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白富美戒備的抬頭,目光冰冷的向天空看去。

夜空中隱約可見一隻大烏鴉在盤旋。

全身漆黑,與黑夜融為一體,不仔細觀察真的很難發現。

黑鴉族的修鍊天才,鴉枝。

獵殺榜上排名第五十一,通玄境七階。

雖然境界不高,可鴉枝戰績斐然。

鴉枝是隱藏在黑暗中的殺手,飛行觀察,確定獵殺目標后出其不意的發起攻擊,多數都是一擊得手,就算獵殺目標夠強,也會受傷,最終還是會被他幹掉。

像白富美這般擁有極強感知力的人族,他還是第一次遇到,竟然是讓他沒能一擊得手,這讓他很是憤怒,也讓他感覺受到了侮辱。

要是神族或魔族,一擊不得手,他就立刻退走了。

畢竟神族和魔族天生就強大。

可天生弱小的人族,卻能躲開他的攻擊,讓他很是接受不了。

「卑微的人族,受死吧。」

鴉枝厲叫一聲,雙翅揮動,大片黑色羽毛虛影向著白富美籠罩而去。

這種範圍攻擊的殺傷力可能不大,可要是身中幾十上百根羽毛虛影,該死還是會死,而白富美之前可沒遇到過這樣的攻擊手段,神色瞬間就變得極為凝重。

閃轉騰挪,手中短匕不時揮動,格擋撥開羽毛虛影。

她肉身強悍,移動速度也不慢,可她之前剛和雪虎大戰一場,無論體力還是精力,都不是全盛狀態,在加上羽毛虛影太過密集,很快她就受傷了。身上出現一個個血洞,她剛換的衣服又被鮮血浸透了。

嗖!

白富美一直有意的向著亡靈村的方向退。

那傢伙要是聽到戰鬥聲,不可能不管她。

可就在這時,一道黑色羽毛射來。

角度極為刁鑽。

等她發現時已經躲閃不開,只能用短匕格擋撥開。

可這根黑色羽毛挾帶著驚人的力道,她格擋卻沒能撥開,只是讓黑色羽毛的軌跡發生一些變化,避開了她心口,卻是釘在她的肩膀上。

強大的衝擊力,將她釘在了地上。

她發出一聲悶哼,揮刀便砍。

可鋒利的短匕看在羽毛上,沒能將羽毛砍斷,卻是看出一串火星。

黑色羽毛堅硬度堪比上品法器。

哼。

又是一聲悶哼。

她砍羽毛,洞穿肩膀的那一部分顫動,給她帶來極大的痛處,像是有千百根牛毛針扎在她的肉中骨頭上,疼的她眼前都有些發黑,差點就昏死過去。

「愚蠢的人族。」

鴉枝發出嘲諷的笑聲。

他就在半空盤旋,並沒有落下來,似乎在等待什麼。

白富美也已經明白鴉枝在等什麼了。

洞穿肩膀的羽毛,有毒。

她的神智已經有些不清醒了。

她狠狠的咬了一口舌尖,讓自己恢復幾分清醒,而後一把抓住洞穿肩膀的羽毛,用力向外拔……稍微一用力,手上和肩頭都傳來差點讓她疼昏過去的痛楚。

放手一看,手心上滿是細密傷口。

黑色羽毛上每一根細小羽毛都鋒利無比。

「本殿下的羽毛,豈是你這種卑微人族能用手碰觸的?」

半空盤旋的鴉枝不屑的冷笑,猛然俯衝而下。

他的鳥嘴,在月光下泛起金屬光澤。

被他啄一下,腦殼必定被啄出個窟窿。

而白富美此時眼前一片漆黑,渾身軟弱無力,連咬舌尖的力氣都沒有了。

「欺我女人,死。」

一道厲喝聲突然響起。

殺機滔天。

俯衝而下的鴉枝心生警兆,想也不想就收翅翻轉。

翻轉中,他感受到一股寒意擦身而過,扭頭看去,卻是看到一條黑鴉腿在向著地面落去,他不由得怔了怔,急忙低頭看去,這才發現自己竟然少了一條腿。

「!!!」

大驚,繼而暴怒。

「誰,誰偷襲本殿下,滾出來受死。」

鴉枝瘋狂大叫。

振翅高飛,他看到兩道人影飛掠而來。

前面的那個他認識,臭鼬族的鼬女。

後面的那個他不認識,但一眼就看出是個人族小子。他與鼬女之前合作過幾次,沒少坑殺人族,現在沒道理對他出手……就算想對他出手,也沒有那份驚人的實力。

是那個人族小子。

一定是的。

「該死的人族,竟然敢偷襲本殿下。」

鴉枝怒吼,雙翅震動,十多根黑色羽毛向著人族小子激射而去。

那人族小子正是焦傲。

見鴉枝對他發起攻擊,他是一臉懵逼。

操。

你特么瞎啊。

不是老子砍了你的腿。

果然,妖族就是該殺。

他雙眼一眯,眼中殺機橫溢。

錚!

噬神劍出鞘。

炫目劍光劃破長空。

天地似乎瞬間變成了血紅色。

繼而,黑暗再次籠罩這片天地。

「不是人族,不可能是人族。」

鴉枝發出驚恐的叫聲。

他的左膀,被那一劍斬掉了。

剩下的又翅不停的拍動,勉強讓他向著遠處飛走。

「死。」

鼬女模樣的梁鑫,喉嚨中發出一聲低吼。

手中的斷龍劍再次出鞘,不是劈斬,而是向著飛走的鴉枝射去。

他不再理會,飛速來到白富美身旁,稍微一查看就發現黑羽有毒。

他立刻伸手抓住黑羽。

掌心傳來痛楚,他眉頭微微一皺,卻沒有鬆手,而是用力將黑羽拔出來,扔到一旁后,飛快的往白富美肩頭傷口上撒藥粉。

而後,他拿出解毒丹,一顆給白富美服下,自己也服下一顆,最後他取出鼬女的精血,給白富美服下一滴,再次查看白富美的情況,這才鬆了口氣。

沒有性命之憂了。

「看好她。」

梁鑫交代一句,就向著遠處激射而去。

焦傲仰頭望著遠處的天空,目光有些獃滯,在梁鑫激射出十幾米后,他才反應過來,不由得吞咽一口唾沫,低聲罵道:「變態。」

因為他剛才看到了很變態的一幕。

斷龍劍射向要逃走的鴉枝。

鴉枝憤怒的用鳥嘴啄爆了斷龍劍。

焦傲清晰的看到這一幕,不由得看了眼梁鑫,可梁鑫在給白富美治傷,根本就沒理會那邊的情況,可隨後他看到爆掉的斷龍劍碎片,竟然對鴉枝發起進攻。

眨眼之間,碎片就又組成了斷龍劍。

似乎,斷龍劍根本沒有爆掉過。

可鴉枝身上卻是出現一條條血線,嘩啦一下碎成一堆肉塊,從半空中散落而下。

通玄境七階的鴉枝,被一柄法劍給幹掉了?

就算是親眼所見,焦傲還是覺得有些不敢置信。

人變態,劍竟然也變態。 被冰雪覆蓋的雪原並不是很廣,葉辰幾人離開了山頂后,穿過了數十公里的平原地帶就走出了雪原地域。

這個遺跡空間不算小,甚至可以和一些小秘境相比,進來的人數也在不斷增長。

很快,葉辰四人就到了一處很詭異的地方,這裏乃是一個溫度極高的盆地,你可以試一下,拿出一片枯葉,就這麼放在這盆地內,它就會瞬間燃燒起來。

是毫無預兆的一下子燃燒起來,就可以想想這裏的溫度是有多麼的恐怖了!

「這裏怎麼會如此的熾熱,即使是夏日裏都不能和這裏比,簡直能把人給烤熟了!」董建皺眉看着周遭的環境,如此道。

「確實!實在是有夠熱的。」葉辰點點頭,附和道。

這裏,並不止葉辰他們到這兒,還有其他的武者,也來到了這裏。

看着葉辰幾人的到來,那些人明顯對葉辰幾人有點忌憚。因為啊,他們都要開啟真元護罩,才能在這熾熱盆地邊緣站着,可葉辰即幾人居然連真元護罩都不用,就這麼站着,絲毫看不到什麼狼狽。

這就顯現出兩者間的差距來了。

葉辰他們也是感到很熱,但他們的身軀還是可以扛得住這種溫度的,四人中要說誰對於這裏的溫度感到很舒服的話,那絕對是於徵曇!

擁有大日神體的於徵曇,對於溫度而言,自然是越高越喜歡,而這裏的溫度,只能說讓他感到舒服!

之前在雪山上,於徵曇就一直忍着那種難受,寒冷他極度的不喜歡,現在好了,居然有這麼一個溫度如此高的地方,自然是讓他感到渾身的勁兒都舒暢了。

「你們說,到底是什麼才讓這個盆地如此炎熱的?」

「是什麼不知道,但我敢肯定,這裏面一定寶物!」

「這不是廢話嗎!這裏如此的異樣,就是表明了這裏有寶物了,就看你敢不敢進到這個盆地中心去了!」

「是極是極,只要有這個膽子,那絕對能得到這個機遇。

……

不遠處,那三五人的話語,一個字兒也不差的被葉辰幾人聽到了。

葉辰看向於徵曇,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先看看,待會兒就靠你了!」

「嗯,明白!」

於徵曇自然明白葉辰的話,很是肯定的點點頭。

一旁的年冰月卻是看的有些糊塗了,不知道葉辰這是什麼意思,難不成於征曇有什麼辦法進去不成?

若是她知道,於徵曇的的體質的話,就不會這麼驚訝了。

「謝謝班長讓我!」

Previous article

回想當年在羅克郡城暴走後第一次魔力承受量達到上限,不知在洞裏昏迷了多久。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