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嗯,當初李建成不也是太子?

結果,還不是讓李世民給砍了腦袋?

而這個時候,李恪朝一旁的魏忠賢看了眼。

「魏忠賢,你跟雨化田,眼下把派往李承乾那裡的所有探子,給全部的弄到李泰那裡去吧,李承乾眼下不過是一個廢人了,不值得我們在他身上浪費太多的精力。」

「是,殿下。」

魏忠賢接令,隨後,他匆匆的出去。

這時候,雨化田走了進來,手上,拿著一份文件。

「殿下,這是剛剛從宮裡的探子手上,拿到的。」

「嗯。」

李恪輕輕點頭,隨後接過來一看,上面赫然便是李世民剛才與長孫無忌的對話。

「果然不出我所料,接下來當太子的人,是李泰這小子。」

李恪笑了笑說道。

隨後,又看了眼褚遂良。

「我們的青霉素廠,建的如何了?」

「回稟殿下,已經建好了,不過是個小作坊而已,不過,每日可以生產出來藥劑上百支呢,眼下已經在長安城裡開始賣了賣的頗好。」

褚遂良說。

「嗯,記得到時候,把所有的入帳收入扣除成本之後,分四分之一給我父皇。」

李恪說道,又問道。

「另外,眼下咱們的銀子有了,糧食這玩意,也得加大購買的力度,必須要把足夠多的糧食,給弄到手裡來,你明白了嗎?」

「臣明白,明白。」

褚遂良點點頭。

而李恪,卻是直接的走出了這酒樓的密室裡面。

外面,武媚娘就站在那,見李恪出來。

「殿下,您有什麼吩咐?」

「吩咐?暫時沒有。」

李恪搖了搖頭。

又看了眼酒樓裡面,絡繹不絕來的客人。

「不過,最近的生意不錯嘛。」陳凡閉著眼睛朝門口的紅衣女鬼靠近。

女鬼保持著低頭的動作,一動不動。

陳凡閉著眼睛站在女鬼身邊,慢慢的往前探出手。

果不其然,他的手掌直接從女鬼身上穿了過去。

女鬼就像是一個投影一般,沒有絲毫的反應。

陳凡見此,直接抬腳往門口走了過去,奇怪的是這門居然還真是開的,並沒有阻擋的感覺,他直接就來到了客廳。

客廳裡面的布局和場景倒是與之前他看見的那樣沒有變化,兩根蠟燭此刻已經徹底熄滅了,……

《民間詭異筆記》第二百四十二章生命的另一種延續 「好,我知道了,謝謝幾位了。」陳宇點點頭。

「陳先生你客氣了,是我們謝你才對如果不是你們,誰知道我們的村子裏居然隱藏着這些東西啊。」一名獵戶說。

「是啊,替我們解決了食心魔,現在又發現了病毒的源頭。」另外一名獵戶也說:「我們得好好感激你。」

「老師父,你們這森林裏有什麼猛獸?」王一問道。

「熊,最猛的東西,老虎見了都得繞行,只不過這兩年少了,以前是直接跑到村子裏搶東西吃的。」

老獵戶說:「而且還有狼,這玩意一出來都是一群的,老虎和獅子什麼的倒是少見。」

「這些動物在夜間行動的比較多,所以我們一定要小心才行,一不小心就有可能會被襲擊。」

「大家小心一點,目的地距離我們還遠,在森林的腹地。」陳宇看了一下地圖。

「那隔壁的小子也是膽大,敢往森林的深處跑,就算是大白天,那裏也很危險的。」

一名獵戶說:「他得慶幸他的運氣好,沒有遇到大型的食肉性動物,否則的話他根本不可能活着回來。」

幾人一路向前走,不一會兒,前面騰起一陣迷霧。

「瘴氣……」一名獵戶的臉色開始有些難看了起來。

這些瘴氣,對人體是有害的,而且吸入過多,會直接中毒或者陷入幻覺之中。

「我這裏有些葯,大家服下吧,吃完了之後就不用怕這些瘴氣了。」陳宇取出一些葯分給大家。

幾人連忙服下,然後繼續前行。

「咦,還真是,陳先生你的葯真管用,回頭給我多弄點好嗎?」一位獵戶又驚又喜。

這種瘴氣,他們吸入以後就會感覺到頭暈腦漲,但是服下陳宇的葯以後,在進入瘴氣中,根本沒有任何不好的感覺。

「是中了,我對這些東西特別敏感,一旦吸入以後,就會感覺頭疼,但現在居然沒有一點事。」另外一名獵戶說。

「沒問題,回去以後我把配方給你們,這些瘴氣是濕毒,我的葯是用清熱解毒的中藥製成的。」陳宇說。

「真的?那太謝謝你了陳先生。」幾個人簡直又驚又喜,誰會想到陳宇這麼大方,直接把配方都給他們了。

「大家小心一點,前面有些不對。」就在這個時候,陳宇的眉頭一鎖,看向了正前方。

他的神念比常人不知道強了多少倍,所以就算是經常在深山裏打獵的老獵戶,見識都不如陳宇。

「沒有吧?」年長獵戶有些疑惑地看向前方:「我沒聞到味啊。」

這老獵戶打了二十多年獵了,對於森林比自己家還要熟,而且這裏面有任何風吹草動,都逃不過他的耳朵和鼻子。

如果有什麼生活在森林裏面的動物過來,他很快就能聞到那些東西的氣息。

但是現在他們是迎風走,他都沒有聞到味,陳宇是怎麼知道前面有東西的?

「是狼,而且還是一群。」陳宇眉頭鎖得更緊了,這些狼倒不是多可怕,但真的要大開殺戒嗎?

「聽陳先生的,他靠的不是聞。」王一和張繼已經端起了槍,警惕了起來。

幾名獵戶雖然還是有些不太相信,但他們也認真了起來,畢竟在夜裏遇到狼群可不是鬧着玩的。

這玩意在深山之中就是一霸,什麼獅子老虎見了它們都繞道走,畢竟群居性,從來不會和你單打獨鬥,一上就是一大群。

突然,前面一雙綠油油的眼睛露了出來,眾人心中一緊,幾隻羽箭和槍同時對準了那雙綠油油的眼睛。

果然,隨着這雙綠油油的眼睛逼近,一隻體型碩大的狼出現了。

森林裏面不缺食物,所以這些狼長得身體健壯,所以在森林裏面幾乎是成了一害。

但是這東西,向來都不是一隻出現的,而且這個時間只有一頭,這幾乎是不可能的。

果其不然,眾人剛後退幾步,只見數十雙綠油油的眼睛出現在黑暗之中。

眼前黑壓壓的一群狼壓了過來,這些畜生們瞪着發綠的眼睛,死死地盯着眼前的諸人,雖然它們不缺食物,但偶爾換一個口味,也是極其不錯的。

嗚嗚的聲音在狼群之中響起,一頭狼仰天嗷的一聲叫了起來,這數十隻狼同樣仰起頭,一時間森林裏面叫聲連連。

一名獵戶手一動,就要用手中的獵槍射擊,但他被陳宇叫住了。

「且慢,不要枉動,我覺得它們沒有惡意。」陳宇連忙阻止了獵戶。

「陳先生,這畜生們是沒有靈性的,不像是狗,它們野性十足啊。」一名獵戶吃了一驚,他懷疑陳宇是不是弄錯了。

陳宇搖搖頭,他閉上眼睛,緩緩的走上前去,為首的一頭狼應該是狼王,它的兩眼雖然露出凶光,但是陳宇明顯地從它的意識中感覺到了一份求助的情緒在裏面。

「陳先生……」一名獵戶吃了一驚,連忙上前一步,舉起了手中的w箭,對準了狼王。

他們是怕陳宇受傷,在深山之中打了一輩子獵的他們,知道這些狼生性有多殘忍,陳宇可是救他們村的希望,萬一陳宇出事了,他們回去都沒法和老村長交代。

「沒事,不要緊張。」陳宇擺擺手,示意他不要慌,然後陳宇伸出手去,神念凝於指尖之上,試探地觸到了狼王的額頭上。

狼王剛開始確實是有抵觸的情緒在裏面,但是隨着陳宇的手觸到了它的額頭,它的那絲抵觸情緒便消失了,它哀號一聲,看向了陳宇。

陳宇用神念與它交流着,片刻以後,陳宇便弄明白是怎麼回事了。

它確實在求助,即使是狼王,擁有一個數十個成員的狼王,也有無助的時候,它其實是很害怕人類的,所以它求助的時候,是鼓足了很大的勇氣的。

「它在求救,把手裏的東西都收起來。」陳宇明白了怎麼回事。

王一和張繼毫不猶豫地把手中的武器收了起來,因為他們清楚陳宇是絕對不會弄錯的。

另外的幾名獵戶微一猶豫,緊接着也把手裏的東西給收了起來,他們選擇相信陳宇。

。因公主府如今沒什麼管事嬤嬤,所以這等瑣事,玉姝也是臨時想起才順便給白蘭叮囑了一句。

可方開霽一聽到這話,不知為何就想到了玉姝方才打量他的眼神,然後莫名其妙紅了臉。

他麵皮本就生得白皙,這一紅臉,外人便看得格外清楚。

玉姝回過頭后,見方開霽臉頰……

《鳳臨朝》第052章養魚 昨日一群孩子跑跑鬧鬧了一會兒,到了傍晚時分日落西山,一行五人便回了民宿休息。

清晨,郭偉鵬拿着兩件兒皮膚衣,帶着劉莉莉和三個孩子一起到了採摘園。

太陽剛從山頭兒冒出來個腦袋,果林這片地兒升騰起一股水霧,瀰漫在整個兒山谷。

山裏的空氣本就清涼,這霧水貼在身上就明顯有點兒冷了。

「你們把皮膚衣都穿上點兒。」郭偉鵬說着,也把自己帶的衣服遞給了兒子,

推開郭偉鵬遞過來的衣服,郭暢抖了抖自己穿的短袖:「我不用,這都熱死了!」

也難怪,這個歲數的孩子,又是挺大個兒胖小子,火力壯的很,要是覺得冷反倒是不正常了。

「行,你不穿就不穿,我逼你了?」郭偉鵬挺煩兒子這種混不吝還聽不進去大人說話的勁兒,「我可告訴你,這麼耍單兒現在沒事兒,到時候老了有你受的。」

郭暢也不在乎,弔兒郎當就往前走着。到了地兒,拿上竹筐,就準備上樹摘桃。

就這麼會兒,郭偉鵬打了個手勢,叫一行人等上一會兒。

指了指手上的手機,點了點附近的地面,示意噓了一聲,

「嗯?好好好,我馬上到。」郭偉鵬接起了電話,眉頭瞬間就皺了起來。

「別,你自己怎麼行?」

也沒避著劉莉莉,郭偉鵬便對着電話繼續說道:「劉莉莉在呢,那是她親兒子,怎麼能不管。」

「我得回去,你們自己在這兒摘把,摘完晚上我給你們把計程車打過來。」郭偉鵬收起手機就開始交代起來。

看着一旁急得竄兒竄兒的,根本沒注意這邊的郭暢,郭偉鵬瞟了一眼,拿手機鼓搗了幾下:「你和同學好好兒玩,我給你轉了五百,中午就在民宿吃吧。」

「哦。」郭暢也不在乎怎麼了,什麼也沒問,有吃有喝兒就得。

「行了,我有急事兒回城裏一趟,你好好兒的聽劉……聽你媽話。」郭偉鵬一邊說着,扭頭兒就要走。

「對了,他們交給你了,到時候……我可以給你錢。」猶豫了一下兒,郭偉鵬還是說出了口,「我不求別的,看好了別出事兒就行。」

「我再怎麼也是他媽,你趕緊管你媳婦兒去吧。」就站在郭偉鵬身邊的劉莉莉聽到了電話對面是誰,不知道怎麼回事兒,偏要這會兒挑明了說出來。

果不其然,郭家父子二人都是一皺眉,便聽郭偉鵬不耐煩道:「行了行了,我趕緊走了。」

一邊踩着風火輪兒就要跑出去,一邊順手把皮膚衣給郭暢以塞,「記得……」

話還沒說完,劉莉莉眼睛往側面兒一瞅,就給打斷了,「你塞給孩子幹嘛,我拿着不就行了?孩子手裏還有東西呢!」

「你隨便吧,我走了。」這麼一打岔,郭偉鵬也忘了自己要說什麼,從兜兒里拿出車鑰匙,跑着去停車場了。

這麼會兒,皮膚衣已經到了劉莉莉手裏拿着,「用不用我幫你們拿一下?」

一邊說着,劉莉莉滿臉真誠的看着張宇軒和劉駿晗,「你們還得摘東西,手裏拿着東西不方便。我小時候就是農村的,也不感興趣。」

倆孩子自然是不好意思,就拒絕了劉莉莉的好意。

「不用了,不用了,我們穿上吧,也有點兒冷,謝謝您了!」因為不好意思,倆孩子寧可熱著點兒,也不好意思搭人情,乾脆穿上了皮膚衣。 同時,白虎心臟也發威了,「撲通撲通」直跳,宛如鼓鳴,體內血液加速循環,透著虎威,同樣在強化秦楓的力量。

秦楓將那塊烤熟的冥龍之肉全部吞食下去,能量更為磅礴,龍氣也更甚,甚至還感覺到了一絲仙氣從龍肉中溢出。

這一刻,秦楓的肉體之力終於再度得到提升,達到了巔峰蠻獸之境。

而且,隱隱還有著突破的跡象,只差些許磨練。

對此,秦楓頗為滿意,不過在靈魂深處的提醒下,沒有繼續吞食,畢竟他只是一名人類修者,並非真正的靈獸,肉體承受不了太多的仙獸之肉,再吃的話,可能會突破,擁有荒獸之力,也有可能被撐爆,肉體破碎。

回想當年在羅克郡城暴走後第一次魔力承受量達到上限,不知在洞裏昏迷了多久。

Previous article

孫叔通目光閃爍,他比任何人都看得清楚,大秦帝國之中,秦法高高在上,別說是儒家,就算是法家在大秦也吃不開。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