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黑寡婦依然沒有入睡,依然在F市調查著蘇希和梅姑媽的下落,並且蘇沫一給她打電話她就隨叫隨到。

梅姑媽與蘇希是彼得帕克和蘇沫的親人,但是和她黑寡婦非親非故的。

即便如此,黑寡婦也願意為了找到她們的下落,忙活到大半夜不睡覺。

單是這一點,便足以讓蘇沫和彼得帕克認可她這個朋友了!

給克萊文拷上手銬后,黑寡婦正準備將他帶上車的時候,蘇沫輕輕拍了拍她的肩膀。

「還有什麼事嗎?」黑寡婦強忍著疲倦問道。

「沒……沒事,那個,謝謝你了。」蘇沫撓著頭,有些不好意思道。

「呵,我還以為你要和我說什麼呢。」黑寡婦淺淺一笑,便要拉開車門離去。

「等等!」

蘇沫又扯了扯她的胳膊,再一次叫住了她。

「怎麼?捨不得我?」

「不是……那個,注意休息。」蘇沫望著她的黑眼圈,好心提醒道。

「呵,休息?既然現在抓到了他,那肯定就要連夜提審,怎麼能休息呢?」

「為什麼?」蘇沫不解地問道。

「因為現在他剛被抓,正是他心理防線最脆弱的時候,也是他最疲憊的時候,這個時候提審他才更容易招供。」

黑寡婦解釋道,旋即也不理會還愣在原地的蘇沫,徑自上車離去了。

望著黑色跑車遠去的車尾燈,蘇沫與彼得帕克現在所能做的,也只剩下等待了。

「帕克,走吧。」

蘇沫沖彼得帕克說道,旋即三人坐上了鋼鐵戰車,又朝家中駛去。

「哎,對了,帕克,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本來昏昏欲睡的蘇沫,忽然猛地一拍腦門,用力晃了晃彼得帕克的肩膀。

「啥事啊?」

彼得帕克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不解地問道。

「你之前只說了來我家綁走小希的人是克萊文,那麼另一個人,就是去你家綁走梅姑媽的人,你還沒告訴我他是誰呢。」

蘇沫記起之前彼得帕克剛認出一個人,就被克萊文用弓箭偷襲了。

這綁走梅姑媽的嫌疑人,他還遲遲沒說呢。

如果不是蘇沫此時開口發問,連彼得帕克自己都要忘記這件事了。

「對對對,蘇哥,差點忘了跟你說了。」

彼得帕克定了定神,接著從口袋裡取出手機,又調回了之前的監控錄像。

監控中,正埋伏在他家門前的那個男人身材看上去就和普通的中年男人沒什麼兩樣。

論體格,獵人克萊文都要比他健碩上許多。

而且他也沒什麼明顯的面部特徵,不像克萊文還蓄著鬍子。

在一片黑暗中,他才真的是難以辨認。

彼得帕克眉頭緊鎖,將監控來來回回地翻看了一遍又一遍。

「帕克,他是……」

「蘇哥,我好像知道他是誰了!」彼得帕克沉吟片刻,緩緩開口道。

「哦?!他是誰?」

蘇沫沒想到,監控視頻都模糊成這樣了,彼得帕克居然還能認得出這人的身份。

「蘇哥,你看這裡。」

彼得帕克緩緩按下了暫停鍵,指著綁架者進門時的這一段給蘇沫看。

「嗯?怎麼了嗎?」

「他沒有爬窗,也不是通過撬鎖進去的。」

彼得帕克說著,又按下了播放鍵。

果不其然,上一秒這個黑影還停留在彼得帕克的家門前,而下一秒,這人就神奇的消失了!

「他沒有消失。」

彼得帕克沉聲說道,旋即又按下了暫停鍵,指著自家門前的一小片陰影。

「這……是什麼東西的影子嗎?」蘇沫不解道。

「不是影子,你看,剛才這人消失前地面上還沒有這灘東西呢。」彼得帕克又將視頻倒了回去,指著自家門前的地面說道。

「那……你的意思是?」蘇沫更加迷惑了起來。

「蘇哥,你看這灘東西,是不是有一種很重的顆粒感?」

彼得帕克將監控視頻放大到極致,指著地面說道。

蘇沫沒想到,他看東西竟然能看得這麼細緻,不由自主地點了點頭。

「雖然我不太確定,但是蘇哥,我想,綁架走梅姑媽的,應該是沙人。」

「殺人?殺什麼人?誰被殺了?」

蘇沫頓時一陣心慌,直接拋出了三個問題。

「蘇哥,不是『殺人』,是『沙人』,沙子的『沙』。這個沙人之前受過核輻射,後來就擁有了將全身沙化的能力,非常難對付。」

彼得帕克憂心忡忡地道,這下蘇沫可算是聽明白了。

相比起獵人克萊文,他對於這個反派沙人,還有那麼一丟丟的印象,起碼是記得這個人的能力。

「帕克,那你知道他現在在哪兒嗎?」

「不知道,他們這些F市的惡人一向神出鬼沒的,如果不是他們主動犯案,我們很難找到他們的蹤影。」

「這樣啊……」

蘇沫哀嘆口氣,倘若今晚不是獵人克萊文主動送上門來,那麼他們要找到蘇希和梅姑媽,恐怕還得費一番功夫。

當他們三人回到家時,時間已經接近凌晨四點了,天色微微發亮,甚至還能隱約聽見幾聲雞叫。

「現在,是想睡也睡不著了啊……」

蘇沫仰躺在沙發上抱怨道,百無聊賴的他,又一次點開了自己的系統面板…… 此刻,羅浮山頂,擂台之上。

兩名男子站在擂台上,對面而立,身旁空無一人。

本來是百人混戰的戰場。

現在,變成了兩個人的單挑對決!

除了左清風之外,剩下的那人……

正是秦風!

秦風的身影孤傲挺拔,如同一桿刺破青天的長槍。

即便面對的是左清風這樣天驕榜第四的高手,身旁還跟著一隻實力足足等同於宗師二重天高手的神虎獸。

秦風的臉上,也沒有露出一絲一毫的畏懼神色。

有的只是沉著,冷靜。

還有戰意盎然!

一時之間,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秦風的身上。

經過之前,昨天秦風剛到羅浮山山頂,被萬子安宣戰的那一段小插曲過後。

已經有不少人記住了秦風的名字,還有秦風的臉。

因此,很快就有人認了出來。

他就是擊敗天驕榜排名第三十,天拳宗少主容昭的那個神秘高手。

也是在登上羅浮山頂,被天驕榜第九名萬子安宣戰之後,膽怯不敢迎戰的縮頭烏龜,草包枕頭!

頓時,針對秦風的議論紛紛響起。

「那不是戰勝容昭的小子嗎?」

「誒,他連天驕榜第九的邀請都不敢迎戰,現在怎麼敢和天榜第四對著干啊?」

「就是的,該不會是嚇傻了,站在原地吧?」

除此之外,包括夢澤門的大師姐,對秦風都多有關注。

鹿秋濃站在劍塵身邊,有些好奇地盯著秦風的臉:「咦,這不就是昨天,萬子安邀戰的那個神秘高手嗎?」

「他的膽子我記得挺小的,連迎戰都不敢,怎麼會……」

鹿秋濃話音未落,就被劍塵打斷了。

「不是不敢。」

鹿秋濃有些詫異地看向了劍塵。

劍塵很少會主動開口,更別提幫別人說話了。

現在劍塵怎麼主動開口,甚至還打斷了她的話?

這實在是太反常了。

鹿秋濃饒有興緻地勾起了嘴角:「哦?你認識他?」

劍塵點了點頭,說道:「秦風,厲害!」

鹿秋濃眨了眨眼,看這個架勢,劍塵應該還是和秦風對過招式的。

於是,她便追問道:「你和秦風交過手?」

劍塵繼續點頭。

鹿秋濃也繼續追問:「那,你們兩個誰輸誰贏?」

劍塵用下巴指了指秦風的方向:「贏。」

旁邊夢澤門其他的女修,還一頭霧水,鹿秋濃卻已經明白了劍塵的意思!

他的意思是,他和秦風對決,是秦風贏了!

鹿秋濃一時間,驚訝的不知道說什麼好。

劍塵雖然今年年紀比較大,明年就會被排除天驕榜的名額當中了。

但劍塵的實力,絕對不容小覷。

天驕榜,位列第七。

更別提劍塵,已經領悟了十三道劍意,在劍道一方,即便是精通專研劍道的萬劍宗當中,劍塵也難逢敵手。

可現在……

現在劍塵居然說,他自己不是秦風的對手?

那這個秦風的實力,會達到怎樣恐怖的地步?

思及至此,鹿秋濃微微蹙眉,問道:「那,如果加上我和你聯手呢?」

劍塵搖頭。

鹿秋濃一咬牙,繼續追問:「我們全部和你聯手呢?就像是之前那樣?」

劍塵還是搖頭。

鹿秋濃情不自禁,鬆開了緊咬著紅潤下唇的玉齒,目光重新轉向秦風。

秦風的年紀看上去,要比劍塵小很多。

但即便是這樣,劍塵依舊承認,秦風比他強大太多太多。

被這麼多夢澤門女修共同強化的甜頭,劍塵肯定是已經感受過了。

但即便如此,劍塵還是說……

無人相信他的話,這的確是令人苦惱。

Previous article

想到這裏,陸謙終於放下心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