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謝謝班長讓我!」

庄焱沉聲回應,而後也不問常軍就自行走到射擊地線,準備第二個上場。

一聲開始后,庄焱迅速動身前進,竭力展現出他體校射擊隊的專業素養。

為了不弱於鄭三炮,他在射擊中竟然選擇做出同樣的戰術動作,只是相較起來卻是笨拙了許多。

進行換彈時更是出現了卡頓,以致於搶時間一槍打偏,並未將靶子擊倒。

就在所有人認為庄焱輸了時,他卻是用力擲出手中的步槍將靶子給砸倒在地。

「三十六秒…全部命中~」

計時員經過短暫的錯愕后,報出的成績瞬間讓新兵們雀躍而起。

『這也行?』

在旁觀看的常軍著實有些無語,不禁猜測這個計時員是不是和鄭三炮存在什麼矛盾。

庄焱射擊途中出現了那麼多紕漏,用時絕不可能同鄭三炮一樣。

但仔細一想又覺得不對,畢竟這麼多雙眼睛在旁邊盯著,就算有矛盾也不該在這裡搗亂。

「班長,該我上了!」

同鄭三炮打了聲招呼,常軍持槍來到射擊地線,右腳後撤目視前方呈戰術低姿準備姿態。

「開始!」

話音落下的瞬間,便見常軍如同一支利箭竄出,似是本能反應一般,毫不猶豫地舉槍就向剛剛彈出的活動靶射擊而去。

速度之快猶如沒有進行瞄準,那些活動靶往往還未徹底立起就被他果斷擊倒在地。

而他那與眾不同的奇怪據槍姿勢,就算是在做戰術動作時,都讓手中的九五未曾出現過絲毫明顯的抖動。

「這是什麼操作?!」

靶場斜後方一側的山坡上,正舉著望遠鏡觀摩的上尉瞬間驚訝不已道。

「好快!」

站在一旁的少尉雖然看不清具體情況,但同樣被常軍的射擊速度給嚇了一跳。

剛剛還在探討庄焱表現的兩人,頓時就將注意力全部放在了常軍的身上。

而接下來常軍的動作,更是讓本就打著挑選尖子兵的他們感覺找到了寶貝。

『12,13,14』

靶場上,常軍輾轉騰挪間精神高度集中,控槍射擊的同時腦海里對於子彈的數量還保有著清晰的認識。

當槍膛內僅剩一顆子彈,下一個靶子還未彈出時,只見他忽然單手持槍掏出了備用彈匣。

咔—咔!

兩聲清脆的響動之後,舊彈匣還未墜地,新彈匣就已經穩穩地插進了槍體中。

而常軍手中的步槍則絲毫沒有停歇,轉瞬就向接下來的靶子射出了子彈。

嘩~

如此帥氣的動作,令靶場上觀看的眾人無一不起身驚呼,新兵們更是全然忘記了隊列紀律的存在。

直到常軍射擊完畢,他們才漸漸從這場視覺盛宴清醒過來。

「三十一…不對,三十秒!全部命中!」

計時員慌忙掐表后報出了常軍的成績,可話剛出口就被他收了回來,因為他意識到自己剛剛有明顯的走神。

『三十秒?』

常軍聽后搖了搖頭,心中對於這個成績表示並不認同。

同時,他也明白了鄭三炮和庄焱兩人明明表現不同,為何成績卻又相當的原因。

根本原因就在於計時器上!

比起後世可以準確到毫秒的聲控計時器,現今所用的手持計時器實在是太過落後了一些。

再加上計時員的一些不當操作,這成績上自然是相差的離譜。

另外,經過親身射擊體驗后,常軍還發現了這靶子的不合理之處。

靶子被擊倒后再次出現的間隔時間,竟然是完全固定不變的。

他之所以節省了這麼多時間,還要歸功於使用了先敵開火,以快制勝的特戰快反理念。

並在中途用快速更換彈匣,也就是民間傳的神乎其神的單手換彈匣戰術,大大縮短了射擊時的空窗期。

否則若是像鄭三炮一般標準划的操作射擊,成績再好也無非是三十六秒全部命中而已。

也就是說,這種不科學的靶子,完全限制了鄭三炮這個老偵察兵油子的實力發揮。 大約在過了十幾分鐘后,一名氣喘吁吁的少年來到了凌淵家門口,直接敲起了大門。

「哦,歡迎。」

打開門,凌淵隨意說了一句,就進去了。

「真冷淡啊。」王明吐槽了一句,也是走了進去。

「所以,你想要偷渡?」

坐在沙發上,聽完王明講述來龍去脈后,凌淵道。

「什麼叫偷渡?那裡現在已經被納入炎國的版圖了,我們只是去遊玩而已!」王明強調道。

「說起來,你家是不是有多了個人?」

王明看著被小菲逗弄的小璃,困惑道。

自從暑假之後,他感覺凌淵家的越來越熱鬧了。

相反他的處境是越來越苦難了。

也不知道老爸抽了什麼瘋,一直監督著他修鍊,每天定的指標是以前的好幾倍。

說到底,他自己也不過是個四階的弟弟,那麼要求他幹嘛。

凌淵隨意道:「親戚家的孩子。」

「考慮開幼兒園嗎?」

凌淵抬起頭,輕輕的看了他一眼,直接指向門口:「門在那邊,想滾的時候不要橫著,會卡住門口。」

王明:「咳咳,開玩笑,開玩笑的,你怎麼還當真了。」

「老實說,凌淵,我發現你家親戚質量挺高的。」

「嗯,然後呢?」

淡漠的喝了口咖啡,平淡的看著王明。

「額,我這什麼還沒說,你那一副看人渣的眼神是怎麼回事?」王明一陣無言。

「沒什麼,你誤會了。」凌淵再次抿了口咖啡。

「所以啊,凌淵,你看能不能給我介紹個表姐啊,或者堂姐之類的。你肯定也不忍心看著兄弟我單身吧?」

凌淵茫然一聲:「嗯?不是啊,相反,樂在其中。」

王明:「……」

這個人,是在炫耀嗎?

「洗洗睡吧,都結婚了。」凌淵平淡道。

「那還真是可惜,不過我也不是不能等她們長大……」

看著玩耍的奧菲斯和小璃,王明呢喃了一句。

「吶,凌淵……」

轉過頭,他剛想開口,就感覺腦門一涼。

王明瞳孔微縮。

「能不能把你剛才的話再說一遍。」凌淵笑眯眯的問道。

「喂喂,我開玩笑的啊,別當真,還有這把槍你是從哪搞到的?」

看著那抵在腦門上的焢煌之鑰,王明額頭冷汗直冒。

「撿的。」收起槍,凌淵隨意道。

「你騙傻子呢。」王明吐槽。

「這種歪心思少動啊,對於你的行為,我有一個直截了當的措施。」

從虛空拿出貫虹之槊,凌淵輕輕的彈了彈槍刃。

王明:「!!!」

威脅,赤裸裸的威脅!

「要不過段時間吧,就和你說的,現在弦神島擠滿了人,去了不僅不會身心愉悅,反而還會增添麻煩。」

王明:「……」

不要轉移話題啊,喂!

話題跳過對他來說也是一件好事。

王明開啟了下一個話題:「那凌淵你有什麼推薦的地方嗎?這個暑假還有一個月就要結束了。」

思索了一會兒,凌淵到:「我們去弒神吧。」

「嗯,好,嗯?啊?!」王明一懵。

現在幾個群員中就只剩下卡塔莉娜、梅普露和韋勒斯拉納的世界沒去過了。

去卡塔莉娜的世界?

攻略男主嗎?

去梅普露的世界?說不定凌淵變強的速度都沒她快。

思來想去,只有一個世界可以嘗試,並且還能獲得實力。

更何況,聖杯戰爭的時候,阿韋這孩子比較跳。

他的權能凌淵也眼饞許久了。

去幽世的時候還能把弒神者的轉換法陣偷學一下。

回來給苒苒提升下實力,嚇一嚇無良老丈人。

就在凌淵思考的時候,一隻手放在了他的額頭上。

「幹嘛?」

只見王明一臉關心的看著他:「凌淵,你沒發燒吧?」

臉色一黑,『啪』的一聲將對方的手打掉:「我沒事,我很好。」

「既然沒發燒,為什麼要說胡話,那些神都被軍隊封鎖著呢,而且,以我們這樣的實力,去也只是送菜罷了。」王明攤了攤手。

「小夥子,格局稍微打開一點。」

「如果我和你說弒了這個神可以獲得神的能力,你干不幹?」

「還有這好事?」王明詫異道。

「好事多多,就看你敢不敢嘗試。」

「不會有危險吧?」

「有啊,沒事,最慘也就是被踩死。」

王明:「.…..」

「算了,我就不去了。」

「瞧把你嚇得,這種一步登天的事,我也不會帶你去啊。」

「好傢夥,看透了!」

「最近有沒有發生什麼有趣的事?」凌淵沒有理會王明,自顧自的拿起手機,打開了白音(抖音)。

「有趣?哦,之前我在老爸門口偷聽到一個消息,好像南柱之一炎柱的女兒要去魔都大學。」

想到這裏,陸謙終於放下心來。

Previous article

白富美戒備的抬頭,目光冰冷的向天空看去。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