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想到這裏,陸謙終於放下心來。

看來對方是真的一點把握沒有,只是心裏懷疑。

以陸謙對冥府眾人的了解,但凡有一點證據,這幫人必定毫不猶豫出手。

不會拖到現在。

陸謙一顆懸著的心落了下來。

平心而論,如果不是擁有渡劫這麼一說。

冥府絕對是一個比較的好的勢力。

捨得給地位和功法,賞賜從來不吝嗇。

可惜絕大部分人不知道這些都是買命錢。

陸謙這段時間大概了解一些。

風劫不會單獨找某個人。

而是全部人都有機會。

並且修為越強,所受到的劫力越強。

不管怎麼樣,反正落到頭上的劫難逃不了。

這次天河開放道藏,恐怕通幽觀和妖鬼門的人都會受到波及。

陸謙與其他人一般,坐在大殿之中吐納調息。

各種法術異象在大殿交相輝映。

原本想着學習一下大手印。

現在是沒有機會了。

一旦露出一點氣息,恐怕真被弄死了。

「大解脫輪威力不錯。」無生望着陸謙頭頂上方的金色輪子。

這輪子遠遠看過去,還真有天河輪迴盤一點意思。

若不是陸謙比自己低了兩個境界。

哪怕再高一點,都會讓自己吃不了兜著走。

「改天比劃比劃。桀桀。」恐怖殿主骷髏頭閃爍一絲綠芒。

一邊說話,一邊從虛空抓出一顆跳動人心,咔嚓咔嚓吃了下去。

七大陰帥各個都是殺人不眨眼的狂魔。

無生喜歡掠奪一城人的生機,恐怖殿主吃人心,羊角魔劫喜食少女血肉。

符火更不用說了,和陸謙是一丘之貉。

兩人練兵用的血池,一座起碼用十萬人的精血。

次日,無生站起身來,望着眾人。

「走吧,府主快回來了。」

嘩!

五人飛出水眼。

無生足下踩着一團白光,飛躍數十里。

魔劫化為一隻頭角崢嶸黑山羊,踩着壓抑的十里魔雲離開。

眾人各顯神通。

陸謙境界比他人低一些。

但速度卻不慢,甚至隱隱超越。

面前是半座金橋。

橋面斑駁鮮血,亘古荒涼。

只見他踏上橋面,下一秒出現金橋另一端,直接橫跨百里。

速度之快,令眾人不由側目。

「好快的速度!」恐怖殿主驚訝道。

修鍊黃泉奈何金橋的人不少,像陸謙這麼快的還是第一次見。

不到半刻,眾人跨越萬里。

不遠處,傳來一陣轟鳴。

巨大覆蓋百里的法相橫空。

九清劍丸、天地玄門、以及由一條河流首尾相接形成輪迴盤。

強大的劍氣和法力,刺得眾人後背隱隱作痛。

轟!

天空升起巨大門樓。

通體變為純金,金光萬丈。

金光幻化出巨大金色八卦虛影。

一名身穿八卦袍的老人站在其中。

對面是天河和通幽三人。

轟!

先天八卦轟然落下。

與天河輪迴盤撞在一塊,兩種力量對撞,氣勁席捲千里。

這一擊竟讓輪迴盤有了一絲抖動。

即便是天河也有些驚訝。

「好強大的法器。」天河望着古典老人背後的天地玄門。

「這就是五千年的法力嗎?果然強大。」

古典老人嘖嘖稱奇,面色有些蒼白,可見消耗不低。

劍主的劍丸也暗淡了許多,猶如傍晚的太陽。

兩人身後還有一道道遁光。

大部分是萬世陰冢和斬劫寶苑的人。

還有九霄道盟身着秋官服飾之人。

沒有看到太幽。

錚!

劍音回蕩。

天色黯淡,二十四輪明月垂下。

原來是龍霄女仙曲素英出手了。

「哼!雕蟲小技。」

先天癸水天蛇不屑一笑,蛇一掃。

二十四輪明月直接暗了下來,竟被打飛到天邊。

曲素英雖是道基後期,但終究比丹劫差了一個境界。

一個境界就是萬里之差。

兩邊的丹劫又爆發大戰。

一會又出現千里之外,一會近在咫尺。

打來打去,也就是那麼幾個人。

丹劫不會輕易死亡。

畢竟劍主兩人也是名門大派的領袖。

哪法力稍弱一點,還有兵器法寶填補戰鬥力缺失。

「府主,我們來也!」無生一馬當前,飛身上前。

法術落入人群,頓時死了一大片。

陸謙頓了頓,最終還是跟了上去。

他已經做好選擇。

那就幫冥府這邊。

既然沒有冬官的就好辦。

不然很容易引起誤會,事先沒通氣的話,太幽還以為自己是冥府的卧底呢。

兩人信任的基礎完全建立在太幽對赤陰的信任上。

陸謙覺得這種信任關係不會太牢靠。

轟!

幾大陰帥落入人群,大殺四方,直到遇到強敵才停下來。

「桀桀,冥府大解脫陰帥前來討教!!」

肉身真形顯化,長達數百丈的蛟龍一尾巴將旁邊修士打成血霧。

蛟龍之尾除了巨大的力量,還有赤色雷電。

陸謙殺了幾個人之後,終於也有人找上門來。

「小賊,受死!」

雷霆劍意一線星光,飛射電閃,眨眼之間就到了陸謙面前。

劍意擊在不壞龍甲之上,先是發出一陣刺耳尖鳴,如大鐘撞擊,而後透體而入。

蛟龍吃痛怒吼,倒退數里。

蛟伏黃泉圖展開,黃色法力翻翻滾滾,雲氣舒展。

敕!

八十八道飛刀爆射出來,如靈動游魚在身邊遊走,形成光滑圓球。

鐺!

剩餘雷霆劍氣擊打在圓球之上,當即被彈了回去。

天空上方漂浮着一道人影。

這是一位面如桃花的美婦,剪水雙瞳帶着刻骨仇恨。

兩枚湛藍真雷劍丸飛下,氣勢磅礴,如大江大河,驚濤拍岸。

雷光毀滅一切,又帶着化育生機之意。

這便是斬劫寶苑雷霆化育一脈的劍道。

轟!

雷光比聲音速度還快,落入蛟伏黃泉圖力場。

咔嚓!

道基法體發出一聲不堪重負的響聲。

黃泉河水翻騰不休,巨浪滔天,黃泉奈何金橋搖搖欲墜。

「好強大的法力。」陸謙瞳孔一縮。

如此凝實的法力,這起碼是道基後期的高手,最少八百年以上的法力。

黑寡婦依然沒有入睡,依然在F市調查著蘇希和梅姑媽的下落,並且蘇沫一給她打電話她就隨叫隨到。

Previous article

「謝謝班長讓我!」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