我一下,覺得我還行,之後交了幾張照片,他們就叫我回老家把護照辦了,然後等他們通知,說跟新加坡的經紀人聯繫好之後,過段時間安排去在京城的新加坡駐華大使館考試。其實當時我有點害怕會上當受騙之類的,畢竟從沒有出過那麼遠的遠門啊,很是糾結忐忑,但朋友安慰說新加坡是個非常安全的法制國家,完全可以放心!」。

「再後來中介通知我去京城新加坡大使館參加,然後給了我一份邀請函,全是英文的我也看不懂,教了我一些面試技巧,之後我就去大使館參加面試了。其實這個面試也並不難,考官問你為什麼想去新加坡,然後就是讓你唱歌給她聽一下,再考你一些基礎的樂理知識東西,也不是很複雜,就這樣很順利就通過使館面試了。」

「其實我是昨天晚上才飛來新加坡的,經紀人安排我和一幫女孩子群居在一套大別墅裡面。今天下午經紀人就把我帶到這裡來了,剛才在歌星房裡,聽那些前輩介紹,我才知道新加坡唱歌分兩種場,一種是做鐘的,就是我們麗都這種,說這裡的大客多得很;一種就是小一點的夜店掛花場,主要就是唱歌靠客人掛花再和老闆提成。她們跟我說這裡是新加坡最好的夜場了!她們還跟我說前幾天一個國內來的歌手就是在這裡釣到個大客,現在都不用上班了……她們說我經紀人可能看我條件不錯,才把我安排這邊的!說實話我當時完全弄不明白她的話,懵懵懂懂的。」

「前面經紀人告訴我每天下午5點開始到9點,是這裡的HAPPYHOUR時間,這個場次,歌手只用輪著唱一場,一場就是兩首歌的時間,之後如果有客人想認識你,跟你聊天喝酒,小費就是自己拿。晚上9點之後就是有時候會安排上台唱歌,但更多是進包廂陪客人唱歌,主要靠客人給你寫鍾。每個月要做足250個鐘,才有底薪,不夠鐘的話就只有按比較少的比例來提成。如果兩個月都不能完成任務,就下檔。意思就是這個公司就不要你了,自己讓經紀人安排其他場……」

「說實話,我一聽,這不就是國內坐台嘛!我當時心裡很不舒服、很難受,一下子覺得是被騙了,跟想象的做歌手完全是不同的概念……」

「下午來上班前我只是淡淡的畫了個妝,穿的就是自己從國內帶的一條裙子,我到了這裡終於明白經紀人前面為什麼說我帶的服裝不適合工作了,後來我現在身上的這旗袍都是跟同宿舍的女孩子借的,到了這裡我發現其他姑娘人家都是拿的那種精緻的手拎包,全是名牌的,我這太老土了……」

借著酒勁,天瑜彷彿遇到知音,對著李曉凡一吐為快。

李曉凡也不知道天瑜故事的真假,反正也是第一次聽到這種故事,就當一個安靜的傾聽者。

這個時候,明哥發現自己顧著與幾個朋友聊天,冷落了邊上的阿斌與李曉凡,於是招呼大家和姑娘們一起過來玩喝酒做遊戲。

一圈人圍在一起后,明哥帶著大家開始玩遊戲。

明哥帶大家玩的是「數七」與「七八九」遊戲。

數七:每人按順序說一個數字,到7或者7的倍數不能說出來而換成拍自己的大腿,如果不幸說了出來,就要罰喝酒,然後再重頭開始數過。

七八九:把兩粒色子放在一個杯子里,輪流搖,搖到1、3、4、5、6都不用喝,搖到7,不用喝酒,但要往公共杯裡面加酒,想加多少就加多少,然後到下一個,搖到8就要把公共杯里的酒喝一半,然後繼續搖,搖到9就要喝完,然後隨意倒酒再繼續搖,搖到兩個1可以指定在座的任何一個人喝玩這杯酒,如果搖到兩個相同的點子,搖色子的順序就倒轉一下。

這倆遊戲雖然經典太老土了,玩了一會兒后,借著酒意李曉凡試探性問道:「明哥,我們要不要玩點其他好玩的遊戲?」

明哥一聽來了興趣:「行啊,阿凡,你來介紹一下,有什麼新玩法?」

「我們先玩一個《吸星大法》如何?」

「哈哈,《吸星大法》聽這名字就有意思,快點給我們介紹一下!」

李曉凡讓服務生取來一副撲克牌道:「吸星大法就是我們現在所有人男生女生間隔圍成一圈,由某一個人開始用嘴吸一張牌,然後把牌順時針轉給下一個人,依次類推,如果牌在誰那裡掉了就要被罰喝酒!」

「哈哈,這個好玩、這個好玩!」

明哥拍腿稱讚。

李曉凡介紹的這個遊戲最大的樂趣不在於罰酒,而在於兩人嘴唇快要挨攏時牌突然掉了,然後兩個人嘴唇親密的接觸,當然,也不排除某些人為了一親芳澤故意掉牌。

這是前世李曉凡混KTV時候老掉牙遊戲節目,但是在1995年的新加坡還比較新鮮。

這個新遊戲,明哥與幾個朋友玩得不亦樂乎,最後他們嘴上全都是女孩子們的唇膏……

玩完吸星大法后,李曉凡又給大家介紹了《吸星大法2》遊戲,這個遊戲是從前面的遊戲演變而來。先準備一些乾淨的餐巾紙,然後第一個人叼住一張餐巾紙傳給下一個人,下一個人可以用咬、吸、撕……等任何手段從前一個人那裡叼過來一部分,然後傳給下一來人,紙越傳越少,越到最後難免會有唇齒之間的碰撞,如果兩個傳紙的人在經過一番撕咬之後,誰嘴裡沒有紙,誰就要被罰酒……

後面李曉凡又陸陸續續教他們玩了《我愛你與不要臉》《開火車》《小蜜蜂》《數青蛙》等遊戲。

頓時,包廂里,

「兩隻小蜜蜂啊,飛到花從中啊!」

「啪啪!」

「啄啄!」

……

「一隻青蛙一張嘴,兩隻眼睛四條腿;兩隻青蛙兩張嘴,四隻眼睛八條腿……」

全是李曉凡教的那些戲詞,此起彼伏,大家玩得不亦樂乎。

連那個媽咪雪莉聞聲也進來參與這些新鮮遊戲。 這一刻,原本已經被陳玄給隱藏起來的原始天性,彷彿被張青這一酒瓶子重新給激發出來了一般,他的眼神猶如餓狼一般可怕,充滿著瘋狂、殘暴、嗜血!

他們從全國各地汲取新鮮人才投入自己的研究。

Previous article

不遠處的走廊位置,還有兩個壯漢堵在那裏,不然保安進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